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十六章 师姐论道

第七十六章 师姐论道

宗门前辈绿松子参悟大衍剑诀所著的剑典,也是艰深晦涩,董宁抱着一部厚厚的剑典,也是啃了十数日,才细细读过一遍,是有诸多的体会,但还不足以助她突破停滞数月的修炼瓶颈。

而这十数日,董宁都在陈海在同一层藏经室研读经卷,或远或近,注意陈海十数日内,竟然将藏经室有关十杀战戟诀的秘卷都通读了一遍,除此之外就没有干别的事情。

而且这十数日陈海依旧都没有离开藏经阁,颔下长满浓密的络腮胡须,显得异常粗犷,颇有几分武将雄姿。

只是陈海所专心研修的,只是宗门内最低级的玄功绝学,落在其他弟子眼底,只是觉得可笑之极。

到第二十六天的时候,董宁已经将将大衍剑诀的剑典通读第二遍,她才注意到陈海终于换了一种玄功绝学的补录去读,但待她看清楚陈海手里所拿的书卷,竟是一本有关铁骨拳修炼的遗录,她就再也控制不住了。

董宁想过陈海这纨绔子有可能是故意吸引她的注意力,但有些话憋在心里不吐,实在是会憋成内伤。

她终于是控制不住,放下手里的剑典,想着怎么说话合适,但见陈海这时候竟似有感知的抬起头来,她长吁一口气,说道:“你读这类书典,纯粹是浪费时间!”

她憋了十数日的郁闷,这时候一口气吐出来,还真有些气鼓鼓的感觉。

陈海瞥了董宁明艳的脸蛋一眼,心里则想,这傻乎乎娘们是谁啊?就算他在这里犯傻,也轮不到这傻娘们指手划脚啊?

这些天在藏经阁研修的诸多弟子,也大多注意到陈海的异常,他们都是不屑的态度,当然了,这时候见宁郡主站起来指正这家伙,他们也有松一口气的感觉,都转过头看来,想看宁郡主怎么教训这不知所谓的家伙,应该怎样正确的修行。

这段时间颇为刻苦修行的柴荣,今日也在藏经阁里,他不敢违拧宗门律令,即便想找机会给陈海一个教训,在栖云岭却不敢拿陈海怎么样。

柴荣也是早就暗中留意陈海在藏经阁研读哪类典籍,以便以后能有机会狠狠的收拾这小子,但宁郡主这时候看这混帐家伙不顺眼,他是巴不得宁郡主狠狠收拾这家伙的。

陈海发现他跟眼前这紫衫少女以及其他弟子,实在没有什么共同语言,他倒是也想修炼御剑玄诀,但他还没有开辟灵海秘宫,不能储存真元法力啊。

此外他在别人眼底,此时就像是还在学习最简单的加减乘除,却不知道他实际研究的是加减乘除背后的深奥义理,这压根是两个层次的东西,但他不会去跟这些人解释。

陈海背过身,面朝窗户,继续看前人对铁骨拳的精妙论述。

他拆解铁骨拳等拳诀,拆解出十二种有关基本拳法的武道秘形,但还是有好些精微之处没有体会到,看来前人的经验真是十足宝贵啊。

她好意提醒这家伙,这家伙竟然理都不理就背过身去,董宁秀直如悬丹的鼻子都快要气歪了。

宗门内真正知道姚董两族联姻婚约的弟子极少,但藏经阁二层这么多同门都看着这一幕,有些人甚至都看好戏似的要笑起来,董宁自然窘迫到极点,一张娇艳的美脸涨得通红,忍不住又喊道:“喂,我跟你说话呢。”

“你就当我在浪费时间好了。”陈海没好气的回了一句,言下之意是与紫衫女修纠缠这些根本谈不到一起去的话题,是纯粹浪费他的时间。

他还想着尽可能将藏经阁收藏的相关书籍通读一遍,然后就以历炼的名义返回玉龙山。

他不知道大都护将军府何时会对鹤翔军有正式的军事行动,但现在不会拖太久,他还不想错过对鹤翔军的战事。

“我要与你论道!”董宁这一刻都被陈海冷漠轻视的反应给气糊涂了,她都忘了她应该离这劣迹斑斑的姚氏弃子远些,这时候却执意要将这家伙从修行的歧途中给挽救回来。

“论道?”陈海傻了片晌,才想到宗门鼓励弟子切磋修行,是有论道讲经的规矩,也可以说是弟子比试中的文比。

只是驳论诸道修行的微言大义,通常只发生在修为较高的真传弟子或长老、护法们之间,中低级弟子眼界有限,对修行的参悟也谈不上深刻,绝大多数人都没有触及到道之真意的边缘,论什么道、讲什么经?

陈海实在是懒得理会紫衫女修的纠缠,笑道:“这位师姐,还未请教你的姓名道号,不过,师姐你是辟灵境巅峰修为,论及对修行的见解,自然是远在师弟陈海之上,师姐今日找陈海论道,是不是有些恃强凌弱了?”

董宁心里咆哮起来,老娘比你还要少一岁,什么师姐、师姐的?

看到左右同门都快要抑制不住笑出声来,董宁恨不得拎起书案,砸到眼前这家伙的脸上去,心里想,好意提醒你修行莫到走上歧途,怎么就这么气人呢!

