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540章 当年真相时光母河

第540章 当年真相时光母河

“弟弟,弟弟,你没事吧,你可不要吓唬姐姐啊!!”

耳边传来一阵阵的啼哭之声,王通猛的打了一个激灵,坐起了身子,随后,又是一阵剧痛遍布全身,让他哀号了一声,又半躺了下去。

“弟弟,弟弟,你醒了,太好了,你终于醒了,可把我给吓死了!!”

一双柔软的手扶住了他的双肩,艳光四射的脸庞凑到了他的面前,年约二十五六,香气扑鼻,惹人瑕思。

“姐姐,我没事!”王通无力的摆了摆手,露出苦笑之sè,“一点小伤,还不至于要了我的命!”

“小伤!?”女子秀眉一竖,露出哀怒之sè,“弟弟啊,姐姐和你说,你可不要想不开啊!”

“想不开?我为什么要想不开?!”王通露出不解之sè问道。

“玉舒,小通刚醒,你就让他休息一会儿吧!”身后,一个清朗的声音说道,“其他的事情,等他以后再说!”

“以后再说,什么以后再说,这种事情能瞒的了吗?!”女子猛的扭头,狠狠的盯了身后那名青年一眼道,“都是你这个没用的东西,如果不是你,我弟弟会受这么重的伤吗?连丹田都破碎了!”说到这里,她又开始啼哭起来,“弟弟啊,姐姐没有照顾好你,对不起死去的爹和娘啊,是姐姐没用,你千万不要想不开啊,我们王家现在可就剩下你这根独苗苗了啊!!”

“什么?丹田破碎?!”王通面sè惨变,一下子抓住了那女子的衣服,“姐姐,你不要吓唬我啊!!”

“我怎么会吓唬你呢,是勾大夫亲口说的啊,弟弟,你可不要太伤心啊!”

“我……!”王通努力的作出悲痛的模样,突然之间,他的变的古怪了起来。

“弟弟,你怎么了,你可别吓姐姐啊!”

少妇露出一副焦急的模样来,显然对他这个弟弟非常的在意。

“姐姐,是您在吓唬我吧?谁说我丹田破碎了?!”王通抬起头来,表情显得有些不满。

“什么?!”一听这话,少妇更急了,赶紧上前,摸了摸王通的额头,捧着王通的脸,一副急的要掉泪的模样,“弟弟啊,你可不能想不开啊,丹田破碎就破碎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有命在,咱们还……”

“姐姐!”王通强撑着身体,一副气恼的模样,“我没有骗你,我的丹田真的没事,您看,我现在还,哎哟……”

王通突然捂着肚子叫了起来。

“弟弟,弟弟,你没事吧,你没事吧?!”少妇面sè大变,忙扶起王通道。

“没,没什么,我的丹田没事,但是我的经脉受创颇重,刚才行气的时候,触到了伤势,所以……”

“小通,你的丹田真的没事?!”这个时候,少妇身后的男子终于听出了不对,上前一步,走到王通的面前,一把握起王通的手腕,一道柔和的气劲涌入王通的体内,气劲沿着经脉行走,直达丹田,只是这气劲的路线之上,受创的经脉颇多,所以虽然只是短短一息的时间,王通仍然痛的面sè扭曲起来。

“咦?”男子发出了一声惊咦起,面上露出古怪之sè。

“少康,怎么样了?”少妇亦觉出了不对,向男子问道。

“他的丹田没事。”少康摇了摇头,露出欣慰之sè,“只是经脉受创很重,需要时间休养!”

“没事,真的没事吗?”

乍闻这个消息,少妇露出了惊喜之sè,旋即,神sè又是一变,“哼,还神医呢,我看庸医还差不多,比庸医还庸,我现在就去砸了他的牌子!”

“算了算了!”看到少妇作势要走,少康一把将他拉住,“人手失手,马有失蹄,顾大夫或许只是一时不察而已。”

“不察?他是不察了,可把我给吓死了!”少妇杏眼圆睁,煞气毕露,“我担心了这么长的时间,难道就活该吗?亏我还……”

“小通的伤势无碍,这是喜事,不过他现在同样需要时间调理,顾大夫最擅长的就是这个,你现在和他闹翻了,对小通的伤势也没有什么好处,不是吗?”

少妇被他说的一愣一愣的,想了好一会儿,方才点了点头,仿佛认同了他的说法一般,“好,就算你说的有理,不过事情可不能就这么算了,等他过来,我非要好好的说道说道不可!”

