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496章 心相成赤旗现

第496章 心相成赤旗现

这是连锁反应没错,但王通关心的并不是这个,而是这种事情造成的后果。

这帮人玩的也太大了,好好的一座城市说烧就这么烧了,要知道,宜安城中,除了这些武者之外,还有许多普通人,这些人或是粗通武学,或是一点武学也不懂,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想要幸免几乎是不可能的。

以这些武者们尿性,遇到这样的事情,一定是打着有杀错没放过的主意,说白了,这把火一烧不是屠城,也和屠城差不多了。

“混帐东西!!”

王通心中恶狠狠的骂着,再也不犹豫,身形闪动之间,已然朝着宜安城冲了过去。

“哟,还有来送死的啊!!”

就在距离宜安城差不多四五里的地方,耳边突然传来一个戏谑的声音,随之而来的却是一阵厉风。

“找死!”

此时王通正在火头上,见到对方一掌劈过来,想也不想,抬手便是一拳。

轰!!!

没有任何的意外,出手之人完全没有想到这个冲过来的年轻男子竟然有如此强大的实力,出手之时甚至都没有用上全力,在王通含愤出手之下,直接被打成了渣子,血肉纷飞,连一声完整的都找不到。

“二师兄!!”

这个结果实在太过意外,任谁也没有想到,王通竟然会这么猛。

当然,关键是死人了!

现在这群武者是属于同一个门派,在大商王朝亦是一个中等门派,灵蝶派,灵蝶派拥有三名武宗坐镇,这一次的遗迹出世,来了一名武宗,本来以为一名武宗带队足矣,但是来了之后方才发现,情况远不是他们想象的那般简单。

对于一名武宗而言,石碑上的经文他只能够记下来一小部分,而相当大的一部分则完全没有能力记下来,如果宗门三名武宗齐至的话,那么,说不得大部分碑文都会记下来。

不过事情已经过去了,后悔也没有用了,因此,和别人一般,他将主意打到了回到宜安城的武者身上。

开始在宜安城的城外埋伏,击杀每一个从宜安城中冲出城外的人,不管是武者还是普通人,只要跑到这个范围来,便会被击杀,再搜刮一番,事实上不仅仅是这个宗门,其他的宗门势力,也打着这样的想法。

实力强的埋伏在靠近宜安城的地方,实力稍弱一点的则埋伏的远一些。

能够这么的宗门和势力,有一个共性,那就是,他们都有武宗级别的的强者坐镇,才会如此行事,若是没有武宗级别的武者,则会成为猎物。

遵循这一原则,这些势力和宗门在围城之事上达成了共识,相安无事。

当然,只要不是傻子都清楚,这只是表面上的平静。

在解决了城中的武者之后,如果走的晚的话,说不得还要经历一场火并,到时候是生是死,就各安天命了。

这就是武者的宿命。

只是灵蝶派的人没有想到,这事情还没有完呢,半路之上便杀出个程咬金来,轰的一下子把所有的默契和共识全都甩到了一边,一言不合,便下杀手。

大家都是同门师兄弟,发现自家的师兄遭此厄运,一帮子灵蝶派的高手哪里还能够忍受的了,怒喝着便朝王通冲了过来,与此同时,一丝丝诡谲的气息似有如无一般的向王通缠绕过来。

“武宗异相!”王通目光一寒,并不在意冲过来的武师与武士们,事实上,他很清楚,这些武师也好,武士也好,自己纵是站在那里不动,让他们打也不会伤到自己的分毫,不过他的心情实在是不好,面对十几名灵蝶派武者的攻击,毫不留情的打出了一拳。

周围的空气在这一拳击出之后,仿佛全部燃烧起来一般,变的灼热无比,十几名腾空而起的灵蝶派武者猛烈的的燃烧了起来,顷刻间便化为了灰烬。

速度快的让人根本就来不及反应,便是灵蝶派的那名武宗也没有反应过来,他刚刚催动异相,周围的人就全都死光了。

“去死啊!!”

看到自家的子弟被一击灭杀,他再也忍受不住了,怒喝一声,异相催发之间,漫天的灵蝶浮现,舞动之间,异香弥漫整个空间。

“雕虫小技!”不经意间吸了一口异香,王通先是觉得头脑一晕,旋即,体内的纯阳心法便运转起来,将侵入体内的异香驱逐了出去。

“死!!”一抹厉光凭空出现,随着一声厉喝,划向他的颈项之间。

“你死!”面对这抹厉光,王通不退反进,周围升起一层无sè的氤氲,化为无形的屏障,挡住了这一击,随后,一抹赤sè的光华自他的身上腾起。

“不好!!”

