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十五章 藏经阁

 第七十五章 藏经阁

位于弟子院舍南面的藏经阁,也是塔式建筑,除了控制阵法的中枢地宫外,地上共有五层,没有试炼塔那么高耸入云,但所藏都是太微宗极紧要的典籍拓本,防护更加严密。

吴蒙等随从扈卫不是上七峰弟子,都禁止进入藏经阁。

而藏经阁所藏即便都是典籍拓本,也严禁弟子带出,甚至连抄录章节、段落都是违禁之举。

陈海、周钧走入内门弟子允许进入的第一、第二层,才发现每层的藏书室都大得惊人,足足有两三百步见方,紫阳檀所炼的高大书架,都炼有阵法,凝聚阵阵灵芒。

弟子借阅典籍,都需要再用一遍弟子鱼印才能打开阵法,取出单格里所封存的典籍拓本。

陈海粗粗估算了一下,藏经阁一层、两层能供内门弟子借阅的典籍拓本,可能就将近上百万卷之多,远非下面的道院能及。

这就是太微宗的底蕴所在,而河西诸郡人丁数以千万,却只有千余人能入此地,借阅这里的典藏。

藏经阁典籍拓本都严禁带出、抄录,因而在藏书室之外,就有数排书案可供弟子阅览书卷,陈海又重新找到大学在图书馆自修的熟悉感觉。

藏经阁除了种种玄法道书、武道真经之外,更多的还是太微宗十数代弟子修行成年来所留下的心得体会。

这些真迹正本都收藏在碎金峰,藏经阁所藏都是拓本,但这些拓本,即便是宗门的真传或长老、护法,也只能到藏经阁来借阅,不能带出。

故而弟子院舍虽然才有百余名弟子入住,但藏经阁一角的数排书案后研读这些典籍人数,则还要更多一些。

陈海修行不走寻常,但他身为太微宗弟子,哪怕装模作样,丹鼎诀第二、第三层功诀也是要换的,好在所耗不多,两层功诀只需要一千点宗门功绩,还附有驭物术、烈焰术从丹鼎诀衍生出来的基本术法可修。

陈海不能储存真元,施展不了驭物术、烈焰术,也得先学会了,不然没脸说是上七峰的内门弟子。

陈海真正关心的还是藏经阁里的武道玄诀,他一直以来心馋的戮神戟两式绝学,只需要一千六百点宗门功绩。

而他最早修炼的风云腿,虽然宗门内就只有一式绝学的残卷,但藏经阁里前人修炼后所留下的补录,也就是心得体会,就有十七种之多。

这不是说在他之前,只有十牙人修炼过风云腿第一式绝学残卷,而是说有十七人在修炼风云腿残卷后所著的心得补录,被宗门认定有收藏的价值。

看到这些,陈海是真正如获至宝。

周钧一头栽进丹鼎诀的参悟之中,想要尽快将丹鼎诀衍生出来的驭物之法学会,继而就能祭御灵剑,真正成为剑修了。

陈海此前在道院,换得十杀战戟诀、铁骨拳、五虎秘拳等近四十种最基础的武道玄功,又从中拆解出近两百种最基础的武道秘形进行修炼。

进藏经阁之后,他发现这些武道玄功都太微宗以往都有大量的弟子修炼过,前后留下上千卷宗门认为有一定价值的补录,都有拓本收藏在藏经阁呢。

这样的发现,陈海是真正有如获至宝之的欣喜之感。

陈海心里清楚,哪怕从这上千卷补录拓本里,获得一点以往所没有接触到的新的感悟,对他的武道修行,都是难言珍贵的增益。

陈海要防备老道葛玄乔窥得他的秘密,在栖云岭期间,除了偶尔看血云荒地有无异常外,暂时就不再修炼傀儡分身。

这么一来,他每天真正用于修炼的时间都很短,陈海大部分时间都泡在藏经阁内,如饥似渴的研读那些“武道补录”。这一读,陈海才发现他以往所往的武道玄功,在宗门虽然被列入最基本的入门之学,但依旧有无数的地方,是他修炼时所没有深刻体会到的。

数日之后,陈海甚至整天都坐在藏经楼里,觉得浪费一秒钟都是损失、可耻。

陈海每日服用丹药就能补充精气消耗,神魂怠倦,就直接在藏经阁里盘膝打坐,吐纳灵息融炼真元。

反正藏经阁也是昼夜都有人守值,弟子在里面研读经卷,一连三四天不眠不休也是常态,陈海也就索性在藏经阁里安家,都不回弟子院舍去。

看陈海一连数日都是如此,周钧也懒得理会他,每天都拉吴蒙到试炼塔去锻炼剑术、驭物、御剑之法。

**************************

董宁修炼大衍剑诀遇到瓶颈,想向葛玄乔请教又怕葛老祖拿旧事取笑她,便到藏经阁来,还真找到宗门有一位叫绿松子的前辈,有一本修炼大衍剑诀的剑道补录留下来。

这本剑道补录的拓本,足有一尺多厚,堪称一部剑典,需要真传弟子的身份才能借阅。

董宁从书架下取下这本剑典,才发现二层藏经室的四十五张书案,都差不多被其他研修的弟子占满,唯有一名身穿玄黑sè罩袍的弟子所占据的角落里,还有三张书案空缺着。

董宁见其他弟子似乎都躲着这黑袍弟子,觉得奇怪,但看不到有其他书案空缺,就拿着大衍剑诀的剑道补录走过去。

走到近处,董宁就有些后悔了,也不知道那黑袍弟子有多少天没有洗漱了,竟然有微微臭味散发出来,披头散发的,头脸被乱发与手里的书卷遮住,看书案上随意放置的弟子鱼印,竟也是位新入上七峰修行的内门弟子。

