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五行天 > 第两百六十四章 骑虎难下

第两百六十四章 骑虎难下

青花在人群中此生彼灭,妖娆的青sè藤蔓游走不定,它们抽芽生长,娇而不媚的青sè花朵,在青sè的藤蔓上绽放,就像水墨画一般,清雅秀丽。

令人惊奇的是,青sè的花朵种类繁多,有饱满的秋菊,有娇艳大方的牡丹,有卓尔不群的瘦梅,有淡雅清幽的兰花,它们沿着蜿蜒生长的青sè藤蔓上生长绽放,没有一丝不协调。

头脑发热的队员一下子冷静下来,只有他们知道,不同的花朵代表的是不同的含意。

有些混乱的场面,立即变得井井有条,而这也让他们的威胁急剧增加。

血修立即感受到其中的变化,如果说他们感觉自己掉进了泥沼,那现在他们就像掉进了绞肉机。

敌人的攻击层次分明,而他们的攻击和格挡,却总是不时被破坏。

青sè藤蔓在三位血修的眼中,变得异常可怕,就像一只有着无数触手的怪物。

转眼间,他们身上便多了不少伤口,虽然不致命,但是让他们感到强烈的危险。

院甲一号队怎么变得这么厉害?

他们觉到很难接受眼前的事实。院甲一号队他们都知道,有些血修在受伤之前,还和院甲一号队打过不少交道。此战之前,他们都充满信心,因为他们都知道院甲一号队的实力。

然而战斗让他们大吃一惊。

怎么院甲一号队变得这么强?

一名坚持不住的血修,慌忙发出请求支援的信号。

远处观战的红衣少女同样看出了田宽的糟糕处境,不由幽幽叹息:“可惜了。”

严海愣了一下:“小姐可惜什么?”

“可惜田宽。”红衣少女语气幽然。

“田宽大人?”严海再次愣住:“难道小姐认为田宽大人会输?”

严海对田宽的畏惧深入骨髓,他亲眼见到田宽是如何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在他心中,田宽大人的实力深不可测,而且还拥有可怕的谋略。一个同时拥有实力和头脑的强者,怎么会输?

而且眼前的局面虽然陷入僵持,但是血修方面也看不出败象啊,小姐怎么就断言田宽大人会失败?

严海内心还是不希望田宽大人失败的,他觉得田宽大人对他还是非常不错。

“知道我们这些人最需要的是什么吗?”红衣少女忽然话题一转。

严海不知道小姐口中的“我们”指的是神修。还是她和田宽大人,他没敢细问,只是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是心。”红衣少女的眼眸就像漆黑夜晚的星辰:“元修修炼,是步步为营。稳打稳扎,需要的是资质,天生一副好皮囊,起点就比别人高。然其本质却是一个勤,水滴石穿。我们神修之道。却截然不同。我们不讲资质,你身体再差,千疮百孔都不碍事。我们在生死之间游走,是在万丈高处走钢丝。需要的是悟性,生死变幻莫测,何止万千变化。但是神修之道的本质,却是修心。生死变幻,红粉枯骨,世事人情,紧守初心则不过是过眼云烟。心神动摇,云烟便是万千杀机,有死无生。你要记住,悟性差只不过走得慢,心神不移,你在钢丝上就不会掉下去。”

严海似懂非懂,却有若有所悟,但是他知道小姐这是在指点自己,心中无比感激,恭恭敬敬道:“小姐指点之恩。小人谨记!”

“我也是偶有所悟罢了。”红衣少女轻笑一声:“感谢田宽,要不是他,我怎么能够悟出这样的道理?”

严海满脸茫然,他不知道小姐的感悟和田宽大人有什么关系。但是他知道自己的层次太低。这些玄而又玄的东西现在还很难理解,但是他有种预感,小姐说的这段话,一定是极厉害的东西,会对自己未来有极大的帮助。

他不敢分神,心中反复牢记刚才小姐的话。一个字都不敢漏。

红衣少女脸上恢复平时的模样,笑吟吟道:“不过田宽此人性格狠辣,绝对不是如此轻易认输的人。”

“小姐,我们……”严海犹豫了一下:“要不要支援一下田宽大人?”

“支援?”红衣少女摇头:“他不需要支援。”

严海闭上嘴巴。

红衣少女看了一眼严海,道:“田宽心志动摇,想必是其身上伤势所累。那个兵人部的汉子,真是豪杰之辈。田宽想必已经回过神来,如果他还想继续前进,此战就必须取胜,否则必死无疑。”

兵人部壮汉最后一击之惨烈,哪怕现在回想起来,也让她心悸神摇。

严海听得目瞪口呆:“为何不能谋求东山再起?”

