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三十一章 刻刀之下

第三十一章 刻刀之下

陈海找周景元合作,将药师园兵甲铺开蒙邑城,要是纯粹雇佣三五名匠师打造精良兵甲出售,短期内也无利可图。

而他们一下子就投入两千点宗门功绩,相当于两千万钱的大燕币,在太微宗门算不了什么,但在蒙邑城的世俗社会里,也要算很大数字了;陈海他们自然不会甘于在蒙邑城小打小闹,更看重的还是如何利用好道院资源。

不仅道院内的制器院,数十匠师以及大量初级道兵弟子充当的杂役学徒,在数名辟灵境执事的率领下,每年能打造出一批的精良兵甲来,还能从其他道院甚至上七峰内门调来大量的兵甲,供弟子拿宗门功绩换取。

那些高级的玄兵宝甲,以及数量稀少、唯有辟灵境弟子才能真正发挥威力的法宝、灵剑,兑换的代价都高得离谱,但普通的兵刃、铠甲则十分廉价。

这主要也是道院每年所招蓦的道兵弟子,主要来自于宗阀世族,哪怕是依属于宗阀世族的部曲家臣,也不会缺少普通的兵甲;而道院制器院每年所能批量打造的,又以普通兵甲为主。

毕竟以玄衣弟子为主的匠师们,能力也只限于打造普通的兵甲,没有能力炼制法器……

积年累月,道院的制器院就积压了大量的精良兵甲,却苦无脱手的渠道。

陈海就是要用宗门功绩将这些精良兵甲从道院换出来,拿到药师园兵甲铺进行改造升级。除了将微量的寒纹铁、赤髓铜等天才地宝渗入这些兵甲中,大幅提高这些兵甲的品质外,还用龙血木、赤檀、高等兽皮、金银宝石,将这些兵甲修饰得尽善尽美。

这时候再通过特殊的处理手法,对这些兵甲进行作旧,使得看上去古拙灵韵、品相不凡,打上“药师园兵甲铺”的印戳,再拿到临街的铺子对外出售。

蒙邑城作为铁流岭防线的支撑中枢,铁流大营的都护将军府就设在蒙邑城内,铁流大营诸多的文吏武将,大多都将家眷安置在蒙邑城;再加上蒙邑城作为金、燕两州主要通道上的大邑重镇,商旅往来川流不息,也有诸多远赴大漠瀚海探秘、历炼的宗门子弟及散修在蒙邑落足,多重因素铸就了蒙邑城的盛世繁华。

蒙邑城也是店铺林立,也不乏多家兵甲铺分布于蒙邑城各处,药师园兵甲铺想要在蒙邑城站稳脚,葛同、沈坤二人都只是抱着试试的心态,但经过一个半月的精心准备后,药师园兵甲铺推出第一批改造升级过的二十件精良兵甲,却在不到三天时间内就被过路的商旅一抢而空。

药师园兵甲铺正式开张三天,陈海、葛同、周景元以及沈坤都赶过来坐镇。

这会儿坐在兵甲铺的后院里,沈坤手里拿起一把寒铁剑称赞不已,说道:“要是不知道你们的鬼把戏,我看到这把剑都会心动不已……”

这把寒铁剑,实际是一把上等精铁所铸的铁剑,渗入的寒纹铁极其稀微,但在前期渗入寒纹铁后,陈海与周景元又将这些刀剑插入装满紫藤草灰、雾雨茶残渣、青岗岩锻烧过后的膏状物以及混合黑铁砂的木箱子里,在灵泉水里整整浸泡一个月,之后再拿出来回炉锻造,渗入少量的赤髓铜。

这是陈海与周景元切磋后改良的处理方法,这才让这把寒铁剑,看上去堪比百年难遇的上等玄兵。

从道院制器院仅需十二点宗门功绩,就能换这么一把精铁剑,但经过一番处理后,药园师兵甲铺则以相当于六十点宗门功绩的大燕币对外出售,第一批推出十把精铁剑,都给一家财大气粗的镖局都抢了过去。

葛同是老实人,知道背后的玄机,多少担心的说道:“要是被对方识破玄机,找上门来多少会有麻烦。”

陈海此时手里拿着雕刻到一樽还没有完全成形的木雕,哈哈一笑,说道:

“道院里的上等玄兵,有哪把是低于两百点宗门功绩的?外人想要通过道兵弟子换得,怎么也要加一道过手费。我们所出售的寒铁剑虽然不比上等玄兵,但经过多位高级匠师的精心打造,品相极佳,而真正的品质也不差。再说了,我们药师园兵甲铺对外所售之物,都没有虚假夸大宣传,每一把刀全、每一具铠甲放在铺子里都明码标价,愿者上钓,他们怎么有脸上门来找麻烦?”

