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489章 人亦算之

第489章 人亦算之

清晨,初升的阳光透过层层的黄尘,照到宜安城中,在漫天尘土的隔绝之下,显得温和而又窝囊。

是的,窝囊!!

这种到处是灰,夹着淡淡的暖意,笼罩在人的周围,既然是刚洗过澡的人处于这样的环境之中,都有一种肮脏而窝囊的感觉。

来到这里的武者如今已经受够了这种感觉,每一个人的心中都大骂这宜安城的环境,却又偏偏无计可施。

所以他们的脾气比在其他的地方暴躁许多,宜安城的治安也是急转直下。

直到昨天,六扇门六大武宗出现在宜安城中,虽然没有出手,但是在消息传出来之后,宜安城的治安要比之前好了一截。

至少不会再出现当街斗殴杀人的状态了。

但是谁也不知道这种情况能够持续多久。

宜安城西,一条古老而狭窄的街道之上,两边有许多铺子,这些铺子大多数都是小饭庄,间或多出一间杂货店来,所以很是热闹。

许多武者来到宜安城,没有住的地方,便强行住到了民居之中,宜安城的居民对于这些凶神恶煞般的武者完全没有抵抗能力。

不过,住的地方解决了,但是却解决不了吃喝的问题,毕竟武者的食量很大,普通的居民哪里有那么多的东西给你吃,而且也不是每一个武者都是强盗,跑到人家里来白吃白住的,大多数人虽然强行进驻民宅,但也是给宿钱的,但吃食,就要出去另找了。

所以这一条遍布着小吃铺的城西老街就变的非常的热闹了。

一大早,所有的小吃铺子里头都坐满了人,吆五喝六的,吵闹异常。

人一多,是非也就多,八卦更多。

在这里,每天都有大量的信息被交换,有些是真的,有些是假的,有些是机密,有些则是荒谬的。

“听说了没有,这一次六扇门的目标是苦道人,听说来了六名武宗,可真是大手笔啊!!”

城西一间不大的粥铺之中,几名武者大声的聊着天,也不怕他们说话的内容被人听到,因为这消息本就是六扇门传出来的,早已经散布到了宜安城各处。

“这有什么,大家早就知道了。”另外一名武者接过身旁一名佝偻老者递过来的热粥,狠狠的喝了一口,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一副非常舒服的模样。

“那你知不知道苦道人的目标是什么?”坐在他对面的武者凑近过来,一脸神秘的模样,问道。

“苦道人的目标?”刚刚喝了一口粥的武者微微一震,放下了饭碗,“你知道?”

“我当然知道,这是六扇门刚刚传出来的消息,想来不久全城都会知道了。”那人呵呵的笑道。

“是什么?”喝粥的武者好奇的问道,虽然说很快全城都知道了,但人总是有好奇心的,能够早一点知道当然要早一点知道。

“太上镇魂篇!”对面的武者一脸的贼笑,“听说是遗迹之中一门极为高明的心法,能够镇压心神,苦道人必得之物。”

“必得之物?有那么神奇吗?”

“当然了,听说苦道人为了提升实力,做了无数伤天害理的事情,虽然已经是一品武宗了,但是六扇门中的强者推测出他的心神出了很大的问题,需要太上镇魂篇来镇压心神,未来冲击武圣境界,否则的话,他的前路就断绝了,你想一想,一个上品武宗,当然会不惜一切代价冲击武圣之境了,苦道人实力虽强,但成名多年,年纪已经这么大了,半只脚都跨进棺材里了,如果不想办法突破至武圣的话,寿元也没有多少了,你说是不是。”

“不错,如果真的有这么神奇的心法,我也会全力争夺的。”喝粥的武者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这一次六扇门为了苦道人也算是下了血本了,竟然连这么重要的消息都放出来了。”

“当然了,你想想,那可是十大凶人之一啊!”对面的武者得意的道,“而且,六扇门还放出了消息,这一次遗迹之争,六扇门绝不插手,惟一的目标就是苦道人。”

“这话你也信?”喝粥的武者笑了起来,“谁能经的起这样的诱惑?”

