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百零一章 变天

第一百零一章 变天

夜空高悬的月亮,猩红如血,血sè的光芒洒落下来,使得灵宝阁如浸泡在鲜血之中。

聂天站在窗台,看着街道上站满了人,那些人都举目望天,神sè惶恐。

“师傅,怎么办?我们要不要赶紧离开灵宝阁?”罗欣心惊胆颤。

乌兴面沉如水,摇头道:“要走,也不是现在。没有意外的话,如今在灵宝阁的附近,聚集着众多鬼宗、血宗和狱府的强者。这时候离开,一出灵宝阁,立即就会迎来灭顶之灾。”

“那就苦守此地?”罗欣慌了。

“等吧,灵宝阁的‘地火焚天’大阵,在整个离天域都是至强奇阵。即使是鬼宗、血宗和狱府的强者,想要短时间轰破那座大阵,也没那般容易。”乌兴深吸一口气,看向众人道:“在地火焚天大阵没有被击溃之前,全部都呆在此地,那儿都不许去。一旦地火焚天破灭……”

话到这儿,乌兴沉默了下来,似在艰难地衡量着得失。

“地火焚天一破,当鬼宗、血宗、狱府强者大量涌入时,真招架不住了,再想办法逃离。”

柳砚突道:“师傅,他们怎敢大举入侵?”

罗欣也说:“我们和那三方的战斗,虽然时有发生,可极少会弄到如此的境地。彻底开战,不死不休,对双方都没有好处,他们为何会这般放肆?”

乌兴想了一下,解释道:“之所以没有爆发这般激烈的冲突,那是因为……他们以前未曾找到合适的机会。”

“最近,灰谷的那位玄境前辈,似乎在闭死关。除非他自身悟透,否则其他人无法让他走出来。”

“玄雾宫的那位,听说前段时间离开了,去了陨星之地的其它域界。”

“如此一来,我们这四宗,达到玄境的前辈,就只剩下灵宝阁的房晖,还有聂天的师傅。”

“而鬼宗和血宗,也有两位玄境的强者。狱府……又有两名玄境强者。”

“这半年来,由于青幻界的大变,我们四宗合力,斩杀了不少鬼宗、血宗、狱府的人。那三方在最近一段时间内,相当的安分,本以为他们服软认输了,不曾想……他们有着更大的图谋。”

乌兴稍稍解释了一下,就对柳砚说道:“你看好他们,我去灵宝阁那边问问具体情况,看他们的那些空间传送阵是否可用。”

丢下这句话后,乌兴从窗台一跃而出,他身形没有落地,就化为了一缕模糊的青影,在街道上闪了闪,便不见了踪迹。

“都呆在此地,谁都不许乱动!”柳砚喝道。

聂天和姜灵珠、叶孤末站在一块儿,望着那些冲上街道,目显恐惧的各宗炼气士,心情也被他们感染,变得沉重而惊惧。

“轰隆隆!”

大地深处,骤然传来剧烈的震动,聂天所在的六层石楼,随着地底的震动而晃荡。

他凝神四顾,突然发现那三座光秃秃的,矗立在灵宝阁三方的石峰,从原本的颜sè,渐渐变得赤红。

三座石峰,都有数千米高,如今随着sè泽的变化,从山峰的石洞内,喷涌出了一道道火焰流光。

石峰,也在短短时间内,变得如烧红的铁棍,释放着惊人热量。

浓烈的火焰,化为一道道流光,从那三座石峰内的洞口飞出,如逆流而上的瀑布,直冲向天。

血月之下,暗红sè的天空,被炽烈的火焰流光给覆盖淹没。

不久后,一层笼罩了整个天空的火焰光罩,就在天空显现出来。

在那火焰光罩上,一道道火焰流光扭动变幻着,不断组合交织成一幅幅繁复诡秘的火焰图画。

那些显现在光罩上的火焰图案,仿佛蕴藏着火焰的真谛,似拥有着无穷妙用。

天空似在燃烧,大地轰鸣不断,依旧有更多的火焰流光,被“地火焚天”大阵催动着,一一冲向高空。

灵宝阁所在的山谷,本就炎热难耐,随着“地火焚天”的运转,谷内变得愈发闷热。

街道上,各个售卖灵器、宝甲、丹药的石楼内,灵宝阁的灵宗,都传来了巨大的喧哗声。

一名名宝阁的炼器师,在他们所处的石洞,开始喷涌火焰流光之前,都已心急如焚地冲出了石洞。

那些炼器师,如今站在三座石峰底下,也是仰头看天,面显惊容。

“那边!”

