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485章 异相交锋

第485章 异相交锋

三日后,黄昏,红水镇,白石桥

一名面容清矍的老者漫步而过。

白石桥是红水镇最为热闹的地方,人来人往,诡异的是,随着这名老者的出现,周围所有人都停止了手中的动作,仿佛时间在这一刻完全停止一般。

随着他一路走来,一路之上所有人都停止了动作,在这一刻,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

轰!!!

仿佛是在对他的异相作出回应,就在他停在一桩不大的庄园前方的时候,微笑猛烈的凝住了,在他的脑海之中,看到这座庄园之中陡然之间升起一轮金红sè的大日,大日滚滚,热浪滔滔,不过眨眼间,周围的世界便被金红sè的火苗吞没,化为一片火海。

火海仿佛无穷无尽一般,将周围的天地全部燃烧,融化。

一滴冷汗,自他的额头生起,随后又被熊熊的烈焰蒸发的干干净净。

老者的笑容彻底的收敛,神sè变的凝重了起来,一层淡淡的气流环绕而生,将周围的火焰挡在身体三丈之外,不过,这些火焰仿佛有生命一般,化为一条条的火蛇,向他缠绕过来,他的面sè越来越白,额头的汗珠越来越多,每一滴汗珠形成之后,便会被热流蒸发殆尽,在他的头顶形成一层淡淡的白雾。

“住手!!”

一刻钟之后,他猛的大喝一声,同时上下齿猛的一合,狠狠的咬破自己的舌尖,鲜红的鲜血喷吐而出,剧痛刺激着他的大脑,精神为之一振,周围的火海顿时消失,老者从火海世界一下子回到了真实的世界。

抹干净嘴角的血液,狠狠的喘了几口气,不顾周围众人诧异的眼神,看了一眼眼前的宅院,面上终于显出了一丝苦笑。

“受教了!”他轻声低语一声,转身离开,再也没有回头一次。

一日之后,红水镇又来了一名红衣在大汉,几乎重复了前一天老者同样的动作,同样饮恨离开。

第六日,胡老大带着严白虎与万刀会的会主再次进入了宅院,拜访这里的主人。

第七日,白虎帮,万刀会宣布解散,红水河码头进行了重组。

第八日,红水镇的总督王洪进入红水镇,接收红水镇所有的势力,红水镇大大小小的帮会中人开始重组,挑选精锐,组成王家的武士团,另外一部分,则归于了总督府的势力之下。

税制重新订立,管理与司法机构重新建立,一切权力归于总督府。

在整个红水镇的配合之下,权力接收异常顺利,不过短短的十天时间,整个红水镇便被王家接管了。

与此同时,早在三天之前便已经组成的武士团中的精锐,已经出现在了红石荒滩之上。

“停!”

骑在一匹高大的黑马之上,王通竖起了右手,随着他的动作,跟在他身后的十八骑全都停了下来。

这十八骑都是从红水镇中精挑细选的武者,其中两人有上品武士的修为,其余十六人,俱都是中品武士,在红水镇的各帮各派之中,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大人,这里就是红石荒滩了,据我所知,黑角寨的盗匪平常做完一票之后,都会到这里来修整。”

一名方脸青年策马来到王通的身旁,恭敬的道,“不过从现在的天sè来看,恐怕还要等上一会儿。”

“你确定他们会来吗?”

“当然,今天有一批红货要从石夹湾过,其中有钱江洪所需要的东西,他们一定会动手。”方脸青年一脸的自信。

此人叫徐影,原本是红水码头的一名武士,虽然只有二十出头,却已经是二品武士了,在此之前,已经被胡老大断定在三十岁之前一定能够晋入武师的境界,因此大力的加以培养,这一次,王通接手整个红水镇,自然也就将他收入了囊中。

