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473章 名捕之会(四)

第473章 名捕之会(四)

王通的声音细小,但在谷春阳的耳中却如雷鸣一般,震得他身子一晃,面容失sè。

待到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四号场地的比试已经结束了。

不出所有人的预料,是拥有武师实力的江铭取得了胜利。

此时江铭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谷家压制王通的棋子,他甚至都不认得王通,只是瞅了他一眼,离开了四号场地。

不过他并没有离开,做为胜利者,他还需要参加第三轮的比武。

比起昨日的第一轮比武,第二轮足足少了一半的场冰,又同样采取的是流水赛制,所以,不到昨天一半的时间,第二轮的比赛结果已经出来,此时,留在演武殿中的捕头已经不到二千人,那些失败者根本就没有心思再在这里看胜利者的比赛了,许多人选择了离场,对他们之中的大多数而言,这一次的议功评订会是最后的机会,失去了这一次机会,他们的未来如果没有奇迹出现的话,必然是一片灰暗。

在一片古怪的气息之中,第三轮的比武正式开始。

经过两轮,此时还能够留在演武殿中的已经完全可以称得上是精英中的精英了,即使有几个滥竽充数的,说实在的,能够有这样的运气,运气也能算到实力里头去了。

在这里的一千多人里头,除了像王通这般的极少数之外,其他人都至少拥有上品武士的修为,而那一百余名武师之中,竟然有五六名被淘汰了。

武师被淘汰自然是一件丢人面子的事情,不过淘汰他们的人却都不是简单的人物。

虽然说议功评订会对外宣称胜负制的比赛对手是随机的,但是六扇门也不是傻子,在前几轮的时候就将武师安排做对手,所以,在前两轮中,只要是武师,他们的对手都是武士,绝不会让两个武师放对的。

而能够击败武师的武士,无一不是武士之中的佼佼者,精英中的精英。

这一次脱颖而出的三个人便是如此。

施天水、白万空、常千里,在两轮之后,成为议功评订会的焦点,因为他们越级打败了武师,拥有越级挑战的实力,风头一时无两。

而按照六扇门的潜规则,他们在第二轮击败了武师,在第三轮的时候,便不会再遇上武师了,只要和三轮不败,即使在第四轮落败,因为证明了自己,所以,他们也必然会受到六扇门的重用。

六扇门是一个庞大而精密的组织,拥有着极强的能力,把七千多人招过来比武,自然是已经有了全盘的计划,对于每一个需要注意的人在演武之中的表现都会详细的纪录在案,谁是人才,谁是蠢材,谁值得培养,谁需要放弃,都会有一个大致的意向,这一次比武决定了今后十年六扇门的底层捕头的培养方向,说白了就是六扇门在选后备干部。

这也是为什么王通在一开始就引起神捕苏起注意的原因,这是一个机会,走入六扇门高层的机会,六扇门在盘武大陆是一个巨在的势力,拥有着庞大的影响力,如果能够得到六扇门的重视和培养,他未来的路就会变的好走许多,同时也能够更加的容易找出自己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至今为止,他都没有搞清楚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莫名其妙的穿到了这个世界,莫名其妙了拥有了那么多诡异的记忆。

这种事情不搞清楚的话,他的心中实在是不安,而现在,虽然有了六爻神算,他是这六爻神算可以帮助他有限的了解到未来的事情,对于过去的事情,也仅限于他这一生出生之前的事情,再之前,他便无法推算出来了。

真相还需要他自己去调查。

他明白自己的实力还很差,想要把事实查清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想要在这条路上走到尽头,仅靠他一个人是不够的,他还需要有一个庞大的势力在他的背后支撑,只有拥有了强大的势力,他才能一步一步的安稳走下去。

这种观念不仅仅是来自于他前世的经验,还有他修炼诸天生死轮时的感悟,因为诸天生死轮这门功法本就是与势字这一字联系在一块的,而现在他明悟诸天生死轮的奥妙,自己也感觉到很惊讶,很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能够领悟诸天生死轮,要知道,前世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公仆一员,手中并无太大的权力,更不要谈什么势力了,怎么到了这一世,对于“势”字一字有这么深的理解呢?

很明显,在他前世死掉,到穿到这一世之后,自己应该发生过什么事情,但是这些事情,他已经不记得了,也只有这么一个解释能够把他现在所面临的状况解释清楚。

第三轮的比武,王通被安排的非常靠前,竟然是第一批上场的。

“平海郡江铭对清平府王冲天,五号场!”

当听到裁判的声音之后,王通眉头轻轻一挑,露出了深思之sè,这和他之前六爻神算的测算有误啊,在昨天的推算之中,他是第三批上场的,而不是第一批,“难道是因为刚才我那一句话,改变了历史?原来历史是可以轻易被改变的?!”