聂天观察四周时,玄雾宫的翁婆子,领着郑彬,韩馨,还有几个玄雾宫的人,匆匆赶来。

“乌兴长老可在?”翁婆子在底下喊道。

“我师傅去灵宝阁了。”柳砚回应。

翁婆子似乎知道会这样,她在底下点了点头,没有经过柳砚的同意,就领着那些玄雾宫的弟子,“蹬蹬蹬”地上楼。

很快,她和玄雾宫的那些人,就出现在聂天这一层的石楼。

聂天注意到,郑彬和韩馨,还有那几个年长一点的玄雾宫来人,也都yīn沉着脸,看的出来和他们一样担心灵宝阁的巨变。

“我们玄雾宫这趟来的人少,实力不足。”翁婆子上楼以后,很坦诚地说道:“灵宝阁巨变将起,一旦地火焚天大阵被破,灵宗和宝阁,不会有人能顾及到我们。大家凑在一起,相互之间能有个照应,好过孤身作战。”

柳砚叹了一口气,道:“谁也没想到这趟的鉴宝会,会发生如此惊天之变。”

“那三方时机挑的是好。”翁婆子面容苦涩,“我们玄雾宫的那位,近期恰好不在离天域,灰谷的那位又在闭死关。只有……”

她看向聂天,道:“也就你师傅,如今处于可随时战斗的状态。不过你师傅,恐怕也来不了灵宝阁,狱府的那两位,至少会分出一人去你们凌云宗的后山,让你师傅无暇去理会此地之变。”

她这么一说,聂天脸sè猛地一变,道:“我师傅……”

“聂天,你不用担心,师叔祖不会有事的。”柳砚劝慰,“以师叔祖的境界和实力,狱府出动一位,只能拖延他的时间,两位全出,师叔祖也只是脱不了身,无法顾及到此地。想要伤害到师叔祖,鬼宗和血宗还要再分出一个人。”

“但,鬼宗和血宗一旦再分出一人,他们就无法在此地占据优势。”

“毕竟,灵宝阁还有宝阁的房晖前辈在。”

“所以,你应该担心的,不是你师傅,而是你自己。”

“嗯,我也是这么认为的。”玄雾宫的翁婆子,神情严峻地看着外面,又说道:“这趟鬼宗、血宗、狱府联合动手,一定会给灵宝阁造成重创。为了这次鉴宝会,灵宝阁将很多藏在其它地方的珍贵灵器,都调集了过来。”

“那些珍贵灵器,我看是保不住了,至于会死多少人,就看那三宗出动多少强者了。”

“此战过后,灵宝阁定会元气大伤,甚至……”

翁婆子话到一半,突然停住了,看她的意思,她是觉得灵宝阁应该是躲不过这一劫了。

“来了!”史逸突然喝道。

就在此时,众人透过那一层火焰燃烧的光罩,注意到夜空中的血月旁,突然多出了一道影子。

那影子,就在血月之下,仿佛端坐于一座血光熠熠的莲台之上。

聂天细看之后,发现那一道模糊的血影,似乎是一个女人。

那女人一在血月底下显现,聂天就感觉到漫天的血sè月光,似受到一股来自于她身上的奇异力量吸引着,疯狂汇聚向她。

女人身后,一个张牙舞爪的血影,迅速膨胀着,很快变得遮天盖地。

相隔甚远,还隔着那一层奇异的火焰光罩,看着那巨大血影,聂天都有一种想要窒息的沉重压迫感。

……

看网友对 第一百零一章 变天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