徐隐是红水码头的人,对于水路上的事情极为熟悉,这一次,王通不仅仅是收伏红水镇,还要借此机会,将王家封地之内所有有头有脸,有名有姓的盗匪帮派全部打掉,该杀的杀,该收的收,他要在离开之前将自家的封地整合一遍,不说变的固若金汤,至少也要像个八品世家的样子,所以他采取收编的方式,红水镇也好,盗匪也好,只要顺从他,他便将他们收伏,不顺从的,全部做掉立威,恩威并施,在最短的时间内大幅的提升王家的实力,至于这些收编的人会不会听话,那就变非常简单了,他只需要在这些人面前展露出绝对的实力便行了。

几日之前,他击退了两名武宗,但那是武宗异相之间的较量,普通的武者根本就看不懂,两名武宗站在他的大门口,双方纯粹以异相较量,这种完全精神层面的交锋旁人是看不出来的,而两名武宗铩羽而归,自然不会随便将这种丢人的事情告诉别人,所以,现在,除了双方的当事人以及一些高层人士知道之外,根本就没有人知道王通再次击败了两名武宗。

异相交锋,拼的是对于武道的感悟程度以及精神力量,这是一种纯粹的精神交锋,如果说在击败风邪子之前,王通的武道这路刚刚才领悟不久,面对武宗的时候,没有绝对的优势,但是在击杀了风邪子之后,一切都不同了。

他不但得到了风邪子这个武宗一切关于异相交锋的经验,还得到了风邪子对武道的感悟,当然,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受到了某种刺激,觉醒了火巨人苏特尔的神格,虽然神格在武世界的世界之力压制之下化为了飞灰,但是那一点最精纯的火行本源,属于规则等级的力量却融入了他的神魂,与纯阳心法交相辉应,大大的提升了他的异相等级。

不要说是两个下品的武宗,便是中品武宗,甚至上品武宗出现在他的面前,他也有足够的信心将他们的击败。

不过,这些事情,没有人知道,他也不会对任何人说。

像徐隐这些在帮派中属于精英和高层,事实却处于武者体系最低端的武士自然也是不知道的,封地内的其他人更是不知道,所以,王通便准备以这种方式告诉方圆八百里之内所有的武者,现在这里已经属于王家了,是他王通的私产,所有的一切都归他王通所有,一切都要按照他王通的规矩办事。

以雷霆手段立威,这便是王通打的主意,事实上,效果也很好,至少在红水镇的高层之中体现出来了。

他的第一个目标是黑角寨,黑角寨是红水河中最大的一处水寨,红水河是经过他的封地,是宝月国最重要的水上枢纽之一,水上商船来往频繁,也正是因为如此,河中盗匪不断,其中最大的一股,便是黑角寨。

黑角寨的寨主钱江洪,据说有中品武师的修为,极擅长水性,聚拢了一大帮子流浪武者,组成了黑角寨,横行红水河。

所谓枪打出头鸟,既然要以雷霆手段震慑领地,再没有比黑角寨更加适合的立威对象了。

红水河码头垄断了红水镇的一切九成水运生意,对于红水河上的这一股地头蛇自然是熟悉无比,所以有徐隐当带路党,他们没有费任何的力气便找到了黑角寨群盗最常用的落脚点。

环首四顾,王通轻轻的皱了皱眉头。

“你确定是在这里,这鬼地方四处都没有遮拦,周围环境一览无遗,被发现了,跑都没有地方跑,他们怎么会选这么一个地方?”

“大人有所不知,在您来之前,谁会管他们?”徐隐苦笑道,“这片荒滩,处于红水河的支流,与红水河的主流并不相通,也不是什么交通的要道,平常没有什么船经过,地方也算隐秘,最重要的是,这里没有资源,也没有人家,是最荒凉的地方,而且这里混乱惯了,从来就没有官府的势力出现过,钱江洪的实力强,手下兵强马壮,每一次行动都是大买卖,有一次甚至一次性的截了十条船,除了这里,哪里还有其他的地方可以供他们卸货呢?”

“一次性劫十条船?丢了货的人难道不会找他吗?”

