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九十七章 炎龙铠

第九十七章 炎龙铠

灵宝阁一处出售中高级宝甲的石楼。

一件件精美的宝甲,摆放在玻璃柜台内,每一件宝甲的前方,都有一个竖起的玉牌,牌子上简单描述了宝甲的等级,特殊用途,适用对象,还有宝甲的价位。

楼层内,几名来自于灵宝阁宝阁的炼器师,正在向人具体解释对方看上的宝甲。

其中一个柜台内,只摆放着一件宝甲,那件宝甲为暗褐sè,看着有些残破,表面也没有繁琐精美的花纹。

这个柜台后面,原本站着的宝阁炼器师,因那件宝甲无人问津,早就去了其它的柜台兜售。

柜台旁不远处,一名身穿麻衣,身材高大的炼气士,孤零零站着。

他从一早进来,就孤身一人依着石柱,只是时不时地看向那宝甲,中途从未乱动,也没有和任何人交谈。

“那人是谁?看着面生的紧,他似乎什么都没有选啊?”

一个柜台前,凌云宗的罗欣,正在和她师兄史逸,对一样宝甲表露出浓厚兴趣,此时注意到那个高大的炼气士,忍不住询问道。

“哦,你是说赖易先生啊?”向罗欣兜售宝甲的宝阁炼器师,瞥了那人一眼,压低声音说道:“你注意到没?他一直注意着的那件宝甲,就是他寄售的。这赖易,好像不是我们离天域的炼气士,他和我们宝阁的甘康长老认得,所以通过这次鉴宝会,去出售那件宝甲。”

“不是离天域的炼气士?”罗欣一愣。

那名宝阁炼器师,微微摇头,以一种不屑的语气说道:“那件被他称呼为‘炎龙铠’的宝甲,经过鉴定以后,只是中级三品的灵器,可他却要卖九千灵石。你们也都知道,九千灵石,足以购买到中级六品和七品的灵器了,那宝甲……别人看了一眼价格,就都不再细问下去了。”

“而且,我们的鉴宝师鉴定以后,都说那炎龙铠虽然坚韧非常,可实在太过于沉重了。”

“三天境的炼气士,穿戴上那件宝甲,行动颇为不便。那宝甲除了坚韧之外,似乎也没有别的用途,加上那宝甲也不是我们宝阁炼制的,大家也没有太大的兴趣向人兜售,所以嘛……”

“原来是这样。”罗欣轻声道。

经过这人的解释,她除了觉得那个名叫赖易的炼气士,不是离天域本土之人有点奇怪外,也对那炎龙铠没有丝毫兴趣。

偏僻一角,那个外来的赖易,依旧时不时地看着炎龙铠。

“呼!”

就在此时,幽幽红光,突从那件炎龙铠上闪耀而出。

那件无人问津的炎龙铠,在红光浮现以后,似陡然释放出一股浓郁的血腥气。

但只是一霎,那件炎龙铠又恢复了正常,光芒散去。

摆放在柜台内的炎龙铠,释放出的血腥味,也被柜台给掩盖,没有人注意到。

只有那赖易,他那灰白sè的眼瞳内,猛地绽放出精芒,他深深吸了一口气,似在平复着内心激动,频频看向四周。

与此同时。

灵宝阁一角的聂天,手握着那块兽骨,以心神感知着兽骨内的一滴鲜血,突目显异sè。

他的一缕精神意识,逸入那滴兽骨内的鲜血之中,竟看到了一件暗褐sè,显得有些残破的甲胄。

而且,他隐隐感觉到,那件甲胄……如今就在灵宝阁!

“一件铠甲,竟与兽骨有了感应,那东西绝非凡物!”

聂天陡然振奋,他将逸入那一滴鲜血的心神收回,把那块兽骨,也给小小翼翼收起。

旋即,他立即朝着那些出售中高级灵器的区域行去。

先前,他在离开丹楼以后,就跟随着柳砚,逛了很多贩卖低等级灵器的石楼,在那些石楼之中,他并没有看到那件略显残破的古怪甲胄。

他于是相信,如果那件甲胄真的就在灵宝阁内,一定摆放在那些出售中高级灵器的区域。

之后,他就在那些中高级灵器的石楼,慢悠悠晃荡着,眼睛瞄着一件件奇特的宝甲。

过了一会儿,聂天晃悠到了罗欣、史逸所在的石楼,盯着柜台内一件件宝甲去望。

“就是那件!”