“因为这是他自己挑的路。”红衣少女有些出神:“他从来都是把自己放上赌桌,能走到今天的地步,靠得就是这股决然锐意,才能在血炼之中,死中求生。倘若逃跑,失了锐气,他就输了。下次血炼,就是他的死期。”

最后一句,红衣少女说得异常笃定。

严海心神剧震,他只觉得神炼之道,诡异莫测。

“有句话你要记住。”红衣少女幽幽道。

严海连忙恭敬俯首道:“请小姐赐下。”

“自己选的路,跪着都要走完。”红衣少女淡淡道。

严海心神一颤,这一句仿若醍醐灌顶,他心有所悟,体内的血气翻涌,但是他却浑若未觉。严海呆立在原地,一动不动,就像木偶一般。

红衣少女只是瞥了一眼,便收回目光,重新落在远处的战斗上。

藏在暗处的田宽脸sè铁青。

他本来以为万无一失的战斗,竟然就这么莫名其妙陷入僵持。战前他布置的重点都在艾辉身上,在他看来,艾辉才是院甲一号队最有威胁的人,只要把艾辉干掉,其他人都是乌合之众。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觉得最有威胁的艾辉中招了,而他视作乌合之众的其他人突然爆发。

要不要自己出手?

田宽脸上yīn晴不定,有些拿不定主意。他身边还有四位血修,要不要投入战斗?

这次他投入的力量已经不小,八名血修用来对付区区院甲一号队,他觉得有点杀鸡用宰牛刀,然而结果和他的预期完全不同。

他没有出头的打算,头顶上的郁鸣秋就像一把高悬在头顶的利剑,随时可能斩下。他亲眼目睹郁鸣秋的强悍,不想用自己的小命去试郁鸣秋的利箭。

郁鸣秋被天空的血禽缠住,在田宽看来这是天赐良机,他才策划了这次行动,并且为了这次行动配置了整整十二名血修,剩下的血修,此刻正在松间城各个角落行动。

血修折损的速度和他预期很吻合。

刚刚成为血修,实力上升很大,但是没有经过修炼,对如何利用自己的力量还非常陌生。他们的实力比一般的元修要强许多,但是数量太少,四十五名血修对于偌大的松间城,就像把沙子撒在水塘里,眨眼间不见踪影。

到现在为止,他还能感应到的血修,是二十八名。

如果减少的血修都是折损,他一点都不奇怪,他没打算把这些血修当做炮灰,而是把他们当做高级炮灰。

他们的作用,只不过是为了制造局势的混乱。

田宽没有想到的是有血修逃跑,他们逃进城外的森林,消失不见。如果不是战况激烈,田宽一定不会放过他们,但是现在他没有时间去追击。

对田宽来说,这是一个惨痛的教训。同时监督四十五人,对他来说难度太高,他小看了这件事的难度。他以前并没有相关的经验,在这么关键的时刻,选择自己不熟悉的战斗方式,才是导致当下局面的最大败笔。

郁鸣秋的到来,更是打乱了他的计划。

天空的血禽,是他计划中的重要帮手。松间城一直没有受过天空真正的威胁,突如其来的血禽,足以让松间城死伤惨重。

没想到郁鸣秋来了,而且凭借一己之力,撑起松间城的天空。少了最大的威胁,松间城的幸存者们很快组织起来,抵抗血兽。面对地面的血兽,他们很有经验,虽然数量多了些,但是并没有出现田宽预期中的崩溃。

这也直接导致血修的死伤惨重,对手并不强大,但是在数量上依然占据优势。

都是该死的郁鸣秋!

田宽心中把郁鸣秋不知道诅咒了多少遍,但是显然诅咒对形势没有半点帮助。眼前的形势让他感觉骑虎难下,他有些懊恼,自己太过于着急。

以城为布的计划需要钉下九根金针,现在才钉入第一根金针,还有八根,自己有足够的机会。但是现在八位血修被院甲一号队拖住,如果这个时候放弃,那八位血修就白死了。

失去八位血修,他的处境会更糟糕。

犹豫了片刻,田宽心一横,发动攻击的信号。

潜伏在暗处的四名血修,就像四道幽灵,悄然朝场内摸去。

吞噬了血晶的楼兰双目光芒忽然停止闪动,明亮的眸子黯淡下去,变得深邃深沉。暗红的眸子让苍白的面具更加安静冷酷,他此刻浑然一座无声的雕塑。

没有风吹过,楼兰却像风化般,扬起风沙。(未完待续。)

看网友对 第两百六十四章 骑虎难下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