要知道,红水河是一条重要的交通枢纽,从大商王朝的货物进入红水镇之后,便直接经由红水河发散到宝月国各地,其中便有宝月国许多武道世家的生意,甚至还有的牵涉到了大商朝的一些武道世家,这黑角寨只是一个混绿林的小山寨,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胆子。

“大人,其实很简单,钱江洪从来只劫来货,不劫去货,去货有可能是与大商朝那些强大的武道世家有联系,他们不敢动,但是来货就不一样了,所有的来货,都是已经结清了帐的,都是宝月国商家的货物,您也知道,宝月国王室本身也就是一个七品武道世家,国内的武道世家,最强的也不过是八品而已,实力有限,这里又是钱江洪的地盘,据说有好几次宝月国的世家联合起来想要剿灭钱江洪,每一次都是铩羽而归的,黑角寨反而借着这一次又一次的剿杀机会,声名大振,实力越来越壮大,最近几年,已经没有一个武道世家愿意来插手黑角寨的事情了,甚至在走一些重要的货物的时候,都会去钱江洪那里拜码头,乖乖的交上通行费,插上黑角旗,便能够在红水河中一路顺畅。”

“这么说来,他还做着镖行的买卖喽?”

“是的。”徐隐苦笑道。

“倒是有点意思。”王通摸着下巴,古怪的笑了起来,“那今天又是为了什么,他们的目标没有缴纳保护费吗?”

“总有一些人怀着侥幸的心里,而且黑角寨每一次出手都是大买卖,一般的小买卖他们根本就看不上,这一次只有一船的货,从表面上看起来没有任何的异常,所以货主就没有买黑角旗。”钱江洪道,“只是他们没有想到,他们走的这批货早就被钱江洪看中了。”

“船上到底是什么东西?”王通又问道。

“这个小人就不知道了,我只知道这是一批铁矿石,数量不大,是属于一个小铁商的,平常他也这么干,没有出过什么事。”

“想不到今天要栽了?”

“是的。”

“那吧,我们就在这里等,看看这黑角寨的人什么时候能到。”王通挥了挥手,转身下马,“大家都休息休息吧,准备看戏!”

手下的十八骑一听,全部下马,三三两两的围成一团,在荒滩上寻了合适的位置坐了下来,取下干粮,就着水,开始吃了起来。

他们刚刚被王通收编不久,对王通的了解仅仅限于知道他的名声,至于名声之外的事情,他们却是不清楚,不过一个六扇门铜章总捕的名头对他们来讲,已经足够了,足以震慑这些人,让他们心甘情愿的听自己的摆布,但是,真正想要让他们彻底的臣服,光凭名声还是不够的,还需要足够的实力。

王通今天便是要在他们的面前展现自己绝对的实力,把这些人全部培养成自己的脑残粉,让他们每一次看到自己的时候,都会保持一颗敬畏,甚至恐惧的心,这才是王通的目的。

徐隐不愧是常年在红水河码头上混迹的,消息很准。

休息了没多久,红水河上便出现几道黑影,随着黑影越来越大,越来越多,众人终于看清了,那是十余艘大船,远远的驶了过来。

为首的是一艘巨大的楼船,高大而狰狞,足有十余丈长,船上竖着一杆高高的旗子,旗子迎风飘扬,随着大船越来越近,所有的人都看清了旗面上那一个古怪的黑角图案。

“是黑角寨的人,他们来了!”

尽管早有预料,但是看到这黑sè的旗子,徐隐也好,其他人也好,都不免的有些紧张了起来,不少人都扔掉了手中的干粮,站起了身,握紧手中的兵刃。

“慌什么,还轮不到你们呢。”王通扯嘴笑了笑,“我今天带你们来,不是让你们来厮杀的,是来帮我搬东西的。”

“什么,搬东西的?”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王通是什么意思。

王通也没有解释,牵动着手中的疆绳,策马上前,走到了河边,不远之处,挂着黑旗的船迎面而来,威风凛凛,一名方脸大汉站在船头,望到荒滩上的景象,眉头不由一皱。

有人!!

看网友对 第485章 异相交锋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