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择天记 > 第二百二十五章 夜里挑灯看碑(中)

第二百二十五章 夜里挑灯看碑(中)

中年男人到场,一名槐院书生骄态复现,对着碑庐四周的人介绍道:“我槐院师叔纪晋,奉道于天书陵,至今已有二十余载。”

听着这话,年轻的考生们很是吃惊,纷纷上前行礼,要知道纪晋乃是当年南方著名的才子,天赋优异,没想到竟是做了碑侍。

这名叫纪晋的槐院师叔,理都未理这些晚辈的行礼与请安,走到苟寒食与陈长生二人身前,尤其是盯着陈长生的目光异常冷淡。

“取其形而炼真元,取其意而动神识,取其势而拟剑招,世间唯一有这三种解法才是正宗解法,其余的那些解法,无论看着如何稀奇古怪,均是以此为根基发展而来,你如果真敢尽数抛却不用,我倒很想知道,那你还有何种解法可用?过往年间,不知多少自恃聪慧过人之辈,总以为前人不过碌碌,自己可以轻易超越,那些人哪里明白,有了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便已经走上了一条死路”

他盯着陈长生声sè俱厉道:“不要以为你拿了一个大朝试首榜首名,便有资格看低前代圣贤天书陵里的大朝试首榜首名何其多也,又有谁敢像你这般狂妄尽早醒悟,不然你绝对会在这里撞的头破血流”

碑庐四周一片寂静,只有此人寒冷而充满压迫感的话语不停响起,在圣女峰那位师姐以及摘星学院两名考生还有其余的年轻人们看来,纪晋前辈是极受修道者尊重的碑侍,对天书碑的了解远胜陵外之人,这番话有些过于严厉,但确实有道理。陈长生和苟寒食虽说通读道藏、堪称学识渊博,但毕竟年轻,尤其是在天书碑领域,面对这番严厉而言之有物的指责,除了虚心受教,还能做什么?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碑庐前的气氛越来越紧张。

因为陈长生和苟寒食没有说话,但也很明显没有认错的意思。

教枢处的建筑并不起眼,被四周那数十株高大的红杉完全遮蔽,只是夜空无法遮蔽,于是数十级石阶被星光照亮,仿佛覆着一层雪。

主教大人梅里砂站在窗前,看着白sè的石阶,负在身后的右手轻轻捻动着一枝寒梅,现在明明是初春,不知为何却还有寒梅开着。

“娘娘心胸宽广,可怀天下,所以她可以不在乎国教学院,不在乎陈长生那个孩子会发展到哪一步……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因为娘娘太强大,就算那孩子连逢奇遇,在娘娘看来也不过是只蚂蚁罢了,想要捏死的时候随时都可以捏死,但还有很多人不像娘娘这般强大,自然也无法拥有相同的胸怀,所以他们会恐惧,会害怕当年的那些事情,比如国教学院会翻案。”

梅里砂苍老的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嘲讽,说道:“无论是天海家的人还是娘娘座前那些咬死过很多人的狗,随着教宗大人的表态,他们内心的恐惧越来越强烈,对国教学院和陈长生也自然越来越警惕,自然不会愿意看着他再继续散发光彩,自己不便出手,请动与他们交好多年的南人,倒也是正常之事,只是没想到纪晋这样的人物也愿意屈尊出手。”

辛教士白天在天书陵石门处与陈长生一番交谈后,他才发现情形有些蹊跷,查明情形后赶紧来汇报,先前一直站着,听着这话心头微震,脸上的横肉也微微颤抖起来,吃惊说道:“谁敢在天书陵里乱来?”

“天书陵观碑悟道,最重要的一环便是心境。那些人不需要出手对付陈长生,只需要坏其心境,便能影响到他的修行,要知道初次入天书陵观碑的经历,对一个人的修行来说,是不可替代也无法逆转的。”

梅里砂的眼睛渐渐眯了起来,神情冷漠说道:“就算不说长远,只说当下,陈长生的修行如果被影响,在天书陵里无法得到足够多的提升,就算一个月后进了周园,也不可能有任何收获,反而会非常危险。”

辛教士这才明白,天书陵里某些人对陈长生看似不起眼的敌意与嘲讽,竟隐藏着如此的凶险,倒吸一口凉气,微急说道:“我马上派人传话进去,请年光先生盯着纪晋和别的人。”

“年光啊……他也不见得喜欢陈长生。”

梅里砂微微皱眉,微涩说道:“当年如果不是被国教学院逼迫的太狠,他这个宗祀所最优秀的学生,如何会甘心在天书陵里呆一辈子?”

