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19 豺狼,给我上来

19 豺狼,给我上来

我吃了一惊,吃惊不是因为门后有人,毕竟这是公共场合,谁都可以过来,而是因为门后的人让我意想不到,竟是孙静怡!

因为不久之前才在食堂见过孙静怡,更想不到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我直接有点傻眼,说学,学姐,你怎么在这里啊?

孙静怡一如既往的冰冷:“我一直都在。”

一直都在?这话让我摸不着头脑,也不懂是什么意思,难道在我来之前,她就在了?意思是说,我殴打赵松的全过程,她都看到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她应该知道豺狼根本没来过这里,也知道我是在拿豺狼的名号虚张声势,那她……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孙静怡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之前还担心你被人欺负,所以老想着怎么帮你,现在看来是我多虑了,你把自己照顾的很好!”

说完也不等我回话,孙静怡立刻调头就走,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了层层楼梯之间。而我站在原地半天没动,仔细揣摩孙静怡刚才的话。

她说,她一直在想着怎么帮我,现在看来不用了——这就怪了,学生会的会长有这么闲吗,就我们这个垃圾学校,每天不知道有多少人挨打,她要是个个都管,还不忙死她了?

那意思是说,她一直在关注我,并且只关注我一个人?

为什么啊?

我和孙静怡非亲非故,对我来说,她就是遥不可及、高不可攀、远在天边的神仙人物,和我这种小角sè完全没有交集的可能性,她竟然会来关注我,而且三番两次地告诉我有麻烦一定要找她,这次更是直接跟着我来到天台,看到我把“自己照顾得很好”就放心了,实在太让人匪夷所思了。

喜欢我?

啊呸,我就是幻想一条狗喜欢我,也不会认为孙静怡这种女神级别的人物会喜欢我。那她到底为什么会关注我呢,实在是太让我奇怪了。

直到下午上课,我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始终猜不透孙静怡到底什么意思,但我又不敢主动去问人家,只好暂时把这问题搁在心里。

李娇娇老在旁边逼逼,说我根本就不是个男人,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竟然把她一个人丢在食堂,最后还是自己扶着墙走回来的云云。

我忍不住了,说李大小姐,凭您老人家的魅力,在食堂随便招呼个男生扶你回来不就行了,多少人抢着给你献殷勤啊。

李娇娇杏眼一瞪:“去一边,你把我当什么人了,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扶我回来吗?实际上在我回来的路上,不少男生都想伸出援手,但是都被我给拒绝了,你现在知道你有多荣幸了吧?”

我说谢谢啊,真不需要,麻烦你以后有事找别人。

李娇娇气得鼻子都歪了,说我不识抬举,还说我上午敢泼赵松的酒,回头肯定会被赵松打死。我哼了一声,说谁打谁还不一定呢。

李娇娇唧唧歪歪了半天,才幽幽地说了一句:“不过话说回来,你当时还挺帅的,没想到你还有这一面。”

我哆嗦了一下,说李大小姐,你到底想干嘛,明说行不行,从你嘴里说出来两句好听话,我感觉比遇着鬼了还可怕。

李娇娇嘁了一声,说:“本大小姐今天心情好,恩准你可以送我回家!”

李娇娇这话要是以前说出来,能给我乐得蹦到天上去,不过现在不一样了,我是能离她多远就离她多远,所以当时就否决了她的提议,说我没有时间。结果最终还是耐不住她的软磨硬泡,一会儿装可怜说她的脚肿了老高,一会儿又激将法说我不是个男人,弄得我一点办法没有,只好答应了她。

李娇娇还是不让我扶她胳膊,让我在前面走,她托着我的肩膀。之前李娇娇上下学都是她爸接送,但毕竟是生意场上的大忙人,又看没有什么危险,便渐渐地不来了。

那天回家路上,感觉李娇娇挺高兴的,一会儿逗逗流浪猫,一会儿摸摸别人家的宠物狗,她走得本来就慢,还这么撩猫逗狗,速度简直逆天了。我忍不住了,说李大小姐,你腿都瘸了,能不能利索点,还想早点回家不了?

李娇娇说我不解风情,还说我和她在一起,应该期望时间越慢越好。

我说我谢谢你了,我得早点回家做饭,我妈下班回来要吃的。

李娇娇叹了口气,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呀,王巍我跟你说,你以后得娶个有钱的老婆,这样能大大改善你家的条件。

我说不必,我不想吃软饭。

磨磨蹭蹭,终于到了她家,结果恰好赶上电梯停电,李娇娇那脚肿得又没法上楼,我真是疯了,只好背她上去。

出了足足二斤汗,好不容易把她送到家里,敲开门后,李娇娇她妈一看是我,脸sè都变了,简直要多难看有多难看,猛地把她闺女拽过去,冲我说道:“谁让你来我们家的?!”

