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十三章 观剑

第七十三章 观剑

(通过微信搜索“更俗”或“gengsu1979”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有更多精彩火爆内容可看……)

陈海他们可不知道相邻的甲号比试场地,有几位少女关注刚才发生的一切,而且其中一人正是曾与他,更准确说应该是与曾经的姚氏天之骄子姚兴,有过婚约的越城郡主董宁。

当年约定这桩婚约,董氏是要与姚氏联姻,加强在帝朝中枢的话语权,但在姚兴被废修为、驱逐出姚族之后,这桩婚约自然没有人再提。

陈烈不会傻乎乎跑到武威神董良面前,说自己的嫡亲外甥虽然废柴了一些、混帐了一些,但还请大都护将军遵守前约,将董氏的天之骄女宁郡主嫁过来。

陈海脑海里有关这桩婚约的记忆,更是支离破碎,并不知道他与大都护将军府还有这层关系,而就算他知道,也不会傻乎乎再提这事。

要不然的话,最大的可能是宗门安排一个必死任命让他去完成,从而将大都护将军这桩麻烦从人间彻底抹除掉。

陈海与周钧、吴蒙走进丙号比试场地,就想先大笑一场,以势压人还是颇有快感的。

“柴荣邀你比试,你怎么不成全他?”周钧笑着问道,他还是有些疑惑。

柴荣还没有踏入辟灵境中期,周钧相信陈海应该有把握胜柴荣,他不明白陈海为何仅仅选择在言语上羞辱下柴荣?

“我与柴荣自然是要有一战了结恩怨,但今日仓促比试,我跟他说大家拿几件护身法宝出来当彩头、赢家通吃,他上当的可能会有几分?”陈海摊手笑着问道,“要是不能赢几件法宝当彩头,跳来跳去,给你们演猴戏看啊?”

周钧、吴蒙都忍不住要大笑起来,没想到陈海算计柴荣更深,在解文蟾身上赚到两件护身法宝还不够,还要在柴荣身上再发一笔横财。

也确实,今日就直接比试,柴荣有可能会上当,但陈海贸然提出对赌,柴荣更有可能会心生警惕;柴荣毕竟比解文蟾有些阅历,这么直接就咬钩的可能性不大。

陈海看比试场面的四壁都有灵芒敛聚,必是阵法在发挥作用,防止弟子比试会破坏到塔身,将御寒的罩袍脱下来,将淬金刀也先丢到一旁,手持寒霜淬金战戟上场。

为防止意外,陈海没有将九焰腾蛟印解下来。

陈海这次是要验证祭炼弟子鱼印提升六识感知之后,对近身实战到底有多大的帮助,吴蒙就站在场面,摧动灵纹剑往场中斩去。

以往吴蒙御剑,都是直来直往,纯粹是凭借磅礴精纯的真元与灵剑的锋锐,强行突破敌手的防御,而在观陈海诱杀妖蟒之战之后,吴蒙对剑道修行有更深的感悟。

此时他将灵纹剑驱御而去,不再刻意的求快、求强,而将武技搏杀之法融入灵剑斩杀之中,就见灵纹剑上下翻飞有如蛟龙,变得灵动无比。

吴蒙不仅感觉他御剑更加自如、更加如鱼得水、灵纹剑也有淡淡的一层晕黄剑芒透出,

********************

试炼塔地底下的地宫,也是控制试炼塔诸多阵法的中枢所在,在一间偏厅里,一名主事正通过阵法特有的水月镜术将丙字号试炼场地内所发生的一切,仿佛一幅画卷般,直观的投射在偏厅的北墙上。

这名主事双手枕着头,正舒服躺在一张披着兽皮的躺椅上,看着吴蒙摧动灵纹剑,还忍不住点评道:“这剑修应该是军中有丰富实战经验的武将,御剑水平之高,不是宗门那些自以为是的小屁娃能及的……”

“这弟子御剑水平是不弱。”

这名主事乍然听到耳畔有人附和,魂魄都差点吓飞掉。

试炼塔会通过水月镜术,将比试实况录下来,但除非发生意外,宗门才会事后调阅,平时是严禁弟子或试炼塔地宫里当值的主事、执事私窥的。

这名主事在试炼塔里闲来无聊,才偷偷摸摸的偷看别人比试,这已经是违背了宗门律令。他平时都会偷偷摸摸将偏厅的大门关严才干这事,没想到有人蓦然站到他身边,以他辟灵境巅峰的修为,竟然都没有半点察觉,还不要将魂都吓飞了?

待转身看到凌乱雪发下一张鹤颜老脸,主事更是手脚都吓抖起来,跪伏到地下叩头请罪:

“弟子不该私窥比试,罪不容赦,请葛祖责罚?”

老道葛玄乔哈哈一笑,径直走到主事刚才所坐的兽皮椅坐下,笑道:“你们这些娃也该学会遵老爱幼,这把椅子是该让我老人家来坐,至于整天守在这地宫里,也忒无聊,偷看两眼算多大的鸟事?来来来,你说说看,他们这两人比试,你更看好谁?”

