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百章 血月临空

第一百章 血月临空

一离开凌云宗众人,潘涛立即打开了话匣子,说道:“聂天,安颖姐姐的事情,我是有心无力啊。”

“甘康长老,乃是宝阁第五个高级炼器师,宝阁和我们灵宗是分开的,就算是我爷爷,也管不到他们。”

“而且,对安家姐姐有想法的,还不单单只是甘康长老一个。”

“我爷爷虽然是灵宗的大长老,也不愿意因为我喜欢安颖,就将安诗怡的事情揽到我们潘家头上。”

潘涛生怕聂天看低了他,赶紧向聂天解释,说明他的无奈。

“我明白。”聂天回应。

“对了,你如今在什么境界?”潘涛问。

“炼气第九层,我修炼至今,终于遇到瓶颈了。”聂天笑了笑,“我师父让我来灵宝阁,是希望我能磨砺心性,以自己的方式跨入后天境。”

“你小子的进阶速度,简直快的惊人,我知道你进入青幻界时,只是炼气境第六层。短短半年时间,你从六层到八层。这半年,又从第八层突破到九层,以你的天赋和能力,踏入后天境,应该要不了太久。”潘涛道。

“你们呢?”聂天问道。

潘涛哈哈一笑,“我告诉你吧,每一个从青幻界试炼活着回来的,都发生了蜕变。这趟青幻界的试炼,如此的凶险和残酷,它让我们很多人,都勒破了瓶颈。”

“安颖,我,郑瑞。我们三个在踏入青幻界之前,都是炼气九层,如今我们都已突破到了后天境,而且没有借助于悟天丹!”

“不仅我们,姜灵珠,叶孤末,郑彬,也全部从炼气九层跨入到了后天境。”

“只有同为你们聂家的聂闲,由于他在炼气九层的时日过短,似乎没有通过青幻界的试炼,积累到足够的力量,如今还停留在炼气境。”

潘涛详述了一番,似乎还挺怀念青幻界的凶险,说道:“根据我爷爷的说法,越是恶劣残酷的环境,越能激发潜力。在生与死之前,我们往往最能认清自己,从而找到打破瓶颈的方法,进而突破。”

“好了好了,我今天的主要目的,就是要购买一个储物手环。”聂天说道。

“跟我来就是了。”一路喋喋不休的潘涛,换了一个方向,不久便领着聂天,到了一栋专门售卖特殊器物的石楼。

在那石楼之中,有许多关于炼气士阵法和符文方面的古籍,还有许多炼器方面的书册。

“咦,潘涛,你来干什么?”石楼内宝阁的炼器师,看到他以后,都疑惑地询问。

“我帮我兄弟买储物手环。”潘涛随口应承了一句,就带着聂天,到了一个专门摆放储物手环的柜台。

在那柜台内,摆放着六件储物类的器物,其中四个为手环,两个为戒指。

两个戒指,一红一金,标价一万灵石。

四个手环,颜sè各异,标价只有五千灵石。

“聂天,储物戒体积小,但容量反而是手环的一倍,所以价格也贵一倍。”潘涛替那一名炼器师介绍,“你小子只有炼气境的修为,依我看,选一个储物手环,就足够你使用了。”

