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六章 龙帝苍禹

第六章 龙帝苍禹

陈海感觉被吸入一个他更无法理解跟想象的空间……

是一片荒寂苍凉的狭长大地,到处都可怖的地裂,密如蛛网,火热的熔岩在地裂里沸腾,空气里充满硫磺的气息。

大地极其狭长,仿佛一座峡谷,又仿佛是一处通道,前后望不到尽头,但头顶以及两侧,则是血sè云层在翻滚,无数雷霆电光,像龙蛇似的在血云的缝隙里游动,不断化作比水桶还粗的银sè雷柱,从空中狂劈下来,将小山样的巨石,劈成粉碎。

到处都是尸骸残骨,铺满大地,即便就剩下残骨,都异常的狰狞,似无数的恐怖恶鬼想要冲入峡谷,却又无情的斩杀。

绝大多数尸骸残骨都小如犬马,灰白,仿佛风化的岩石,形状像佝偻的侏儒;有一些青黑sè的骸骨,甚至比十层高的楼房还要巨大,或完整、或残缺;也有一些像黄金浇铸的碎骨洒落其间,密密麻麻的铺满大地。

整座荒凉的大地,就像是一片尸骸之地,在成为尸骸之地前,似乎经历过难以想象的旷世血战。

在尸骸之地的中央,有像高山一样的黑sè神殿建筑,矗立在大地的中央。

巨殿古拙,到处都是砍劈撕咬留下的刺目痕迹,还残缺了一角……

看到这一幕,陈海蓦然想到在地球时,中年人给他看到的黑鼎出土的现场照片,在那深埋在山脉里像残殿一样的建筑,可不就是眼前这座巨殿残缺的一角吗?

这里又是哪里?

巨殿的一角怎么会出现在地球?

陈海脑海里给太多的震惊充塞,几乎要失去思维能力,他发现自己能从空中俯瞰狭长的血云荒地,与宏伟到难以想象的巨殿。

血一样的云层就在他的身后,但就是看不到自己的存在,就像是他只有魂魄与意识飘浮在这片狭长大地的上空。

他刚才明明在太微宗,在陈烈的溅云崖洞府里,怎么又突然出现在这里?

太微宗所在的天地,他还能理解,或许是与地球平行存在的一座世界,但眼前的血云荒地又是怎么回事?

而刚才蓦地在他脑海出现的声音是怎么回事?

所谓龙帝、神殿、守护使,又是怎么回事?

陈海恨不得朝血云翻涌的苍穹竖起中指:

如果诸天存在神明,为何单单挑上他来戏弄?

*********************

这时候,巨殿上空风云突变,无数道雷光都集中往巨殿狂劈下来,但劈到巨殿的上空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将这无数道雷霆电光凝聚成一头巨大到难以想象的雷电之龙。

雷电巨龙是那样的威严、是那样的狰狞,仿佛天地之主宰,盘旋在巨殿的上空,俯瞰着狭长的大地。

陈海内心充满了难言的震憾,眼呆呆的看着这一切,意识与魂魄都麻痹了。

“左耳,我苍禹被困异域数千年,神魂已是衰弱不堪,也是机缘巧合,才在彻底消散前,借助此子血脉里的力量,强行撕开混沌虚空回来,可惜未能将神器龙鼎带回神殿……”

眼前这雷电凝聚的巨龙,竟然真跟那口黑鼎有关系!

陈海听着这似乎是直接在他脑海里震荡的声音,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是这头巨龙,将他带入太微宗所在的异世,又将他带入这荒凉、被血云覆盖的神秘空间吗?

地球又是怎么回事,混沌虚空又是怎么回事?

