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五行天 > 第两百九十二章 生灭花祭术

第两百九十二章 生灭花祭术

黑暗中,仔细翻看血修秘术的艾辉,终于看到了自己身上血梅花的秘术。

生灭花祭术,一种只在理论上存在的血修秘术,从构思以来,还未实现过。据说借鉴了修真时代的花妖秘术和血炼门派的炉鼎秘术而成。

此秘术的修炼条件极为严苛。

施术者称之为花主,而被施术者称之为花奴。

花主需要强大的精神魂魄,而花奴则需要强大的生命力。

修炼此术,首先需要花主凝结出两颗花种,一颗在花奴身上,一颗在自己身上。花种是花主精血魂凝聚而成,一旦凝结成功,花主势必实力大减。而相反,花种对花奴大有裨益,能够在短时间内提升花奴的实力,并且洗炼花奴的身体,使之身体逐渐变成无垢之体。

在接种花种之时,花奴需要心甘情愿,否则轻则花种死亡,重则花奴爆体。

而接种花种成功之后,花奴就宛如泥土,为花种提供源源不断的养分。花奴虽然能够感受到力量被吞噬,但是同时,花种也会给花奴巨大的帮助。花奴沉迷其中,不能自拔。

花奴身上的花种,是虚胚,是灭之花。花主身上的花种,才是实胚,为生之花,两花互为yīn阳孪生。当花胚成长成熟,就会从花奴身上掉落,花奴生机被吸食殆尽而亡。花主身上的花种却同样迎来成熟,成为真正的生之花,蕴含花奴所有的生命力、元力、精气神、魂魄,堪称无上珍宝。

花奴和灭之花,就是祭品。

艾辉看得浑身发冷,如从邪恶的秘术,闻所未闻。

资料上面没有提到任何破解之法。

大概牧首会也不相信有人能够修炼成功此术。

艾辉发呆了片刻,逐渐回过神来。他强自按捺自己心中的恐惧,把剩下的秘术全都仔细看完,记在脑海之中。

这些资料让艾辉打开眼界,血修修炼的秘术之诡异,想法之巧妙、邪恶,让他惊叹连连。比起晦涩莫测,剑胎的修炼之法,在这些秘术之中,并不算特别奇怪。

但是上面也有说,许多秘术只是理论上的构思。有些是复原血炼门派的秘术,有的是血修新想法,神之血的历史虽然不短,但是毕竟取得实质性的突破,也没有多少年。否则的话,早就动手,哪会等到三年前?

艾辉长长吐出一口气,抬头看时,窗外的天空微微泛着光芒。

又是一夜过去。

就在此时忽然听到楼兰欢快大声道:“艾辉,楼兰成功了!”

艾辉一愣,脸上不由露出喜sè,脚尖一点,整个人一个后空翻,轻巧地落在楼兰身边。

楼兰的脚边,一个旋转的流沙漩涡出现在地上。流沙漩涡在不断地旋转,漩涡的中心下陷,就像袋口一般。

艾辉搓着手,两眼泛着贼光,迫不及待:“来看看我们鼎鼎大名的石有光同学,留着什么好宝贝!”

楼兰充满了期待大声道:“艾辉加油!”

艾辉把搓得发热的手,伸进漩涡中心的圆口,过了一会,掏出一个盒子。

把盒子打开,里面是闪闪发光的精元豆,粗粗一看,大概有两百粒左右。

“这才对嘛,堂堂石有光,好意思是个穷鬼吗?好意思吗?”

艾辉看到这些精元豆,眼中光芒就像饿狼一样绿油油。

他继续在里面摸起来,过了一会,掏出一块水晶,水晶里面隐约可见光芒流转。

“传承?”艾辉眯着眼睛,就判断出此物的种类,随手把他丢给楼兰:“楼兰看看,是什么传承?”

楼兰的手掌化作流沙,包裹着水晶,眼睛红光闪动,片刻之后道:“艾辉,是【土元解纹术】,能够破解地面杂乱无章的土元波纹,得到相关的信息。比如刚才有人通过的路径,或者地底的矿脉等等。”

艾辉想起来自己费尽心思,也没能摆脱石有光的追踪,这门【土元解纹术】挺厉害的啊。

“楼兰能学吗?”

“没问题,艾辉。”楼兰回答道。

“那楼兰把它学习了吧。”艾辉嘿然:“以后楼兰就是跟踪小能手。”

楼兰想到自己能够更好地帮助艾辉,非常开心:“好的,艾辉!”

艾辉接着掏出来的是一本泛黄的书,上面写着《禁忌之术-身体沙化》。艾辉恍然大悟:“难怪石有光那么厉害,原来是改造元修!”