王通心中微动,隐有明悟之感。

前世他是一个科幻武侠迷,对于所谓的蝴蝶效应也是知道一些的,未来并非是一尘不变的,相反,想要改变未来非常的容易,往往一件不起眼的小事便能够在未来引起一场莫测的风暴,不过,同样,前世还有另外一种观点,那就是未来的发展取决于现在无数的事件,无数的节点,这些事件和节点,以及最终的发展方向将会汇聚成滚滚的大势,汹涌向前,奔流不息,绝不是改变哪怕是一件小事就能够改变未来的,这就是所谓的历史车轮滚滚向前。

历史大势,滚滚如潮,绝非常人能够阻拦,也非一两细节的变化就能够改变向前的大势。

突然之间产生了这种的想法,王通不由一震,历史大势亦是势的一种,而且是一种无可比拟,无可违抗的大势,这种大势,非常人能够掌握,非常人能够把控,所有想要拦在历史大潮之前的阻力都会被这无可比拟的大势所冲垮,无可避免。

这才是大势,这才是洪流。

历史洪流滚滚向前,无法回避,无法阻拦。

在这一刻,他对于势的理解再次提升到了一个新的境界,随着这种理解的提升,他的武道意志也随着产生了一种玄妙的兑变。

“嗯?!”

在殿上观战的三名武圣同时感受到了王通拳意的变化,尽管他已经强行的压制了自己的武道意志,但是这种拳意的提升已经不是他能够完全控制的了。

闭目瞑思的神捕苏起睁开了眼睛,一左一右坐着的两名金章总捕睁开了眼睛,在场的众人之中,也只有他们三个修为达到了武圣级别的强者感受到了王通身上发生的变化,但是对他们而言,也仅仅是知道王通身上发生了变化,这种变化与武道意志有关而已,在他们看来,王通现在的状态并不是领悟了武道意志,而是陷入了一种顿悟之中。

顿悟,是武者一种可遇而不可求的状态。

对于一名武者而言,每一次顿悟都是一次对于自己武者之路的明悟,一次洗炼,让他们更加明确未来的道路,在武道这条路上走出更远,更深。

在三人的眼中,王通是走上了四号场地,突然之间陷入了顿悟之中,周身突然显现出一种浩荡无比,滚滚如龙的气势,这缕气势,虽然细小,但是却浩然宏大,不可阻拦,隐隐间有冲破一切,抵达彼岸之势。

“好玄妙的气息,好恐怖的传承,究竟是什么样的功法才能够形成这样的气息?才能够顿悟到如此的意志?”

三名武圣勃然sè变,而四号场中亦出现了变化,因为王通走上四号场的时候,便陷入了这种奇异的状态之中,那江铭只是一名武师,裁判亦是一名武师完全感受不到王通的变化,只是觉得王通未免太过目中无人一些,上场之后,一语不发,目视远方,完全不把江铭和裁判看在眼中,裁判连续叫了几声他都不理,江铭礼貌性的打个招呼也没有得到回应,心中不由大怒起来。

“你这小子未免也太过份了,不过是一个五品武士罢了,能够走到这一步已经是你的运气了,你应该谢天谢地才是,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目中无人,既然你目中无人,也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几声不应之后,江铭终于发怒,在裁判的默许之下,当先出手,十指如勾,抓向王通。

此时,王通身上的气息又是一变,因为他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尽管历史的洪流是不可阻拦,大势不可避免,但是在小的细节方面,却是可以有变化的,譬如今天,按照昨天晚上的推演,他是可以轻松击败眼前的这个江铭,进入第三轮,即使这个江铭有着让常人难以抵挡的后手,但是却仍然在自己的手中败了,这是他推出来的画面,但是他昨日推演出来的画面之中并没有今天即性而出的那句话,没有那句话的话,也就不会有谷家安排江铭提前出场,没有安排江铭提前出场也就不会引发自己的联想,没有自己突如其来的联想,也不会有现在对于“势”产生更深层次的感悟,这就是蝴蝶效应。

但是,从另外一个方面讲,一点点小小的改变无法阻挡历史的洪流,但如果这些改变变的多了呢?

当改变的数量达到质变的时候,或者,当这种改变处在一个关键点的时候,便能够撬动历史的洪流,让历史走向另外一个方向,或者说,让历史分出一个新的支线来也说不定。

从他前世的理论来讲,这叫量变引起质变,这叫多元宇宙……

变还是不变?这是一个问题!

刹那间,王通的眼中闪过一丝明悟,又有一丝疑惑,不过他身上的气息再次发生了改变,此时,江铭的利爪已经近身……

噗!!!

十指如勾,利爪如电!

即使在利爪及身的时候,王通也没有任何的反应。

“这小子傻了吧,怎么混过前两轮的?”

王通的表现让江铭彻底的糊涂了。

不过糊涂归糊涂,在现在这个时候,他当然不会手下留情,十爪毫不犹豫的扣向了王通的双肩琵琶骨。

然后就是“噗”的一声,十爪抓空的声音。

王通的身形竟然诡异的在他面前消失了。

“不好!”

他是个身经百战的武师,一爪落空,敌人消失,立刻发现不妙,电光火石的瞬间,双手回撤,护住全身。

嘭!!

