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一百零八章 狩猎者

第一百零八章 狩猎者

一棵棵古木当中,费立慌不择路,亡命而逃。

灵宝阁突遭巨变时,他并不在山谷,而是按照他师父甘康的吩咐,在外办事。

本来,他是准备在第三天灵宝阁拍卖会开始时,返回宗门的。

可在他归来时,却远远看到夜空中高悬着的月亮,被鲜血染红。

随后,他就听到从灵宝阁所在的山谷,传来了惊天动地的激斗声。

又过了不久,他看到笼罩山谷的“地火焚天”大阵被撕裂,看到房晖大长老站在青铜巨鼎上冲天而起。

那一刻,他就明白他若是胆敢返回山谷,必然是死多活少的结局。

暗暗庆幸的他,果断抽身离开,想要尽可能远离山门,再也不想回来。

至于他师父甘康,灵宝阁的存亡,那些同门师兄弟的死活,他早已弃之脑后。

“费立,你要去哪儿?”一道火红倩影,突从一棵古树身后冒出,以一种戏谑的目光冷冷看着他。

来人自然就是安诗怡。

中天境后期的安诗怡,堵在费立身前,美眸流露出火一般的炽烈战意,一束束橘红sè火焰光团,如云彩一般,缭绕在她曼妙身姿周边。

她从腰间,解下一个流光溢彩的奇异丝带,那丝带被她一抖,瞬间涌出惊人的火焰。

安诗怡虽然在灵宗,可她从小就拥有火焰属性,她其实也梦想着,有朝一日能被宝阁的炼器师赏识,希望能成为一名宝阁的炼器师。

可惜,她以前以为赏识她的甘康,却对她别有用意,看中的只是她的容貌,而非炼器上的天赋。

“是你?”

费立脸sè微变,他打量着四周,似觉得有些疑惑。

他不明白安诗怡为何会出现于此。

“咻咻咻!”

也在此刻,聂天和潘涛、姜灵珠等人,先后赶到,都在安诗怡身旁落定。

“你们怎么逃出来的?”费立愈发吃惊了。

“少废话了。”安诗怡一点不客气,她朝着费立伸手,以一种理所当然的语气说道:“把蕴灵丹交出来,你该去哪儿就去哪儿,我不会阻拦。但,你若是强行要留着蕴灵丹,那就不要怪姑奶奶不客气了。”

“安诗怡!你敢想我索要蕴灵丹?”费立勃然大怒,还没有弄清楚状况,“你安家只是我们灵宝阁的下属家族!你敢在宗门遇险时逃离,你们安家都护不住你!我师父乃宝阁第五位高级炼器师,你哪来的底气向我索要蕴灵丹?”

“如果甘康不是你师父,你信不信我早就打的你满地找牙了?”安诗怡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里,也懒得和他啰嗦,竟然立即就动手了。

她手中的奇异丝带,像是一条摇曳着的火焰彩虹,瞬间抽打向费立。

“啪!”

费立猝不及防之下,干瘦的脸颊,被那丝带给狠狠地抽击了一下。

他的半边脸,不但立即肿了,还被严重烫伤。

“贱人!你竟然敢动手!”费立捂着脸尖叫,他如何都没有想到,一向都只敢委曲求全的安诗怡,真的敢对他下狠手。

“甘康长老和暗冥域的来人达成了默契,他会脱离灵宝阁,从离天域脱身,和那些外域来客前往暗冥域。”潘涛皱着眉头,似觉得不能在费立的身上,浪费了太多的时间,所以解释道:“他准备走了,你在灵宝阁的靠山就倒了。你身为他的徒弟,师父都叛逃了,你也脱不了干系。”

“把蕴灵丹拿出来,有多远逃多远吧,最好找到你师父,和他一并前往暗冥域。”

潘涛知道安诗怡对费立积怨极深,也知道安诗怡其实心狠手辣,并不像她表现的那般软弱。

如今给她找到了机会,她自然会趁机给费立吃点苦头,甚至重创费立都有可能。

只是,费立虽然不善战斗,可也是中天境的修为,一旦两人于此血战,势必会耽误大家的时间。

潘涛点名这一点,就是让费立清醒的认识眼前的处境,不要和安诗怡死战。

“我师父……准备去暗冥域了?”费立神情一震,他眼神闪烁了一下,似乎立即就相信了。

“蕴灵丹给你们!”