很快,他就注意到那个前方空无一人的柜台,看到了那件出现于兽骨鲜血内的甲胄。

他径直走去。

“聂天!”罗欣一看到他出现,就放下了手中的宝甲,朝着他迎去,“你怎么来这了?你不是应该和柳师兄一起,去丹楼购买那一枚蕴灵丹吗?”

“聂天……”

很多宝阁的炼器师,还有来自玄雾宫、灰谷的一些人,听到这个名字以后,也纷纷好奇地看来。

那些人,都知道凌云宗的巫寂,在整个离天域是什么级别的存在。

凌云宗为了一个下属家族的子弟,不惜打破数十年坚守的规则,提前将聂天引渡上山,并且一上山,那个弟子就被巫寂收为徒弟。

此事,早已在四宗传播开来,只要知道巫寂的,就都听说了聂天这个名字。

他们也很好奇,想要知道被巫寂看上的家伙,究竟有何奇特之处。

“欣姐,你们也在啊。”聂天打了个招呼,就站在那个摆放着炎龙铠的柜台,扬手去唤附近的一名炼器师,说道:“把这件铠甲拿给我。”

偏僻一角,外来的炼气士赖易,眼睛骤然一亮,突死死盯住了聂天。

“你要这件铠甲?”罗欣走上前,微微皱眉,劝说道:“这件铠甲太贵了,不值那个价的。聂天,你可不要胡乱挑选灵器,我觉得你应该让柳师兄带着你,免得你不懂行情,吃了大亏。”

其余人,也全都以惊讶的目光看着他,也时不时看向那件柜台的炎龙铠。

这些人,进来不久以后,也都注意到了炎龙铠,但当他们看清楚炎龙铠的等阶,玉牌上标注的价码以后,就顿时失去了兴趣。

他们和罗欣一样,也都认为如果有九千灵石,可以选择更高等阶的灵器。

“欣姐,我喜欢这件东西,就要它了。”聂天笑了笑,并没有听信罗欣的劝说,对那个走近的宝阁炼器师说道:“就是它了。”

那名宝阁的炼器师,名叫祖青,此人乃宝阁最强炼器师房晖之徒。

祖青不但是这层的负责人,还知道他师傅房晖和巫寂乃是老友,他以前还受过巫寂的恩惠,所以听罗欣喊出了聂天之名以后,他就非常在意聂天。

“这东西……未必适合你。”祖青瞥了一眼角落的赖易,没有帮赖易兜售的意思,反而说:“聂天,我师父和你师父乃莫逆之交,换了其他人,我绝不会多说什么,但既然是你……我就多嘴几句了。”

“这东西不属于我们宝阁,是别人寄售于此的。它的价值,首先不值九千灵石,另外,它极其沉重,连后天、中天、先天这三天境的炼气士,穿上他都颇感吃力。”

“你如今还没有跨入后天,这铠甲你一旦穿上,恐怕身子都活动不开来。”

“还有,它除了坚韧异常外,并无其它功效。”

“聂天,我劝你不要选他,去看看其它的宝甲。”

祖青很诚恳地劝解,希望他不要挑选炎龙铠,不要去吃这个大亏。

“原来是祖师兄。”聂天先微微鞠身,然后摸着头,一脸不好意思地说道:“但我就喜欢这东西。祖师兄,你就当我小孩性子,把这件宝甲卖给我吧?”

这般说着,他将他师傅的那个令牌,递给了祖青。

祖青满脸无奈,点了点头,说道:“希望你以后不要后悔。”

“谢谢祖师兄。”聂天连忙道。

祖青接过那令牌,在柜台底下的一块青石上放了三秒,就将那令牌还给了聂天,并且帮他取出了那件炎龙铠,“你试试,看是否能拿得走?”

聂天伸手,抓住那件暗褐sè的炎龙铠,用力一提,发现炎龙铠竟纹丝不动。

“咦!”

他轻呼一声,正要卯足劲去拧,见周边所有人都看着他,便突然放弃了,道:‘祖师兄,这件铠甲,劳烦你一会儿让人送到我们的暂住地。”

“你这孩子……”祖青摇了摇头,似觉得他花大价钱买一个拧都拧不动的宝甲,简直就是浪费他师傅的灵石,“你去吧,回头我安排人送过去。”

“多谢祖师兄。”

……

看网友对 第九十七章 炎龙铠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