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四十五章 部曲家将

第四十五章 部曲家将

陈海坐回原地,看到陈青目光愣怔的朝他看过来,还以为温室长大的她被这场血战吓傻了,不屑的呲牙笑了笑。

陈海此前将精气修炼得比常人凝炼数倍,却苦苦无法冲开气脉,以致身体被撑得臃肿不堪,人也显得笨拙,特别是脸,变得肥头大耳,完全看不出他此前清俊的模样。

而他这张肥脸上此时又被割破十几道血口子,左颊颧骨都狰狞露了出来,此时是结了血疤,笑起来也是有多丑陋就多丑陋、有多难看就多难看。

陈青原本是诧异陈海的表现,这时候看到他比哭还难看的笑,脸似恶鬼,满脸厌恶的别过头去,但她这时候脏腑受创,也见识过陈海的脾气,也不会无故挑衅他就是了。

苏紫菱则一直避免与陈海眼神接触,也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却有些女弟子,对骁勇善战的陈海颇感兴趣,但看到他这张狰狞的丑脸,就又有些犹豫。

钱文义此前就与赵山畏惧表公子的手段,但经历此战,才知道被他人视为废物的表公子,除了手腕过人外,也有常人难敌的血勇。

他内心也赞同陈海的想法,只是不知道厉向海会如何取舍,便抱着寒铁刀走过来,在陈海身边坐下来,压低声音问道:“厉长老会决定怎么走?”

“厉长老没有其他选择,”陈海忍着痛,换了一个舒服的姿态躺下来,压低声音跟钱文义交谈,说道,“只是此前没有谁站出来支持他,你看他现在不是将沈师兄他们留下来商议事情了……”

钱文义想想也是,压低声音说道:“照你的法子,我也觉得希望能更大些。”

陈海这时候看到曾贴身保护路洪谦安全的那名路族家将,正朝他这边看来,眼睛里似也流露出赞同之意。

诸多内门弟子随行的部曲家将中,以路洪谦与解文琢身边的两人修为最高,都有辟灵境后期的实力,陈海也对这两人的印象最深刻。

不过,这一次解文琢逃出石寨,贴身保护他人的那个解族家将却没能杀出重围;而贴身保护路洪谦的这名路族家将冲出来了,路洪谦本人却死在石寨乱兵之中……

说出来,也真是造化弄人啊。

陈海看路氏一族的这名家将,也就三十多岁,身姿挺拔,干练剽健苍松。

虽然他对此人印象很深,但此时也只是颔首一笑,没有想着要去搭什么讪,心里想钱文义这些部曲家将,长年都挣扎在宗阀子弟的yīn影之下,即便是军中老卒,有着丰富的作战经验,即便是修为都不能算弱,但却难有发表他们自己见解的机会。

看到陈海与那名路族家将对望,钱文义轻叹一口气,跟陈海悄声说道:“乐毅是太微宗近年罕出的寒门子弟,原本在微江大营都已积功升迁到千武校尉,却因犯上获罪,后投附效忠于路氏一族才逃掉罪刑——他作为路洪谦的护道者,却不能将路洪谦安全救出黄龙渊,路氏怕是不会轻饶了他……”

“不要说他了,厉长老这次能活着回去,怕也绝不好受吧。”陈海低声笑道。

路洪谦、解文琢等人,年纪轻轻就有辟灵境修为,都是各宗阀世族化大力气、大资源重点培养的嫡系子弟,是被各宗阀世族视为下一代的领军人物。

然而这么多嫡系子弟、下一代的领军人物,中了乱民的诱兵之计,葬送在玉龙山的深处,试想这些宗阀世族会掀起多恐怖的怒火,太微宗又怎么可能不严厉追究责任?

厉向海虽然是厉氏的灵魂人物,但大燕帝国分封宗阀世族,共分郡侯、县侯、乡侯、亭侯四等,厉氏仅为亭侯一级,这次不大可能挡住这么多宗阀世族对他一起发难;毕竟要比厉向海责任更大的人,性命都已经葬送在黄龙渊了,那些宗阀世族,不会将怨气都撒到死人头上去。

想比较而言,陈海他们这些底层武卒,只要最后能杀出玉龙山,宗门及大都护将军府即便是为了安抚军心,也会好好的犒赏他们;追责也追不到他们头上来。

不过,陈海这时候也不会替厉向海这些人物去分什么忧,他现在都没有这个资格,眼下最紧要的还是要先杀出玉龙山。

一定说接下来要重点照顾谁,也只是尽可能保护好一直敌视他的陈青,不然他与钱文义都无法在陈烈面前交待。

操!想到这里,陈海心里就郁闷得很,就应该让这娘们受些教训的。

****************************

厉向海下定决心后,又得到沈坤、周钧、葛同这些核心道兵弟子的支持,行事也是雷厉风行。

厉向海最先就将内门弟子的部曲、护道者,都拆散编入道兵武卒之中。

这些被选出来充当嫡系子弟护道者的家将,实力都不弱,装备更是要比普通道兵弟子精良得多;厉向海不会再让这些人留在战阵之内,让道兵武卒血腥拼杀去保护他们,而他们却什么事都不干。

