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545章 天才?

第545章 天才?

“嗯?!”看到丹炉之中的情况,身旁的那名青年的道士眉头微挑,再看陈少泽,五指双动,丹炉之中的火焰猛的一下跳动了起来,竟然似有生命一般,按照他控制的方向四下延伸起来。

“够了,站到左边去吧,你,可以走了!”看到这个情形,那年轻的道士喝止住了他的动作,指了指自己的左边,又对已经站在自己左边的那名少年武士道,“你可以走了!”

陈少泽听了面上一喜,喜滋滋的站到了道士的身旁,而原本站在那里的少年面sèyīn沉,一语不发的离开了。

选拔武士和选择平民不一样,因为只有一个名额,所以,看到资质不错的武士便会将他们留下来,直到下一个比他的资质、表现的更好的武士出现,将上一个淘汰。

这是一个残酷的过程,也不知道碾碎了多少人的梦想。

很明显,这一次陈少泽表现的已经算是十分的惊艳了,他那几手对于火焰的控制手段已经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不要说是这一次选拔,便是历次的选拔之中,也很少有人能做到这一点。

陈少泽所展现出来的对于火焰的控制力,让在场所有想要参与选拔的人全都变了颜sè,一些原本信心满满的少年武士面上此时已经充满了无奈,甚至连场都不上了,因为他们很清楚,即使自己上场了,也绝不可能比陈少泽表现的更好,毫无疑问,此次游仙观的选拔,一定是陈少泽拔得头筹了。

“陈兄,恭喜了!”

“是啊,陈兄,很快陈家就要出一个炼药师了,未来前途不可限量啊!”

“恭喜,恭喜,以后,还请陈兄多家照顾!!”

一时之间,陈少泽的父亲,先天高手陈方正周围围满了前来道喜的人。

游仙观的选拔,三年一次,关系到许多家族未来的兴衰,因此,白沙王都之中有头有脸的人物基本上都到齐了,不管他们家族之中有没有子弟前来参与,都会在这里露一个脸,此时看到陈少泽的表现如此的优异,一众强者心中都暗骂陈家走了****运。

就在陈方正不远之处,陈少康一脸苦笑的看着身旁王玉舒,此时王玉舒yīn沉着脸,紧紧的纂着手中的拳头,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玉舒,我知道这一次,我做的有点不对,但这也是为了陈家,这一次,算是陈家欠了小通一个人情,我向你保证,在未来,陈家一定会全力帮助小通修炼。”

“哼!”王玉舒一脸寒霜,一句话也不说。

她也不是傻子,王家的丹经虽然没有练过,却也看过,陈少泽施展出来的几处控火手段,俱都是丹经之中有记载的,而丹经是王通亲手交到自己手上的,名义上是给自己保管,想不到自己一时不察,便落到了陈少泽的手上,而且还让他借此机会,成为游仙观弟子,虽然知道自己的弟弟资质差的很,即使有丹经也不可能成为游仙观的弟子,但是想想丹经是她的,现在却为别人做嫁衣裳,她的心里自然是不好受的,不但不好受,还对陈家产生了一丝厌恶之感。

这便在她的心里产生了一种极为矛盾的心理,一方面有些恨陈家,另外一方面也明白,自己现在已经不再是王家的人了,而是陈家的人,什么事情都不能完全以王家的利益为先,而要以陈家的利益为先,更何况为此还能够让陈家欠下王家一个人情,让王通未来的路更好走,这对王通而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但想明白是一方面,心里的那道坎能不能过去却又是另外一回事了,最让他在意的是,陈少康此次是不问而取,在动手之前,并没有告知自己,将自己一直蒙在鼓里,直到这个时候遮不住了,方才承认,这毫无疑问为他们之间原本和谐的夫妻感情埋下了yīn影。

若是再细想想前段时间闹的沸沸扬扬的丹经传言,她都不敢再想下去了,若是再想下去的话,她甚至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自己的弟弟了。

就在她心中天人交战的时候,场中的那名青年道士已经有些不耐烦了,自从陈少泽展现出了强大的火焰控制力之后,已经让在场的少年武士都失去了信心,到了现在,还没有任何一个人上场。

“若是再无人测试的话,那么这一次的选拔……”

就在这道士准备宣布选拔结束的时候,王通终于从人群之中挤了出来,他满头大汗,气喘吁吁,面带笑容,“不好意思,太挤了,来晚了,来晚了,还好没有错过。”