主事抹了一头冷汗站起来,虽然都说祖师堂首座葛玄乔真人很好说话,但毕竟他今日犯了禁忌,凑过来心虚的说道:“这剑修若不是故意相让,必然是赢定了。”

“来,我跟你打个赌,我看好那个拿戟的小子,要是戟修胜,你就输一千点宗门功绩给老道我……”老道葛玄乔说道。

“这不好吧?”主事头皮都麻起来,就听说这位祖师爷嗜赌,即便是出任祖师堂首座,也是赌输给神侯被迫干的,但他没想到这位祖师爷会抓住自己开一场赌局。

“怎么不好?”老道葛玄乔白眉一扬,怒视主事,说道,“你怕我讹你不成?”

“……”主事心里苦涩,他还真听说眼前这位祖师爷赌品还真不咋的,按说就算是被葛老祖讹去一千点宗门功绩也没有什么,但他总感觉眼前不是个事儿。

“你放心,我也不会占你的便宜,剑修赢,我双倍输你。我没有宗门功绩输你,拿一门术法抵押总归行吧?”老道葛玄乔说道。

“葛老祖说啥就是啥。”主事无奈的说道,眼睛也盯着水月镜术所展开的画卷,不明白葛老祖怎么会看好那个连灵海秘宫都没有开辟的戟修弟子。

水月镜术总是有局限的,陈海投射在墙壁上的身影看上去毫无气势,甚至安静得过份,一点没有军中盾戟悍卒的威猛之姿,但在吴蒙所御灵纹剑与寒霜淬金战戟相接的瞬时,主事就感觉画面投射出来的陈海仿佛化身一头荒古凶兽,战戟挥舞出一团玄光,将吴蒙所御的灵纹剑笼罩住。

吴蒙是在十丈开外御剑,只要精神念力能承受住,一柄灵纹剑大开大阖斩劈下来,实际要比战戟更具优势,但需要拉开距离,不能让战戟贴身缠住。

主事看吴蒙所御的灵纹剑有如蛟龙,即便是在同境界的上七峰内门弟子里,也要算顶尖的御剑高手,但就是如此出sè的御剑手段,驱使灵纹剑如蛟龙般左冲突破,竟然都没能冲开战戟的笼罩!

主事都看傻在那里。

他虽然修为算不多高,但守值试炼塔以来偷窍的武修弟子不知凡几,他还没有见过有哪个弟子,将武道战戟修炼到这种程度,何况那名戟修连灵海秘宫都没有开辟出来……

“不对啊,剑修修为不弱,剑道修行都修炼到凝聚剑芒的境界了,但寒霜淬金戟与灵纹剑的剑芒正面对磕,怎么可能看不出有半点损毁?”主事狐疑看向葛老祖,怀疑这老东西故意安排人演这出戏骗他一千点宗门功绩。

“放屁,你自己没有半点眼力,怀疑我骗你?”老道葛玄乔勃然大怒,吹鼻子瞪眼怒斥道。

“弟子绝没有这么想,弟子一千点宗门功绩输得心甘口服。”主事立马闭嘴道,这位老祖脾气再好,他也不敢得罪半分。

“哼!我看你是心不甘口不服,我让你看得再清晰些!”老首葛玄乔冷哼一眼,伸手一指,一道玄光打入地底。

主事就觉得地宫之下的试炼塔大阵在葛老祖的亲自控御下,加速运转起来,水月镜术在墙面投射的画面除了倍加清晰起来,陈海与吴蒙的比斗速度也瞬时像是放缓了数倍。

主事这时候才真正看清楚剑戟相接的细节,看到陈海持戟都极力避免与灵纹剑直接相格,多为戟刃侧击剑身、剑柄,这意味着陈海挥舞战戟,每一个动作都是近乎直觉的直射反应,才如此微妙精准的控制战戟。

主事叹为观止,但他也能看出剑修的御剑手段也确实达到一个相当不弱的境界,即便陈海御戟再精妙,寒霜淬金戟也会被灵纹剑逼露剑芒的刃口斩到。

但此时主事则看到战戟在瞬息间会有一层极淡的青晕凝聚,将灵纹剑的剑芒逼开!

这一刻,主事才真正觉得难以思议起来,半晌后才喃喃自语的道:“这难道是武道真意才能凝聚的罡元灵晕?这怎么可能?”

“你真是见识浅的家伙,为何通玄境弟子就不能参悟到武道真意?”老道葛玄乔得意的笑骂主事,又自言自语道,“老道我果然是没有看错,神魂予人有锋芒之感,应是参悟到诸道真意的征兆,而且距离掌握完整的真意,也就差一步之遥。不过也真是奇怪了,这样的弟子就算是犯了大罪,姚老肥这么护短的人,也应该保住才是?”

这时候有人往这边的偏厅走来,主事还没有察觉,但老道葛玄乔已先一步将投射到墙壁上的画面隐去。

偏厅大门被推开,却今日试炼守值的执事长老,与今日在试炼塔修炼的越城郡主走过来。

“啊,葛师叔你在这里,我还说是谁妄动阵法呢,特意过来看一眼呢……”执事长老刚才察觉到这边有人妄动阵法,怒气冲冲赶过来看究竟,没想到是祖师堂的首座葛玄乔在偏厅,赶紧换了笑脸施礼道。

“原来葛老祖在这里?”董宁困惑的往偏厅里打量了两眼,不明白葛玄乔跑到试炼塔地宫里干什么。

看网友对 第七十三章 观剑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