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15 暴怒的豺狼

15 暴怒的豺狼

这是一句歌词,就好像“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一样是句歌词,但豺狼是低声念出来的,而不是唱出来的,和上次一模一样。

就像上次我猜不透豺狼的心思一样,现在的我一样猜不透豺狼的心思,虽然他的出现帮我解了围,还帮我出了气,不过我并不认为他是为我而来的,或许他就是觉得现场太乱了,打扰了他晒太阳,所以才拿程虎出气。

现场鸦雀无声,谁也不敢再窃窃私语,坐在地上的程虎依旧捂着流血的鼻子,一脸胆怯、惊惶地看着豺狼,就好像一条受惊的狗,我还是第一次在他脸上看到这种表情,过去那个张狂自大、运筹帷幄的程虎好像不见了。

我也躺在地上,不过豺狼并没看我一眼,而是直接走到程虎面前,问道:“说说吧,为什么在这乱?”

前一秒,众人的焦点还在我身上,等着看我被程虎痛殴;后一秒,焦点就转移到了程虎身上,根本没有人再注意我了,这风水轮流转得实在快了一点。

从豺狼出现,到用篮球砸了程虎两下,终于给了程虎开口的机会。程虎抓住这个机会,并且发挥他的口才,快速地把事情说了一遍,当然还是颠倒黑白,用手指着我,说我一开始被人欺负的不行,他看我可怜,所以收我当小弟,但是相处了几天,发现我这个人品行不端,竟然想给一个女生下药,所以把我踢了出去,结果我怀恨在心,竟然用刀子捅他,所以才在这收拾我的。

豺狼听完,沉默了一下,接着又举起手里的篮球,朝着程虎的脑袋再次狠狠砸了下去。

“放屁。”他说。

打过篮球的都知道,篮球砸在人的头上得有多疼,而且豺狼那粗壮的胳膊,每一次砸下去都是用尽全力,砸到这第三下的时候,程虎显然有点撑不住了,身子也在微微地晃,明显已经把他脑袋给砸蒙了。

接着,就听豺狼说道:“别人不知道你,我还不知道你?你以前就没少干这种事吧,每次都用这种手段,能不能换个新鲜的?”

说到这里,豺狼突然伸手在程虎的口袋里一掏,就摸出一块小小的纸包来,接着手指一搓、一扬,白sè的粉末飘了出来。

“你给我说说这是啥?”豺狼把空荡荡的纸包狠狠砸在了程虎的脸上。

程虎一脸错愕,现场也一片哗然,豺狼虽然言辞简练、动作简单,可所有人都知道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之前程虎在教室里颠倒黑白、混淆是非,把屎盆子扣到我头上的时候,我真以为自己可能一辈子都洗不清这份冤屈了,可是没想到豺狼三言两语,再配合一个简简单单的动作,就无情地揭穿了程虎的谎言,同时也洗干净了我身上看似顽固的污渍!

在铁的事实面前,程虎彻彻底底的傻了,嘴巴微微张了两下,似乎想说什么,但是又没说出来,而四周则响起了一片嗡嗡之声。

“没想到程虎竟然是这种人,以前一直以为他是个有情有义的大哥!”

“是啊,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还好咱们狼哥慧眼如炬,一下就戳穿了他虚伪的面目!”

“真是太可怕了,人心隔肚皮啊,如果不是狼哥的话,咱们还要被这个程虎蒙蔽多久?”

虽然众人的议论始终聚焦在奉承豺狼和鄙视程虎身上,没有一个人说起我曾经受到的冤屈,可是看着程虎一副吃瘪还不敢有丝毫异议的模样,我还是觉得心里痛快极了,浑身上下无一处不觉得舒坦,真是天理昭昭、报应不爽,老天终于开眼了一回啊!

豺狼从现身到现在不过五分钟,就将之前还趾高气昂、气焰嚣张的程虎彻底踩在了脚下,除去他看似没谱实则睿智的作风之外,还因为他有着足够强大的实力和威压,才使得程虎只能老老实实地吃下这个亏。

四周的嗡嗡声越来越大,几乎所有人都在讨伐程虎,从天堂摔到地狱不过一瞬之间,现在的程虎显然就是刚才的我。可想而知,豺狼在这么多人面前戳穿程虎的真实面目,那程虎以后在学校都很难混下去了。然而就在我心中暗爽的时候,程虎竟然猛地看向了我:“王巍,你快和狼哥说说,真是你下药的!”

唰!

一瞬间里,所有人都看向了我,就连豺狼都看了过来。我愣了一下,随即明白了程虎的意思,他是想让我替他背锅!