看到王通,周围顿时传来一阵窃窃私语之声,虽然大多数人都不认得他,但是,有陈少泽的珠玉在前,没有人认为这个看起来有些虚胖,修为不过后天四层的少年武士能够胜的过陈少泽。

事实上,大多数人都以为他是刚刚到场,并没有看到陈少泽的表现才会突然之间冲出来,如果看到了陈少泽的表现,便绝不会自取其辱了。

“小通怎么来了?!”看到王通出现之后,陈少康有些意外,王通是他的小舅子,自从岳父母死后,王玉舒对这个惟一的弟弟非常照顾,他这个姐夫自然对王通非常了解,在他的印象之中,王通就是一个资质平庸的少年武者而已,这辈子基本不可能成为先天武者了,只能寄希望于下一代。

最重要的是,那丹经在王家摆了那么多年,都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王龙庆是没有炼药的资质,所以就将丹经作为收藏,而王通呢,如果他真的有这样的资质的话,恐怕也不会最后将丹经交到王玉舒的手里。

而且以王玉舒以前和自己的感情,如果自己的弟弟真的有炼丹资质的话,一定会告诉自己的。

所以他一直认为王通并没有什么炼丹的资质,否则也不会落到这么一个地步。

想不到他今天竟然来了。

面对陈少康的疑问,王玉舒同样也很奇怪,和陈少康不同,她对王通的底细清楚的很,他还记得,当年王通刚刚练出一丝内气的时候,母亲便亲自对他进行了测试,结果是王通完全没有成为炼药师的资质,后来王龙庆还有些不甘心,又让王通测试了好几次,结果都是一样,王通不但没有炼药的资质,而且还和丹火犯冲,所以王龙庆也就死了这条心,只是将丹经收藏起来,把希望放到了下一代的身上。

“我不知道,或许他是想做最后一次尝试吧!”王玉舒面上露出一丝苦笑,担心的看着王通的背影,她以前是害怕王通因为这一次的受挫而想不到,现在倒是怕王通想的太多了,到时候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

相比于他们对王通的了解,陈少泽就不一样了。

在王通出现的一瞬间,他的心里便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毕竟他的丹经是用不光彩的手段从王通那里弄来的,如今正主出现,他自然是有些心虚,当然最重要的是,他得到丹经不过是十余日的时间,而这丹经在王通手中已经有数年了,他不可能没有看过,自己懂得的技巧他同样也懂得,现在自己惟一的优势或许就是拥有炼丹的资质以及超出王通两层的修为。

所以,自王通出场之后,他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王通。

王通却没有看他一眼,只是朝着场中的三名道士行了一礼,“白沙城王通,见过三位道长!”

“免礼!”那青年道士摆了摆手,“你也是白沙王都人士?”

“正是,家父王龙庆,是白沙的士爵,已经去世,在场很多人都可以证明。”

“我知道了!”道士点了点头,对于所谓的证明根本就不在意,如果选不上,来历就是个屁,如果选上了,游仙观自然会对他的背景进行最为详细的调查,查到最后,连你第一泡屎第一泡屎在是什么时候都会查的清清楚楚,水落石出,所以,他根本就不会担心有人居心叵测。

得到允许,王通走到丹炉之前盘坐于地,然后,按照这道士的指示,将双手执于丹炉之上,将内气缓缓的输入丹炉之中。

虽然他也看过丹经,也炼过丹药,甚至还拥有火巨人苏特尔的神格,对于火焰的操纵几乎相当于本能。

但是他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将内气简单的输入丹炉之中。

丹炉中的火焰跳动了一下。

一旁的青年道士看到火焰的跳动,点了点头,至少这小子不像有些坑爹的货那般内气一碰到火焰,便将火焰熄灭了,不过,也就是这样了,这小子的内气并没有被丹火排斥,但是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连助燃的性质都没有,心下有些失望,正准备按部就班的让他进行下一次的动作之后,让人直接滚蛋的时候,却听耳旁传来一个声音,“等等!”

“明德师叔!”听到这个声音,青年道士吓了一跳,明德师叔是这一次选拔的主事人,不过来到这里之后,从来都是一言不发的,想不到竟然在这个时候发声了。

明德的声音不大,但是却足以传遍整个广场,陈少泽眼皮子一跳,心脏忍不住的猛烈跳动起来,那处不详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感受到青年道士不解的目光,明德摆了摆手,示意他安静,然后慢慢的走到丹炉的边上,对王通轻声的道,“继续,不要紧张!”

