当前位置:笔趣阁 > 五行天 > 第两百五十八章 分兵

第两百五十八章 分兵

红衣少女找到元力波动的地方,赫然是上次和艾辉交手的地方,她这才明白艾辉上次来地洞的目的。围着金针位置绕了几圈,她有些疑惑,不过并不着急,她知道自己才刚到松间城,有很多东西不知道。

她悄然走出天坑,忽然眼角余光注意到不远一处废墟,有块砖石动了一下。

严海迷迷糊糊中醒转,浑身每一处都酸痛不堪。眼前一片黑暗,自己被埋在一堆碎石中。慢慢地想清楚一些前因后果,顿时心中充满仇恨。

该死的老雷!

等自己回去,一定要向大人告状!

他费劲从碎石中爬出来,灰尘呛鼻,狼狈不堪,这次丢人实在丢大了,他心中恨意更浓烈。老雷在他心中已经上升为仇人,他暗暗发誓,一定要报仇!

爬出碎石堆,外面的阳光,刺得他不自主眯起眼睛。

“血修?”

一个甜糯声音从头顶传来。

严海身体一僵,暗呼不妙,他没有半点察觉。四十五名血修中,只有五名女子,但是绝对不是这个声音。那就只可能是元修……

自己落入元修手上的下场,严海心中一颤。

眼睛还没有睁开看上去呆头呆脑的严海,突然发动,手脚并用,飞快向远处弹射而去。

他的这一连串动作兔起鹘落,快如闪电,一般人很难反应过来。

严海冲出去十米,都没有遇到拦截,他不自主松一口气。还没等他高兴几秒,忽然全身一紧,前冲的势头硬生生止住。

魂飞魄散的严海地头一看,鲜红的绸布,把他缠得像个粽子。

紧接着一股大力传来,严海不受控制向后倒飞,一阵天旋地转,砰地重重摔倒在地上。这一下摔得不轻。摔得他头昏脑涨。

过了一会,严海才恢复几分清醒,他马上二话不说跪地求饶:“大人饶命!大人饶命!”

“我喜欢识时务的人。”甜糯慵懒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严海鼓起几分勇气,偷偷抬头看了一眼。这一眼,他就呆住。眼前女子就像从画中走出来,一袭红衣,美艳不可方物,举手投足间。慵懒妩媚的气质让人不自主心跳加速。

这世上怎么会如此漂亮的女人?

看到严海呆若木鸡的模样,红衣少女掩嘴轻笑一声,异常动人。

“你的主人是谁?”

声音还是那么好听,但是听到“主人”两个子,严海一下子清醒过来。如果说红衣少女的美艳让他几乎难以把持,那严海对田宽的畏惧,则是刻在骨子里。

严海颤声问:“你、你是谁?”

红衣少女笑吟吟道:“俘虏可没有问话的资格哦,如果你不想说,我就把你交给松间城的元修。他们一定会很热情招待你。”

严海的脸sè刷地白了。

他宁愿被杀,也不想落在松间城元修手上。松间城元修对他们恨之入骨。看到血修,一定会不顾一切扑上来,把他撕成碎片。

“热情招待”四个字,严海的脸更白了几分。

双方的仇恨已经无法化解。

到那时,想死都不是件容易的事。

等等!

严海反应过来,结结巴巴道:“仙女您也是血修?”

他心中狂喜,没错,如果红衣少女是元修,早就杀了他。

“我是啊。”红衣少女轻笑道,旋即微微皱起眉头。表情非常可爱:“你还没有回答问题呢?”

严海脱口而出:“是田宽大人。”

话一出口,严海有点后悔,刚才自己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像中了邪一样。没过脑子就回答。

“田宽啊。”红衣少女恍然大悟,朝严海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我们有时间慢慢说哦,人家很感兴趣呢。”

话音未落,红衣少女红袖一卷,带着严海,消失不见。

王贞的动作非常有效率。他沿途不断收拢小股的元修。战斗在松间城的每个角落都在继续,没有谁还在这个时候有什么侥幸之心,这也使得他们的抵抗异常坚决和激烈。

从四面八方涌来的血兽,虽然对他们造成极大的伤亡,但是并没有冲垮他们。

很快王贞身边就聚集了一批元修,一口气杀到绣坊。

当他把计划对明秀和院长说完之后,得到的结果却让他非常意外。

“城主思虑周到,只是家师已经无法移动。”

明秀露出苦笑。

“无法移动?”王贞愣在原地,一旁的院长也是第一次得知,大吃一惊。

“家师自从计划开始,便已经入定。”明秀的声音带着一丝颤音:“以城为布的方案,需要宗师之能。家师不过大师,尚有差距。家师已经入定,对外界反应一无所知。家师曾叮嘱明秀,不可惊动她。当九个节点全部激活,她便会自醒。”

