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超凡传 > 第二章 生机

第二章 生机

  衍修的来历很神秘,在几千年前,修真界曾经有佛宗存在,佛宗的人和修真者发生过一场巨大的冲突,在莽原的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后,佛宗就彻底消失不见,又经过几百年后,修真界就出现衍修。

  衍修和佛宗的修行,很多地方有类似,修真者敌视佛宗,连带着衍修也遭到牵连,两者经常发生冲突,所以让罗梅的孩子去衍修,当真让夫妻两人受不了。

  而且衍修手段单一,就是靠着真言力量修行,和修真者相比,就差太远了,这让心高气傲的夫妻两人更是无法忍受。

  最让罗梅无奈的是,衍修有很多是苦修,他们不是高高在上的修真者,他们喜欢将门派建立在凡人居住的地方,吃穿用,都是简陋无比,在修真界,衍修有花门的绰号,这花门,其实就是叫花子门。

  当然,这是修真者对衍修的贬低,衍修其实并没有那么不堪。

  当八个妖灵和一百零八个厉鬼全都消耗掉,夫妻两人相视苦笑,罗梅脸上虽然是苦笑,可眼里却滴下泪来。

  “我,我……我儿子去衍门,去衍修?我……”

  米悠然也不甘心,他使劲搓着手。

  “我重新推演一次!”

  罗梅摇头哭泣,她心里已经认可了米悠然的推演。

  “别算了……呜呜,老娘实在不甘心!可能够保住儿子一条命,就算离开……我,我也认了!”

  米悠然心里惨然,其实他心里明白,当初抢夺衍宝的时候,虽然没有杀人,可也伤了无数衍界高手,其中一个甚至是拥有衍龙位的衍界超级高手,一样被他们夫妻两人打伤。

  而衍界是最讲因果的,所以这一切的后果,儿子要承担,按照推演,若是儿子修真,那活下来的机会真的不大,无论他们夫妻两人在不在身边,可若是入衍门修炼,倒是能够找到活下来的机会。

  夫妻两人都是道法高深之辈,如何不明白这个道理,只是罗梅爱子心切,才会方寸大乱,一旦稍有理智,就明白,这条路,儿子必须走,不走都不行。

  那是真的舍不得,以罗梅修炼到大乘期,其资质之高,在修真界也是数得上的,可一旦牵涉到了唯一的儿子,整个人都不对了,什么理智,什么聪明,统统都见鬼了。

  米悠然毕竟是不同,他更多的是考虑儿子的前途。

  “只要儿子能够活下来,什么代价都是值得付出的!”

  罗梅一瞬间就失去理智,抬手就打,咆哮道:“那是我的儿子,老娘就是不想他吃苦,就是不想他离开……宁愿老娘付出代价,也不要儿子付代价!”

  米悠然也只能由着老婆狂打出气,好在罗梅虽然暴怒,也知道不能用修为功力去打,可就算不带着功力打,也一样打得米悠然鼻青眼紫,因为米悠然想要老婆平息怒火,他也没有用修为功力去防御。

  暴打一顿,罗梅也就恢复了理智,心里顿时后悔了,拉着米悠然的衣袖:“笨蛋,为什么不躲开啊!”

  米悠然伸手抱了一下罗梅。

  “我明白的,别担心,有我在的。”虽然他笨嘴笨舌,也不会安慰人,可罗梅还就是吃他这一套。

  罗梅欲哭无泪,关键在两年之内,她必须要将孩子送出去,越早越好,还不能和夫妻两人有丝毫联络,不然就会祸及孩子,这让她很难接受,尤其是一旦放手,她连看都不能看孩子,更是让她心里极度抓狂。

  米悠然一直在演算,他要找到一个最佳的位置,要保证自己儿子有人收养,保证自己儿子不会有危险,这种推演,可说是烧脑行为,以他合体期的修为都吃不消,要靠着老婆帮忙才行。

  不用说,罗梅也是竭尽全力,她只想找到一个最佳方案,那么相公的推演就极其重要,就像以前一旦行动,自家的相公就会推演。夫妻两人之所以能够到达如此修为,并且纵横修真界,米悠然精通周易八卦,是不小的功劳。

  终于,米悠然抬起头来。

  “有了!我找到合适的地方了!”

  ********************

  萧瑟的秋风扫过山峦,大地就染上了绚烂的sè彩,金黄sè,深褐sè,艳红sè,夹着斑驳的残绿,层层叠叠的渲染过去,森林大地仿佛换上了五彩的新衣。

  风过处,红的,黄的,褐sè的落叶,飘飘洒洒的落下,将山林地面堆出厚重的金黄sè。

  阳光透过树枝,落在地上,斑斑点点,泛着淡淡的金sè,透出一丝丝的暖意。

  山风掠过树梢,发出阵阵哗哗响,惊起一群渡鸦,嘎嘎鸣叫着,盘旋升空。

  傍晚时分,暮鼓从远处西衍门中隐隐传来,阵阵念诵真言声,也随之若隐若闻,叮叮当当的敲击声,也在山谷中来回飘荡,袅袅的炊烟在门派中升起。

  这是一个静谧安详的秋天。

  西衍门后是著名的西山,山脚下是一片一望无际的枫林,秋天的枫林,一片火红,那枫叶在夕阳的照射下,仿佛跳跃的火焰,显得异样的鲜艳夺目。

  一个白衣少年,从如画般的枫林中走了出来。

  画面极美,可是走近了就会发现,这少年有点狼狈,挽成发髻的头发此时有些散乱,身上的白衣,其实是百衲衣,就是补丁摞补丁的那种,所有粗布补丁,全都洗的灰白,原本的颜sè早就看不清了,就这样的百衲衣,破了不少口子,留下一道道撕扯的痕迹。

  白衣少年,是西衍门的衍修米小经,他眼里尤有余悸,刚才在山上的一幕在心里划过。

  这是米小经长到十三岁,第一次遇上独狼,哪怕他是衍修,也吓得够呛。

  西山上有狼,这不是一件新鲜事情,以前冬天才是狼群活跃的时期,因为那时候找不到太多的吃食,狼群才会四处搜寻,四处攻击,而在秋季,很少有狼攻击人,秋季的食物向来就很充足,狼一向很聪明,不到万不得已,它们不会攻击人类。

  只不过这次米小经是遇上了独狼,还是一只饥饿的独狼,所以他不得不单独面对,这狼饿极了,那就什么也顾不上了,吃掉眼前的小鲜肉,就成了独狼唯一的念头。

  

看网友对 第二章 生机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