“原来只是机缘巧合啊,我还说龙帝你怎么会选择这么孱弱的人类继承你的守护之席呢。不过,我们是真扛不过去,那么多的守护都殒落了,我也就剩一缕残魂,但罗刹凶域接入的缝隙很快又要出现,我再也支撑不了几年……”

衰老不堪的声音从巨殿里传出来,却有着说不出的悲凉,

“此子的神魂也孱弱不堪,夺舍后,又有神魂暗疾,很快就会被这肉身排斥出去,难逃魂消魄散的惨淡下场——哪怕是最低级的罗刹异鬼,他都抵抗不了!”

“什么,还会魂消魄散?”陈海可不关心什么神殿、罗刹异鬼这些跟他完全无关的事情,但听到自己很快就会魂消魄散,汗毛都被吓立起来。

他原先还想着穿越就穿越吧,在太微宗门内或许还能厮混一生,哪里想到还会有这一出?

“你以为夺舍是轻巧事?”衰老不堪的声音轻蔑的说道。

“夺舍?”陈海凛然一惊,姚兴的记忆虽然支离破碎,但还不难找到有关夺舍的记忆,只是他之前短时间内还没有将自己的状况,跟夺舍这事联系起来。

不用苍禹跟这老家伙多加解释,陈海自己这时候已经吓出一身冷汗……

通常说来,将神魂修炼出元神的玄门强者,在肉身受到不可逆转的重创之时,才有可能夺取他人的身舍,以保神魂不散。

然而夺舍有违天和不说,更关键的,魂魄无法与所夺身舍完全契合,就会形成致命的暗疾隐伤。

即使玄门强者有诸多的神通法门,夺舍后也会修为大退;而陈海作为一介凡夫,魂魄极其孱弱,几乎没有可能去完全适应新的身体。

一旦暗疾爆发,魂飞魄散就是唯一的下场。

陈海醒来后,头脑里那阵阵针刺般的撕裂之痛,实际上就是神魂暗疾即将发作的征兆。

“我神魂即将消散,已经不能再助左耳你守护这九域,但此子未必不能担当守护之任?”雷电巨龙瓮声说道。

“龙帝大人,你要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此子的身上,左耳自然遵命,但他神魂有此暗疾,想要修行都难啊?”衰老不堪的声音相当惊讶的问道。

陈海肚子里将衰老者骂得狗血淋头,老狗日的,听话意你们也是大祸临头了,还他娘挑三捡四的,老子哪点不够资格当那个守护了,快将老子当成最后的救命稻草抓住吧?

但陈海想到他能不能保命,希望还要寄托在龙帝苍禹跟老家伙身上,心里盘算着能有什么说辞打动这两个怪物……

“你心中所想,我们皆知,但你在异域,有舍身救人的仁义,我又是借你的力量返回神殿,也要还你因果……”龙帝苍禹的声音,听着像是有雷霆在极深的地底滚动。

陈海身子僵在那里。

“龙帝,即便九天失陷,也不能让上皇的传承泄漏出去啊……”苍老者虽然地位低于龙帝,但这时候又不容置疑的坚持起来。

“如果他能通过神殿传承的考验呢?”龙帝苍禹说道。

“就他这样子?”衰老的声音含有着轻蔑的冷笑之意。

“现在不行,将来未必不行——将蛇镯传给他了,先替我还了因果,即便是我魂飞魄散,也能安心……”龙帝苍禹说道。

“哎,那好吧,现在也只希望瞎猫能抓到死耗子。”衰老的声音说道,听得出他完全不抱希望,只是抵不住龙帝苍禹的坚持,但也不介意陈海脑子里在想什么。

左耳毫不介意他心里胡思乱想什么,陈海心里又有小小的悲哀,暗感左耳真是将他当成无足轻重的蝼蚁了,他们怎么会在意蝼蚁想什么东西?

好像说定这事,龙帝苍禹已经了去最后的心愿,在巨殿上空凝聚的雷电巨龙渐渐消散,就像跟没有存在过似的。

过了许久,陈海都没有巨殿有动静传出来,忍不住想喊:“苍禹,你还在吗?”

