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509章 无双现世

第509章 无双现世

目送王通一行人进入城门,秦无双感到周围无数双火辣辣的目光都盯到了自己的身上,这些目光,有担忧,有怜悯,有嘲笑,有不屑……

林林总总,不一而足。

便是与他一起过来的同僚,不知何时也不见了踪影,生怕自己被连累。

这也是人之常情。

盘武大陆,以武为尊,朝强者出手,便要有被打出屎的自觉来。

神捕王冲天是什么人物?根本就不是他这么一个小小的卫士长所能够望其项背的,即使他大人大量不会追究自己,但是谁又能保证其他人不会对自己出手呢,攀龙附凤是人之本性,拍强者的马屁亦是人之本性,王通自己不计较,却不能保证有一些别的人为了拍王通的马屁来对付他以讨王通的欢心,人之本性如此,谁也无法改变。

拖着沉重的身躯,带着巨大的压力,回到家中,家中空无一人。

他的父母死的早,早在他十岁的时候便双双的离世了,给他在贵华城中留下了这么一个小院子和一笔不算太丰富的遗产。

若是换成别人,一个十岁的小子,根本就不可能在贵华府生存下去,不过,他有一个好叔叔。

他的叔叔叫秦灿,在他的父母死后,便担起了教导他的责任来,不但教他武功,还将他带入了城防军中,成为了一名城防卫士,再加上他亦不算是什么愚笨之人,在叔叔的教导之下,一步一步的成长为一名合格的城防卫士,不过两年之前,在他十八岁的时候,他的叔叔也在一次与外来散修的冲突之中死去了,只余下他孤身一人。

有的时候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传说之中那天煞孤星的潜质,当然,这也仅仅是他在无聊时产生的想法而已。

和盘武大陆之上所有的底层武者一样,他最大的目标还是修炼,修炼,提升,提升,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更进一步,在武道之路上走的更远一些。

“可惜啊!”

倒了一杯凉茶,一饮而下,秦无双终于从那种惊恐的心境之中恢复了过来,但也仅仅只是恢复而已。

心情仍然沉重,一口凉茶猛灌入腹中,也不过是稍稍的减低了他胸中的烦闷罢了。

“小子,你好像很怕那个人啊!”

一个声音突然之间在他的耳边响起,把他吓了一跳。

“谁?!”

他猛的惊醒了过来,仿佛一只受了惊的猫,作出了防御的姿态来。

周围静静的,没有一个人,清风吹过,凉风徐徐,在嘲笑他一般。

“难道是因为我太过紧张,出现幻觉了?!”

在周围盯了半晌,还是没有察觉到什么异样,他心中诧异的想着。

“你没有出现幻觉,年轻人,要相信自己。”

“什么?!”

突如其来的声音再次响起,这一次,他终于确认了声音的方向,猛一回头,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因为他看到的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人的“影子”,或者说,是一个半透明的人影而已。

看上去仿佛是一个人,但是透过他的身躯却可以轻易的看到他身后的一切。

“这还不是幻觉?!”秦无双狠狠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再望过去的时候,那个透明的人影还是站在那里,嘴角带着一抹微笑,仿佛在嘲笑的行为一般。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确认了自己并没有产生幻觉之后,秦无双终于鼓起了身为武者的勇气,抽出了腰间的长刀,指向那道影子,“我可告诉你,不管你究竟是什么样的邪崇,都别想在贵华府为祸,这里可是有芦林郡的郡治所在,有武宗坐镇,还不止一个。”

“我刚才看到了。”半透明的影子嘴角一翻,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道,“那个年轻人的气血的确是很强,放到这一界,也称得上是有数的高手了,怪不得你害怕,不过,我更感兴趣的是他身上的另外一些东西。”

另外一些东西?

人影的话成功的激起了秦无双的兴趣,不过很快,他便恢复了清醒,“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也不管你的目的是什么,总之,这里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你快走吧!”