沈坤此前也没有想药师园兵甲铺在短短一个半月内,在扣除给匠师的红利、材料费以及对各方的孝敬后,还能有近三百点宗门功绩的净利。

虽然沈坤在兵甲铺才占一成的红利,但哪怕只有这点,就已经好过他在铁流大营任职所得了。

沈坤虽非贪利之人,但想到药师园兵甲铺以后的红利,足以支撑他与独子沈秀在道院的修炼,也是高兴。

看着陈海这几天到蒙邑城里,手里随时都拿着一把刻刀,雕刻那樽三四寸高矮的小木雕,沈坤岔过话题问道:“我看姚师弟整日摆弄一把刻刀,难道这木雕刻成也要放在兵甲铺卖出去……”

“这人像木刻放在兵甲铺出售也未曾不可,但这件木刻标价一千点宗门功绩出售,不知道会有多少愿意咬钓?”陈海笑道。

乍听陈海这么话,沈坤也陡然一惊,端正身姿将木刻从陈海手里接过来,仔细端详……

这樽三四寸高的人像木雕,在陈海的刻刀下已经大体成形,在沈坤的端视下,就觉得有一种逆行湍流而弓身鱼跃的神韵,几乎就要从木雕之上洋溢出来,沈坤吓了一跳,震惊说道:“姚师弟已然能将武道真意自刻刀融入这木刻之中?”

“还差点火候。”陈海笑着说道。

陈海自小就学过雕刻,在跨进文玩圈子后,又在玉刻上下过苦功夫,他坐关两个月,身体亏得太厉害,需要时间调理,不能高强度修炼,也不能亲自将鱼化龙秘形亲自演练传授给葛同,他就想着能不能将鱼化龙涉及的四种武道秘形,刻入四樽人像木雕之中。

虽说通过蛇镯,陈海的神魂意识能顺利从傀儡分身的祖窍识海中,将武道秘形图调出来,但刚开始一刀一刀照武道秘形图,在生长百年的老杨木上雕刻,下手极其生涩,心里似乎有一层阻隔,令他找不到以前下刀如有神的自如感觉。

陈海开始还以为是他换了姚兴的肉身,手生而已,但改雕刻其他的木刻,手里的感觉又回来了。

这时候陈海才确认,他想要将武道秘形所具备的神韵真意,融入木刻之中,绝非一件容易的事,但这道门槛他要是能跨过去,对武道秘形的参悟,必能再上一个台阶。

药师园及兵甲铺只要他出主意,不用具体操什么心,而常规的修炼又停下来,在身体调养过来之前,陈海无所事事,就整天拿着刻刀在手里把玩。

虽然陈海已经将鱼化龙传授给葛同了,但他却迷上雕刻,甚至将这当成修行,即便兵甲铺正式开业,他与葛同、周景元、沈坤都到蒙邑城里,他也是刻刀不离手。

也是这几日,陈海刀下才找到一些感觉,将小小的人像木雕刻得初具三四分神韵,但神形还无法跟傀儡分身识海所印的武道秘形图完全一致。

这樽木刻真要完整,就相当于一门基础绝学的玄诀,放在兵甲铺出售,售价一千点宗门功绩,当真一点都不能算亏人,但也需要遇到真正识货的人,才能慷慨解囊。

陈海他们在后院扯着闲话,为兵甲铺这三天来的成功开局而兴奋不已,突然前院传来一声喧哗。

陈海他们摒息宁神听去,才知道前院为何事争吵。

陈海他们首批推出二十件精心打造的兵甲,被过往的商旅一扫而空,后续有些供应不及。还剩下几件兵甲样品,虽然没有提高售价,但只放在铺子里作展示,在新的货源供应之前,就不再对外出售。

而这拔客人却等不得两个月,宁可加价也要今天就将看中的两件样品拿走。

陈海他们开药园师兵甲铺子,又不是只做一锤子买卖,负责应对客人的掌柜正想办法婉拒客人的无理要求。

这拨客人里有男有女,陈海听着声音熟悉,与周景元走到前院,探头看去,却见将他踢到铁流岭道院来的陈青,与一群衣锦配玉的青年男女站在铺子里。

其中一位锦衣青年想要买走柜台上的两把刀剑,大概没想到会被拒绝,正对柜台后的掌柜大发雷霆。

除了苏紫菱站在陈青身边外,赵山、钱文义两个家将站在铺子门外,连跟这群男女一起走进铺子的资格都没有。

掌柜正不知道如何应付这群趾高气扬的男女,看到陈海与周景元露脸,便将事情推到他们头上来,跟那虞指气使的锦衣青年说道:“规矩是我们东家定的,小老儿也做不了主,现在我店的两位东家来了,那就请公子跟我们东家商量……”

看网友对 第三十一章 刻刀之下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