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十一章 初至铁流岭

第十一章 初至铁流岭

监院赵如晦位高权重,不需要对陈海这样的宗阀子弟假以颜sè,周钧却不会对陈族中人怠慢,送走赵山、钱文义后,就亲自领着陈海往道院的后山走去。

在七上峰内门潜心修行的长老、真传、内门弟子人数有限,又分散太微山诸多灵洞、灵崖、灵谷等洞天福地之中,山野里冷清很,姚兴平时也就勾搭诸洞府的婢女,而到铁流岭道院,陈海才真正感觉不一样起来。

虽说铁流岭也是千峰侧立,但相对于两边的太微、贺兰雄山,地形要平缓多了,形成燕州河西诸郡与金州大地之间的进出通道。

自大燕在燕州立国之后,铁流岭就是大燕帝国西部边疆的军事重镇,以蒙邑等城为支撑,沿铁流岭的大小谷口,建有上百座关隘、城垒,常年驻扎着武威军的十万精锐兵马,约束边民、屯田筑垒,抵御金州诸族的入侵。

这十万精锐兵马,因常年驻守铁流岭防线,又名铁流大营。

这些年来,由于北域妖蛮崛起,同时威胁到燕州与金州的北境,使得大燕帝国与金州诸国关系趋于缓和,经太微山脉南麓、往来金、燕的商旅渐多,也使得蒙邑这些城池,日益热闹起来。

铁流岭道院,紧挨着蒙邑城,沿铁流岭东麓主峰而建,祖师堂、传功殿、天刑院、典兵院等诸多规模雄伟的重要建筑,都建在半山腰以上。

而在东麓主峰与蒙邑城之间,有一座十数里宽的山谷,是道兵弟子集中居住的地方。

道院的道兵弟子,加起来有两千多人,精舍院落依山谷地势而建,鳞次栉比有上千座之多,而依山俯瞰,能看到山南蒙邑城内万家灯火、车水马龙,陈海才真正感受到这方世界的人间烟火气息……

********************************

姚兴进入太微宗,就直接留在溅云崖,对下面的外门道院是怎么回事也不甚清楚,也不关心。

陈海从姚兴的残碎记忆里,找不到有用的东西,好在有周钧携领,陈海先去祖师堂登记,录入铁流岭道院的弟子名册,领出代表初级道兵弟子身份的青雀印,还当场在这枚编号“铁流九五二七”的小印上,镌刻“姚兴”之名。

青雀印,长约一寸,堪比大拇指粗细,印头雕成一只栩栩如生的青羽灵雀,可随身系带。拥有这枚小印之后,陈海就正式算是铁流岭的初级道兵弟子了;待他修为小有所成,成功修成真元,就会换玄雁印,成为武威军的后备武官。

紧接着,陈海又随周钧到藏经、典兵等院,凭借青雀符牌,领出《丹鼎诀初解》、《风云腿》残卷等修炼玄诀的拓本,此及弟子袍衫、道兵铠甲等物以及日常起居的生活用品……

除了统一的天青sè外,弟子袍衫、道兵铠甲的襟袖部分,都绣有青雀的图样,以初级道兵弟子的身份。

《丹鼎诀》是太微宗的根本秘修玄功,共分十二层,修到大成境界,则是以肉身为丹鼎,融炼精气真意魄魂为道丹,成就道胎境的无上神通修为;即便是最底层的道兵弟子,也能从藏经院领出《丹鼎诀初解》的玄诀拓本。

虽然《初解》涉及到的,还仅仅是丹鼎诀第一层粗浅的吐息修炼之法,却也是太微宗所有弟子筑基所必须要走的起步,即便是陈烈也是从这本《初解》开始此生的修行。

只是,适应别人的,不一定就适合陈海。

夺舍所造成的魂魄隐疾,使着陈海头脑每时每刻都有隐隐如针刺的撕裂之痛,即便平时能够忍住,但也会严重干扰他的心境,很难长时间进入吐纳所需的清心入寂状态,更不要说修行《丹鼎诀》更高层次的观想之法了……

