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龙符 > 第二百六十三章 符诏飞走

第二百六十三章 符诏飞走

砰!

青龙神木炸开之后,化为青sè气流,居然变化成为许多无数的青sè小龙,都钻入龙门深处。

古尘沙和楼拜月连连催动元气,利用龙门和青龙神木结合的力量,开始淬炼自身肉身。

龙门吸收了这青龙神木,蠕动的速度更快了。

而其中的补天神将被青龙神木一罩住,立刻全身内部经脉扩张,运转储存罡气的速度更多更快不说,补天神将的身体强横程度起码激增了数倍。

“好!”

古尘沙大喜。

他知道,现在自己每头补天神将,就算单独释放出去,也能够和道境九变的那些天才修士战斗得平分秋sè了。

傀儡毕竟是傀儡,正常情况下,是不可能战胜同境界的人类。

但古尘沙的补天神将被青龙神木之气所滋润,体质大大提升,这就已经突pò 了常理。

轰隆!

古尘沙全身的经脉也在急速扩张,丹田气海扩张之间,呼吸吞吐,每个毛孔都化为了巨大漩涡。

楼拜月得到的好处更多,身躯扩张开来,居然开始缩小,只有一尺来高。随后涨大,也有三个多人高,变成了真正的巨人。

这虽不可能是大小如意,可也代表着肉身扩张弹性的极限。

与此同时,在她运转大屠神法之间,头顶上出现自己元神,隐隐约约,就有了和天地相互结合的紧密味道,随后就有一分为三的趋势。

古尘沙知道,这种气势和韵味,就肯定是楼拜月修liàn 到了道境十六变“借尸还魂”之后,又触摸到了十七变的“裂道分神”。

在前不久的过程中,楼拜月和他闭关参悟,把圣龙天兵炼制成补天神将,就修成了十六变“借尸还魂”,本来需要长时间巩固修为,积蓄力量。

可这青龙神木之气的滋润之下,楼拜月起码省掉了数年,甚至数十年时间的苦修。

最终,所有的青龙神木之气融入了龙门深处。

龙门变得更加深不可测,在深处之中,似乎潜伏着一头上古青龙,而在更深处,又似乎潜伏着一头玄武神兽。

气息复杂,悠远深长,这龙门给人的感觉是可以吞噬万物,化为混沌,又可以把混沌分解,化为万物。

古尘沙双目深邃凌厉,知道自己实力再次提升了很多,这段时间不停的苦修参悟,虽然还是道境十一变,可战斗力的提升,只怕可以击杀道境十九变的人物。

比如雀影儿如果再次前来,不需要楼拜月,古尘沙自己就可以将其击杀了。

“拜月,你的修为只怕也很快就可以冲破十七变,再到十八变大道金丹,那时候,我们就再次联手打开天妖之。”古尘沙深深知道,现在情况紧急,必须要尽一切可能提升实力。

这次抓住景繁星,剑成空,霄无尽,等于是在仙道之中狠狠打了这三大门派的脸,这三大门派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从青龙神木之中,居然潜伏了天地玄门掌教的元神意志,这就表明,天地玄门要必杀靖仙司。

这次虽然失败,但对于天地玄门的损失也算不了什么。

好的就是,在日月祭坛之中的献祭,完全隔断了外面联系,天地玄门掌教只知道自己损失了元神,行动失败,而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样对于天地玄门来说,也觉得靖仙司高深莫测。

“找机huì ,我们联合老四和玄武,再次进入天妖之中。”楼拜月此时此刻信心十足,“我们吞噬更多的妖魂来补充元神,除此之外,我可以借助天妖之中的妖魂炼制无尽执政官。”

天妖之掌握在楼拜月手中,时时刻刻在研究。

“若是有时间指点下青白二蛇,天妖之本来就是她们的缘分。”古尘沙道。

“那是自然,天妖之对于我们来说,不过是过渡之船,用过之后,就可以舍弃,这青白二蛇我已经任命她们为靖仙司中的重要职位,掌握库房,也时常指点她们,等我修成了大道金丹之后,就施展无尽之界,为她们伐毛洗髓,脱胎换骨。”楼拜月道:“对了,我们炼化了青龙神木,受益匪浅,参悟万星飞仙术也得到不少好处,那就推算下另外妖星转世之人。”

“也好,这是一种人心和天地感应,对于修行有极大好处。我们就在这日月祭坛中推算,观察天地。”楼拜月道:“祭天符诏本身就是沟通天地的无上法宝,我们在其中推算天地星辰,也许就会有许多意想不到的奇妙之处。”

祭天符诏本身就是天道的化身之一,天道不可见,谁都不知道它的形状是什么,到底是个什么模yàng ,不过有了符诏,一些智者就可以根据此符诏,推算出天道的蛛丝马迹。

当下,古尘沙就和楼拜月在日月祭坛之中,观察天星,推算变化。

在日月祭坛深处,吸收灵气,聚集星辰之力,感悟天道,都比任何大阵都要快得多。

哪怕是资zhì 愚蠢之人,如果在这日月祭坛之中,修行的速度也可以比得上天才。

其实,古尘沙还没有彻底发挥出祭天符诏的能力。

上古洪荒龙门,中古祭天符诏,这两大法宝,威震九天十地诸神诸魔,主要是古尘沙没有当上天子,聚集天子之气,把此符诏变化,所以许多神妙之处都未曾显现出来。

两人推算之间,日月祭坛上空顿时出现了群星漩涡,星球都一一展现在面前。

天上星辰似乎扩大了千百倍,可以让古尘沙和楼拜月看到星辰真正的面目。无数星辰按照一定规律在旋转,组成了各种各样的星图。

古尘沙灵魂扩张,似乎抓到了什么东西。

轰隆!

