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五行天 > 第两百七十八章 冷宫少年

第两百七十八章 冷宫少年

肃穆巍峨的宫殿。

面无表情的神卫肃立宫门两侧,恍若雕塑。高大的宫门之下,神卫犹如尘埃般渺小。透过洞开的朱红宫门一眼望去,一座座宫门,望不到尽头。

空荡荡的宫殿没有巡逻的护卫,没有出入的婢女。

目光所及,地面皆是打磨得光滑可照人影的乌金石板,在阳光下金光点点,染上一层奢华之味。道路两旁的整齐排列的石刻却又古拙朴素。石刻栩栩如生,讲的是百鬼夜行,或狰狞,或凶恶,或yīn冷,或诡诈。

整座宫殿异常寂静,没有任何声音,却有难以言喻的压力,幽深难测。

就连墙头的血兽,也老老实实伏低身体,一声不敢吭。

空旷寂冷的宫殿深处,高耸的穹顶之下,一位长发披肩的少年,安静端坐在高台之上。密密麻麻的血sè花纹,从大殿的四周,汇集于殿中央的高台。

少年看上去十分文弱,双目紧闭,面sè有些苍白。最引人注目的是他及腰的长发,末梢一片雪白。

他就是名震天下的“血国病虎”北水生。

殿中袅袅的焚香,异常安静。

少年缓缓睁开眼睛,黑sè的眸子,说不出的平和深邃。

扑棱棱,一团黑影飞入殿中,赫然是一只苍鹰。苍鹰的眼瞳深红,神骏异常,落到大殿中的长案上,吐出一颗红sè的血球。。

少年有些无奈地扯了扯嘴唇,苍白的脸sè,看上去异常的柔弱。他离开座位,走到案前,宽松的黑sè长袍拖在地上,纤尘不染。

“没有消息树,就是不趁手啊。”

少年自言自语。

神之血一直在尝试制造消息树,到现在还没有成功。

血灵力和元力之间的差别巨大,消息树无法使用。之前也有人提议用元修俘虏来利用消息树,但是后来考虑到保密。这个提议被否决了。神之血现在一般都是用的血禽传递信件,比起五行天的消息树,相当原始。

和发展已经一千多年的五行天相比,神之血的底子还是薄弱了点。虽然在战力上。已经丝毫不逊sè五行天,但是在其他方面,差距相当巨大。

北水生已经下令增加人手,但是到目前为止,依然进度缓慢。他也知道这事着急也没有用。五行天花了多少年才创造出的消息树,又经历了几百年来改进,才有现在的消息树。

倘若说,五行天有什么能够和修真世界比肩,那么消息树一定是其中之一。

神之血甚至尝试了修真时代的纸鹤,但是和消息树比起来,消息传递的速度还是差了一点。神国消息树进度缓慢,纸鹤虽然还不够完善,却已经有些雏形,血灵力也是灵力。催动纸鹤没有障碍,困扰在材料上。

但是眼下,用得更多还是血禽更可靠安全一些。

北水生纤细苍白的指尖,触碰血球,血球便化作一道血光,没入他体内。

北水生闭上眼睛,细细体会,半响睁开眼睛,轻笑一声:“小五行天?也亏他们想得出来。不过倒是个不错的主意,有点意思。”

他开始伏案疾书。片刻之后,写好的纸笺被他折好。苍鹰飞到他面前,一口吞下折好的纸笺,展翅飞走。

苍鹰就像是个信号。不断有血禽飞入,各种不同的事情,堆在他面前长案之上。

他伸了个懒腰,开始工作。他的速度非常快,批示也是寥寥几句,行云流水一般。

大约两个时辰。他停了下来,揉着自己的脑门,满脸疲倦。片刻后站起来,从高台上走下来,活动四肢。

今天的工作完成,可以发呆了。

阳光从殿门投射进来,在殿门后,划出一道明暗分明的界线。

北水生停在界线后的yīn影中,坐了下来,托着下巴发着呆。这是他最爱的消遣,每天他只会花两个时辰处理事务,其他的时间,就这样看着宫外。

所有的宫门,全都被他下令打开,这样他能看到宫外。

一道道宫门延伸,长长的乌金石甬道,排列不见尽头的石刻,最外面一座大门,在他眼中只有芝麻大小。

宫外的世界,也只有芝麻大小。

少年托着下巴,看得异常出神,有时嘴角会弯起一抹弧线,像是想到什么开心的事,带着一点向往。

他身后的穹顶空旷寂冷。

宁城,剑修道场。

付勇昊满脸不以为然,两个小孩打架,有什么意思?在这里多呆一分钟他都觉得无聊。

战争打了三年,很多东西都和以前不一样。残酷的战争就像一座山,压在每个人的心头,压力之下,节奏自然就变快了许多。无论是修炼,还是生活,都和当年有着相当大的区别。

在以前,一个外元之境的元修,都已经能够称得上好手。而如今,外元之境的元修,比起三年前,何止多了十倍?所有人都在拼命修炼,都在拼命寻找能够加快修炼的法门,血晶、元食等等,所有能够用得到的手段,都有无数人在琢磨。

