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三十九章 阴谋

第三十九章 阴谋

(周末了,休息一下,就一章)

府县都有配备少量的地方武备,因兵器以寻常刀弓为主,主要是维持地方治安。

按照大都护将军府所拟的律令,玉龙府地方武备总有两千武卒的编制。府县的兵马尉,都是由从武威军退役的武官、老卒选任。倘若葛同、沈坤等人,修为难再有新的突破,能到府县担任兵马尉,整顿地方武备,也是相当不错的肥缺。

虽然府县兵马尉虽然由武威军退下的武官老卒担任,修为都不会太弱,但下面的弓刀手则只能从地方招募武勇,就参差不齐了。

玉龙府发生大规模民乱之后,府军还从中小世族抽调人手补充武备,一度扩充到五千余众进剿玉龙山,但惨败而归,玉龙府兵马尉是修炼到辟灵境后期的高手,最终只率百余人逃回玉龙府城。

遭此惨败,地方武备所剩不多的千余武卒,就只敢守在玉龙府城,等待援兵过来。

玉龙府军虽然还有千余武卒,但参差不齐,是根本不能跟陈海他们这一队宗门道兵相比并论的。

不提修为绝大多数都踏入辟灵境的内门弟子,从三座道院抽调的一千道兵弟子,绝大多数的修为也在通玄境以上。

单以个人武力而言,也只有大都护将军府嫡系道衙兵精锐,能与这支宗门道兵相比并论。

也是因为这个,陈海随众进入玉龙府城后,不仅道兵弟子自身洋洋得意,城里的大小官吏,也对他们抱以极强的信心跟期待。除了腾出半条巷子的房屋作为营房,供中军及左右卫军入驻外,还送来大批的牛羊肉犒赏大军。

葛同、沈坤去大帐参加过军议,他们回来后,陈海才得知后续他们会与玉龙城府军一起,开拔到玉龙山北坡山脚下,再进入山地清剿乱民。

************************

玉龙府千余武卒,加上抽调的两千多精壮民夫,三千多兵马,却只有少量的马匹。

由内门弟子组成的中军,不愿与慢腾腾的玉龙府地方武备兵马同行,带着右卫军第二天就提前开拔了;留下左卫军与玉龙府兵马混编同行。

从玉龙府城到玉龙山北坡山脚,有两百里的路程,中间是大片的丘陵、山谷,有两座县城以及星罗棋布的村寨,但大多已经被乱民摧毁;几座靠近玉龙山北坡的寨城,还落在乱民的手里。

与参差不齐的玉龙府地方武备兵马同行,陈海他们一直拖到第五天入夜之时,才赶到玉龙山北坡山脚下的陈桥寨驻扎下来。

陈桥寨原本是山yīn县的乡族所建,座落在一条溪河北岸,寨子不大,里面就只有百余间房屋,石彻的寨墙却有五六米高。

依河傍山,地势颇为险要,可见此前居住此地的乡族在玉龙府颇有势力。

寨墙北面被轰开两个十数米的大缺口,不知道是不是明窍境的高手亲手施展玄法所致,散落的残石,小如粟米,显然不是一般的辟灵境弟子能为;残剩的石墙溅染数层血迹,可见这里曾展开过数场激烈的血战。

还有不少断箭深深的插入石墙之中,可见开弓者气力是何等的恐怖;寨墙里外还有一些简陋的竹木箭散落着,想必是乱民守寨时乱射落下。

寨前有一座石桥,通过石桥跨过溪河,就算是正式进入玉龙山,有一条幽深的石峡通往玉龙山的腹地,石峡两侧峰峦险峻,崖石陡峭,很难攀登。

前军已经从这条石峡深入玉龙山中;中军与右卫军抵达陈桥寨后,也于三天前进山追剿乱民去了,留下来的命令,是要玉龙府兵马守住陈桥寨,堵住乱民从这座石峡出山的口子,而左卫军将马匹留在陈桥寨,然后轻装入山,赶过去与中军、右卫军汇合,寻歼乱民。

进入玉龙山腹地的石峡,地形只能说相对平易,但没有现成的道路,也只有乌鳞马这一级数的灵骑,能快速通过,陈海他们从道院领出来的普通坐骑,也没有办法进山作战的,只能留在陈桥寨。

与林深茂密、灵气充裕的太微山脉不同,玉龙山绵延也有千余里,但多为荒山石岭,不多的稀疏草木也因为持续数年的大旱枯萎,极目远眺,能看到山里有数柱浓浓的黑烟升起,那应是前军、中军、右卫军摧毁乱民匪寨后所留下来的战果。

