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20 等着,我这就去找豺狼

20 等着,我这就去找豺狼

在看到熊子的那一刻,我整个人都吓傻了,也得亏我急中生智,回头就冲楼下喊了一句老话。但没想到熊子也跟过来了,如果是程虎,我还敢把他推开,再说一句:“狼哥不想看见你!”

可是熊子,我怎么敢,只会激起他更大的怒火吧?

而且熊子一过来就冲着楼下骂脏话,显然也不怎么把豺狼放在眼里,怪不得豺狼一听他的名字就炸。熊子一声怒吼过后,我的耳膜都跟着嗡嗡的响,震得我脑袋都有点发晕。而现在是二节课后,下面聚集着好多学生,纷纷朝着天台上面看了过来,好多人都听到了熊子在骂豺狼。

可是豺狼在哪?

熊子左看右看,也没看到豺狼,一把抓住我的领子,凶狠地道:“豺狼呢?!”

在我们学校,熊子几乎是和豺狼平起平坐的人物,我也听过不少有关他的凶恶事迹,知道他是个纯粹的暴力男,单挑能力逆天,据说连老师都敢打。

此时此刻,壮硕如山的熊子抓着我的领子,再配合他那张凶狠到极致的脸,我吓得整个人都哆嗦起来,如果让他知道我是在狐假虎威,豺狼根本就不在这里,只怕会把我打得很惨,所以只能继续硬着头皮扯谎:“走,走远了!”

“我去你妈的!”熊子突然狠狠一拳打到我鼻子上,我的眼前顿时一黑,感觉整张脸都木了,有粘稠的液体从鼻子中流出,身体也跟着砰的一声跌在地上,倒翻了好几个滚儿才停下。

我一摸自己的鼻子,殷红的血迹已经沾满我的手掌。以前我学过一篇课文,叫鲁提辖拳打镇关西,里面有段描写说是鲁提辖一拳打在镇关西鼻子上,镇关西只觉得自己的鼻子像开了个油酱铺,有咸又酸又辣,当时我还觉得是课本夸张了,现在才知道这是真实描写,因为我的鼻子现在就是这种感觉,酸辣的连眼泪都跟着挤出来了,水浒传的作者肯定也被人打过鼻子!

这熊子的体格,就算没有鲁智深那么高壮,但是也差不多了,这哪还像个初中的学生,就是个大牲口啊,也不知道他是吃什么长大的。

然而这并不是结束,巨大的熊子又如风一样穿过来,狠狠一脚踢在我肚子上,我“哇”的一声,身子又滚出去好几米,只觉得浑身上下都在燃烧,五脏六腑都在作痛,胃里的东西也快吐出来了。

这真是我这辈子遭受过的最狠的痛击,以前赵松和程虎打我,把我打的翻来覆去死去活来,我以为他们已经够狠了。现在我才知道,他们的手段和熊子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这恐怖的体格,惊人的力道,已经超过常人理解范围。

熊子又狠狠踹了我几脚,一边踹还一边骂:“他妈的,豺狼这个王八蛋,上次就把虎子打了一顿,我不跟他计较也就算了,竟然还想来第二次,还真不把我放在眼里了?什么狗屁初中的天,天他妈的蛋!”

在熊子打我的时候,程虎还在旁边假惺惺地拉架,让熊子算了,说我毕竟是豺狼的兄弟,打的太狠了也不好。然而,这反而激起了熊子更大的怒火,更加用力地踹起了我的肚子,嘴里大吼:“别说豺狼的兄弟,就是豺狼本人在这,我也照打不误,不信现在就让他过来!”

这熊子果然非常的狂,怪不得号称是最接近我们初中的天的角sè,也怪不得豺狼一听他的名字就炸。而熊子也是一样,一听豺狼的名字就炸,所以程虎肯定就是故意那么说的。我袖筒里还藏着棍子,但我完全没有机会拿出来,或者说有机会也不敢拿出来,因为熊子实在是太恐怖了。

熊子踹了我足足有十多脚,才又把我像只小鸡仔一样给拎了起来,冲着我的脸恶狠狠说:“小子,给你个机会,把豺狼给我叫回来!”