“我也想离开啊,可惜,我无法离开。”人影笑了笑,指了指秦无双的胸前。

“嗯?!”此时,秦无双的心境终于渐渐的平复了下来,这才发觉,自己的胸前有些发烫,之前因为太过紧张所以没有感觉出来,现在经那人影一提醒,顿时便觉得热的受不了了,连忙撕开自己的衣襟,神sè顿时变的古怪了起来。

发热的正是他的吊坠。

这吊坠是他的祖传之物,也不知道是哪个年代得到了,外表看起来就是一块石头的碎片,上头有一个天然的孔洞,可供穿线,除此之外,惟一的特异之处便是坚不可催。

之所以紧不可催,完全是因为他们秦家的一个祖先用自己的命换到的结论,据说那一次,正是这一块碎石替他挡住了必死一击,自那以后,这件东西,便成为了秦家的祖传之宝,一代一代的传了下来,到了现在,已经不知道过了多少代了,对秦家人而言,这只是一个祖先流传下来的纪念物而已,没有其他特殊的意义,他却是没有想到,这个祖先流传下来的纪念物,如今发挥了另外的功用。

这个时候的黑sè碎石吊坠,再也不似之前那般的晦暗无光,此时它的上方覆盖着一层淡淡的白芒,一道极细的白光秀射出去,连接在半透明的人影身上,看到这一切,他若是还不明白便太傻了。

这半透明的人影其实就是从他的祖传吊坠上出来的。

尽管是自己祖传的东西,但是发生了这么诡异的事情,他还是不敢冒险,下意识的,便一把抓住了吊坠,想把他从身上扯开,可惜,刚一握上吊坠,吊坠就立刻变的滚烫无比,剧烈的痛楚让他根本就无法握紧,更不要说让他扯下来了。

“不要白废力气了,不要说你现在只是一个小小的武士,就算你现在是武圣、人仙来,也不可能成功的。”

“你,你究竟是什么东西?!”

武圣!

听到这两个字,秦无双差点没有吓趴下来,尽管他以为这人影是在吹牛,但自己拿不下来却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我不是什么东西,我是来帮你的人。”那人影微微的笑道,“你想变强吗?想拥有武圣,人仙,甚至更高的实力吗?!”

“想,当然想。”秦无双想也不想,便大声的道,“不过想有个屁用,难道你要告诉我你能帮我达成愿望吗?”

“为什么不能呢?”那人影笑道,“你现在故作坚强,其实心里面已经非常渴望我说的是真的,非常的希望我能帮你提升你的实力,让你成为强者中的强者,甚至一步登天,难道不是这样的吗?!”

“当然,不过,就凭你这么一丁点的小幻术就想让我相信你,未免也太过天真了。”

“我不需要你相信我,只需要你按我说的去做便行了。”

“我都不相信你,为什么要照你说的去做?!”

“因为你已经没有选择了,你得罪了一个不该得罪的强者,即使他不来找你的麻烦,也会有无数人找你的麻烦,痛打落水狗,墙倒众人推,不就是你们的本性吗?你认为你还会有其他的选择吗?除了我,也只有我能帮你了,而且你要尽快做出决定,否则的话,等到那些对付你的人来了,我也帮不了你了,毕竟你现在还太弱了。”

一句话,说到了秦无双的心堪之中,这也正是他最担心的,阎王好见,小鬼难缠,这世上最难缠的便是想要投机取巧的那些小鬼,他们,就像是草原上食腐为生的猎狗一般,只要抓住机会,就会在你的身上狠狠的咬出一大声肉来,绝不会存在任何怜悯慈悲之心。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

“怎么办?”那人影笑道,“当然是离开这里,趁着别人还没有出手之前离开,跑的越远越好,等到你有足够的实力时再回来。”

“可是……”

“你在犹豫吗?对你来说,已经没有时间犹豫了,再不走,恐怕就走不了了,那些想拿你邀功的人很快就会来的,他们不会放你离开的。”

那人影一句追着一句的紧逼,终于将他说的心动了,“那我应该到哪里去,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武士而已,又能路到哪里去呢?”