“难道韩师在冲击宗师?”院长大惊失sè。

“除此之外,别无他法。”明秀顿了一下,道:“家师也知道希望渺茫,让明秀转告城主和院长,即使冲击失败,她也一定会完成以城为布。”

说到最后一句,明秀的眼眶已经泛红。

王贞和院长都默然不语,他们听懂最后一句的意思。如果冲击失败,韩师想要完成计划,就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极有可能是生命。

比起冲击宗师成功,这个可能性更大。

“既然如此,那我们的计划便要做出变动。”王贞没有拖泥带水,沉声道:“现在我们有两个地方需要防守,一个是绣坊,另一个便是城主府。现在我们只能做些简单的分配,我和院长,带一批人驻守绣坊。城主府和金针就全都交给艾辉,告诉他可以便宜行事。”

他话音未落,几只血兽出现在街道的尽头。

一名元修腾空而起,朝城主府方向飞去。

现在天空有郁鸣秋驻守,反倒成了最安全的地方。

艾辉坐在城主府的屋顶,入目所见,全都是废墟。一道道滚滚黑烟,张牙舞爪冲上天空。眼前的松间城,艾辉无比熟悉,这里是他们的战场。

战士对自己的战场怎么会陌生?

可是,对另一座松间城,艾辉也同样熟悉。

恍惚间看到一座宁静而生机勃勃的松间城,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流,街道两旁琳琅满目的店铺,还有一家家道场,门口的旗幡迎风招展。

那些场面,就像是昨天,又像是许久以前。

艾辉很怀念那段生活,但又知道,再也回不到以前。

不时有爆炸的轰隆声,从松间城的各个方向响起,战斗还在持续。

从仓库转移到城主府的过程非常顺利,没有遇到什么意外。

看着下面忙碌的师雪漫,艾辉不由一笑。

铁妞做事从来都是一丝不苟,铁面无私,交代好的事情交给她,可以放一百个心。艾辉不是没主意,而是很多琐碎的事情不愿意做。

比如新加入的元修元修如何安排?

这类事情做好了效果未必有多好,但是没做好就一定会后患无穷。艾辉对这种事从来是敬而远之,但是师雪漫在这方面却非常有耐心。

楼兰坐在艾辉的身边。

胖子本来也偷偷摸摸想上来,但是被艾辉一脚踹下去。胖子那一身肉上来,房顶肯定会被压垮。

“艾辉,我们能赢吗?”楼兰歪过头问。

“楼兰没信心?”艾辉哈地反问。

“因为楼兰计算过,胜利的几率很小。”楼兰老老实实道。

艾辉有些感兴趣:“楼兰真能干,还能计算这个?说说,胜利的几率多大?”

楼兰道:“艾辉,不到百分之十。”

艾辉有些意外:“这么小?”

但是很快他就反应过来,自顾自点头:“嗯,好像是差不多。不过没办法,希望再小也是希望,总是要拼的。万一拼对了,那就赚大了。就算拼死了,拉几个垫背也不算亏。”

“艾辉不会死!”楼兰说得很大声,也说得很认真。

艾辉哈哈大笑,楼兰这个样子就像是天真的孩子。

“楼兰会帮助艾辉,楼兰不会让艾辉死!”楼兰依旧认真道。

艾辉一边笑一边点头:“是是是,楼兰这么厉害!有楼兰的帮助,艾辉一定会打败所有的血兽,干掉所有血修!长命百岁!”

院子里桑芷君高呼:“楼兰,胜利了跟我回家!”

这句话顿时点爆了院子。

“芷君,你怎么可以抢我的楼兰?”

“大姐头,虽然你是我们敬爱的大姐头,但是在楼兰这件事上,咱们绝对不会退让!”

“楼兰,我爱你!”

“楼兰,我给你找母沙偶!”

“太yīn险了!兄弟们,先把这家伙打成母沙偶!”

……

艾辉看到闹成一团的院子,不由再次露出笑容。被这一闹,原本压抑肃杀的气氛,顿时活跃了许多。

和楼兰在一起的时候,是他最放松的时候,内心深处的戒备,总是会消失的无影无踪。

降落的元修,带回来最新的消息。

当得知师娘无法移动,他们必须同时防守绣坊和城主府,城主和院子带着一批元修防守绣坊的话,守卫金针和钉入金针,都需要艾辉他们完成。

情况比自己想象的更糟糕。

但是艾辉没有表露分毫,看上去他和平时没什么区别。

就在此时,工匠冲到院子里,满脸惊喜:“第一个节点已经稳定!”

艾辉jīng神一振,正准备从屋顶跳下去,忽然警报响起。

艾辉目光一凝,血兽来了。

血修一定也来了。(未完待续。)

看网友对 第两百五十八章 分兵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