王通点了点头,看起来似乎真的有点紧张,深吸了一口气,继续按照青年道士的要求,朝丹炉之中输送真气。

丹炉内,火焰的跳动渐渐的平息了下来,仿佛正常的火焰在燃烧着,突然之间,那青年道士也发出了一声惊咦,整个人的表情变的古怪而激动起来,因为,他清楚的看到,丹炉之中的丹火的颜sè发生了明显的改变,赤红sè的火焰渐渐的变的淡了起来,一点点幽蓝的光华自火焰之中传了出来。

“继、继续……”青年道士的呼吸变的粗重了起来,事实上,不仅仅是他,还有那中年道士明德,以及围观的众人,丹火变sè,说明这个少年的内气与丹火发生了反应,改变了火焰的性质,这可比单单的助燃要强的多了。

王通这个时候似乎显得有些手足无措,比之前更加的紧张起来。

“不要急,慢慢来!”

看到王通越来越紧张,明德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柔声说道。

王通点了点头,额头渐汗,他只是一个后天四层的武者,内气量有限,现在看起来,仿佛是在明德的鼓舞之下,催动了全身的内气倾注到了丹炉之中。

在他内气的持续灌输之下,幽蓝sè的光华蔓延整团丹火,很快,丹炉之中赤红sè的丹火完全变了颜sè,变成了一种深深的幽蓝。

“好……”

看着这一抹深遂的幽蓝,饶是明德自认为修养极深,定力超人,此时也忍不住的开口大赞一声,满面喜sè,大喝了一声“好”。

而王通似乎被这一声大喝吓了一跳,又或许是内气耗尽了,幽蓝sè的火光渐渐的恢复成了赤红sè,只是赤红sè的丹火之中,那一丝淡淡的蓝sè光华,却仿佛渗透入了火焰的本质一般,久久不散。

“好了,可以了!!”明德也发现了王通的状况,笑着拍了拍他的肩道,“你叫什么名字?”

“呃!”王通撇了撇嘴,敢情这厮刚才一直神游天外来着。

“晚辈王通,白沙王都人士,家父……”

“好了,王通是吧,你来这里,是为了参加我游仙观的选拔,想成为游仙观的弟子,对吧?”

“是!”王通的表情变的激动了起来,连连点头。

“家师元灭,乃是本观三大炼药宗师之一,你可愿意拜在他老人家的门下?”

明德话一出口,顿时便引起了周围一阵喧哗。

元灭道长啊!

游仙观三大炼药宗师之一,同时亦是白沙公国的五大炼药宗师之一,最擅长的便是炼制增元的丹药,五十年前,开发出的锻骨增元丹被评为近百年来炼药界最好的丹药之一。

这样的人物,即使是在游仙观亦是地位崇高,便是观主也对其尊重异常,这几十年来,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拜入他的门下却不得其门而入,可是这个叫王通的少年倒好,不过后天四层的修为,小小的一个少年武士,几个呼吸之间,便入得了明德的法眼,甚至让他急不可待的代师收徒,这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这个王通乃是罕见的炼药天才,或者说,是拥有罕见的天才资质,所以才会让明德如此失态。

面对这样的好事,他自然不会拒绝,点头道,“晚辈愿意!”

“什么晚辈啊,入了师尊的门下,你我便是师兄弟了,叫师兄!”

“啊?”这个弯拐的也太快了吧,之前还是高高在上的游龙观的师叔级人物,现在突然之间变成了师兄,这不仅让王通意外,也惹的周围众人惊讶不已。

“怎么,看不起我,觉得我不配做你的师兄吗?”

见王通在那里迟迟不语,明德顿时作sè道。

“不,不敢,见过师,师兄!”王通一副被吓到的模样,拱着手,结结巴巴的道。

“哈哈哈哈,好,好,好!”明德抚须大笑道,“第一次见面,我这个做师兄的也没带什么好东西,这两瓶三神补元丹你先拿着,见面礼,回观再补给你!”

三神补元丹!!

听到这五个字,有一半在场的人眼中都开始冒了绿光了,另外一半的人则根本就不知道这三神补元丹究竟是什么东西。

暴敛天物啊!!