灵蝶派的武宗一击不中,便知要出事,但还没等他有所应对,周围的环境顿时一变,火海熊熊,弥天漫地,炙热的温度仿佛将空间都熔穿了一般,隐在暗处的武宗顿时露出了身形。

这是一名瘦弱细小的中年男子,身上披着一件绿sè的罩袍,袍上花纹隐现,金丝银符,显得十分的高贵。

不过此时他的样子极为狼狈。

华贵的罩袍已经被烧的漆黑一片,一部分已经化为了飞灰,身体腾在半空之中,尽全力展开身法,试图要冲出这一片火海。

他知道这片火海是王通施展出来的异相,但是异相亦要同一身的武道相配合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功效,只要冲出王通真气的笼罩范围,他便能够从王通的异相之中破空而出,再伺机反击。

只是此时王通已然怒极,哪里会让有逃走的机会。

但见漫天的火海收缩,化为一面巨在的赤sè火旗,火旗一卷,便将那名武宗卷入其中,再一抖,几片烧焦的残躯落下,一名叱咤风云的武宗就此结束。

此时,这边的争斗已经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看到灵蝶派的下场,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们完全不清楚王通这是在干什么,他们这个时候,甚至都没有搞清楚王通的身份是什么?

如果说王通的目的和他们一样的话,他这一把火烧的,已经把灵蝶派的人全都烧成了灰,什么也没有留下,若不他的目的与自己这些人不一样的话,那么,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

好死不死的跑到这里来,难道就是为了杀人,这小子难道是一个变态?

只是,王通并没有给他们答案,头顶赤旗飘扬,如风一般的席卷而去,很快便冲到了宜安城中。

埋伏在宜安城周围的武者也不是傻子,看他这杀气腾腾的模样,和恐怖的气势,谁也没敢阻拦,直到王通冲入城中,方才有三股庞大的气息将他拦住。

“阁下何人,此为何来!”

“滚开!!”面对三名武宗,王通竟然没有停留,就那么横着身体直冲了过去。

“混帐!”三名武宗大怒,催动异相,同时出手,一时之间,黑云滚滚,雷声交加,银蛇飞舞,城门口一片混乱的景象。

“不想死的都给我让开!”

面对三名武宗的异相围攻,王通不退反进,头顶赤旗飘扬,竟然与城内的大火连在一片,肆意的向外扩张,将三名武宗的异相全部卷入其中。

“不好!”

三人想到刚才灵蝶派武宗的下场,不敢逞强,同时后退,赤旗飘摇之间,王通已然冲入了火场。

“收!!”

一入火场,王通便催动了周身的真气,赤旗晃动之间,周围的烈火立刻便被牵引,如有灵性一般,投入了赤旗之下。

呼,呼,呼,呼,呼……

风催火势,火助风力

赤旗周围瞬间卷起一阵灼热的狂风,狂风中心,一面赤sè的大旗迎风而涨,越来越大,最终,竟然覆盖了半边的天空,此情此景,看得宜安城中的武者们目瞪口呆,不要说是普通的武者,便是那帮子武宗与武圣,都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即使他们见多识广,即使他们明悟了自己的武道,但是现在他们看到的,已然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武宗异相吗?

不是,这绝不仅仅是武宗异相,武宗异相绝没有这么大的气势,看着赤旗接天连地,盖压苍穹,不要说是武宗的异相,便是武圣的沟天连天所产生的外相,亦不过如此,甚至还有不如。

“老乌龟,我没看错吧?”宜安城中,一名华服老者,站在屋顶,看着天空之中飘扬的赤旗,目光之中流露出无比的震憾之sè。

“你没看错!”被称为老乌龟的人距离华服老者足有数十里,在宜安城的另外一角,但是,两人之间的交流几乎没有障碍。

“这是心相,传说中的心相,想不到在我的有生之年,竟然还有机会看到有人领悟心相,简直是不可思议啊!”

“我不是说心相,我是说这小子的修为,似乎,只是一个武师啊!”

“嗯?”这个时候,老乌龟才反应过来,望向赤旗之下的王通,眸中异彩连连,“他是武师,六扇门铜章总捕王冲天。”

“果然是他啊,呵呵,六扇门这一次可要扬眉吐气了啊!!”

“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心相都出来了,你看的出他的心相是什么吗?”

“暂时看不出,但应该与这宜安城有关系。”老乌龟无奈的道,“那帮小子做的太过份了,这下碰上硬点子喽。”

“是啊,硬点子,如此至诚之人,几百年没见过了啊。”华服老者叹了一声,“走吧,心相一出,事情差不多也就结束了。”

“嗯!”老乌龟亦点了点头,两人的身形几乎同时消失。

与此同时,宜安城的中心,王通头顶赤旗飘扬,感到着从来没有感受过的力量,他心中亦生出了一点惶恐,但更多的则是骄傲与自信。

心相!!

武者心相!