“好好好,说道说道!”少康满脸的苦笑,“现在小通刚刚醒过来,正需要休息,你就不要再在这里闹他了,让他好好休息吧,你在这里动静闹的这么大,他也觉得头疼啊!”

少妇一听,立刻不干了,一叉小蛮腰,冲着男子叫道,“你说什么,觉得我闹腾,我告诉你,陈少康,我……”

“哎哟哎哟……”这个时候,王通及时的哀号了起来。

“弟弟,你怎么了?!”

“我头疼,疼的厉害!”王通捂着脑袋,一副头疼欲裂的模样,“姐姐,我想休息一会儿!”

“好好好,休息,休息,好好的休息!”少妇无奈的又将王通扶着躺了下来,恨恨的瞪了陈少康一眼,小屁股一扭,蛮腰一转,仰着下巴离开了。

“谢谢,谢谢!”陈少康叹了一口气,转过头,对着王通悄悄的拱了拱手,无声的道着谢。

王通苦笑着点了点头,闭上了眼睛,彻底的躺了下来。

“好险哪!!”

闭上眼睛,他长长的叹息一声,回想着在那元武界与盘武大陆的点点滴滴,至今尤自心惊不已。

当日在元武界红松林破碎虚空,以他的实力应该是直接飞升武神界的,事实上他亦是如此想的,但是事实却并非如他想象的那般简单,在进入那道飞升的门户之后,整个空间破碎了,他惟一记住的便是看到原本一道直直的通往终点的道路被一股巨大力量打的支离破碎,他整个人都落入了一片奇异的虚空之中,这并不真正的虚空,而是世界与世界之间的奇异间隙,王通亲眼看到,那一条飞升的通道被一尊横亘虚空的巨轮击的粉碎,随后,六个巨大的黑sè通道代替了飞升通道。

每一个都散发着巨大的吸力,要将王通吸进去,而在那一刻,王通陷入了虚空之中,全力抵挡来自于虚空的风暴,根本无法抵挡六个通道吸力,整个人瞬间被撕成六片。

在那一刻,无相钧天大力神通已然无用,也亏得他有九火归元功,多出了几条命,被撕裂之后,再次重生,在第一次重生之后,他便呼唤轮回之盘,希望能够得到轮回之盘的帮助,因为他很清楚那六个通道是什么,结合轮回重启的事情,他已经清楚的知道,那就是六道轮回,而身为轮回之盘,绝对有机会帮助脱出这种危险的境地,可惜轮回之盘在那一刻并没有给他帮助,当然,他还是出现了。

“我只能说你的运气很不好,竟然选在这个时候飞升,如今轮回重启,无法改变,看来你的气运已经到头了,罢了,就让我来帮你一把吧,正好你的血脉可以用来炼制一枚元初血脉丹!!”

这是王通对于轮回之盘出现之后印象最深的话语,随后,他便陷入了深深的恐惧与绝望之中。

自重生以来,那一刻,是他最为绝望的时刻,他知道自己已经无法幸免。

但是,就在轮回之盘出手的瞬间,一道璀璨的星河突然间自虚空之中倒灌而入,在轮回之盘将要抽取他血脉的瞬间将他倒卷而起。

耳边隐隐的听到轮回之盘的怒吼之声,这是他最后的记忆,当他再次苏醒的时候,已经进入了盘武大陆,失去第二世,也就是穿入昆墟界之后的所有记忆。

现在他知道,这叫胎中之谜,自进入昆墟界之后,他因缘巧合的进入了三个世界,但是那三个世界都是带着记忆进入的,不能叫做转世,只能叫做穿越,因此只能算是一世,被星光长河卷入之后,他还是不可避免的受到了轮回之力,胎中之谜的影响,损失了第二世的记忆,不过这种损失并没有他想象之中的大,第一是因为无相钧天大力神通已经成为了他的本命神通,虽然失去了第二世的记忆,但是本能的,天生便记得无相钧天大力神通法门,就如这现在这一世一般。

其次,因为星光长河的影响,轮回之力对他的作用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一些隐藏在他神魂深处的记忆,在他接触到相关的东西之后,便在第一时间恢复了过来,主要就是功法,因为这些功法原本就是他修炼出来的,不但在神魂之中有影响,在身体之上亦有着本能的反应的,所以才会出现时不时的冒出一些古怪的记忆和知识的情况。

现在回想起当时的情况,他隐隐的记得,轮回之盘最后的那一声怒吼吼出来的应该是“时光母河”四个字。

至于时光母河究竟是什么他现在也不清楚,为什么会在关键的时刻出现把他救下来,他也不清楚。

现在这一切都是一个谜。

第二世的记忆彻底的恢复是在他进入诸天轮回之地后,进入诸天轮回之地开始的时候,他还是保持着在盘武大陆的记忆,但是随后,一种极为熟悉的感觉让他心悸,让他恐惧,这种心悸与恐惧的感觉出自于他的本能和神魂深处,