“龙帝大人最后一缕残魂,已归九天了!”左耳悲凉的声音,从巨殿里传出来,“我现在将你魂魄先送回太微宗,希望你莫要令龙帝大人失望……”

*******************************

再次被无形漩涡的波动吸进去,下一刻,陈海就发现意识回到了姚兴的身体之中,还站在书案之前,头脑里又隐隐有千针戮扎的撕裂刺痛。

陈海神情恍惚了一阵子,又见左耳半天都没有动静,忍不住轻声唤道:“左耳前辈,你还在?”

“我还在,有什么话,你脑子里想就行了,我自能听见,”左耳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说道,“太微宗此时没有道胎一级的玄修,发现不了我的存在,但你也要小心为妙。”

“你也藏在太微宗?”陈海小心翼翼的问道。

“修炼到一定境界,神念通达诸域,无所谓走或留,只是我们相隔太远,神念传音消耗也是极大。”

或许是龙帝苍禹魂归九天的缘故,左耳声音难掩悲凉,对陈海的态度不再冷淡,也是尽可能解释详细。

陈海问道:“左耳前辈,你们所说的神殿、罗刹异域,都是怎么回事?苍禹为何会在地球,我为何又从地球到此间来?”

“这些,你还不能知道,就算知道了,现在对你也没有什么意义,你只需要知道无尽混沌之中,存在不计其数的空间,地球仅仅是其中之一。这些空间,有的被混沌虚空彻底分隔开来,不是真正的神魔,或不借用神器不能穿越,但也有一些空间,彼此间会有些特殊存在的通道连接——血云荒地就是连接罗刹域与九天域的一处通道……”

苍禹声音越发虚弱的说道,

“龙帝已经魂归九天,我的残魂也极度虚弱,马上就要入神殿休眠,在罗刹恶鬼再次大规模入侵前,恐怕都不能再醒过来——你有什么想要问的,赶紧问吧!”

陈海也没有心思再去想东想西,听到苍禹就要深眠,赶忙问道:

“我该怎么做?”

“你现在是灵肉相斥、魂存暗疾,都无法静心入寂修悟玄法,只能修行武道;而以武道炼体,促进魂魄与肉身的融合,最终方能保住你的性命,重新踏入修行之路……”

“武道炼体?”

陈海喃喃自语的复述了一遍,虽说姚兴在姚族的记忆已经残碎不堪,但通地对姚兴的记忆进行梳理,陈海对修行还是略有了解的。

无论玄修,还是武修,或其他极其特殊的鬼修、器修、yīn修、外丹修法、合欢双修种种,虽然最终还是要纳天地之灵气炼入体内,继而直接掌握天地间那至伟至大的磅礴力量,掌握大神通,但修行的根基还是自身。

身体内的生命精元,又称之为精气,行于百骸气脉,修炼而使之充盈,冲开气脉的闭塞,与天地灵气在身体内交融修炼后,化为真元,这才算是真正踏入修行的道路。

这往后也将是修行的第一个大境界,通玄境。

无论是武修,还是玄修,但凡有修炼资质,又有充足的修炼资源,踏入通玄境并非什么难事,但在通玄境之后,又分辟灵境、明窍境、道丹境、道胎境诸多修行境界,选择哪种道路修行,这时候就有区别了。

要说辟灵境、明窍境,还有一定比例的武修弟子,但到道丹境,武修比例就急剧下降。而在大燕帝国硕果仅存的十数道胎境绝世强者之中,仅有一人是武道修行大宗师级的人物。

因此,在大燕帝国内,武道修行在燕洲不受重视,或者说很难有大成就。

宗阀子弟以及宗门内的核心弟子,都极少会有以武证道、踏上修行之路的;唯有宗门道院所培养的中下层道兵弟子,主要补充军队的基层武官,才会以武修为主。

然而陈海想克服夺舍造成的神魂暗疾,重新将魂魄与新的肉身修炼到契合,还就必须只能走武道修行。

看网友对 第六章 龙帝苍禹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