厉向海同时还将内门弟子不多的坐骑都集中起来,由周钧、沈坤率领三十余精通骑术的道兵武卒、部曲家将统一骑乘,虽然也没有地方跟时间演练,却也编成一支突围时能用得上的冲锋战力。

这次诸内门弟子带出来的十数头灵禽,没有一头弃主而逃,但也因此伤亡惨重,绝大多数都在冲入石寨中被杀,唯有厉向海所驯养的那头灵鹫生命力最为顽强,即便毛羽鳞骨都被毒烟腐蚀得不成样子,最后还能顽强随众人杀出石寨,但已不能直接飞出玉龙山传信。

不过,内门弟子的坐骑,要为寻常坐骑更通灵性,也更加强大,多为乌鳞马这一级数的强悍骑兽,这也才能一路深入到玉龙山的腹地。

即便没有重型铠甲的遮闭,这些强大骑兽也是天生的铜头铁骨,在如雨箭矢、如林刀枪中冲杀,就像是移动的坦克,威力绝不容小窥。

他们想要冲开伏兵的重围,就需要有这么一支铁蹄精锐去践踏伏兵在石坡以北所布的防线,才有可能成功突围。

内门弟子虽然都不需要直接到最外围冲杀,但与其他伤兵病卒混在一起随着战阵步行,也是不满到极点,但这时候厉向海态度强硬的起用葛同、沈坤、周钧等人统领所剩道兵武卒,也轮不到他们十数内门弟子啰嗦什么。

他们大数人都被逆入灵脉的真元伤了脏腑,即便有数人提前警觉,在体内逆灵散没有清除之前,都不能妄动真元,也就不比普通道兵弟子强出多少。

陈海、沈坤、葛同他们在道院时,事先所准备的大量精元丹、续骨灵膏等伤药,这时候也派上了大用场。

此次出征,伤药及其他给养,大多数直接分发到道兵武卒的手里,毕竟通玄境武卒,即便通过崎岖的山路,也能承受一两百斤的负重,这样也就减除掉进山的后勤负担。

也正因为这个,此前的溃败,使得大量的伤药、补给随同兵甲以及一些极珍贵的灵剑、法宝,统统都落入乱民伏兵的手中。

总之,太微宗这次的宗门任务,让大家将内裤都输掉了;玉龙府的这股乱民叛军却狠狠的发了一笔横财。

陈海他们出征前,从道院换得两三千精元丹,即便此时平均分发到众人的手里,三百多武卒也能多支撑两天。

只是陈海他们囤积丹药,想卖个高价的愿望落空了,厉向海这时候绝不可能坐看其他道兵弟子接受他们三人的讹诈,陈海他们这时候将丹药献出来,只希望事后道院能稍微多给些补偿。

万事俱备,四百道兵武卒在石坡坚守到深夜子时,就正式往北突围。

此前乱民伏兵又两次试探进攻石坡,但丢下两三百具尸体,攻势就被击退,之后他们就开始在石坡四周挖掘壕沟,想要切断道兵武卒的退路。

好在四周都是坚硬的石地,乱民挖掘壕沟的进展很慢,更多是砍伐树木,制作鹿角、拒马,或将石块堆砌成矮,围在石坡四周。

玉龙山多石岭荒山,炙热的夜风呼啸作响,乱民拉开距离,在鹿角、拒马等障碍物之后戒备,山里也没有足够多用来捆扎寨墙的巨木,这为道兵武卒突围提供极大的便利。

道院所出的伤药,特别是内门弟子随身携带的一些疗伤灵药,虽然还无法将众人体内的逆灵散驱除干净,但也让上百伤病勉强能走动、互相搀扶,不至于完全成为累赘。

三百道兵将近百伤病保护在中间,由周钧、沈坤率三十余骑最先往北面的障碍物冲去,这一头头比轩昂大头还高出一头的乌鳞马等悍骑,仿佛轻型坦克往石坡山脚碾压过去;而两百多道兵步卒,这时候也组成两道雁行斜阵,紧随骑队的侧翼,一起去践踏伏兵设在石坡北面的防线。

陈海舍弃大盾,将双戟拧合到一起,组成一杆近丈长的寒铁战戟,与钱文义以及死去路洪谦的护道者、路族家将乐毅一起,占据左翼雁行斜阵的前端方位,破敌冲杀。

乐毅体内的逆灵散虽然还没有驱除,没有办法妄动真元,但作为辟灵境后境的强者,仅仅是摧动体内的精气施展武道绝学,就绝非道兵弟子能及。

钱文义也是战技精湛的百战老卒。

厉向海将最精锐的将卒,编在阵首、阵尾处,也是指望他们这些人能成为稳定战阵不溃的中枢。

看网友对 第四十五章 部曲家将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