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十二章 试炼塔

 第七十二章 试炼塔

周钧此前未开辟灵海真元,与陈海切磋,都无法逼陈海出全力,但斩杀妖蟒一战以及陈海收拾不知天高地厚的解文蟾一战,周钧能知道陈海对武道的理解,远在众人之上。

周钧知道陈海在修为被废之前,曾是姚氏十四岁就开辟灵海秘宫的天之骄子,所以陈海身上表现出一些不合常理的地方,周钧等人都觉得理所当然,不会深究下去。

不过,陈海与吴蒙都没有正式切磋过,周钧也很想知道陈海此时在武道上的修为,能不能跨过两个小境界,力压辟灵境中期的吴蒙。

听到陈海招呼,吴蒙也不推辞。

在观陈海诱杀妖蟒一战之后,吴蒙对武道、对剑道修行有了全新的感悟,他知道在观蟒战之前的他,不会是此时的陈海敌手,但他也想知道,在他对武道及剑道修行有全新感悟和认识之后的他,实力到底有多大的提升……

为防止弟子相互间切磋损毁屋舍,栖云岭有专门的比试场地。

比试场地有露天的,但绝大多数弟子除了正式的比试外,平时都是亲近之人相互切磋,都不愿被无关人围观看,栖云岭还有专门的室内切磋场地——这点要比道院高级得多。

从祖师堂出来时,陈海他们半道就听主事孙不悔介绍过栖云岭有这么一处场地,叫试炼塔,就位于弟子院舍东首的山谷里。

陈海、周钧、吴蒙走出弟子院舍,翻过一道岭嵴,就看到下方的深谷里,矗立着一座铜塔。

塔身炼入强大的阵法,散发出淡淡的灵芒,牵动天地间的元力,就见山谷里的云雾也因为这种牵动,而变成漩涡状的雾海,差不多将十数里方圆的山谷都遮闭起来。

陈海他们飞快下到谷底,站在塔底仰望铜塔,塔身分九层,将近有六十余米高。

陈海心想太微宗还真是阔绰,暗感不管内部所炼入的阵法,仅这座铜塔就需要三五百万斤精铜才能铸成;而除此这座铜塔之外,栖云岭精铜所铸的大型殿堂比比皆是。

试炼塔共九层,每层都有不同的妙用,八间普通的比试场地都在底层。

即便是最普通的比试场地,也都有精妙的阵法将比试过程录制下来,确保参与比试的弟子都能遵守规则,避免不必要的意外发生。

今日很不巧,八间比试场地都有人在使用。

现在差不多有上百名内门弟子都集中在栖云岭修行,这些人平时不在藏经验阅览经卷,就在试炼塔里切磋修为,再加上各自的随扈侍从,八间比试场面确实有些不大够用。

陈海拿出弟子鱼印,交给守塔主事验看过,只能先在大厅里排位等候。

初到栖云岭,陈海他们也是新鲜,见试炼塔今日守值的主事比较好说话,就缠着问东问西,才知道试炼塔每层都设有不同的阵法,辅助弟子修行有种种不同的妙用。

有些阵法会对弟子的肉身施加数百斤到数万斤不等的压力,帮助弟子淬炼筋骨皮肉、修炼肉身;有些阵法会辅助弟子修炼神魂,强化念识、精神念力;也还有专门的铜人殿,有宗门炼制的强大傀儡,弟子与之对炼,能提升实战能力……

这也是诸多内门、真传弟子,即便没有新的玄法绝学要修习,也会经常到栖云岭驻足的主要原因。

特别是铜人殿,共有上百樽铜人傀儡,能设置不同的强弱程度组成军阵进攻,对军中武将提升战场实战的经验,有着难言可贵的帮助。

不过,这些试炼室的使用,都是有代价的。

底层最简单的切磋室,只需要十数点宗门功绩,而想在铜人殿中纵情修炼一个时辰,即便是真传弟子都需要五百点宗门功绩,内门弟子更高。

陈海他们初来乍到,对栖云岭的情形还不甚熟悉,除了底层的切磋室外,暂时还不想花费太大的代价去尝试其他的试炼室。

大约过了半炷香的时间,丙号比试室的大门就被人从里面打开,一群人从里面走出来,看到一年多前就修入辟灵境、进入上七峰修行的柴荣赫然就在这群人当中,陈海心里一想,还真是冤家路窄啊!