辛教士不安问道:“那怎么办?”

梅里砂说道:“依然传话给年光,但我想,终究还是要陈长生自己解决这件事情,其实……我真的有些好奇,那孩子在凌烟阁里呆了一天,做了一天的游客,又做了一天的饭,此时在天书碑前,能看出些什么呢?”

富丽堂皇的府邸里到处都是乐声与嬉笑声,这里不是天海家的正宅,而是天海胜雪自己的家,所以也没有什么长辈会理会。

明日,天海胜雪便要再次启程回拥雪关,京都里与他交好的王公子弟,都来到这里替他送行,酒宴之上,难免会提及刚刚结束的大朝试,以及刚刚进入天书陵的那批年轻人,最开始的时候,那些王公子弟想着天海胜雪离奇退出大朝试,说的还有些小心翼翼,待酒过三巡,醉意渐重的人们再也控制不住,言谈间对陈长生甚至是离宫都颇多嘲笑与不耻。

天海胜雪不言不语,只是微笑听着,宴至半途,他向身旁宇文静宰相的儿子告了声罪,起身向后宅走去。在后宅里,有人在等他。那人比他年轻,身份血脉更加尊贵,但平时他绝对不会请那人来参加自己的酒宴,甚至尽可能地避免与对方见面。

“家里的这些人已经快要疯了,难道你以为我也是疯的?”天海胜雪看着陈留王微微皱眉说道:“你担心陈长生在天书陵里被打压,纯属多余担心,娘娘没有说话,教宗大人表了态,谁敢动他?他又没得罪周通。”

陈留王英俊的眉眼间满是忧虑,说道:“你没说错,有人在天书陵里试图影响陈长生观碑,而周通真的在陵外等着他。”

(今天实在太累,状态太糟糕了,怎么写都觉得不对……我去好好睡一觉,明天会有三更,而且一定是很好看的三更。)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二十五章 夜里挑灯看碑(中) 的精彩评论

23 条评论

  1.  沙发# 加油 : 2014年10月30日

    加油啊

  2.  板凳# 匿名 : 2014年10月30日

    天天都这样

  3.  地板# 花花公主 : 2014年10月30日

    好吧!不知道生和容最后会怎样?

  4.  4楼# 匿名 : 2014年10月30日

    呵呵了

  5.  5楼# 匿名 : 2014年10月30日

    天天没状态,有钱了就是不一样,谁都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简难啊。

    •  ↓1层 希望努力一下llll : 2014年10月30日

      我操你妹啊,咱俩同感啊

  6.  6楼# 贱男春 : 2014年10月30日

    无病呻吟

  7.  7楼# 匿名 : 2014年10月30日

    草草了结,写得一般,没什么心思!

  8.  8楼# 小乖 : 2014年10月30日

    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见到女主角的身影?

  9.  9楼# 浅韵丶 : 2014年10月30日

    哦呵呵。苦笑。这本书能写个十几二十年吧。三五年绝对下不来

  10.  10楼# 无极 : 2014年10月30日

    每天都重复一样的话,让等待的人失望。

    •  ↓1层 匿名 : 2014年10月30日

      对,太让人失望了
      之前就说过,要好好写,一天两张,做不到就不要轻易许诺。

  11.  11楼# 金元宝 : 2014年10月30日

    前面那么多角色一下子没影了~公交车一样,新上来的太多了,很有断裂感

  12.  12楼# 金元宝 : 2014年10月30日

    你说计道人和师兄来了~怎么可能不去见面?不符合常理常情嘛

  13.  13楼# 笑了就说 : 2014年10月30日

    写成这样也能被脑残粉追捧?已经2到这种程度了吗?

  14.  14楼# 匿名 : 2014年10月30日

    写的大不如开始部分,没劲了!!!!!

    •  ↓1层 匿名 : 2014年10月30日

      确实没有开始好了

      •  ↓2层 匿名 : 2014年10月30日

        是啊。

  15.  15楼# 池浅王八多 : 2014年10月30日

    小鸡吡比比

  16.  16楼# 棍大有罪 : 2014年10月30日

    天天乱许诺,每天两更,现在怎么样?还不是一更。写不出来就断一个月吗、出去玩一段时间,没钱了、思路就会井喷.读者也着过瘾

    •  ↓1层 匿名 : 2014年10月30日

      对对对,太不负责了,既然这是你的工作,就应该认真对待

  17.  17楼# 匿名 : 2014年10月30日

    尼玛说话要算话啊

  18.  18楼# 匿名 : 2014年10月30日

    有道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