听到李娇娇她妈这么说话,当时给我气得啊,这母女俩简直一个德行,说话就跟不过脑子似的,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李娇娇也尴尬极了,赶紧说是她脚扭了,被我扶回来的。

李娇娇她妈“啊”了一声,赶紧去看李娇娇的脚,又是心疼又是紧张的,嘘寒问暖了半天,才小声说道:“就算这样,你找其他人送你回来,也别找他呀……”

李娇娇她妈虽然是小声说的,可我还是听得清清楚楚,我也算是服了,这母女俩说话是不是从来都不考虑别人的感受?我说李娇娇怎么这个德行,原来是和她妈学的,要不是看她妈是个长辈,我早就骂出声来了。

我压住心中的怒火,说阿姨,其实我也不喜欢来您家的。

说完,我转身就走,李娇娇虽然在后面叫了我两声,但是我没答应。

第二天上课,李娇娇又给我拿了瓶牛奶,还跟我道歉,让我不要生她妈的气:“喏,我的奶,你喝吧!”

说完以后,李娇娇也察觉到歧义了,一张脸“唰”的就红了。要是前两天,我能笑话死她,但是现在,我并不乐意搭理她,继续看我的书,眼皮子都没抬一下。

李娇娇自讨没趣,把牛奶拿了回去,还嘟囔了一句:“小心眼!”

我还是不搭理她,并且下定决心在她没有学会怎么说话之前都不搭理她。昨天成功收拾过赵松以后,让我有了更多的自信去对付程虎,所以立即开始着手我的计划。以前我和程虎在一起玩过几天,所以对他们平时的行踪还是比较了解的,经过反复思谋之后,我决定下午二节课后动手。

我不知道现在有没有“二节课后”这个说法了,但是在我们那个年代,“二节课后”是大家最喜欢的休息时间,因为足足有一个小时,干点什么都够了。

一整天下来,李娇娇无数次和我搭茬,但是我都没有理她,引得她骂了我好多回,不过我还是没有理她,这次非得好好治治她的毛病。

下午二节课后,我便出了教室,朝着厕所走去,因为我知道这个时间,程虎会在厕所抽烟。

现在我大小也算个名人了,走在我们年级的走廊上,好多学生都在看我,不过他们的眼神有点复杂,一方面因为我的弱小而看不起我,一方面也因为我是“豺狼的兄弟”而不敢惹我。

然而别人看不起我,我自己不能看不起我自己,我抬头挺胸、昂首阔步,就好像世间一切被我掌控。

推开厕所的门,里面烟雾缭绕,果然是程虎和他的狗腿子们正在抽烟。

自从程虎被豺狼当着众人的面暴揍过一顿,还揭穿了他虚伪的面孔之后,程虎这几天低调了许多,不像以前那么张狂了。但,他的实力、势力毕竟还在,所以低调中又透露着嚣张,比如在下课期间霸占着厕所,其他学生还得跑到楼下去上厕所。

我突然进去,立刻有人骂了起来:“他妈的谁啊,给老子滚出去!”

“不知道谁在这吗,是不是想挨揍?”

“滚滚滚!”

而我并不搭腔,穿过重重的烟雾,走到便池前面开始撒尿。一个狗腿子立刻走了过来,看样子还想揍我,但是当他看清楚我的模样之后,一张脸立刻露出讶异的神sè,又返了回去,在程虎耳边小声低语起来。

透过重重的烟雾,厕所里的众人终于都看清了我,本来喧嚣的场所,立刻安静下来,透露着诡异的气氛,一道道目光朝我集中而来。

除了我的撒尿声,再无其他声音。

哗啦啦,哗啦啦。

尿完以后,我开始慢条斯理地兜裤子。我知道,如果我现在离开,那么什么事都不会发生,程虎现在绝对不会找我的麻烦。

然而并没有,兜好裤子以后,我反而朝着角落里的程虎走了过去。厕所里的众人立刻如迎大敌,个个露出戒备的神sè,唯有程虎一脸镇静地看着我。

待我走到程虎身前,程虎才说:“王巍,你想干嘛?”

我抱着胳膊,说:“你猜?”