柴荣身边那个异常强壮,仿佛半截铁塔移动的妖蛮铁奴,以及在道院弟子比试中被陈海击败的孔桐,随后也都从丙号试炼室走出来。

孙桐也就通玄境后期的样子,他既然能进栖云岭,那必然是正式投附柴氏,这才跟随着柴荣身边侍候——孙桐出身寒介,入道院修行两三年,就能踏入通玄境后期,在武道修行绝对有着令人惊艳天资,这样的天才少年竟然选择投附柴荣这样的世家子,陈海也觉得无奈。

而妖蛮铁奴还是一副人形坦克的样子,比普通人足足高过两头,长满密鳞的双臂涌动着恐怖的力量。

以肉身修为来说,妖蛮铁奴就已不在玉龙山那头妖蟒之下,而妖蛮体内的妖族血脉,又使他们的气力远胜他族,使妖蛮一族生来就更适合肉身搏杀。

但此时真正令陈海真正在意的,是铁奴身上有一种若有若无的淡淡战意,任铁奴他本人再怎么掩饰,都没有将这战意完全收敛起来,心想铁奴被柴氏捕捉之前,定是妖蛮一族有名的战将。

说实话,起比孔桐、跟妖蛮铁奴来,柴荣本人都还真不值得陈海正眼去看。

柴荣走出比试场面,看到陈海、周钧竟然也在试炼塔内,乍然间也是愣怔片晌,下一刻瞥见到陈海、周钧悬于腰间代表内门弟子身份的鱼形印符,脸上惊诧之sè更甚。

他没想到被姚族废除修为后驱逐的废物,竟然也能进上七峰修行。

柴荣很快就断定陈海没有踏辟灵境,但这令他更加困惑。

这一年多来,柴荣就在上七峰潜心修行,两耳不闻窗外事,只知道武威军、鹤翔军在沿玉龙山扩编军备对峙,以及陈烈与柴腾同时出任玉龙大营都使副使又先后分封亭侯等重要事件,根本就不会关心陈海、周钧这么小人物的去向。

柴荣虽然狂妄,但到底不蠢,很快猜到陈海必是借陈烈“嫡子”的身份,才得在这时破格入上七峰修行。

柴荣又瞥了陈海身后的吴蒙一眼,辟灵境中期修为,算是不弱的剑修,猜测此人要么是陈烈麾下的部将或陈氏的子弟,但还不值得引起他的瞩目。

“哼!”柴荣冷冷一哼,决定无视陈海的存在。

柴荣想无视陈海的存在,陈海却不会忘掉当年他在道院被柴荣欺凌的场面,这时候怎么会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陈海袖手站在过道里,静静的看着柴荣。

见陈海站在过道当中动也不动,挑衅之意就差点写条横幅拉出来,柴荣脸sèyīn沉下来,他们想要走出试炼塔,就需要从陈海身边绕过去。

见陈海竟然也有如此蛮横的一天,柴荣不屑的一笑,问道:“怎么,难不成姚师弟要找我比试一场?”

陈海冷冷一笑,拿手指挖了挖鼻子,不屑说道:“你也不想想你是什么身份,有什么资格找我比试?快让开,莫要挡到我的道!”

柴荣本来就不是一个有好涵养的人,何况眼前所立之人,他打心眼底就瞧不起,此时听到陈海这话,额头的青筋都快要跳出来。

但是,他又不得不承认即便同为上七峰的内门弟子,陈海作为亭侯嫡子的地位确实要比他这个柴氏的旁系子弟更高一些;照规矩来说,在途中相遇,理应是他让道。

只是心高气傲的他,哪里受得住这样的当众羞辱,额头青筋暴跳,脸皮子涨得通红,眼睛睚眦欲裂,恨不能将陈海生生活撕了。

陈海悠然自在的拿手指弹着大腿,等着柴荣让道,他才不信柴荣敢在试炼塔里动手。

“……”柴荣将牙齿咬得嘎嘎直响,虽然动手比试,他身后的铁奴能将陈海三人撕成碎片,但他心里清楚,真要在试炼塔里动手,他或许能逃过重罚,铁奴必会被宗门迁怒而处以极刑。

柴荣脸sè转为铁青,双手握拳,青筋都跳出来,当下也只能硬生生咽下这口恶气,退到一旁,将路给让出来。

陈海都忍不住要哈哈大笑起来,以势压人,这种感觉简直比将柴荣直接骑在身下狂打一下还要爽啊,他撇嘴与周钧、吴蒙一笑,举步往丙号比试场地走去。

陈海也没有注意到,正挨他们最近的甲号比试场地,大门也稍稍打开一道缝,有几双眼睛正看着外面所发生的一切。

甲号比试场地内,一位身穿翠绿劲装的少女,精致到极点的完美五官,却透漏勃勃英气,她看到陈海刚才的样子,没想到宗阀子弟在上七峰竟还如此的仗势欺人,秀眉不满的微微蹙起,问身边的侍女:“这人是谁?”

“那就是被姚氏驱逐出族的登徒子,也不知道侯爷早年是怎么想,竟要将宁郡主你嫁给这种货sè。紫菱姐说这登徒子被废修为后,投靠陈族的昭阳亭侯陈烈,还是不自悔改,平时除了知道讨好昭阳亭侯陈烈外,对下面人就知道欺男霸女、胡作非歹。看他刚才那副嘴脸,紫菱姐还真是半点没有冤枉他啊!”一位侍女牙尖嘴利的数落起陈海的劣迹来。

看网友对  第七十二章 试炼塔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