董宁微皱秀眉,但她也欣赏这种沉浸于修行之中的同门,既然都走近了,就不便嫌弃的走开,就在挨着窗户的那张书案后坐下来。

陈海感觉到前面空了好几天的书案,终于有人过来坐,抬头看了一眼,恰好一道阳光透过窗户,落在董宁明艳的脸上,他微微一怔,没想到上七峰,还有容颜能稍胜苏紫菱的女修。

更关键的,这紫衫女修的容貌与苏倩有几分相似,精致的五官,美眸似月,说不出的明艳照人。

陈海朝董宁微微一笑,又埋头去看手里那本十杀战戟诀的补录。

十杀战戟诀,武威军及宗门修炼的人最多,留下来的补录、遗录等戟诀解读就有上百本之多,虽然绝大部分见解都没有什么新意,但陈海不时也有新的发现。

董宁没想到她坐下来,沉浸在书卷之中的黑袍弟子竟然能感知到她。

而在黑袍弟子抬起头,董宁看清楚陈海那张显得臃肿、刀疤纵横的脸,更是吓了一跳,她抱着大衍剑诀的剑典就想躲开,但陈海的眼神就在她的脸上扫过两眼后,礼貌性的微微一笑后,俄而又毫无感觉的低头去看手里的书卷了。

他没有认出我来?董宁心里暗想。

没认出很正常,董宁以前也没有跟陈海见过面,只是宗门内诸多男弟子,在看到她的容颜之后,都会惊为天人,总要失魂落魄的愣怔片晌,然后认出她的身份,又会觉得十分失礼的慌恐避开视线。

眼前这陈海却是奇怪,没有认出她却也罢了,竟然还毫无感觉,心思很快又落回到自己手里的书卷上了。

他到底在研读什么秘典,竟这么入神?

董宁却是好奇起来,就坐在陈海对面的书案前不动。

过了一炷香时间,陈海才坐累了稍稍挪换了一个坐姿,双脚蜷坐在屁股下,她才看清楚陈海手里拿的是一卷有关十杀战戟诀的前人遗录。

十杀战戟诀是初级道兵弟子就能修炼的基础玄戟战诀,玄衣道兵弟子就会修炼更高深的玄功绝学,而到栖云岭的藏经阁虽然藏上百卷相关的典籍,上千年来都几乎没有哪个弟子翻动过。

是啊,能是上七峰修行的内门弟子,几乎都有辟灵境以上的修为,谁会再看这种低级的幼儿读物啊?

陈海的武道修炼,基础就这么差,都进入上七峰修行,还需要补这种低级功课?

看周围弟子的神sè,大概也早就知道陈海在看这种低级卷宗,反应都是不屑。

董宁她此前听身边说人及陈海,都是数落不清的斑斑劣迹,她对陈海的印象已经是极差,认定他就是自暴自弃的纨绔子弟,这时候看到如此入神研读这一类的低级卷宗,反倒觉得奇怪了。

无论是陈海乱蓬蓬的须发以及微微散发出来的臭味,还是周围弟子的反应,她都能看到陈海已经好几天没有离开藏经阁了,一连数日甚至十数日坐在藏经阁里,竟然能如此沉浸的研读这些低级卷本,也确实是令人好奇。

陈海早就习惯别人不屑的眼神,感觉到紫衫女修在好奇的看他,但这女修与苏倩竟有两三分相像,心里就有说不出的好感,抬头扬了扬手里的戟诀遗录一笑,言外之意他读的东西太低级,你这个小娘们还是好好看你自己的书去,没必要一直好奇打量这边。

董宁没想到陈海的六识感知如此敏锐,而陈海都没有认出她,她却如此的打量人家,也是失礼得很,她不想给陈海笑脸,也只能不好意思的低下头看书案上的剑典。

沉浸于剑典之中,时间流逝就快,晃眼间大半天时间就过去,这时候陈海前后就换两本典籍坐回到书案后研读,而且每一本都是前代弟子有十杀战戟诀的补录、遗录。

到最后,董宁都忍不住要跟陈海说,太微宗比十杀战戟诀高深的武道绝学,多如瀚海,他实在没有必要在这种低级玄功上浪费宝贵的时间。

虽然董宁忍住没有说出口,但陈海抬头从董宁的眼神里看出她有这个意思,心想这婆娘长得倒清新脱俗,没想到见识跟其他人一样,还真短浅得很,转过身子背对着董宁,不想再让她看自己在读什么。

董宁却是气乐了,老娘倒想好意提醒你,你这纨绔子倒还拿起架子起来了。

看网友对  第七十五章 藏经阁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