程虎的算盘打得很好,他知道在现在这种人赃俱获、又不敢和豺狼翻脸的情况之下,能扭转整个局势的只有我了,只要我承认这药是我的,那程虎自然可以逃过一劫,继续风风光光做他的大哥。

可是他有没有想过,之后的我又该怎么办,就该承受着众人无情的指责和侮辱过一辈子吗?也是,像程虎这种自以为是的人,怎么会考虑别人的感受?

在众人看向我的时候,程虎也趁机对我龇牙咧嘴,表情半命令半威胁,显然如果我不肯背这个锅,那他以后肯定还会狠狠的收拾我。

但他这个算盘确实是打错了,他就不想想,之前我被他用皮带勒住喉咙当狗一样拖,被他用刀子顶在脸上,都没有向他低下我的头颅,现在这种情况,我怎么可能妥协?所以程虎简直是狗急跳墙,还抱错了佛脚。

于是我毫不犹豫地大声说道:“就是你干的!之前你让我给李娇娇下安眠药,但是我不肯,所以你才殴打我、折磨我、虐待我!”

吼完这一番话之后,我顿时觉得出了一口大大的恶气,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觉得舒服了好多,怎一个爽字了得?

豺狼则回过头去,说程虎,你还有什么话说?

四周又响起嗡嗡的讨论声,说程虎确实不是东西,都这种时候了还想别人替他背锅。这一次,程虎彻底的绝望了,面sè一片死灰,像是霜打了的茄子,然而就在这时,他好像想起什么似的,立刻低声说道:“狼哥,我和熊哥关系不错!”

豺狼的面sè顿时变了一下,接着说道:“你什么意思,拿熊子来威胁我?”

熊子我知道,也是复习班的,手底下也有一票强悍的兄弟,号称最接近我们初中的天的角sè。如果说我们学校还有谁能和豺狼分庭抗礼的话,那这个人一定就是熊子了。程虎现在把熊子搬出来,显然别有用心。

在豺狼的质问下,程虎赶紧说没有,就是希望豺狼能看在熊子的面子上放他一马……

然而话还没有说完,豺狼突然爆发出一声怒骂:“我X你妈!”接着,他把手里的篮球狠狠砸向了程虎的脸,这一次是直接把篮球砸飞了出去,程虎的身子直接被砸倒在了地上,篮球也咚咚咚滚到了一边。

然后,豺狼又冲上去,冲着程虎又踢又踩,每一下都凶狠到了极致,嘴里还骂骂咧咧:“我他妈最讨厌别人拿熊子来威胁我,你有本事就叫熊子来找我吧,老子正想和他干一架呐!”

豺狼疯了一样地殴打着程虎,就像程虎之前疯了一样地殴打我一样,程虎的那些狗腿子虽然就在旁边,可是连一个敢说话的都没有,就更别说动手了。

而豺狼那干兄弟虽然也在旁边站着,可是个个都跟事不关己一样,抽烟的抽烟,说笑的说笑,还有开豺狼玩笑的,说他就是个炮仗,一听熊子的名字就炸……

程虎不断地哀声求饶,说不敢了,希望豺狼能放过他。但豺狼还是无动于衷,仍旧狠狠痛殴着他。不过一会儿,程虎就变得伤痕累累了,像条死狗一样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和之前的我比起来有过之而不及,果然是风水轮流转啊,没想到一向威风八面的他也有今天,真是恶人自有恶人磨。

直到这时,豺狼好像才出完了气,用脚踢了一下程虎的肚子,说滚吧!去找你熊爹,看他敢不敢来找我!

程虎一声不吭,捂着满是鲜血的脑袋慢慢爬了起来,接着转身朝着教学楼的方向走去,他的那干兄弟也赶紧跟了上去。程虎的背影看上去十分落寞和萧索,毕竟这一次可真是身败名裂了,赔了夫人又折兵。

与此同时,豺狼又冲着四周的人怒吼:“还不滚蛋,留在这等着我请你们吃饭呐?!”

不是吹的,身为我们学校的天,豺狼说话有时候比校长还要管用。在他一声暴喝之下,四周的人如同惊弓之鸟,立刻纷纷散去,齐齐涌向了教学楼。

顷刻间,篮球场就恢复了本该有的安静,现场就只剩下豺狼和他的一干兄弟,以及还躺在地上的我了。豺狼那干兄弟依旧说笑的说笑、抽烟的抽烟,没有一个人看我,只有豺狼缓缓看向了我,我赶紧坐了起来,和他四目相对。

“滚吧。”他说。

又是这个字,他对我好像就没有其他的话了。

说完,他就领着他那干兄弟,走向了不远处的篮球架,那块地方好像是他们的地盘。不过我并没有听他的话,而是捡起地上的刀子,朝着他们走了过去。

看网友对 15 暴怒的豺狼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