陈桥寨前的那条溪河,也露出干涸龟裂的河床。

横七竖八躺着两三百具尸体,衣衫褴褛,瘦骨嶙峋,应该都是此前占据陈桥寒,被前军道兵弟子歼灭的乱民。

河床上以及沿河,还有一些石斧、竹矛、竹枪、竹弓散落一地,应该乱民所弃,之前的宗门道兵都不屑将这些简陋的兵器捡起来。

“沈师兄,前军这么容易就拿下陈桥寨,有没有可能是乱民的诱敌之计?”陈海蹲在河堤前,看着河床上的尸体,困惑的问沈坤。

“哼!”远在百步之外眺望玉龙山的陈青,这时候却传来一声轻蔑的冷哼,显然是隔了这么远,她还是将陈海与沈坤的低语交谈听在耳朵里。

沈坤与陈海相处这么久了,知道他这么问是在担忧什么,这时也只能耸肩一笑。

**********************

第二天起早,厉向海所豢养的那头灵鹫,就从陈桥寨先一步展翅飞入万丈青空,锐利的盯着百里方圆内的一草一木。

有了这头灵鹫,左卫军连斥候、游哨都不用派出去,与中军、右卫军及前军的联络也极其便捷。

这头灵鹫被厉向海驯服有好些年了,除了强壮筋骨的丹药外,每天还至少要食用两头肥羊。

这头灵鹫站在地上比牛犊还要高,铁羽似箭,利爪坚如铁铸,散发出凛冽的寒芒,瞬息间就能将生长百年的老杨木抓成粉碎,就连道院那些踏入辟灵境执事、教习,都没有几人是这头凶猛灵鹫的敌手。

这头凶猛灵鹫,虽然跟溅云崖的青鳞雷鹰无法相比,但也羡煞无数道兵弟子的眼睛。

陈海及其他三百道兵弟子,随后就在厉向海及陈青、解文琢、路洪谦三名内门弟子的率领,进入石峡,往玉龙山腹地进军。

沿途都陆续有前军攻营拔寨的好消息传回来,陈青、解文琢、路洪谦三人,都担心功劳被其他人抢走,他们落在后面只捞到收尾的好处,一路都催促左卫军将卒加速前进。

好在有前军开路,左卫军也不担心会受到扰袭,两天后就追上中军、右卫军,在一座简陋的石寨里驻扎下来。

千余道兵一路深入玉龙山两百多里,已经有七八座匪寨被攻克,连同歼灭的乱民尸体一起焚毁,避免再被利用。

这七八座乱民匪寨,防御比陈桥寨还要简陋,前军所歼灭的都是一些瘦骨嶙峋的老弱乱民。虽然其他将卒都趾高气扬,都觉得这一路走下去,就能将玉龙山聚集的十数万民乱剿平,就担心他们的行军速度太慢,抢不了多少功劳,陈海心里则是越发忐忑。

乱民若是早一步得到消息,畏惧宗门道兵的强悍,主力往玉龙山深处转移,就没有必要留数百老弱病残守卫外围的寨子;而就在三四月前,玉龙府军五千余兵马,进剿玉龙山被打得大溃,应有大量的兵甲被缴获,乱民即便要守外围的寨子,也不应该都只是竹矛、竹弓这类简陋之极的兵器。

此外,宗门道兵虽然接连攻克近十座匪寨,但歼敌不到两千人,还远远伤不了乱民的筋骨;更为关键的,乱民此前大败玉龙城府军五千兵马,近乎全歼,绝不像乌合之众的样子。

当然,沈坤、葛同能听进去陈海的担忧跟疑虑,但到百武校尉齐思瑜以上,都只将陈海的疑虑当作笑话,在道兵弟子看来,玉龙城府军都是不顶用的脓包,被乱民一拥而上打败,根本说明不了什么问题。

***************************

距离道兵入驻石寨不过的一座石崖上,有人头脸笼罩在黑sè的袍衫之中,丝毫不觉酷热,仅有两只眼睛露出来,注视着十数里外的寨子。

石崖上没有茂密灌木的遮挡,但奇怪的是,三头在上空翱翔、监视左右的灵禽,愣是没有发现这两个黑袍人的存在。

“祭酒大人真是神机妙算,这些宗门道兵太狂妄自大了,竟然一点察觉都没有,就钻入祭酒大人所布的口袋阵中,这次我们应该也能大干一场了……”一名黑袍人压低声音,小声议论道。

“跟内地那些腐朽的宗门、侯族不同,武威神侯董良这些年来治边文德武功,不容轻视,太微宗也还没有完全堕落。神教初兴,也不容我们有丝毫的懈怠。我们将祭酒大人所赐的逆灵散,混入这些道兵饮用的地泉之中,就已经是大功一件,剩下的事交给集结在黄龙渊的义军解决就好……”那一名黑袍人告诫同伴不得节外生枝,转身像一只灵雀,无声滑落到石崖背后的山沟子里。

石崖背后的山沟子,原本是一道石溪,大旱时节,早不见流水,露出河床上的乱石滩。

在一堆鹅卵石里有一根细长的铁管极不起眼,一名黑袍人蹲过来,侧耳听铁管里传来哗哗潺动的水声,从怀里掏出一只黑陶瓶,将整瓶微腥的药末,倒了进去。

石溪实际上是与石寨地下的地泉是相通的,黑袍人早就料到太微宗进剿玉龙山的道兵主力,在连续攻克几座寨子之后,极可能会选择在这座石寨休整,他们现在只需要将逆乱玄修灵海真元的药剂,通过石溪与地泉相通的隐蔽水道混入道兵弟子的饮用水源里,就万事俱备了……

两名黑袍人做好这一切,沿着石溪有如鬼魅一般往远处遁去;飞在高空的三头灵禽,竟然始终都没能捕捉到他们的身影。

看网友对 第三十九章 阴谋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