那种让他从心底深处恐惧的气息来自于一个他所熟悉无比的存在,轮回之盘。

在接触到轮回之盘气息的瞬间,他的第二世记忆彻底的恢复了过来,本能的,他退出了诸天轮回之地,在回到盘武大陆的一瞬间,便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将那空间节点封闭住了。

但是,在他的意识深处,有一种极为明确的信息,这种信息来源于他的本能,亦来来源于灵机一现和六爻神算,那就是绝不能让轮回之盘发现他,找到他,否则一切都完了,所以,他当机立断,在退回盘武大陆之后,在第一时间做了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便是破碎虚空,第二件事情,便是用第二元神之法,切割了自己的元神,制造出了一个第二元神,留在盘武大陆。

而这第二元神便是现在留在盘武大陆的王冲天,他不仅仅是第二元神,还是他做了手脚的第二元神,在这个第二元神的记忆之中,并没有关于他第一世的一切记忆,亦没有无相钧天大力神通、末法之眼和碎虚之锤这一系列或多或少跟轮回之盘有关的功法的信息。

第二元神的记忆被他所篡改,他所能记得的只是他是铁壁山城王家的遗孤,在铁壁山城王家被定为邪神党徒之后,独自逃离,于山中遇到了落难的王冲天,后来他杀了盗匪,盗用了他的身份,同时亦在他的身上找到了一册用上古语言写成的武学功法,北冥神功。

这北冥神功玄妙的紧,能够吸收别人的内气化为己用,就是靠着这门功法,他的实力在短时间内得到了大幅的提升,惟一美中不足的是,这门北冥神功修炼出来的内气实在是太过中正平和,用来养生是一等一的,但是用来克敌便显得不足了,不过后来又得到了纯阳心法,意外的觉醒了适合纯阳心法的血脉,将一身的北冥神功全部化为了纯阳真气,战力大增,一跃而成为盘武大陆属一属二的高手,至于他现在还记得的武学,亦在记忆之中被他改变了,变成了他又得到了第二次机缘,撞上了一次上古武者的传承,而传承中的武学功法,便是那旱魅焚天命魂图与他曾在昆墟界见识过的青狮的战斗经验以及,炎阳圣铠的传承。

他之所以敢这么干,则是因为他在记忆觉醒之后,意识到自己被时光母河卷入之后,已经脱离了原本的时代,进入到了一个他进入昆墟界还要早的多的时代,甚至在几个纪元之前,在这个时代之中,甚至连武神界都没有形成,

而现在的轮回之盘,亦不是未来的轮回之盘,对他了如指掌,得出这种结论的依据就是他所斩杀的那些轮回者的记忆之中,完全没有对于轮回卫士的记忆,风邪子没有,萧老大没有,古罗大师和那些零散轮回者都没有这些记忆。

而无论是风邪子,还是古罗大师,都算得上是高级轮回者,不可能不知道轮回卫士的情况,那就只能有一个结论,他所处的时代,轮回卫士还不存在。

他被时光母河直接卷入了过去的纪元之中。

而在这个纪元里头,他之前所知道的一切信息,几乎都作废了,惟一能够肯定的是,现在的纪元之中,仙界同样已经破碎坠落了,诸天轮回之地的轮回者组织已经变的成熟起来。

对于其他的信息,他知道的还不算多。

在神魂分离之后,他的真魂,则融入到了末法之眼中,借破碎虚空之际离开了盘武大陆。

但是同样,这一次严格来讲,不算是飞升,因为他的实力还远远的没有触到盘武大陆飞升的极限,他是以自己超越这个时代的知识和感悟,强行施展破碎虚空的手段,为自己夺取一线生机。

正是因为这不算是飞升,神魂之中亦有轮回之力的残留,所以他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仍然是转世重生,也就是说,现在,算是他的第四世。

第四世,胎中之谜仍然存在,因为受创过重,甚至连第三世进入盘武大陆都不如,因为在盘武大陆转世,他好歹还有第一世的记忆,进入第四世之后,他甚至连第一世的记忆也没有,惟一能够记得的便是他的本命神通,无相钧天大力神通,同样的,因为这门神通的坑爹尿性,他并没有修炼出什么名堂来,在这一世,混沌的过了十六年,终于又惹到了一个他惹不起的人物,一掌震碎了他的丹田,再次重演废功之事,无相钧天大力神通妙处终于显现了出来,而他的前三世的记忆又终于恢复了过来。

三生三世,百年沧桑,蓦然回首,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已经变老了。

“修炼不知岁月,山中不知年,或许这便是修炼者的无奈吧,只是,像我这样的,修炼百多年,还是停留在后天四层的,恐怕也是一个笑话吧~”

人家像他这样,有高级的功法,无数的资源与丹药,修炼百年,就算不到金丹,亦是罡煞在身了,可是他呢?