柴荣看到这一幕,也是暗恨不已,没想到这废物此前在试炼塔挑衅他不说,这时候竟然还在宁郡主面前装腔装势,真是欠收拾到极点,心里则想着要怎么挑逗宁郡主的怒火,最好当场就控制不住,将这家伙狠狠的收拾一顿,他才会觉得解恨。

陈海将手里书卷最后两页翻完,见紫衫女修还气鼓鼓的盯着自己,将书卷一合,笑着站起来,说道:“这位师姐,你不应该找我论道,而应该去找藏经阁的首座,或者为藏经阁立下规矩的祖师去论道,问他们为什么将这些‘没用’的书卷收入此间,白白浪费弟子们的宝贵时间?”

董宁愣怔了片晌,都不知道拿什么话去反驳陈海。

这些不管在她们眼底有多低级的玄功典籍,都是宗门祖师收入藏经阁的,而且这藏经阁也明确只有内门弟子以上的玄修才能进入——董宁突然发现她是很难将这个道理说通啊!

陈海换了一本铁骨拳的修炼补录回来。

他刚坐下来,董宁才想到拿什么话反驳他,说道:“你所说不尽然都对,任何修行都讲根基的。宗门祖师将瀚如烟海的典籍收到藏经阁,是希望弟子修炼某种玄诀里,能有尽可能多的有同类可以借鉴、参考,以便能筑下更深的根基,却不是要人将所有的典籍都读一遍。藏经阁藏书上百万卷,即便是道胎境的绝世强者能有八百年寿元,也不可能将此间上百万卷典藏都读一遍。我看还是你误解了祖师的用心……”

陈海没想到这娘们被噎了半天,才想到拿这样的话来反驳他,都觉得这娘们比起其他冷冰冰将他当sè狼防备的女修弟子,确有几分可爱了,笑道:“师姐又怎么知道,我通读这些书卷不是为在武道修行上精益求精呢?”

“你在这些低级玄功浪费时间,谈何精益求精?”董宁见陈海终于被她绕到驳论武道修行的正题上来,神sè一振,质问道。

“道可道,非常道,”陈海将手里的书卷一合,说道,“我在武道修行还没有达到著书立说的水平,也没有资格跟师姐驳论武道修行,请师姐放过陈海……”

“道可道非常道,这算什么屁话,”柴荣见宁郡主竟然还要跟陈海讲道理,心想这时候不挑拔更待何时?他再也按捺不住,起身走来,毫不客气的斥责陈海道,“你拿这种话敷衍宁郡主的问话,可知什么叫不敬之罪?”

“宁郡主?”柴荣与他矛盾极深,柴荣不找上他,陈海也不能放过柴荣,但没想到眼前这纠缠自己的紫衫少女,竟然是越城郡主董宁。

在河西诸郡,在太微宗、在武威军,武威神侯就是这天,就是这地,而董氏一族的地位也极其特殊,是要远远凌驾于其他宗阀世族之上的。

陈海以亭侯嫡子的身份,能强迫柴荣给他让道,但他这个亭侯嫡子的身份,在越城郡主董宁面前,就又变得一文不值。

“原来师姐是越城郡主,陈海不知,言语多有得罪,还请董师姐见谅。”陈海揖礼谢罪道。

董宁看不惯陈海仗势欺人,她自然不会拿捏自己的身份,颇为欣赏的看了柴荣一眼,心想还是亏他说话帮衬,才让自己这时候找回到一点颜面,不然真要被陈海这混帐家伙气糊涂了。

不过,她也不想就这样放过如此气她的陈海,故作宽宏大度的坐在书案后说道:“不知者不罪,但你还是要回答我的话,什么叫道可道非常道?”

当然,她心里同时又觉得奇怪,看陈海的反应,似乎完全不知道他与自己曾有过婚约,董宁心想如此也好,从此揭过这茬,她就省得沦为宗门的笑柄。

照规矩,董宁没有赐座,陈海只能站着说话,俯着董宁紫衫下鼓涨涨的胸口,心想这娘们的身材却是不错,他有心不想搭理这娘们,但也不能让柴荣抓住“不敬”的把柄打压他,稍理思绪,说道:“回禀郡主,我等弟子修行诸道,本身也是遵循着一定的‘道’,只是这个根本的‘道’,并不是我们能随便宣之于口的,这便是所谓的‘道可道、非常道’,也是我修行武道所悟出来的一点粗浅道理。我如此说,郡主可能明白?”

“道可道非常道”一语,出自地球古卷《道德经》首章,陈海读先秦史,研究考古学,对这些文章还是很耳熟能详的。

陈海被龙帝苍禹带入燕州,而神器龙鼎还遗落在地球,便知道地球所处并非孤立的空间。而地球上有有些古卷典籍,虽然用地球后世所发展起来的科学解释不通,但陈海猜想有可能是神殿流传到地球的秘卷。

陈海不确定道德经与神殿是否真有联系,就算有联系,他就记得这些似是而非的言语,也没有什么用,但这时候拿这些话忽悠越城郡主,堵她的口,再是合适不过。

看董宁美至极致的玉脸上露出智障般的疑惑神sè,陈海心里则是享受,心里想,就你这白痴样还要跟我辩论?

看网友对 第七十六章 师姐论道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