的确,这个世界充满了危险,修为不到武师境界,出远门是一件极为危险的事情,随时都有可能遇到危险,而这些危险,绝不是一个小小的武士能够应付的。

“我让你走,自然有地方让你去。”那人影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而且,我可以向你保证,那个地方,是你绝不会想到的,也绝不会有人抓的到你。”

是夜,月黑风高

数道黑影自四面八方出现,迅速的朝着城外奔去,他们都是贵华府周围的武道世家或是宗门,白天发生的事情早已经传到了他们的耳中,虽然当时王通并没有对这个小小的武士怎么样,可是谁又能知道一名武宗心中所想呢?

或许他正在等着有人将这个武士送到面前治罪,又或是等着有人给这个武士一点教训呢。

一个小小的武士而已,在他们的眼中根本算不了什么,不过这小子也是一个聪明人,似乎早就预料到这件事情,回到家之后,拾掇了番,便离城而去避祸了,可惜,这里是贵华府,是无数宗门世家的地盘,有无数双眼睛盯着他,他又怎么可能避的了呢?

城外六十里,落马坡,山神庙。

秦无双今晚就是在那里落脚的,这座山神庙早在数百年前已经废弃了,只余下一片残垣断瓦,一片狼藉之中,立着一个四面漏风的大殿,也算是能够遮点风,挡点雨,秦无双选择在这里落脚,也实在是大意了一些。

不过想想也能够理解,秦无双只是一个小小的武士,或许知道武宗的强大,但又如何会知道身为六扇门十大神捕之一的王冲天所代表的意义呢?他聪明是聪明,不过是一点小聪明罢了,事实还是想的太过简单了。

这是所有人的想法,无数人盯着山神庙的方向,眼睛变的绿油油的,仿佛在那里,有一座巨大的金矿一般。

“无论如何,一定要把这小子拿到手里,算是我家(本宗)与王神捕交好的投名状!!”

所有人的脑海之中都想着同样的念头,以极快的速度接近着那座山神庙。

轰!!

就在此时,天空之中,遮蔽天空的一朵乌云缓慢的飘开,月光乍现,照射在山神庙上。

一开始的时候,没有人察觉到异常,直到这凭空出现的震动与轰鸣声响起,大家才是一惊,停下了疾奔的脚步。

抬首望去,所有人都惊呆了,天空中的月光,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束缚了起来,化为一道月白sè的光柱,直直的照在山神庙那座残破的大殿之上。

大殿晃动着,颤抖着,带动着周围的地面,一时之间,地龙翻身,山崩地裂,残破的大殿瞬间被一股巨力推倒崩散。

随后,一道刺目的光华自残破大殿之中闪出,照亮半边天际。

“退,快退!!”

几名修为强大的武者立刻大声的嘶吼起来,隔着好几里,他们都能够感受到周围的空气之中弥漫着一种奇异的气息。

山崩地裂,却没有风,方圆数里之内的风都停了,就在这无风的夜晚,他们的面皮却一阵阵的生疼,仿佛有无数小刀在面皮上死命的切割一般。

尽管他们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一种从未有过的巨大恐惧感从心底升了起来,这是一种出自于本能的恐惧,一辈子恐怕都遇不到几次,今天,他们竟然遇到了。

除了退,他们已经没有别的选择,除了大声的嘶吼,提醒自己的手下们注意,再也想不出别的方法来救他们,所以,一时之间,嘶吼之声此起彼伏,再也没有任何一个人有刚才追踪之时的意气风发了。

“你,你到底做了什么,这,这是怎么回事?”

已经倒蹋的残破大殿之中,秦无双一脸震惊的看着在光影之中扭曲的半透明人影,似乎意识到自己被他耍了,这个神秘的家伙,将自己推入了一种难以摆脱的危险之地。

“带你离开这个鬼地方,小子,这个世界虽然级别不低,但是格局太小了,不适合你发展。”说话之间,指着面前那道完全则月白sè光华凝聚而成的椭圆形大门道,“进去吧,走到对面,看清世界的真实。”

“世界的真实?那是什么地方?”

“一个伟大的地方,诸天万界之中至高的存在,诸天轮回之地!”

看网友对 第509章 无双现世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