当然,陈海根本不敢跟别人明说这层原因,还要千方百计的隐瞒。

《丹鼎诀初解》拓本就算不能修炼,他也是要先收下来装模作样的修炼;而他更在意的,还是要在铁流岭的藏经院,找到一种此时就适合他修炼的玄功绝学。

陈海翻动初级道兵弟子就能修炼的玄功绝学目录,看到有关《风云腿》描述时,两眼放光,一眼认定这就是他所要修炼的玄功绝学。

目录里介绍《风云腿》是一种蕴含“风云无相”武道真意、极其霸道凌厉的武道腿法,修炼到最高境界,腿下能生风雷。

这实是一种能修炼到明窍境、去感悟武道真意的玄功绝学,但太微宗仅存有风云腿初层修炼功诀及第一式风云腿绝学万钧锤踢的残卷,不然的话,也不会放在初级道兵弟子就能修炼的玄功目录之中。

陈海可不管太微宗的《风云腿》是不是残卷,他心里更为窃喜的则是,目录介绍《风云腿》所修炼的恰是双足少阳主气脉,这就意味着《风云腿》残卷,极可能暗藏诸多脚法、步法的武道秘形。

陈海既然已经无意间成功开始腿部少阳主气脉的修炼,从《风云腿》拆解出相应的脚法、步法武道秘形进行修炼,无疑最适合的。

想到这里,陈海心里也是隐隐兴奋,暗感终有一天,他要用这双脚,将天踏裂。

不过,照道理来说,道兵弟子都需要积累一定的宗门功绩,或到武威军积累一定军功,之后才能从藏经院换取《风云腿》初层功诀的拓本,但周钧看到陈海两眼放光的兴奋与痴迷,就擅自主张,先直接让陈海将拓本给领取出来。

毕竟太微宗所存《风云腿》残卷价值不大,只需要二三十点宗门功绩就能换得,周钧看陈海实在喜欢,就顺手送出这个顺水人情。

*********************************

周钧的好意,陈海不能无动于衷,从藏经院出来,趁着左右没有旁人,就从随身包袱里取出一方形制古朴的砚台,送给周钧:“这次我舅父铁心要送我到铁流岭来历炼,我也是无奈,以后诸事还要周师兄多加照顾……”

他当然不会说这次是被陈青赶出去的,见周钧是道院地位最高的紫衣道兵弟子,又受监院赵如晦真人的信任,自己还没有足够的实力之前,想要在铁流岭活得自在,自然先要跟周钧这样的人物搞好关系。

不管周钧如何推辞,陈海则是铁了心将砚台塞到他的怀里才肯罢休。

周钧的修为远非陈海所能及,但周钧最终都不能推却,可见他心里对这方造型古拙的砚台也极其喜爱。

姚兴以前住在溅云崖,视溅云崖洞府的笔墨砚纸皆是凡物,然而在道院,将陈烈平时所用的砚台作为见面礼送出去,又岂能算轻的?

陈海离开溅云崖时,只恨无法将更多的东西带走,手里除了那件螭龙镇纸外,也就这方砚台最为精巧。

周钧没想到《风云腿》残卷,对陈海这么重要,心里还想,传闻终究不可能全信,别人都说这个姚兴性情乖张、不那么好相处,或许只是以讹传讹。

他也不好意思顺水人情的功劳,就收下这份重礼,等到安排陈海住处时,心思一动,没有给陈海安排到初级道兵弟子集中居住的排屋,而领到半山腰上一座门庭蓑败的院子前,揭去封禁,说道:

“这此前是陈强师兄居住的院子,陈强师兄四年前清剿马贼时,意外殒命,这四年多来又没有新的师兄弟住进去,就空了下来。姚弟子收拾一下,也不失为一处修行之所,希望姚师弟莫要嫌弃。而陈师叔既然让姚师弟到铁流岭来锻炼一番,当然也是以修炼为先,杂役事务就没有必要让姚师弟分心……”

院子位于铁流岭南麓的半山腰,有石径与下方的山谷相接,左右都没有人家,视野开阔,甚至能看到蒙邑城里的万家灯火,院子后是十七八米高的断崖,院子前是一片石地,两边是乱石堆积的浅沟,有杂草从乱石里生长。

这样的环境,远不能跟人间仙境似的溅云崖相提并论,但绝非初级道兵弟子所能享受的。

有钱能使鬼推磨,陈海没想到从溅云崖偷拿出来的一方砚台,不仅多换得一座独门独户的院子,竟然连初级道兵弟子都要承担的繁琐杂役也一并减免了。

陈海此时就想着赶紧修炼武道玄功,促进魂魄与肉身的融合,恨不得将每一时、每一刻都用到修炼上,自然是希望能免除一切干扰。

看网友对 第十一章 初至铁流岭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