在今天之前,他也只是在传说之中听说过。

心相,与武宗异相,武圣外相完全不同,但却是一脉相承。

武宗异相,是武宗明悟了自己的武学道路,所产生的武道意志,主要攻击对方的神魂。

没有领悟精神力量的武者,精神是不设防的,在武宗异相之下,瞬间便会被催毁,完全没有抵挡的手段,所以,不管对上多少没有领悟精神力量的武者,武宗都能够秒杀,无视数量。

对于那些领悟了精神力量的武者,但并没有明悟自己武学道路的武者而言,异相同样能够起到秒杀的效果,因为他们能够感受到异相的可怕之处,但是却无法抵挡,即使能够勉强抵挡,亦不过是能够短时间的抵挡一番罢了,完全没有办法与之完全抗衡,最终同样是精神被异相消弥,身死道消。

而面对同样领悟了异相的武宗,那就完全是精神层面的交锋,异相比拼,拼的是自己对于武学道理的领悟,拼的是武道意志,表面上看起来波澜不惊,但事实上却是凶险无比,所以一般的武者基本上看不懂武宗的对决,大多数的武宗对决都体现在精神的层面之上,真正动手的反而少了,如果在异相对决之中失败,除非身付什么绝世神兵和绝世大招之类的,否则很难再有翻身的余地。

这也是为什么王通在朝歌的时候,能够惊走两名武宗的原因,因为他在异相的比拼之上胜过了,那两名武宗亦不会真正的与之下场交手。

与武宗的异相相比,武圣的外相更为可怕!

武圣外相已然能够沟连天地,精神干涉物质,举手抬足之间,便是天地伟力,这时候施展出来的手段,已经和神仙法术十分的相似了,甚至还比神仙法术多了一丝的霸气,根本就不是武宗异相能够相比的。

所以,从武宗到武宗,是一个巨大的跃迁。

心相,与异相和外相都不一样。

心相,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传说,因为这已经不再是精神干涉物质的问题了,这是化精神为物质,是精神力量直接具现化的结果。

也就是说,现在飘扬在宜安城上方的那面赤sè大旗不再仅仅是异相,而是已经具现化为了物质,拥有了物质的一切特质,而且还不是普通的物质,心相拥有普通的物质,不管是神兵,还是法宝都不具有的恐怖威能。

心相的生成并不是以修为而论的,并不是说你武宗拥有异相、武圣异相升华为外相到了人仙,外相便显化为心相了。

不是这样的,心相这种东西,有着巨大的限制,同样也有着巨大的威能,只有在极为偶然的情况之下方才能够显化而来,而即使是显化成了,也不是你想用就能用的。

究竟需要多么偶然的情况方才能够生成心相?

王通不是很清楚,不过他却是听说过,心相的生成,应该是与一样东西有关,那就是自身的信念。

或者说是绝对的信念。

就像他看到了宜安城大火,发现了那些武者们心里头打的如意算盘,心中对这种做法并不认同,认为武者虽然强大,但不该如此的草菅人命,宜安城中的普通百姓不会死,自己想要出来阻止这一切的发生,想要护住一些普通的百姓,再配合他暴怒的心情、宜安城中的漫天大火,让他的异相失控,这才生成了心相。

当然,这将是他对外的解释,他绝不会这么认为。

信念,他是有!

想要保护城中的无辜百姓!

他亦有这样的想法!

但是这种信念真的有那么决绝,能够为了保护城中的百姓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吗?

不能!

他有同情心,他有行为的底线,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就是一个可以为了陌生人牺牲自己的人,这也是为什么武者想要生成心相如此困难的原因,所有的武者都是自私了,他们永恒的追求是更加强大的武学功法,追求的是不惜一切提升自己的实力,许多武者为了这么一个目标,宁愿抛妻弃子,甚至杀妻灭子的事情都做的出来,又怎么会为了别人而存了牺牲自己的绝决信念呢?

因此,武者只有在极偶然的情况之下方才能够生成心相。

王通同样如此,你让他救几个人他还办的到,但你想让他为了这全城的普通人存了牺牲自己的绝决信念,那就是骗人的了,连他自己都不信。

可就是这样,在这个时刻,他竟然生成了心相,这自然是有着极特殊的原因。

火巨人苏特尔的神格碎片。

这枚神格碎片虽然与盘武大陆天地法则不容,在王通苏醒了这段记忆之后,神格碎片的大部分威能都被抹去了,只余下最为精纯的火行法则融入了王通的纯阳心法之中,提升了他纯阳真气的威力和性质,让王通的纯阳真气更上一层楼。

但是法则是法则,即使是来自于另外一个世界的火行法则,与不可能完全与王通的真气相融,这根本就是两个层面的东西,来自于诸神黄昏世界的火行法则一直存在于王通的神魂之中,缓慢的改变着王通的真气性质与身体特性,同时,亦在慢慢的适应着这个世界的法则,或者说,慢慢的被这个世界的法则同化,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无相钧天大力神通的存在,王通现在恐怕已经被这一点法则改变成了半人半元素的存在了,只是一直以来,这一点法则并没有完全被盘武世界的法则同化,在一般的情况之下,要做到这一点,需要漫长的时间,而今天,到了改变的时候。

漫天的大火,失控的异相,在那一瞬间所产生的护持百姓的信念,三者同时发生,点燃了苏特尔神格最后的遗存,补齐了最后一块短板。

火行法则与失控的异相以王通的信念为桥,融合在了一起,化为了弥天赤旗,遍照寰宇。

看网友对 第496章 心相成赤旗现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