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五行天 > 第两百八十九章 转折

第两百八十九章 转折

换回本来面目的艾辉神sè坦然,大摇大摆走在街道上,没有人多看他一眼。

现在艾辉算是小土豪,买东西自然底气十足,找到店铺,买够补给,便没有再作逗留。不管多么混乱,先到了祥云城再说。

这一路没有人注意他,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他都和楚朝阳扯不上关系。年轻的脸,土黄的云翼,还有外元的境界,都丝毫不引人怀疑。

艾辉依然头疼无比,沿途已经遇到好几拨人向他打听有没有遇到一个银翼中年人。他这才深刻明白,楚朝阳到底有多么的火热。

他对大魏商会恨得牙痒痒。

不要被自己撞上,哼哼。

数日后,当他降落在祥云城,云翼还未收起来,就听到不远处的嗤笑。

“又是一个做发财梦的家伙,真以为楚朝阳那么傻?知道这么多人在等他,还往这里跑?楚贼故意虚晃一枪,早就逃之夭夭了。”

“财帛动人心嘛!你看他那么年轻,冲动一下也是可以理解的嘛。”

……

艾辉听到两人的低声细语,落地的时候,脚下差点一个踉跄。

好吧,就当听不见。

艾辉心里自我安慰,但是只走了十多米,他就开始觉得浑身不舒服。街道上每一个行人的眼睛就像在放光,贼亮贼亮,满是怀疑和戒备地审视着能看到的每一个人。甚至还有人不时抽动鼻子嗅着气味,像极了猎犬。

走南闯北这么多年,艾辉还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场面。

都疯了……

艾辉满是无奈和苦涩,这样自己还怎么和别人接头?当他在街道上看到张贴的悬赏令,看到上面的天文数字,一万颗精元豆,有那么一瞬间,艾辉有种冲动,把自己卖给大魏商会拉倒。

麻烦了!

哪怕艾辉再迟钝,也觉得眼下的局面有些棘手。

他不太确定接头人的态度,如果对方也对楚朝阳感兴趣,或者对所谓的上古遗宝眼红,那他就危险了。

就在此时,听到有人高喊:“抓到了!抓到了!”

艾辉感觉整个街道的行人都躁动起来。

“抓到楚朝阳了吗?”

“谁抓到的?”

“在哪在哪?哪个混蛋运气这么好?”

……

人们脸上满是懊恼,一万颗精元豆,这样的横财,就这么眼睁睁地飞了。

“不是,是大魏商会被抓到了,上古遗宝就在他们手上,楚朝阳根本就是他们放出的幌子!”

“哇,大魏商会这么狡诈!贼喊捉贼!”

“太yīn险了!活该倒霉!我就说嘛,楚朝阳有那么蠢嘛?真要盗宝,还会把自己的目的地告诉别人?”

“马后炮谁不会?那你还不是来了?”

“你们还扯什么楚朝阳啊,上古遗宝到底是什么东西?落到谁手上了?”

“昆仑!”

“昆仑这下发达了!”

听到大家七七八八的讨论,艾辉哭笑不得,无法形容此刻自己的心情。搭了个车,被人yīn成背黑锅的,黑锅轰轰烈烈,结果大魏商会自己栽了。

他很快幸灾乐祸起来,这就是活该啊。

大魏商会想不到自己掉链子了。

艾辉松一口气,楚朝阳这个身份花费了他那么多的心血,而且对他接下来的行动至关重要。倘若就这么不能用了,那他真的会吐血。

这事也给他提了醒,自己应该多弄几个身份,有备无患。万一下次遇到这样的情况,也可以有选择的余地。

他没有马上前往接头的地方,而是在祥云城住下来。

过了两天,已经没有人提起楚朝阳,市面上到处充斥着关于昆仑和上古遗宝的热议。有的说上古遗宝是旷世剑诀,当年昆仑大道正统。也有说上古遗宝是绝世神药,不是一颗,而是一百颗云云。

说来说去,就一个意思,昆仑这下发达了,剑修这下要猛了。

艾辉还仔细打听到,大魏商会高手近乎全灭,掌舵者萧夫人下落不明,生死未卜。很多人感叹,那么娇滴滴的美人,就这么没了,实在太可惜。

只是下落不明,实在太可惜了,艾辉暗自嘀咕。

想想自己被不明不白地yīn了,这下好,连报仇的机会都没有,白背了这么久的锅。当然,那一百颗精元豆,早就被他忽略了。

确定风平浪静,艾辉换上楚朝阳的元力面具,出现在街道上。

“咦,那不是楚朝阳吗?哎……一万颗精元豆啊,就这么没了。”

“行了,人家能把吉祥号给炸了,你上去就是找死。”

“算了,他不值钱了。”