“信不信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将态度表明了,说明这一次他们对苦道人势在必得。”

“但愿吧!”喝粥的武者笑道,两人说说笑笑,又将话题转移到了其他的地方,不久之后,粥足饭饱,会了帐,离开了粥铺。

这样的对话,今天一大早在宜安城各个地方都上演着。

时至晌午,小小的早点铺子渐渐的没人了。

佝偻的老人缓慢的收拾着铺子里的碗筷,有些跛的脚时不时的绊一下,动作更显缓慢。

“老于头,今天的生意不错吧?”一名挑担卖菜的小贩经过粥铺,看到老者的样子,放下了担子,随意的坐到了一张桌子前面歇脚,“给我来一碗茶,再来一碟花生。”

“好咧!”老于头笑了笑,一瘸一拐的走到柜前,倒了一碗茶,盘了一碟花生米,送到了小贩的面前,呵呵的笑道,“生意好着呢,要是天天这样就好了。”

“天天这样,你想的美,这一次听说是有上古遗迹出世,咱宜安城才会这么热闹,怎么可能天天有这样的好事,看着吧,等到遗迹之争结束,这些武者就会离开的,这鬼地方,但凡是有一丁点本事的都不会想呆在这里。”小贩抱怨道,喝了一口茶,似乎想到了什么,问道,“对了,老于头,你孙女呢,好久不见她了,不会是你偷偷的把她卖了吧?”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老于头一听,露出了不悦之sè,“这些日子城里不平静,我把小婉送到她舅家去了,等这里的事情结束了,再接回来。”

“这倒也是,这城里最近乱糟糟的,你们家小婉又是个讨喜的,谁知道哪天就惹了祸,我说老于头,你总是把小婉藏在这里也不是个事儿啊,女娃子大了,终归是要嫁人的,怎么样,有目标了吗?要是没有的话,我倒是可以给你介绍一个,我跟人说啊,我那小舅子……”

“好了好了,不要说了,我这个老头子可是等着小婉给我养老送终呢,不急,不急!”老于头打断小贩的话道。

“你这老于头,怎么好赖话都不听啊,我可听你说,我那小舅子可不是一般的人,人不到二十岁,却已经是武士了,你家小婉要是嫁过去,就等着享福吧,怎么样,再考虑考虑?”

“好,好,好,再考虑考虑!”老于头用一种明显敷衍的语气应道,回身继续收拾起来。

“这老东西!”小贩没有说动他,不由有些不爽,紧赶几口,喝尽了茶,吃光了花生,在桌上放了几枚大钱,再次挑起了担子,走街窜巷去了。

他走之后,老于头已经收拾好了店面,望了望外间,叹了一声,上上门板,回到了里屋。

里屋不大,没有窗户,狭小而黑暗,还透着一股淡淡的霉味。

老人佝偻着身子,走进屋,关上门,摸索着点上油灯,坐到桌子边上,面无表情,就那么坐着,连呼吸似乎都变的迟缓起来,就如一具枯座了多年的死尸一般,就这么沉默了好一会儿,灰蒙蒙的眼珠子方才微微的一轮,显出一个活物的样子来。

他深深的叹息一声,又站起身来,走到床边,费力的将床板掀开,露出了床下的两具干枯的尸体。

这两具尸体都已经开始腐烂了,从外表上看,一具是老人,一具是年轻的女子。

那才人的打扮模样与他一模一样,就连身材,也没有任何的区别。

老人将自己的脑袋凑到床下,深深的吸食了一口,一股浓烈无比的腐臭味道扑鼻而来,若是一般人闻到的话,说不得当场就会吐个天翻地覆,可是这老人却是一副非常享受的模样,干枯焦黄的面上竟然露出了享受的表情来,而床上的两具尸体,经他这么一吸,竟然变的更加的干枯起来。

“呼!!”

吸罢腐尸的气息,老者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身形似乎也比之前好上许多,不像之前看上去的那般佝偻了,面上也现出了活物的光泽。

不过,这一切都不能掩饰出他那yīn冷甚至有些恶毒的表情。

“六扇门,神捕,好灵通的消息啊,不过你们以为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就能阻止我了吗?你们,甚至连我的计划都不知道呢,真是一群可怜的家伙!!”

………………………………

………………

宜安城,黄沙楼,地字一号房

王通盘座在床上,手中的铜板翻飞,眼中异彩闪动,当第六块铜板落下之后,他的表情明显有些惊讶,惊讶之中,甚至还着一丝的诡异。

“早点铺,苦道人,这厮竟然算计的如此之深,恐怕要吃亏啊!!”

