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择天记 > 868.第868章 我可以站的更高些

868.第868章 我可以站的更高些

烟尘微敛,折袖的身影在肖张的身前显现出来。

他穿着单衣,袖口与裤腿都被裁剪的很短,无法遮住那些像铁刺般的毫毛伸出。

他的双手前端探出了十根无比锋利却又坚韧的爪尖,寒光四溢,看着令人不寒而栗。

更令人感到恐怖的是,他的脸上也生满毛发,牙齿变得锋利无比,眼瞳里尽是一片疯狂的腥红sè。

看到这幕画面,人群里暴发出一片惊恐的呼喊声,如潮水一般拼命向后退去。

折袖根本没有理会这些事情,只是盯着那几名青衣道人。

这几名青衣道人的境界实力很强,但更可怕的是,他们很危险。

强者并不见得就代表危险,没有谁比折袖对这个道理的认识更清楚。

所以他毫不犹豫地第一时间就进行了狂化,用自己最强的状态来面对敌人。

……

……

数柄道剑嗡嗡作响,在晨光里以极高的频率颤动着。

几名青衣道人看着折袖,微微皱眉,没有说话,也没有进攻。

折袖虽然自幼便在北疆雪原战斗生活,但在大周朝腹地的名气一直很大。

青衣道人们只看了一眼,便认出了这位来自狼族的青年强者,

斡夫折袖,年轻一代修道强者里最危险的那一个。

这是公认的事实,虽然这些年,他已经很久没有展现过自己在战斗方面令人恐惧的经验与毅力。

如果折袖坚持要护着肖张,今天必然会陷入一场苦战,甚至有可能是血战。

但青衣道人们只是警惕,并不畏惧。

他们很冷静地判断出,折袖不能改变最终的结局,肖张必然会死。

他们之所以停下脚步,不是因为折袖忽然出现,而是因为他们知道,折袖离开雪原之后去了哪里,一直和谁在一起。

果然,就在下一刻石阶下方的人群像潮水一般向着两边退去。

陈长生顺着石阶向上走来。

整座奉阳县城变得无比安静,鸦雀无声。

这里没有谁认识陈长生,但大周朝的民众都是国教信徒,又有谁会不认识他手里的那根神杖?

整个大陆谁有资格握着这根神杖?

终于有人醒过神来,发出了一声惊呼,于是整座奉阳县城都醒了过来。

还是像潮水一般,无数民众跪到地面上,向陈长生拜倒,无数道虔诚而敬畏的声音合在一起,仿佛雷霆。

“拜见教宗陛下。”

陈长生来到折袖身边,转身望向那几名青衣道人。

那些青衣道人向陈长生行拜倒,神态恭谨,看不出任何不情愿的情绪。

陈长生点了点头。

在场的官员还有那些来自刑部的朝廷高手,也都跪了下去。

陈长生望向肖张,看着他脸上那张已经有些破旧的白纸,想着当年在浔阳城初遇时的场景,不禁有些感慨。

直到此时,他都没有看一眼那位知府大人。

知府大人脸sè变幻片刻,终究还是掀起官衣,跪了下去。

肖张没有跪下去,因为他没力气,当然就算他还有很多力气,也不会跪陈长生。

陈长生任教宗已经有三年,尤其是最近这段时间,随着他重新出现以及朱砂丹的事情,他在大陆上的声望越来越高。

在肖张的眼里,他还是那个浔阳城里天赋不错、性情够硬、但像王破一样无趣的少年。

总之在他看来,陈长生是后辈,那他凭什么要拜?

肖张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陈长生说道:“刚好路过。”

这自然是托辞,谁都不会相信。

肖张接着问道:“你要做什么?”

陈长生说道:“我要赦免你的罪。”

说完这句话,他举起了手里的神杖。

接下来,只需要肖张跪下,然后他用神杖的前端轻点肖张的头顶三次,便会完成这次赦免的仪式。

“且慢!”知府大人强行压下内心的畏怯,看着陈长生颤声说道:“离宫何时能够干涉朝政了?”

按照大周律法以及不成文的一些旧例,离宫一般不得干涉朝政事务。

陈长生终于看了这位知府一眼,但还是没有说话。

“依大周律刑疏首令,非谋逆之罪,教宗陛下有****之权。”

户三十二不知何时来到了场间,看着这位知府大人面无表情说道:“你当年大朝试第几名,怎么连这都不知道?”

知府大人的脸sè变得异常难看,他熟读律法与教典,理应知道教宗陛下有****之权,只是前代教宗在位数百年都没有用过,不要说是他,只怕连朝里的诸公都忘记了这件事情。

先前他说的那些话是如此的铿锵有力,掷地有声,此时仿佛还有回响。

“你滥杀无辜,万死莫赎。”

“所以,你十恶不赦。”

然而就在他说完这番话后没有多久,教宗便出现在他的眼前,说要赦免肖张的罪。

这便是教宗的特权,管你万死莫赎还是十恶不赦,我赦免你,你便没有罪。

唐三十六也来到了场间,指着那几名青衣道人说道:“若说国教不得干涉朝政之事,这些长春观的道士为何敢当街杀人?知府大人是不是先派人把这几位抓进大狱里再说?”

青衣道人们神情不变,知府大人的脸sè更加难看。

就在这个时候,肖张忽然说道:“我可不会跪你。”

如果他坚持不肯跪,那么****的仪式如何完成?