费立也是果断,一弄清状况,竟毫不犹豫地,从他的储物手环内,将那一个盛放着蕴灵丹的盒子扔了出来。

潘涛接过那盒子,掀开盒盖嗅了一口气味,又丢给了安诗怡。

安诗怡仔细鉴别了一番,轻轻点头,“是蕴灵丹。”

旁边的聂天,一听她拿到的,果然就是自己梦寐以求的蕴灵丹,也是大喜过望。

蕴灵丹在离天域极其罕见,能治愈困扰他外公多年的伤痛,这东西在他的眼中,要比炎龙铠都要珍贵。

“我可以走了吧?”费立冷冷道。

安诗怡挥挥手,“滚吧!你已经没了甘康这个靠山,以后不要让我在离天域见到你,否则……”

不等她一句话说完,费立冷哼一声,就立即远离众人。

“诺,你的蕴灵丹。”安诗怡随手一扔。

聂天接过那个盒子,看都没有看一眼,就将那盒子收入了储物手环,笑着说:“谢谢姐姐。”

安诗怡嫣然一笑,说道:“总算是帮你完成一个心愿了。”

她一直对聂天心有歉意,知道聂天因为她得罪了甘康,不然那蕴灵丹早就应该在聂天之手了。

不久前,她和妹妹安颖在那庭院之中,已决心赴死时,又是聂天突然出现,宁愿耽误了大家的时间,催促她们姐妹一道离开。

她也知道,凌云宗的乌兴之所以开口,愿意替她们姐妹揽下责任,同样是看在聂天的面子上,不愿聂天在她们姐妹身上去浪费时间。

后来,甘康堵在洞口,故意刁难众人,让众人无法第一时间逃离,也是因为她。

她知道她亏欠了聂天太多,满心愧意,一心想要找机会偿还。

如今从费立的手中,将本就应该属于聂天的蕴灵丹夺回,终于让她觉得好过了一点,整个人的笑容都仿佛灿烂了不少。

“那个,我们还没有脱身呢?有什么话,等我们真正远离了山谷,不会再遇到鬼宗和血宗的人,能否再去谈?”潘涛苦笑道。

“也是。”安诗怡抿嘴一笑。

“你继续领路吧。”聂天也道。

……

聂天等人逃出的出口处,众多血宗的强者,和灵宗、宝阁,还有乌兴、翁婆子厮杀着。

血宗的虞彤,突从谷内飞来,“杨元师叔,可看到凌云宗的一些小辈离开?”她对那个失去左手,和乌兴激战的血宗强者询问。

“哦,那几个小辈运气不错,是第一批走脱者。”杨元随口答了一句。

一身血红长裙的虞彤,忙追问道:“都有什么人?在何等境界?”

之前和赖易战斗的那名血宗强者,此时正要钻入甘康离开的石洞,去追击甘康和逃离的赖易,闻言停顿了一下,说道:“领头的是灵宗的安诗怡,中天境后期的修为,其余的都是小辈,不过初入后天境而已。”

“封叔,你和我一道儿!”虞彤请求。

一直跟着她的一名血宗强者,点了点头,咧嘴狞笑,“我最喜欢追杀那些自认为逃脱的老鼠。”

“我打听清楚了,巫老怪新收下的那个徒弟,也来了此地,应该就在他们当中!”虞彤眼中血光一闪。

“那个被你念叨了有半年之久的聂天?”杨元诧异道。

“就是他。”虞彤煞气冲天道。

杨元点了点头,对她身后的血宗强者道:“封罗,那个叫聂天的小子,可是小彤的魔障,你去助她扫清心魔吧。”

“我知道了。”封罗嘿嘿怪笑。

这些血宗的强者,都知道虞彤从青幻界回来以后,重伤昏迷,用了很长时间才恢复如初。

恢复以后的虞彤,修炼愈发刻苦,如今实力又有精进。

可虞彤,却对一个叫聂天的小子念念不忘,四处打听聂天的消息,等她听说聂天被巫寂给收为徒弟,才打消了去黑云城,到聂家将聂天斩杀的念头。

他们都看得出来,聂天若是不死,早晚会成为虞彤日后修炼上的魔障,所以也都支持她在此地将聂天诛杀。

“封叔,我们走!”虞彤越过那些激战者,和封罗离开山口,沿着聂天等人逃离的方向追去。

……

看网友对 第一百零八章 狩猎者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