“那就手环吧。”聂天点头。

之前柳砚也说过,境界低微的炼器师,一开始不需要太贵重的储物戒。

以柳砚的说法,如果他不是购买了炎龙铠,甚至都不需要储物手环,随便弄个布袋子,就能盛放他的一众必需品了。

在炎龙铠身上,花费了九千灵石的他,也不想太过于挥霍,免得他师傅说他败家。

“就那个暗黄sè的吧。”取出巫寂的令牌,他递给柜台后的宝阁炼器师,指出了其中一个储物手环。

那名宝阁炼器师,接过令牌以后,就将他看中的储物手环拿了出来,随手递给他。

潘涛则是在一边,向他解释储物手环的用法,告诉他只需要逸入一缕精神意识,亦或者一道灵力,就能存取物件。

他将手环套在手上,依照潘涛的说法,将他身上的一些灵石放入其中。

一缕精神意识游入储物手环,他发现手环内部为一个白茫茫的,大概有一间石室三分之一大小的空间。

对于目前全身家当,只有一些灵石,一块兽骨,一块令牌,还有一件炎龙铠的他来说,那些空间已经是足够大了。

就算加上他寄存在姜灵珠的幡旗,也最多只用掉储物手环内的一小部分空间,所以这件价值五千灵石的储物手环,绝对可以满足他现今的要求。

“你的令牌。”宝阁的炼器师,将那块令牌递还给他,他接过以后,就随手丢入了储物手环内。

没有急着离开,他对于这个出售各类特殊器物的石楼,表露出了兴趣,就在其中晃悠了起来。

他原本以为,灵宝阁的鉴宝会,只出售各类灵器。

到了以后,才发现除了灵器、灵甲以外,鉴宝会上还有丹药。

如今在潘涛的带领下,又发现此地售卖的东西,为各种书册,残缺的古籍,一些奇诡阵法的碎片,还有许多缺页的修炼法决。

此楼之物,很多都不完整,但类型却极其丰富,让聂天对于炼气士身上的种种物件,有了新的认识。

“没有拿到蕴灵丹,只得到了炎龙铠,还有一个储物手环,依照师父的说法,我还能多购买一样物件。”游荡了一圈,聂天暗暗思付着,在想剩下的一件东西,究竟应该购买何物。

“行了,这里没什么好看的。”潘涛不耐烦了,说道:“此地很多东西,都是残缺不全的次品。至于什么阵法古籍,碎片,种种描述古炼气士的书册,你压根就不需要。因为你师傅,才是这方面的专家,这里的东西,都是我们宝阁鉴定过以后,确认没什么价值的。”

“这里的东西,别说还是残缺的,即使是完整的,你师傅都不会瞧一眼。”

“他才是真正的大师,你要是把这些垃圾带回去,你师傅非骂你不可!”

“哦,这样啊。”聂天点了点头,终于不再逗留此地,与潘涛出来之后,被其拉扯着,在灵宝阁随意晃悠。

“你看,那三座山峰,乃是灵宝阁护宗大阵的阵眼。我们的灵宝阁的护宗大阵,名为‘地炎焚天’。在那三个山峰底下,有直达地心之火的枢纽,可以源源不断地从地底抽离火焰。”

“一旦地炎焚天大阵开启,整个灵宝阁的天穹,都会被地底的烈焰给淹没。”

“就算是玄境的炼气士,想要突破那些火焰层,也要颇费周折。玄境以下的炼气士,是没有可能突破那火焰结界,冲入我们山谷内部的。”

“……”

潘涛很是自傲,向聂天介绍灵宝阁的种种奇特之处,告诉他那“地炎焚天”奇阵的威力。

天sè渐暗时,两人约定明天去那几个有着压轴灵器的石楼,去见识最激烈的拍卖会。

聂天回来以后,找姜灵珠把炎龙铠要回来,将其放入了自己的储物手环。

他斩杀袁锋所得的幡旗,一旦露出来,可能会有微弱的波动,姜灵珠担心灰谷的桑炳和袁娴察觉,就告诉他离开灵宝阁以后,才会给他。

聂天对那幡旗,也没有特别浓烈的兴趣,自然不着急。

当夜,他继续以灵石来修炼,而且还特意将那兽骨,还有那炎龙铠,一并从储物手环取出。

不久后,他就感到了兽骨的温热,又发现他体内的血肉精气,一点点流向了炎龙铠。

也不知修炼了多久,他莫名的感到心神压抑,炼化灵石的时候,也觉得比平常吃力的多。

停下来,他看向窗外的圆月,总觉得那清冷明亮的月亮,似蒙上了一层淡淡血sè。

“空间波动不太对劲!”

就在此时,这座石楼的第六层,突然传来了乌兴的一声沉喝。

很快,乌兴就从楼上走下来,聂天和姜灵珠、叶孤末一样,也茫然在走出石室,站在走廊内。

柳砚、史逸和罗欣,也都从第五层下来,都面sè沉重。

柳砚从怀中,摸着一块布满小孔的石头,想要冲着那音石讲话。

“喀嚓!”

出奇的,他在说出第一句话时,那音石就碎裂了。

柳砚骇然失sè。

乌兴面若寒霜,突看向夜空的月亮,喝道:“出大事了!”

众人顺势一看,发现先前还亮如银盘的圆月,就在这么一会儿,似被涂抹了一层浓郁的鲜血,变得猩红而妖异。

“血宗!”罗欣声音微颤。

乌兴摇了摇头,叹道:“只是血宗,绝不敢轻易来犯。狱府和鬼宗,应该也都高手尽出了!”

“啊!”罗欣失声惊叫。

“血月临空!”

“血宗在捣鬼!”

“糟了!”

也在此刻,其它的那些石楼中,许多嗅觉灵敏的强者,同样察觉到了不妙,纷纷走上街头,或是在楼上的石台高呼。

聂天细看之后,发现所有人的脸上,都充满了惶恐和焦急。

……

看网友对 第一百章 血月临空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