在乱世之中,实力才是生存的唯一依仗,跟不上的人自然会被淘汰。

淘汰就是死亡。

但是大姐没吭声,付勇昊心中再怎么不耐,也不敢捣乱。对于自己的这位大姐,他是又敬又畏。

对抗已经结束,最终的结果是平局。苏清夜和周问的元力消耗殆尽之后,体力也消耗殆尽。对于这样的结果,两个人都难以接受,瘫坐在沙坑里,两人怒目而视。

宣布平局之后,楼兰的目光落在这群人身上:“各位好,这里是剑修道场。请问各位有什么事吗?”

年长的付仁轩道:“王寒先生在吗?我们听闻王寒先生开有道场,特意前来拜访。”

“很抱歉,他正在休息,无法见客。”楼兰的语气充满歉意。

早就在一旁百无聊赖的付勇昊听到这句话,顿时怒了:“姓王的什么意思?派个沙偶……”

“闭嘴!”女子忽然厉声喝道。

付勇昊脑袋一缩,顿时不吭声了,但是脸上还是非常不服气。

女子向楼兰欠身道:“实在抱歉,舍弟鲁莽失礼。”

“没有关系。”楼兰摇头:“但是主人确实无法见客,各位请下次再来吧。”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下次再来拜访。”

女子十分客气道,旋即带着一群人离开。

一出道场大门,付勇昊就忍不住嘀咕:“大姐,用得了这样吗?区区一个破道场……”

女子的脸sè有些难看:“三弟,如果你的性格不改,再这么下去,一定会闯祸!”

“又是这一套。”付勇昊嘀咕着,脸上不以为然。

大姐转而问付仁轩:“二弟,你怎么看?”

付仁轩为人稳重,沉吟片刻方道:“两名学生虽然实力尚弱,剑术却是颇为jīng湛。”

大姐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二弟虽然稳重,但是能力平庸,难以支撑偌大的家业。三弟性格浮躁,不经历磨砺,难以成事。

可惜,自己是个女儿身。

“两人一人是土修,一人是金修。土修没有沙偶,却能利用沙坑中的沙子,激发剑招。金修用的是软剑,但是如果你们细看,金修软剑却是大开大阖,显然是重剑之法。明明软剑,剑风却是沉重。”

大伙听大姐剖析,脸上的不以为然消失不见。

“不管是沙剑,还是软剑,剑芒都很清晰。可是你们有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元力波动很小,近乎于无。而且你们没有发现,以他们的元力,对抗的时间未免也太长了点?”

付仁轩脸sè变得凝重起来:“大姐如此一说,确实如此。”

付勇昊不服气道:“两个小屁孩罢了,大姐用得着这样吗?”

大姐淡淡道:“元力波动很小,对抗时间很长,说明他们对元力的利用效率很高。什么人会讲究元力的利用效率?只有实战经验丰富之辈。可想而知,他们的夫子王寒,必然是一位剑术高超,实战经验丰富之辈。擅长钓宝,剑术高超,实战经验丰富,却蛰伏在偏僻的宁城,此人大不简单。”

“大姐说得是。”付仁轩赞同道:“王寒之名,此前从未听过。”

大姐忽然道:“三弟,你修炼的也是剑术。”

付勇昊有些疑惑,旋即跃跃欲试:“嗯?大姐莫非要我去试试他的斤两?”

“不是。”大姐摇头:“你明天带足礼物,备好学费,去剑修道场学剑。”

此话一出,所有人无不为之一愣。

付勇昊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结结巴巴道:“我、我去剑修道场……”

“没错。”大姐点头,语气却是不容置疑:“此人剑术高超,你一定要好好学习。”

付勇昊顿时急了:“大姐……”

“这事就这么定了。”

大姐头也不回道。

剑修道场,艾辉从沉睡中惊醒。

他脸sè不是太好,他站起来,走到镜子前,扯开衣服。

胸膛上的血梅花,变得滚烫,愈发娇艳。

“艾辉,它在变化。”楼兰站在门口,眼睛光芒闪动,语气透着担忧,他随即递过来一片树叶:“消息树新消息。”

艾辉扣好衣服,接过树叶,他眯起的眼睛闪过一道危险的光芒。

他提着龙椎剑,大步走到云翼面前。

“楼兰,我要出去一趟。”

“好的,艾辉。”(未完待续。)

看网友对 第两百七十八章 冷宫少年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