所有知道三神补元丹是什么的人都在心中哀嚎着。

这种丹药可不仅仅是补元啊,还能养神呢,对神魂有着极强的滋润作用,可是,只有修为到了先天级别,方才能够感悟到精神力量,眼前的这个王通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后天四层的武者,根本就用不到这玩意儿,交到他的手上,实在是太不值当了。

不过,东西是人家明德的,他想给谁都给谁,谁也干涉不了。

“好了,你可以下去了!”看到王通接过两个瓷瓶,连那青年道士都有些红眼,不过好在他还记得自己的职责,看了一眼身旁面sè涨的通红,双拳紧纂的陈少泽,摆了摆手,“好了,你可以下去了!”

“我……”陈少泽脸红脖子粗的看着那青年道士,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所有的话都堵在了喉咙里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已经十七岁了,游仙观收徒只收十八岁以下的,错过了这一次机会,他便再也没有机会进入游仙观了。

想到这个后果,他只感到脚下仿佛有千钧之重,再也无法抬起来。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我……”陈少泽看了青年道士一眼,又抬眼看着满脸腼腆,仿佛还没有搞清楚状况的王通,正要说什么的时候,便听到不远处有一人走了出来。

“明德道长,有礼了!”

明德眉头微微一挑,心中有些不悦,不过看到对方乃是一名先天武者,便强压下了心中的不悦,拱了拱手,“阁下是……”

“陈方正!”

“原来是陈家主。”

他没有见过陈方正,不过陈家在白沙王都亦是一个实力不错的男爵之家,家主陈方正在先天高手之中,亦有不小的名气,他也是听说过的,所以不好无礼,有些敷衍的道,“不知陈家主有何指教。”

“指教不敢。”陈方正笑了笑,掏出了一块长方形的木牌放到了手中,“十八年前,在下有幸与贵观元空大师同游白沙,元空大师将此令留在了白沙王都,此次好借此机会,请道长带还给元空大师,在下不胜感激。”

“游仙令!”看到那块木牌,他顿时明白的了陈方正的来历,元空与元灭一般,都是游仙凤的三大炼药宗师之一,不过元灭擅长的是补气益元的丹药,而元空则擅长的是制毒解毒,两者各有所长,互有补益,关系也不错,而游仙令则是游仙观发出去的,

算是一种信物,持此令者可以向游仙观提出合理的要求,只要要求合理,游仙观是不能拒绝的,所以看到这游仙令,明德眉头皱了起来。

他又不是傻子,看到游仙令,自然知道陈方正的意思是什么,只是在一般的情况之下,游仙观每一次收徒只会挑选四名弟子,如今名额已满,再加塞一个,实在是有些不合适,但是话又说回来了,请游仙观收徒这绝对是一个合理的理由,事实上每隔几年,便会有人持着此令跑到游仙观来拜师,对于这些人,游仙观一般也不会拒绝,所以勉强点了点头,将游仙令接到手中,“知道了。”

“多谢道长!”见到目的已经达到,陈方正也不多言,拱了拱手,回到了人群当中。

“好了,今日选拔到此结束,收徒五人,王通、李全、赵溪、梅九知,陈少泽。”

明德将游仙令收起,对着王通微微一笑,也不再耽误时间,当场便宣布了选拔的结果。

周围再次响起了一片欢呼之声,人群之中,王玉舒已经喜极而泣,这种事情,她就算是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的弟弟王通竟然通过游仙观的选拔,而且还得到了明德道长的看重,看到这一切,他仿佛看到了王家重新在白沙公国中崛起的未来。

一旁的陈少康的表情更是复杂之极,早知道如此的话,他绝不会留下王通,他从不奢望自己所做的一切不会被人察觉,只是欺王通年少力弱而已,而且他有自信,就算让王通知道了,也没有能力把他怎么样。

谁又能想到昨日还仿佛是死虾子一般的王通现在竟然一步登天,不但被选入了游仙观,而且得到了极大的重视,很明显,他是一个罕见的炼药天才,与这样的人结怨,绝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不过,他亦是一个决断之人,瞬息间便想到了事情的关键之处,当下对一旁眼中含泪的王玉舒柔声道,“小舒,小通被选上了,你该高兴才是啊!”

王玉舒可没有他那么多花花肠子,心中的怨气还没有消呢,只是恨恨的瞪了他一上,把头一甩,冷哼一声,走向了场中的王通。

看网友对 第545章 天才?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