经过这第四世,竟然还是后天四层的修为,又要从头开始,他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哭也好,笑也罢,既然要从头来过,也需要了解一下这个世界,到底如何。

好在他现在还有转世之后十六年的记忆,略一思忖,便发现,这个世界,仍然还是一个武道世界,而且还是一个等级极高的武道世界,这让他深深的松了一口气。

不过,细细的感悟之后,他的神sè顿时变的古怪了起来。

不错,这里应该是一个等级非常高的武道世界,是不是武神界不敢说,但既然不是武神界,亦相差不远了,因为其中的元气浓度,甚至不下于昆墟界,仅次于诸天轮回之地。

这本来应该是一件好事,可是事实并不!是如此。

这里的元气,非常的原始,非常的混沌!

这对他而言是一个极为不好的现象,要知道,他最大的底牌是无相钧天大力神通,但是最熟悉的还是倾向于仙道世界,法术,神通,飞剑、法宝,熟悉无比,用起来毫无压力,特别是九火归元功这种霸哥一样的可以让他多出几条命来的功法,无疑是他保命的最后手段。

但是他发现,这些东西,在这个世界都不能修炼,不仅如此,他的灵机一现与六爻神算亦受到了极大的限制,亦不能使用。

说到底,这个世界的规则实在是太过严苛了,像灵机一现和六爻神算其实都是以身体为媒介,借助时光母河之力来看清未来的种种可能,但是因为这里的法则严苛,灵机一现也好,六爻神算也罢,在这里,根本就无法碰触时光母河一丁点。

既然无法碰触,当然也就谈不上撬动这种高端的事情了。

据他估计,在这里,最多只能够心血来潮而来,而且还要在遇到极重大的事件之后,方才能够有一丁点的效果。

这让已经习惯了用六爻神算与灵机一现来预警的王通很是不爽。

除此之外,因为这里的元气极为原始,各种类型的元气混杂在一处,根本就无法分解,既然是五行这样最基本的元气也都混杂在一起,无法分开,所以像九火归元功这样明显的具有五行特征的功法是无法修炼的,因为你根本就不可能提炼出火行元气,不仅在平常的地方不可能,在一些环境极端的地方,譬如说地心熔流近处,也根本无法提炼,以他十六年来的见闻,这一界,并无任何五行功法。

这一点倒是有点类似于元武界,但是元武界比起这一界的规则来,要松动很多,因为在元武界,只要用心分离,手段高明,基本的五行元气还是能够提炼出来的,相比之下,元武界的元气融合程度如果说是液态的化,这个世界的元气融合程度便是金刚石般的存在,完全混为一体,性质单一,无法分解。

也正是因为具备了这样的特性,所以这一界,完全是纯粹的武道世界,没有神通,没有法术,没有法宝,便是神兵利器,也完全依靠着材质的高低来打造,什么符文啊,阵法啊,都不起作用,因为完全无法撬动这个世界的法则。

不过,这并不是说这个世界就是低级的,相反,这个世界要比元武界高级的多,元气单一而元始,仅仅是呼吸之间,便让王通感受到了一种荒凉莽古的感觉。

这种感觉,他甚至连诸天轮回之地也没有感觉到,而这里的元气炼化之后形成的内气,威力远比盘武大陆要强的多,可问题是,这里不但元气强悍,各种物质亦同样水涨船到,便是一块普通的木头,硬度也堪比盘武大陆的金刚,所以武者所能够造成的破坏力,甚至还不如盘武大陆。

说明白一点,这里的武者,修炼出来的内气威力,如果拿到盘武大陆去,后天武者足以吊打先天武者,而盘武大陆的先天武者进入这里,他的先天真气的威力甚至都不足以打折一颗树,还需得重新修炼,从这一点中,王通便可以确定,这一个世界,应该是比盘武大陆高出一个,甚至数个等级,很有可能就是盘武大陆破碎虚空飞升的目标之一。

“如果真是的话,或许能够从这里得到一些关于盘武大陆的消息。”

他心中暗想道。

看网友对 第540章 当年真相时光母河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