一声闷响,剧痛从腹上传了过来,双手刚刚回撤到一半,他的身体便如一个破麻袋一样被一股巨力掀起,巨大的痛楚从小腹扩散到全身,他的四脚舒展开来,呈一个“大”字形状,落到地上,再次发出一声闷响,人事不省。

“这又是一个变数,变数多了,未来就会有一些变化,一些机会了!”王通心中暗暗想着,体会着制造变数,影响未来的乐趣。

他在这里玩的是不亦乐乎,场外观战之人脸都青了。

这是什么意思?

又是一招?

前两轮的时候,他的对手是武士,一招毙敌还算是说的过去,但是这一次,他面对的可是一个武师啊,一个强大的武师,还是一招毙敌,这是怎么个意思?

越级挑战吗?

是的,这的确是越级挑战,但是越级挑战可以这么轻松吗?

这个结果一出来,周围顿时又“嗡”的一声,仿佛千百只苍蝇一齐振翅一般。

“这家伙……”

不远处,陶万冲面sè复杂,无奈的看了王通一眼,与站在殿上的陶松交换了个眼sè,不再说话,至于谷春阳,脸sè已经黑的像个锅底一样。

江铭这就败了?!

一个武师就这么轻易的败了?

败了也就罢了,可是还是没有摸到王通的底啊!

已经三轮了!

这个王冲天来来回回就两招。

闪避,出拳!

闪避,出拳!

闪避,出拳!

没有任何新鲜的花样,也没有在人前表现出什么让人耳目一新的东西,这让谷家的这一次试探已经完全成了一个笑话。

殿上,谷秀夫同样眯起了眼睛,目光之中闪过一丝沉重之意,不经意的抬头望了一眼坐在首位的捕神苏起。

不过,现在的苏起看不出任何的异样来,面上的表情如故,沉凝不语,只是,谁能知道他的心里到底想的是什么呢?万一这个王通成功的引起了苏神捕的注意,未来在六扇门的地位必然不一样了。

事实上,王通早已经引起了苏起的注意。

在第一天的时间,在苏起的气势之下面不改sè,连续三轮,一招败敌,这都显示出了他的与众不同,显然,是个值得挖掘的好苗子,或者说,对六扇门而言,这是一个人才,惟一美中不足的便是,到现在还查清楚这小子的师门来历。

不过,这并不妨碍苏起等六扇门的高层看中他。

不管他是何来历,只要进了六扇门,一定会被慢慢的同化掉,即使六扇门无法同化,他也不可能爬到最高的位置上去,六扇门本就是一个维持江湖秩序的部门,想要维持秩序自然是要死人的,君不见以美帝的实力,为了维持战后的秩序不也是大把大把的死人吗?

到时候,若真是一个对六扇门居心叵测的家人,只需要给他安排一个必死的任务便行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至少在二十年内,这个王通,还不具备挑战,或者说,影响六扇门的能力。

三轮之后,七千人,只余下不到一千人,还留在场中,虽然今天有两轮的比武,但是因为人越来越少,所以结束的时间反而更早了。

这一次,一回到甲字七号院,他便被陶松叫了过去。

无他,今天他表现的太过惊艳了,很明显已经被许多大人物关注起来了。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有些事情还需要详细的交待一下。

“我不知道你的师承来历,我也不会多问,这是六扇门多年以来的规矩,不过我希望你明白,不管你的来历有多神秘,背景有多深厚,入了六扇门,就要遵守六扇门的规矩,以前师门的一些坏习惯不能带过来,也绝不可仗着以前的师门力量在六扇门中横行,否则的话,谁也容不了你。”

这话说的有些重了,王通却不以为意,笑笑道,“陶大人,您觉得我有那么傻吗?”

他现在也明白了,因为自己的表现,不管是陶松,还是其他人,都将自己当成了某个大的宗门或者是某个隐世宗派出世历练的子弟,虽然这是一个美丽的误会,可是在他自己都弄不清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情况之下,他并不介意这个误会继续的美丽下去,所以对于他们这此试探猜测之言,既不肯定,也不否定,尽量的做出一副神秘莫测的模样来。

“你是不傻,而且很聪明,虽然年轻,但是人情练达,不过六扇门中不比其他的地方,以前你虽然算是入了六扇门,但是从来没有真正的接触过六扇门的事务,只能称得上是半个六扇门中人,如今,议功评定会上,你成功的引起了神捕大人和其他几大人的注意,不管接下来的比武是胜是败,你必然会被送入门中修炼一段时间,要做好准备,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事情,六扇门以外的恩怨,包括你的宗门恩怨,绝不可带到六扇门中去解决,明白吗?”

“下官明白。”王通笑了笑,心中了然,这就算是敲打了。

很明显,六扇门的高层已经看出了他的潜力,并且认为他已经有资格在这一次的议功评订会中成为名捕,而成为名捕之后,便是六扇门中认可的精英中的精英了,一定会得到门中大力的栽培,而他的来历不明,必然会引起一些人的顾忌,但是碍于门规,即使有顾虑,只要王通成为名捕,便不可能再对他有什么其他的企图,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为了防范于未然,自然会让熟悉他的上官对他敲打一番,让他端正自己的态度。

而王通与陶家的关系密切,这个任务自然而然便落到了陶松的身上了。

这也算是将丑话说在前头吧。

看网友对 第473章 名捕之会(四)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