谁都没有想到,事情眼看着便可以解决,忽然又出现了这么一个问题。

唐三十六看着肖张准备说几句刻薄话,被陈长生止住。

“我站高点就好了。”

陈长生往上方走了几步,转过身来。

这时候他的位置比肖张要高数个台阶,高度刚好合适。

肖张不需要跪倒,他举起来的神杖,也能像律尺一样平直地落在他的头顶。

没有任何声音响起,神杖的前端轻轻地触碰了三次肖张的头顶,仪式便完成了。

自始至终肖张都没有说话,也看不到白纸下面他的表情是什么样的,错愕还是恼怒?

片刻后,他伸手摸了摸头顶,说道:“有些痒。”

看网友对 868.第868章 我可以站的更高些 的精彩评论

38 条评论

  1.  沙发# ,,,一樓 : 2016年05月24日

    我來了哈哈

    •  ↓1层 匿名 : 2016年05月24日

      搭个边儿~~~

      •  ↓2层 厚颜无耻 : 2016年05月24日

        搭个边边儿~~~~~~~哈!

    •  ↓1层 ,,,一樓。^‿^。陳初見 : 2016年05月24日

      今天沒雙更?

    •  ↓1层 匿名 : 2016年05月24日

      我可以站的更高些????也站到宇宙金字塔顶上去装逼!?

      •  ↓2层 万发诡异他爷 : 2016年05月24日

        避雷针不是什么东西都可以做的!

  2.  板凳# 我草1楼 : 2016年05月24日

    11111111拙计

  3.  地板# 匿名 : 2016年05月24日

    前三!!

  4.  4楼# 我挺猫大 : 2016年05月24日

    我挺我挺

  5.  5楼# 匿名 : 2016年05月24日

    哈哈哈,精彩!!

  6.  6楼# 匿名 : 2016年05月24日

    这么容易就解决了?!

  7.  7楼# 肖张也是个逗比 : 2016年05月24日

    有些痒。

  8.  8楼# 匿名 : 2016年05月24日

    肖张被拉过来啦?!

  9.  9楼# 不知道几楼 : 2016年05月24日

    这个逗比。。。。居然说有点痒

  10.  10楼# ,,,一樓 : 2016年05月24日

    聖女何時出現(゚∀゚ )

    •  ↓1层 璜大仙 : 2016年05月24日

      聖女到時会出現在陈长生的床上

  11.  11楼# 哈哈 : 2016年05月24日

    逗比一个

  12.  12楼# 匿名 : 2016年05月24日

    有****之权??? 写的是什么

  13.  13楼# 苏离 : 2016年05月24日

    这章很感人,一万个锦上添花不如一个雪中送炭

  14.  14楼# 匿名 : 2016年05月24日

    那个赦免罪以前根本没有提过,突然出现解了这个局

    •  ↓1层 匿名 : 2016年05月24日

      呵呵呵,同感!!

    •  ↓1层 xxx : 2016年05月24日

      也不是没出现过,他是教宗,权利很大,文中对于其权利的描述堪比类中世纪的西方教皇的神权,所以赦免一个肖张合情合理

  15.  15楼#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 2016年05月24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1层 陈长生 : 2016年05月24日

      高潮了?

  16.  16楼# 璜大仙 : 2016年05月24日

    斡夫折袖,年轻一代修道强者里最危险的那一个。

  17.  17楼# 璜大仙 : 2016年05月24日

    整个大陆谁有资格握着这根神杖?年轻一代修道强者里权利最大的那一个。

  18.  18楼# 璜大仙 : 2016年05月24日

    唐三十六也来到了场间,年轻一代修道强者里最有钱的那一个。

    •  ↓1层 陈红妆 : 2016年05月25日

      额..最有钱现在还是三十六吗?是落落吧,嫁妆就八百里地了,而且是世袭,跟长生有容的地位不同…

  19.  19楼# ,,,一樓。^‿^。陳見初 : 2016年05月24日

    啦啦啦啦

  20.  20楼# 璜大仙 : 2016年05月24日

    奉阳县城的民众依然跪在长街两侧,黑压压一片,鸦雀无声。

    “都散了吧,想来大家都还有很多活路要做。”陈长生说道。

  21.  21楼# 璜大仙 : 2016年05月24日

    无数道民众愤怒的视线,落在了青衣道人与朝廷高手们的身上,当然那些官员也没能幸免。

  22.  22楼# 璜大仙 : 2016年05月24日

    唐三十六看着他们说道:“怎么?难道你们想在数万人眼前行刺教宗,以成就千古未见之愚蠢壮烈局面?”

  23.  23楼# 璜大仙 : 2016年05月24日

    陈长生拿出了些药丸。

    户三十二去七宝寨里要了碗清水。

    肖张接过,就着那碗清水。直接把满满一捧药丸咽了下去。

  24.  24楼# 璜大仙 : 2016年05月24日

    不知道什么时候,唐家少爷和苏离很像的事情。在大陆流传了开来,肖张知道和这个家伙斗嘴没有什么好处,懒得理会,对陈长生说道:“你不要指望我会给离宫卖命。

  25.  25楼# 璜大仙 : 2016年05月24日

    被朝廷追杀了整整三年时间,哪里会不觉得疲惫,他再如何嚣张。也知道这样下去不行

  26.  26楼# 璜大仙 : 2016年05月24日

    他最终选择的地方,和陈长生准备带他去的地方,是相同的地方。

    圣女峰。有容就要来了

  27.  27楼# ? : 2016年05月24日

    ✌我还能占到小高层!

  28.  28楼# 落寞的风景 : 2016年05月25日

    为什么我突然想起了许乐。。。还有桑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