六爻神算推算出来的结果清晰的告诉他,这一次六扇门的行动恐怕会功亏一匮,因为相比于六扇门的众人,那位苦道人的算计要更加的深远,更加的yīn毒。

这个苦道人早就已经潜入了宜安城中,并且占据了一个看起来非常普通的早点铺子,杀死了铺子的主人,自己易容换形成那早点铺子老板的模样,静静的等待着时机。

最重要的是,他根本就没有打算进入那一处遗迹。

这才是最关键的。

六扇门的计划是在遗迹之中将他围杀,但如果他不进入遗迹的话,计划自然不可能那么容易实现了。

最为重要的一点在于,他甚至利用这一次的遗迹之争,对六扇门采取了反制的措施。

六扇门是一个强大的机构,帮助各大世家王朝镇压江湖,看起来实力极强,拥有庞大的势力,但正因为如此,六扇门所结下来的仇家也多,神捕苏起他们这些积年的总捕神捕,在江湖上的生死仇敌有的是,随手就能抓到一大把来,这一次,遗迹出世,亦有许多他们的仇家闻讯赶来,这就给了苦道人从中操作的空间。

除了王通这个规格外的存在之外,这个世界还是讲究着实力与等级的,能够与武宗对抗的只有武宗。

所以,苦道人联络的人亦是武宗,而且都是邪道武宗,好几个武宗都是在六扇门通缉榜上排名前百名的巨盗大贼,他们常年与六扇门周旋,对六扇门的手段知根知底,一起合作,所以他们串联的行动非常隐秘,以六扇门强大的情报能力也没有探到一丁点的消息。

有心算无心之下,六扇门必然吃亏。

“苦道人这个老狐狸对太上镇魂篇势在必得,自然会做好万全的准备,他和六扇门打了这么久的交道,不可能不知道六扇门一定会借此机会来围杀他,所以他就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反倒是六扇门,这些年来顺风顺水惯了,早已经没有了之前的警惕,只是关心苦道人一个人,没有想到他同样借这个机会,给六扇门挖了这么一个大坑。”

想到这里,他不由冷笑起来。

信息不对称会造成多么严重的后果他在前世就知道的非常清楚。

所谓暗算无常死不知,历史上多少伟人强者,不管他们多么的不可一世,在信息严重不对称,被人算计的情况下,无一不是死的要多难看有多难看,而六扇门这一次,显然是避不过这一风波了。

他也没有提醒苏起等人的想法,毕竟自己这条信息是通过六爻神算推测出来的,要是让人知道他有这般逆天的能力,那还了得。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他这种能力可比璧的价值大的多了,在没有足够的力量保护自己之前,他是绝不可能将这信息泄露出去的,事实上,就算是他有足够的力量保护自己,也不会傻傻的把这项能力告诉别人。

灵机一现,六爻神算,绝不是可以外示于人的东西。

既然不准备告诉苏起等人,那么,他就要做好准备了。

在他的推算之中,这一次的行动将会以六扇门的惨败而告终,不仅如此,苏起将会在此战之中受到重创,豹子头李昂将会战死,其他几人均有伤在身,最后靠着鹰眼司马中原最后的手段,方才打破包围网,逃出生天。

“以我现在的实力,基本上不可能受伤,不过如果不受伤的话,似乎太过明显了,也会惹人怀疑,我是不是也要想想弄出一点伤势出来,最好是重伤,这样一来的话,别人也就没有什么说头了。”他心中琢磨着。

六扇门的死伤他并不关心,甚至他还隐隐的有些期待,豹子头李昂是六扇门大商分部最重要的人物之一,地位仅次于神捕苏起,已经跟了苏起近五十年,深得苏起信重,但同样亦是挡在六扇门大商朝分部所有人前面的一座大山,以王通如今的战力,在六扇门大商朝的分部亦是数一数二的,但是地位却在金章总捕之下,甚至还在银章总捕之下,这种能力与地位的严重不平衡自然让他有些不满。

不过上头所有的位置都已经满了,想要腾出一个位置来非常的困难,除非他的修为再做突破,不过到了那个时候,或许就会被六扇门调到别的分部去了,这种事情六扇门也不是没有做过,但若是李昂死了,苏起重创的话,那么,他的机会就来了,不说掌握六扇门大商分部,但是在六扇门中建立一股完全属于自己的势力,成为六扇门大商分部的实权派却也不是没有可能。

基于此,王通倒是认为,李昂,还是死了的好。

看网友对 第489章 人亦算之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