……

听到这些人的议论,艾辉的一颗心终于放下来。只是他总有一股错觉,这些目光里仿佛充满了嫌弃。

在城内逛了许久,确定没有人跟踪,艾辉走进一个巷子,七弯八拐,来到一处大宅前。大宅朱门紧闭,艾辉敲了敲门。

片刻后,大门打开,一位壮汉见是艾辉,面无表情道:“你迟到了。”

“没办法。”艾辉无奈道:“我的情况你也知道。”

壮汉咧嘴笑了,没有说话,侧身让过。

艾辉走进宅院,环目四顾,院子里很朴素,种满了各种花花草草。但是在艾辉眼里,却深知这些看上去漂亮的花花草草,暗藏杀机。

这个看上去像铁匠的壮汉,却是一名木修,非常厉害的木修。艾辉曾经亲眼见过,一位实力非常强悍的家伙对他动手,结果横死当场。

壮汉的真名他不知道,大家都叫他花魁。

每次一想到这么一个胳膊可以跑马的壮汉叫做花魁,艾辉就觉得心里有点发毛。

“其他人都走了。”花魁看了一眼艾辉道:“你这次情况特殊,上面也不会追究你迟到的责任。不过下不为例。”

艾辉皱了皱眉头,脸sèyīn沉:“这个我自然知道。”

花魁也不生气,咧嘴笑到:“看起来你终于突破外元了,恭喜。”

能够在内元境界加入到组织,还能完成这么多的任务,他还没有见过其他人。

艾辉没有废话:“我的报酬。”

“你上次任务完成得不错,上面决定给你双份报酬。”花魁接着递给艾辉一片树叶:“这是你要的血修秘术资料。本来按照你的权限,是不够查看的,但是上面破格给你这个机会。当然,这是截止到三年前的内容,这三年他们到底还有没有发展其他的秘术,就不得而知。记得不要泄露出去,后果不需要我说吧。”

艾辉心中激动,三年前的秘术,对他来说已经完全足够了。

他装作不在乎地把树叶揣进怀里,不满道:“你今天的话有点多。”

花魁嘿然:“第二份报酬是一个学习的机会。”

“学习的机会?剑术传承?”艾辉眼前一亮:“别拿垃圾货sè来糊弄我。”

花魁笑眯眯道:“剑术传承嘛,这个要靠你自己。不过我们可以让你去昆仑剑阵修炼,为期一周,怎么样?有没有兴趣?”

艾辉眼睛一缩:“昆仑也是我们的人?”

花魁笑了笑,没说话。

艾辉离开松间城的时候,带走了道场的消息树。囚徒老人所在的组织,名叫【牧首会】。是神之血的死敌,双方的死敌关系可以追溯到遥远的古代。

艾辉想对付神之血,单靠个人的力量是不够的,他对神之血的了解非常少。

囚徒老人所在的组织既然和神之血是死敌,想必关于神之血的情报非常多。

而且囚徒老人告诉艾辉,他胸口的血梅花,一定是血修的秘术。

但是当艾辉提出加入组织,却遭到囚徒老人的反对,这让艾辉很吃惊。囚徒老人语焉不详,但是流露出对组织的不信任和怀疑,让艾辉立即意识到里面别有内情。

考虑到艾辉身上所中的血修秘术,囚徒老人和艾辉最后商量出利用假身份加入组织。囚徒老人曾经是牧首会的核心成员,对于如何加入牧首会了如指掌。

牧首会的谨慎和严格,出乎艾辉的意料。倘若没有囚徒老人的帮助,艾辉的处境会非常危险。

但是有了囚徒老人的指点,艾辉从一名外围人员,一步步向上走,成功完成了不少任务,花费了两年多的时间,终于成为一名正式成员。

艾辉其实内心早就怀疑昆仑和牧首会之间千丝万缕的关系,因为剑术传承!

当艾辉发现牧首会拥有大量剑术传承的时候,大吃一惊。

剑术没落已久,像剑丸三招这样的散招,都少得可怜。突然发现一个组织内,有许多剑术传承,如何让艾辉不惊讶?

随后艾辉发现,牧首会从很早就开始尝试剑术传承,而且有很多的成果。让他惊讶的是,市面上竟然没有半点风声,他这才发现,自己以前太小看牧首会。

当昆仑突然出现的时候,艾辉就在暗中怀疑,昆仑很有可能和牧首会有关系。没落了这么多年的剑术,突然又出现一个擅长剑术的组织,不由让人感到蹊跷。

今天他的怀疑被证实。

花魁不承认也不否认,而是呵呵笑道:“剑阵是昆仑的不传之密,虽然比不上修真时代,但是现在也是个厉害东西。开启一次,需要两百颗精元豆,平常只会给最核心的弟子修炼,你赚大了。”

两百颗精元豆!

艾辉的眼睛一下子瞪圆。

“我去!”(未完待续。)

看网友对 第两百八十九章 转折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