不过想到自己竟然干掉了一名改造元修,顿时又有些得意起来。

“这个也给你,虽然你用不上。”艾辉丢给楼兰。身体改造是针对元修,对沙偶没有什么用处。“

楼兰看了两眼:“是的,艾辉。楼兰可以把它作为知识储备。”

随后艾辉还掏出一堆东西,都是土行的材料,这一下楼兰身体升级的材料完全足够。

虽然没有得到什么自己可以用的东西,但是能够给楼兰用到,艾辉同样很高兴。

“哦哦哦,最后一件东西,是封信吗?”艾辉一边从里面掏出来,一边道:“楼兰知道怎么绑定沙罗盘吗,这样以后我就可以不带行李了。”

“楼兰知道,艾辉!”

“楼兰真厉害!嗯,真的是封信。”艾辉看着手上的信封,有些奇怪:“这年头,还有人写信吗?用消息树多方便?哎,赔钱货要是喜欢写信多好,肯定会少催好多次。”

“是的,艾辉。”楼兰一脸赞同道。

“就喜欢楼兰你这么诚实!哈哈,我们来看看上面写的是什么?”艾辉打开手中的信封,看了一眼,哎呦一声:“看不出来啊,老石的路子挺广啊。”

信不长,寥寥数语,内容是让石有光想办法把大魏商会手上的上古遗宝弄到手,那东西很重要云云。

从信的语气来揣摩,写信的人和石有光非常熟悉,而且其中隐隐透着命令式的口气,可见写信之人的地位比石有光更高。

艾辉没有觉得太奇怪的地方,改造元修一向被世人所不容,想来一定也有着某种地下组织之类,能够让他们彼此之间互通有无。

可惜信里没有说上古遗宝到底是什么,艾辉对这一点倒是颇为好奇。大魏商会被这个上古遗宝折腾得七零八落,怀璧其罪啊。

转眼间,艾辉就把这些念头丢之脑后。什么上古遗宝,和自己没有什么关系。

楼兰在整理这次的收获,看到楼兰认真的模样,艾辉也不由露出开心的笑容。收获比预期的要高,尤其是土行材料这部分,楼兰的身体这次可以大幅度升级。

真是期待升级之后的楼兰,会多么厉害!

其实在艾辉心中,现在的楼兰已经非常厉害。这三年来,倘若没有楼兰,艾辉只怕更加凄惨。正是因为楼兰不断调制元食,艾辉才能在血梅花的吞噬之下,还能够保持进步。

艾辉没有打扰楼兰,而是开始思考身上的血梅花。

他从刚才的冲击中恢复冷静,生灭花祭术诡异莫测,在资料上显示迄今为止,还没有人成功过。一千块的实力,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厉害。

有恐惧,有担忧,艾辉心中却没有怨恨。

那只是场交易。

当时自己不知道这是一颗毒药吗?知道的。铁妞他们愤恨一千块的趁火打劫,但是在艾辉看来,却是非常公平。一千块有义务帮助自己吗?没有。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当时的自己,就像输光了赌徒,除了自己的烂命一条,身无分文。

没有一千块的血梅花,当时的自己,连做出最后选择的力量都没有。

艾辉其实很感谢这场交易,能够帮助师父师娘完成心愿,他愿意付出任何代价,任何。

感谢归感谢,但是艾辉可不打算坐以待毙。生意已经达成,那到底是一千块得偿所愿,还是自己挣脱束缚,就是各凭本事。

交易有风险嘛!

恢复冷静的艾辉,头脑也恢复灵活。

生灭花祭术确实是厉害诡异,却不是没有可以利用之处。花主和花奴看上去是主仆,一方占据主动,一方被动,其实未必。

生之花和灭之花,yīn阳孪生,相互影响,也相互约束。

比如,一千块绝对不会坐视自己的死亡。在生灭花祭术中,一旦花奴死亡,花主必然受到反噬,轻则变成废人,重则一命呜呼。

这里面就是可以大做文章的地方。

自己故意去一些危险的地方,一千块来还是不来?反正自己烂命一条,死就死了,一千块在神之血的地位崇高,前途无量,这么死了多可惜?

不想死?

不想死我们就可以好好谈谈嘛!

比如来几个有实力的打手?哦哦哦,打手还是不太方面,还是折算成精元豆比较实在,要不然,血晶血核也行啊。

没钱怎么安全?没钱怎么可以好好活下去?

帮你养花,幸苦费总要给一点嘛。

好吧好吧,咱不谈幸苦费。

不把咱养得白白胖胖,花的肥料怎么够!怎么够!

思路一开阔,艾辉的灵感就源源不断。

生之花和灭之花的yīn阳孪生关系,同样可以利用。生之花是灭之花的投影,换句话说,如果自己可以控制灭之花,岂不是也可以控制生之花?

好吧,控制估计够呛,那影响呢?能不能影响灭之花的生长?

艾辉的眼睛越来越亮。

生灭花祭术,好东西啊!(未完待续。)

看网友对 第两百九十二章 生灭花祭术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