熊子这十多脚踹下来,我只觉得我的五脏六腑都要被震碎了,浑身上下更是没有一丁点的力气,只能奄奄一息地说:“他,他走了……”

“去把他叫回来!”熊子冲我一声大吼,震得我整个脑袋都嗡嗡直响,顿时头晕目眩,几乎快死过去了。

“好,你不叫是吧,我叫!”

熊子把我丢在地上,随手掏出来一个手机。那手机是直板的、黑白的,用现在的眼光看当然特别土气,但在当时那个年代相当牛逼了,真是有一定地位的人才能用上。李娇娇家里这么有钱,都没给她买手机。

熊子拿出手机就要打电话,显然是给豺狼打的。

我一下就慌了,我本来就是狐假虎威,以豺狼的名头约了程虎上来;但其实我根本就不是豺狼的兄弟,熊子这一个电话打过去,那我的老底就彻底被揭穿了,到时候就不只是熊子打我,估计就连豺狼都会一起打我。

在这学校,我惹了赵松和程虎都差点混不下去,更不用说同时得罪这两个恶魔级别的人物了,于是我慌慌张张地抱住熊子的腿,拼尽全力叫道:“不要!”

此时此刻的我,真是卑微又绝望,只希望熊子千万别打这个电话,语气简直卑微到了尘土里面:“求你了,不要打电话!”

我的奇怪表现终于引起熊子的疑惑,他蹲下来看着我说:“怪了,你不是豺狼的兄弟吗,以豺狼的性格,知道我在这打你,肯定会过来帮你的,你为什么不让他来,他来了应该对你有好处啊?”

我知道,如果我不说实话,今天恐怕是逃不过这一劫了,所以只能绝望地说:“我根本不是豺狼的兄弟……”

熊子愣住,程虎也愣住,接着熊子又回头问程虎:“怎么回事?”

程虎也是一头雾水,说不知道啊,他刚才去厕所找我,说豺狼在天台上等我,还让我一定要一个人过来……

他的话没说完,突然做出恍然大悟的模样:“我明白了,这家伙根本不是豺狼的兄弟,他只是想借豺狼的名头来收拾我而已!”

程虎明白了,熊子也明白了。熊子不怒反笑,还是哈哈哈地大笑,一边笑还一边拍我的脸:“哥们,你可真有一手啊,连豺狼的逼都敢装,要是豺狼知道这事,你小子可就完了。你真是太牛逼了,我现在都开始佩服你了!”

面对熊子的嘲讽,我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继续卑微地求着:“求你,千万不要告诉他!”

熊子不再理我,哈哈大笑地站起来,说妈的,竟然在这种小角sè上浪费我的时间,虎子,我先走了,有事再找我吧!

说完,熊子便大步朝着天台门口走去,而程虎则留在了现场。等熊子彻底离开以后,程虎yīn恻恻地回过头来,说:“玩我?”便撸起袖管狠狠一拳砸向了我……

程虎当然不会手下留情,甚至有点故意拿我撒气的味道,打了我足足有十多分钟,才满意地离开了天台。我浑身是伤地躺在地上,身上每一处都在散发着疼痛,简直一动都不能动,又成了一条活脱脱的死狗。

我仰面朝上,看着天空,任凭鲜血慢慢从我脸颊淌下。我的内心充满苦涩,真是难过到了极点,所谓的装逼不成反被操,说的就是我这样的吧?

虽然我极力地哀求熊子不要告诉豺狼,但我忘了一个事情,即便是熊子不说,程虎也不可能不说的,到时候又是一阵狂风骤雨的暴打……想到豺狼的可怕,我竟然忍不住苦笑起来。

这回……真是玩砸了啊,仇没有报了,反而还引来更加恐怖的麻烦。这个学,显然也不用再上下去了。

不知躺了多久,我才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带着一身的伤痕累累和血迹斑斑朝着门口走去。

疼,浑身上下都疼,每移动一步都会牵动所有的疼,可是又能怎么样呢,该走还是要走啊,我既没有兄弟,也没有朋友……如果我也是一个老大,如果我也有自己的兄弟,该有多好?

我扶着栏杆,一点一点地往下走。来到楼下,才知道还没上课,毕竟一个小时的课间休息还是很长的,好多学生都发现了我的惨状,一个个都讶异地朝我看了过来。

“那不是王巍吗,怎么成这样了?”

“显然是被人打的啊,可他不是豺狼的兄弟吗,有谁会打他啊?”