我一边说,一边用似笑非笑,甚至居高临下的眼神看着程虎。经历过赵松的事情以后,我的演技更加成熟、大胆,就好像我真是豺狼的兄弟。

像程虎这种块头大的,一般不愿意想太多,因为暴力解决就足够了,所以脑子要差一些。相比之下,赵松要比程虎更加细心缜密,可是连赵松都被我给骗了,所以我有把握骗过程虎。

在我淡定中又带着点嚣张的表情之下,程虎终于败下阵来,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递给我,说王巍,以前是我不对,你现在仇也报了,这事就过去算了。要是可能的话,咱俩还能做兄弟,这次我会把你当真的兄弟。

我接过烟,却反手一抖,把烟弹到了程虎的鼻子上,接着那支烟又蹦蹦跳跳地跌到地上,瞬间就被尿给沾湿了。

“不行。”我冷笑着。

程虎一脸吃惊的神sè,显然没想到我还敢这么干,而他身边的狗腿子们更是龇牙咧嘴起来,个个怒火中烧。

程虎确实应该吃惊,因为在他眼里,我就是个微不足道的小角sè,以前在他身边鞍前马后地跑腿,要多听话有多听话,所以从来就没把我放在眼里过,现在虽然跟了豺狼,可他仍然觉得我就是个窝囊废,哪有胆子做出这种举动。

而对我来说,就和往赵松脸上泼酒一样,不过是试探对方的底线而已。如果对方翻脸,那我就坡下驴,就说这事到此为止,然后立即离开;如果对方隐忍,那我就继续下一步行动。

厕所里弥漫着一股紧张的气氛,我的手心里也微微地出了汗,感觉要比面对赵松的时候压抑多了,不过想到自己曾经受过的屈辱,我还是硬着头皮,死死盯着程虎。

最终,程虎还是败下阵,或者败在豺狼的名头之下,他低下头,说王巍,你说这事怎么解决,咱们痛快一点。

我笑了起来。

我拍拍程虎的肩,如法炮制地说:“不是我不放过你,是狼哥不放过你,他让你一会儿到天台上去,说是有事要和你讲。还有,狼哥说了,希望你一个人来。”

说完,我便调头出了厕所,和上次一样朝着楼上走去。

再次推开天台的门,再次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再次仰望着无边无际的蓝天白云大吼一声。

接着,我便迅速奔到天台边缘,准备做出和上次一样的行动。想到收拾过程虎以后,那么大仇就彻底报完,我就能安心准备中考,心里面说不激动都是假的,手都有点发起抖来。

站在天台边缘,清凉的风从我衣间划过,真心感觉自己有种人生赢家的即视感,虽然这一切都来得莫名其妙,但终究还是来了。

回想起过去的一幕幕,我曾对程虎忠心耿耿,真心崇拜他、敬畏他,为他鞍前马后、为他赴汤蹈火,可他却自始至终都在利用我,当我拒绝他的无理要求之后,他则直接翻了脸,不仅暴揍了我一顿,还和赵松一起勒着我脖子当狗一样地在地上拖……

而这还不算完,程虎后来仍旧不放过我,不仅还要继续揍我,还在众人面前污蔑我才是给李娇娇下药的卑鄙角sè……要不是豺狼帮我洗清冤屈,我这辈子恐怕都要背着这种罪名,我的人生也就彻底的毁了!

一件又一件的事在我脑海中闪过,也使得我胸中的怒火达到了最大化。相比诚实的小人赵松,我更加痛恨程虎这样虚伪的君子,我发誓我一定不会手下留情,比痛殴赵松还要凶狠数倍!

就在我心中翻江倒海的时候,天台的门突然被人推开,程虎终于走了进来。

然而,我却瞪大了眼睛,心中也怦怦直跳起来!

因为,程虎不是一个人来的!

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个体格更加健壮、高大的学生。程虎已经足够高、足够壮了,给人的感觉就像座山,可是那个学生比他还要高、还要壮,程虎这座山一下感觉渺小好多,在那个学生面前都显得卑微起来。

我一下就认出那个学生,因为他在我们学校实在是太有名了,正是复习班的另一个霸王熊子,号称唯一能和豺狼分庭抗礼,最接近我们初中的天的男人!

我天,程虎竟然把他给叫来了!

我的脑中顿时嗡嗡直响,想起来那次在篮球场,豺狼暴揍程虎的时候,程虎曾把熊子的名字抬出来,希望豺狼能看在熊子的面子上放他一马,结果这反而激起了豺狼更大的怒火,也更加狠狠暴揍起程虎来……

撇开程虎当时悲惨的遭遇不谈,程虎当时能把熊子的名字抬出来,说明真和熊子的关系不错。我千算万算,都没想到程虎竟然把熊子给喊来了……

可想而知,程虎叫熊子过来,肯定是想让他当说客的。然而他并不知道,这一切都是我在虚张声势、狐假虎威,其实哪有什么豺狼在这!

程虎和熊子一跨进天台,熊子就四处看了起来,叫道:“豺狼,你他妈在哪儿呢?”

而我也猛地反应过来,拼命压住几乎快要跳出来的心脏,扭头冲着天台下面喊道:“那行,狼哥,你先走吧,我有事会再招呼你的……”

话没说完,就听砰砰砰的脚步声响起,仿佛整个天台都在颤抖一样,身形巨大的熊子已经奔了过来,同样冲着天台下面喊道:“豺狼,跑你妈啊,给我上来!”

看网友对 19 豺狼,给我上来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