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龙符 > 第三百六十章 不见棺材不掉泪

第三百六十章 不见棺材不掉泪

“没错,勾陈乃是万妖之祖,超越了四象的存在,为大地法则之化身,当年就是它聚集许多妖族圣贤而写天妖之,并且把自己的意志存留在其中,作为一个手段,不过诸葛先生认为自己用种种卑鄙手段把勾陈意志炼化,就认为自己真的能够掌控天妖么?”

景丘自然有依仗。

他居然见到了真正的勾陈本体,现在背后的那团黄sè光芒,就是勾陈本体的力量。

当然,真正的勾陈本体不知道在何处,不过它看中了景丘作为他的代言人之一。

“不错不错,难怪你口气如此狂妄,原来是被勾陈本体看中了,成为它的棋子,不过勾陈本体也应该在沉睡,你获得不多,就传授了一些秘密,给了一件先天灵宝,如果我没有猜测错误的话,你的那件先天灵宝应该叫做中央戊土厚德旗,乃是鸿蒙树上所凝结出来的先天灵宝,被勾陈得到,又多年洗练,能够加强大地法则,不过只能防御封锁,倒没有什么攻击能力。”诸葛牙一点都不慌张。

“此旗护身,诸葛先生哪怕再厉害也根本跑不出去,也无法对我造成任何伤害,可以说,我已经立于不败之地。而且,我会把诸葛先生封印在这旗中,调动大地法则,借助勾陈本体之力,进入苍生之愿球体本身世界之中,炼化其中核心枢纽,掌控此球,你觉得如何?你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我景家做嫁衣。”景丘这个时候,不知道发动了什么,顿时整个山峰都被一朵朵土黄sè的莲花云气所包裹。

这黄sè莲花云气,就是先天灵宝,中央戊土厚德旗的力量所化。

不过此宝只有封锁防御能力,没有实质性的攻击。

“哦?那景丘先生的算计真是步步深刻,步步为营,甚至超过了一些神级人物,有勾陈本体的帮助,你的确是能够对我们靖仙司苍生之愿球体造成威胁,可也就仅此而已,相反,这中央戊土厚德旗倒是可以融入我们的球体之中,你本身居然也拥有了勾陈血脉和青龙血脉,很好,我们靖仙司正好缺少这两种血脉,只要擒拿下来你,那就五行圆满。”诸葛牙也没有发动攻击,就是看着景丘在施展。

“你们靖仙司得到了白虎血脉?”景丘倒是皱眉:“这就在我的意料之外了,不过无关紧要,大局已定。”

“景丘,你还有什么压箱底的手段都施展出来吧,免得到时候说我不给你机会。”诸葛牙摆摆手。

“事到如此,诸葛先生还嘴硬。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景丘笑了:“既然如此,那我也就催动手段,送诸葛先生上路了。”

“你这句话不见棺材不掉泪说得真是好。”

诸葛牙突然笑了,似乎听到世界上最好笑的事情。

“你笑什么?”景丘发问。

“既然如此,就让你见到棺材吧。”诸葛牙身躯突然一下变得笔直。

在他的头顶上,居然出现了一片无边无际的时空乱流,甚至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些空间和时间的断层,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

而在那时空乱流的深处,隐隐约约似乎有一尊如太古巨兽潜伏在深海的东西,这东西,赫然就是一口棺材。

这棺材是古老的石头颜sè,在棺材之上,甚至还缠绕着铁链,有一股无上的力量推动此棺的运动,此棺在时空乱流深处并不停留在某个地方,而是缓慢的行动,可是它每一次运动,就和整个世界不处于同一空间,甚至同一时间之中。

光是看见这棺材在时空乱流深处的运动轨迹,就要使得高手难过得吐血。

“葬世之威。”诸葛牙就说了四个字。

那时空乱流深处的棺材似乎听到了诸葛牙的声音,突然轻轻一动。顿时之间,巨大的虚影从诸葛牙的头顶上出现了。

埋葬世间的气息,从其中传递出来。

轰隆!