“天,他好不容易安稳了几天,竟然又被人打成这样,他也太可怜了吧!”

“嘿嘿,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他既然被人打,肯定有被打的原因,咱们看戏就行了。”

我不理会众人的议论和嘲讽,继续扶着墙壁一步步朝着教室走去。我已经下定决心不念了,再念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所以要回去收拾书本,然而我刚走到一半,又忍不住苦笑起来,我都成这样了,直接走就行了,还收拾什么书啊,那堆书有什么用,果然是脑子都被打傻了么?

于是我又回过头去,朝着楼梯口走去,结果刚走两步,身后就传来一个叫声:“天啊,王巍,你这是怎么了?”

是李娇娇的声音!

我不愿意回教室收拾书本,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不想让李娇娇看到我现在这副惨样,否则以她的性格,还不知会怎么嘲讽我呢。

于是我快走了两步,只想快点离开这个地方,结果身体的能力跟不上,反而因为超过负荷,腿一下就软了,“啪”的一声摔倒在地。

“王巍!”

李娇娇一下就扑了过来,哆哆嗦嗦地抓着我的胳膊,问我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被人打成这样的?

看她的表情,竟然充满了紧张,一点嘲讽的意思都没有,她这是在关心我吗,怎么可能?自高自大的李娇娇怎么可能会关心我?

我摇了摇头,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又强撑着扶住墙,想慢慢地站起来再走。结果不行,两条腿好像不听我的使唤,又“啪”的一声摔倒在地。

我永远都忘不了刚才在天台上,程虎暴打我的时候,发现我袖筒里有木棍,接着兴奋地抽出来,狠狠砸在我腿上的模样……

我奄奄一息的模样好像真的吓坏了李娇娇,李娇娇不停地问我怎么回事,想把我扶起来但是又力气不足,只好求助身边的人帮忙扶我。

但是没有,一个都没有,所有人都冷漠地看着我,没有一个人伸出援手。

“求求你们了,要赶紧送他去医务室啊,随便来两个人帮忙吧……”李娇娇冲四周的人喊着,声音里竟然带着哭腔。

李娇娇竟然真的哭了,一双眼睛通红通红的,还有眼泪从她的脸颊滑下,恐怕是被我现在这副模样给吓得吧,毕竟浑身上下都是鲜血。

我以为我看错了,还使劲摇了摇头,因为现在我的脑子都是懵的,看东西都带着点重影,我怀疑熊子那一拳把我打成脑震荡了。

李娇娇一边抓着我的胳膊,一边苦苦哀求着走廊上的学生,可是那些人一个又一个地带着冷漠,即便有几个因为李娇娇的美貌而跃跃欲试的,但是最终也没敢过来搭手,显然谁也不敢贸然招惹麻烦,毕竟谁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李娇娇没办法了,只能自己扶我,可是连她自己的脚都是肿的,又怎么可能扶得起来我,于是我一次又一次地摔倒在地,有一次还压到了她的脚踝,疼的她也惨叫起来。

我们两人倒在走廊上,就像大海里两个无助的漂流者,虽然身边充满了船只,可是没人向我们伸出援手……李娇娇哭着将我抱在怀里,不停地问我怎么样了,而我的意识越来越模糊,越来越模糊……

“怎么回事?”就在这时,一个男性的声音突然响起。

是刘哥,保安刘哥。

之前,虽然我没有把我舅舅喊来,但我还是靠着豺狼摆平了所有麻烦,对此刘哥也挺欣慰,还专门找过我几次,说我能安安稳稳地就好了。现在他看我这样,也吓了一跳,连忙过来一起扶我。

在刘哥的帮忙下,终于和李娇娇一起把我送到了医务室。医生给我做了一下身体检查,说没有什么大碍,都是些外伤,好好休息保养就行。给我做了简单的护理之后,又给我输上了消炎的药水,一切都安稳下来后,刘哥才问我到底是怎么回事,谁把我打成这样的?

我没敢说熊子,只说是程虎打的。

李娇娇一听就炸毛了,说:“程虎怎么还敢打你,他吃了熊心豹子胆吗,不知道你是豺狼的兄弟?等着,我这就去找豺狼!”说完,直接就冲出了医务室……

看网友对 20 等着,我这就去找豺狼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