突然之间,日月祭坛上miàn 的日月之光隐去了,祭坛猛烈波动起来,似乎发生了某种变化。

“这是怎么回事?”古尘沙连忙和楼拜月站立起来。

他感觉到了不妙。

因为,他觉得这日月祭坛似乎出现了从来没有的变数。

“走,我们出去。”楼拜月连忙道。

古尘沙意念一动,只觉得控制日月祭坛非常艰难,极其晦涩,几乎都有种出不去的感觉。

本来,自从日月祭坛融入他的识海之中以后,就万无一失,随心而动,想进入就进入,想出来就出来。

但是现在,随着日月祭坛的躁动,古尘沙居然有种控制不住祭天符诏的感觉。

“给我开!”古尘沙大吼一声,用尽了全部的jīng神力,要撕开日月祭坛的空间,脱身出去。

这次总算让他和楼拜月找到了一丝缺口,两人连忙钻了出去。

要是被困在其中出不起,笑话可就大了。

出来之后,古尘沙和楼拜月并肩站立在密室之中。

古尘沙连忙观察自己识海,发现日月祭坛居然在收缩,根本不受自己所掌控,而且似乎在不停的吞吸自己元神,还有体内的罡气。

“糟糕。”古尘沙猛然脸sè大变:“难道,是天道变化,祭天符诏要自己飞走?上古天子也遭遇过这样的问题,当天命不再眷顾你,此符就会飞走,寻找下个主人,此符应该不属于我,是父皇和天道争夺,送给了我。我也早有准备,此符会飞走,但就算飞走,也不会把我苍生补天术也带走。”

古尘沙感觉此符变成了巨大漩涡,要把自己修为全部吸走。

这是他脸sè大变的原因。

因为在上古记载,上古天子的天符飞走之时,最多也就是把天子封神术带走,而不会带走自己创造的绝学。

而现在,似乎变成了惨烈的局面,这祭天符诏要吸收掉他所有的修为,甚至是灵魂。

“这是天道之反噬!”楼拜月也脸sè大变:“祭天符诏本身不属于你,但是皇上强行夺取而来,用机缘送给了你,这就是逆天反道的行为,自然就会受到天道反噬。”

说话之间,她把自身的屠神罡气输入古尘沙体内,企图镇压他被吸走的元气。

但那祭天符诏似乎感觉到了屠神罡气,波动得更加剧烈!

“快离开我!不然的话,天道反噬之力我们都要死。”古尘沙这时候已经知道这天道反噬之力的厉害,虽然他早就算计,可没想到天道反噬,居然要吞噬他的灵魂血肉作为惩罚。

这就是天罚。

上古天子是顺天得到了符诏,而古尘沙则是偷窃的。

“我也被吸住,根本动弹不了。”楼拜月急速催动屠神罡气,但还是感觉到体内的本源都在不停的要被祭天符诏吸收走。

哪怕两人有万丈雄心,也对抗不了天道反噬。

天道反噬可以诛杀众神。

就在两人根本无法反抗,苦苦支撑,眼看就要飞灰湮灭的时候,突然,那祭天符诏的内部,有张纸漂浮了起来,发出万丈光芒,顿时就镇压了此符的诏动。

那张纸上miàn 就写着四个大字,人定胜天,是天符大帝的手笔。

古尘沙当时见天符大帝,父子两人可谓是第一次谈心,天符大帝就手写了“人定胜天”四个大字。

古尘沙知道这四个字肯定有深意,也许就和祭天符诏有关,于是就放在了日月祭坛之中。

今天果然就显现出来天符大帝算计深刻的地方。

天符大帝给了古尘沙一道免死符,还有就是这“人定胜天”四个大字。

乘着此符被人定胜天镇压住,古尘沙立刻收回了被吸收的jīng气神。

但是,那祭天符诏陡然发出一阵剧烈躁动,居然脱离了古尘沙的识海,然hòu 遁入虚空,刹那之间消失不见。

此符,终于离开了古尘沙,自行飞走。

“此符和我再无任何关xì 。”古尘沙全身似乎轻松了起来,并没有因为失去这件无上至宝而感觉到任何沮丧。

“只是这符诏不知道落入谁人之手。”楼拜月叹息:“天xià 真的多事了,但皇上既然留下来人定胜天四个字在符诏之中,只怕此事也在皇上的算计之中。”

看网友对 第二百六十三章 符诏飞走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