这棺材的虚影出现在这里,只是一震,所有土黄sè莲花封锁的云气全部破裂,然后在空中,出现了一杆土黄sè的小旗,这旗子力量收缩,发出来哀鸣,但刹那之间,就被那棺材虚影吸入其中。

棺材虚影没入了诸葛牙的身躯之中,而在他的手上,出现了这枚小旗,小旗好像是他的法宝一般,气息和他完美融合在一起。

“你!”景丘脸sè刹那之间就变了,“葬世之棺。”

“没错,就是葬世之棺,同样是先天灵宝,此棺可比你这中央戊土厚德旗要强大多了,此棺乃是上一代七星之主用了所有谋略和积蓄才得到,封锁了七星奥义,不使得归星辰本身,连三大天尊都寻找不到此棺的位置所在,三大天尊一直想挖掘姜公望的坟墓,夺其宝藏,刚才,我就凭借这一击,收取了这中央戊土厚德旗,这旗中还有你没有炼化的勾陈血脉。看来勾陈也不是很相信你,在给你的先天灵宝之中留了一手,可惜的是,当年姜公望辅助天子,和妖族也征战过,知道万妖始祖勾陈的一些秘密和破绽之所在,勾陈在上古时代就遭遇了劫数,现在实力远远没有恢复,把你当做棋子想做一些事情,夺他的天妖之,可惜这些都在我的算计之中。你真的以为我炼化了勾陈遗留在中的那一些意志,顺便还接受了胡姑为它准备了许多香火信仰之力,就不会防备勾陈的后手?那你也太小看我诸葛牙了。”

诸葛牙伸手轻轻一抓,这中央戊土厚德旗之中,就涌出来了一股土黄sè的血液,这血液似乎可以演化为山河大地,承载万物,这是超越了四象神兽的无上血脉,可谓是妖的极致了。

这血液有一丝涌入了诸葛牙的体内,他身躯立刻发生了变化,变得深沉,厚重,和大地紧密不可分割,落在景丘的眼中,就是如高山仰止。

吸收了一丝勾陈血脉之后,诸葛牙把这剩下的血脉和中央戊土厚德旗一抛,虚空裂开,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球体,球体之中有另外的世界。

那就是苍生之愿球体,靖仙司的镇山之宝。

在刚才景丘用这中央戊土厚德旗封锁了这山峰,却被诸葛牙动用了传说之中的“葬世之棺”力量破掉,同时收取了此宝。

此宝一收取,立刻之间就破掉了封锁,诸葛牙能够再度感应到苍生之愿球体。

景丘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此宝进入了球体本身世界,落入那世界中央的天妖树之中,化为了无数土黄sè莲花,融入世界本体内部。

立刻之间,整个苍生之愿球体内部的世界就发生了变化,那些泥土大地都生动起来,粒粒生香,一股大地的清香,弥漫了球体内部。

不过诸葛牙挥挥手,空间裂痕关闭,不让景丘看到里面的景象。

“这球体本来还缺少一些火候,我们无法运转自如,可这次得到了此旗和勾陈本体的真正血脉,那就真正圆满无缺,等我再得到南方丙火燎原旗,西方庚金杀破旗,北方壬癸玄冥旗,东方乙木生灵旗之后,先天五行灵宝,先天五行圣兽全部合一,此宝就有生灭造化之玄机,不在天地玄门之下。”诸葛牙气息和刚才截然不同了,“景丘,你现在还有什么话可说呢?还真以为你的算计,合纵连横,发动乾坤一击,能够动摇永朝的统治?你是被人当了出头鸟,自古以来,最先造反的哪里有成功的?都是为真王开路而已。”

景丘双目之中出现了杀机。

他失利了,居然没料到诸葛牙居然可以沟通“葬世之棺”,借助此宝和其中蕴含的力量,一举击破了封锁。

虽然他现在还有底牌,可此消彼长之下,把握就已经不大了,尤其是诸葛牙得到了勾陈血脉,把中央戊土厚德旗融合进入苍生之愿球体内部,镇压其中的山河大地,那次球体的威能和原来就不可同日而语了。

可以看到,也在时空乱流深处,苍生之愿球体出现了土黄sè的模样,好像一颗星球,而不是法宝。

这是逐渐真实化。

此种境界的法宝,就渐渐非人力可能撼动,甚至神都奈何不得。

“杀!”突然之间,景丘发动了攻击,他的手上出现一口剑,这剑狭长,带着无坚不摧的气势和天杀之势,朝着诸葛牙刺杀而来。

一杀之间,景丘的人恍恍惚惚,如幽冥之王。

他的剑,几乎不要时间,就刺入了诸葛牙的身体。

如此快的速度,根本不可能让人逃走,任何逃避,抵抗,都是徒劳的,因为,这几乎是神的手段了。

这口剑,不是实体,而是某个神遗留下来的神力所化。

一刺杀进入诸葛牙的身体之后,这剑就消失了,而诸葛牙的身躯瞬间变得漆黑,出现了裂痕,似乎要被拉入无穷无尽的炼狱之中,再也不了头。

“诸葛牙,这才是我的杀手锏。”景丘手掌猛抓,“此剑乃摩诃神所炼制的符箓所化,我千辛万苦,才从魔域之中寻找到这枚符箓。十狱轮剑符。”

看网友对 第三百六十章 不见棺材不掉泪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