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十七章 无赌不试剑

第七十七章 无赌不试剑

陈海拿道德经上的话来忽悠董宁,董宁也真是被唬住了。

她修炼大衍剑诀遇到瓶颈,这些天都是穷究剑道奥义,思维本身就陷入艰深玄奥的微言大义之中难以自拔,也是因为如此,她这才被会陈海古怪的举止折腾得不吐不快。

要说微言大义,大概没有道德经开篇之言更能装逼的了,董宁乍然听来,也确实觉得极有道理,却又抓不住这短短六字的根本所在,一时陷入迷思之中难以自拔。

柴荣看到宁郡主竟然被陈海三言两语唬住,但他哪里甘心叫陈海轻易得逞后脱身?

柴荣冷笑道:“这算什么道理,在铁流岭道院谁都知道你牙尖嘴利,胡作非为也能拿言语为自己开脱,但你身为宗阀嫡子,得便宜而入上七峰修行,此时都不能开辟灵海秘宫,还以为拿这种话在栖云岭能唬住宁郡主不成?”

听柴荣的话,董宁这时候这回过神来,心想也是,陈海即使被废修为后重新修炼很困难,但背靠陈族的资源,他这时连辟灵境都没有重新踏入,能悟得什么精微玄奥的道理来教训自己?

看来还真是柴荣所说,这陈海只会卖弄嘴皮子工夫,自己都差点上了他的当。

想到这里,董宁秀眉微蹙,心里有一种被戏弄的羞恼,不悦的说道:“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你即便不愿搭理我,也无需拿这种话来糊弄我。”

“我在剑道上也确实是有一些参悟,只是修行不到火候,说不出口,但可以演示给郡主,”陈海自以为迷人的微微一笑,朝董宁这娘们行礼道,“郡主可将佩剑借我一用……”

陈海以战戟为兵刃,随身拿进藏经阁太碍眼,就留在弟子院舍,这时候就直接向董宁借剑演示剑道。

董宁不甘心放陈海走,便将置在书案前的映月剑递给陈海,却想看看陈海能玩出什么花样,说道:“那就请将你所谓无法说出口的剑道,演给我们众人看。”

陈海接过映月剑,拔出来见一道有如月sè的泓光从剑身流泄出去,剑身正反面镌刻有一yīn一阳同样的一枚玄奥道篆,而剑身之内更有玄奥的阵法隐隐牵动着四周的天地元力。

映月剑是黄级上品的灵剑,自然是不凡到极点,但陈海没有祭炼过,即便此剑内蓄有磅礴的天地元力,也与他无关,此剑在他手里只是相当于一柄锋锐一点的凡铁之剑而已。

“真是一把好剑!”陈海屈指轻弹剑刃,听着鸣响悦耳,心想要是从董宁手里将这把灵剑骗过来,上七峰之行就绝对值得了。

只是想到讹诈越城郡主的后果可能会比较严重,陈海想想也是作罢,扭头看向挑事的柴荣,冷声道:“柴师兄既然认定我胡说八道,唬弄宁郡主,可敢接我一剑?”

柴荣在试炼塔就想拉陈海进比试场地,狠狠收拾他一顿,这时候怎么会不敢接他一剑?

柴荣手结秘印,摧动体内真元,就见数缕灵芒从他的手掌间流泄而去,在身前凝聚一面灵篆流动的灵盾,不屑的讥笑说道:“你要一剑能将此盾斩开一丝裂痕,我低头向你认错,又有何不可?”

他知道陈海就算不能借用映月灵剑的神通,锋锐无比的映月灵剑也绝不是凡铁之剑能比的,他猜测陈海故意跟越城郡主董宁借剑,用心实是狡诈之极,但他也不是三岁小孩就会轻易上当,他就想着陈海怎么来破他的六甲秘盾。

“柴师兄踏入辟灵境修行才一年多时间,就能将六甲盾修炼到这境界,真是不凡啊!”二层藏经室多为刚入上七峰修行的内门弟子,但也能看到柴荣这道防御术法的厉害跟巧妙,情不自禁的赞叹道。

大家都是面带讥笑的看着陈海怎么收场。

六甲秘盾虽然不是多么厉害的防御术法,但此盾结成后极其坚韧,真元法力在灵盾内自如流转、浑成一体,不是依赖兵刃锋锐就能斩开,甚至想在上面斩开一道裂痕都不行。

柴荣结出此盾以试剑,显然是看穿陈海想借助映月灵剑锋锐占便宜的居心,这时候众人更是瞧陈海不起。

而凡人之躯真正要想击破六甲秘盾,唯一的办法,就是除非有一两千斤的神力,持重锤等超重兵器轰砸。

而映月灵剑剑锋虽利,但剑走轻盈,就算陈海身材魁梧,是难得的神力勇将,也不可能用这柄三尺长的狭刃剑,将六甲秘盾斩开。

董宁她这时候才自以为想明白陈海为何要跟她借剑,暗恼不已,也庆幸柴荣机敏没有上当受骗。

陈海看左右围观者都有心看他的好戏,似乎认定他今天必会丢大脸,即便确认柴荣已经上了他的钩,但心里犹抑不住有一股遗世孤立的孤凉感从心口涌出。

陈海轻轻叹了一口气,从怀里取出金锋灵戒、九焰蛟龙印,带着无限寂寞的淡然语气,说道:“我无赌不试剑,柴师兄既然今日想要看我这一剑,那就请拿出与我这两件法宝相匹配的彩头出来,让赢家最后通吃!”

没想到都到这一步,陈海还能如此装逼,柴荣一口老血堵在喉咙口,差点就要喷溅出来。

只是陈海拿出的金锋灵戒、九焰蛟龙印,一件是黄级中品法宝、一件是黄级上品法宝,柴荣作为柴氏旁支子弟,哪里有陈海这么宽绰,将两件不弱的法宝随便就拿出来当赌注?

柴荣随身就一柄碧影灵剑勉强称得上是黄级中品法宝,但他今日能说他出不起赌注,不去接陈海的一剑?

柴荣气得额头青筋暴跳,恨不得扑上去将陈海的脸皮给扯下来,恨不得将这孙子的骨头拆出来咬两口,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这孙子狡诈装逼到这程度,竟然还能拿这样的借口中断试剑。

只是他偏偏又说不出口,他拿不出赌注来!

其他人虽然想看陈海的好戏,但也不会无故去招惹是非。

董宁看柴荣抓住手里的灵剑,脸涨得通红,开始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过了半晌才知道柴荣拿不出赌注来,气愤陈海的狡诈,心里更想看陈海出丑,便说道:“我这把映月剑,不会比你那枚九焰蛟龙印稍差,两把剑总归抵得上你这两件法宝!”

“好,我与你赌!”柴荣狰狞说道,将手中灵剑掷到陈海身前的书案上。

没想到董宁竟然会主动来咬钩,陈海心里暗暗叫苦:姑奶奶啊,谁敢讹骗你的法宝啊?

陈海同时也暗暗可惜,他其实是想逼柴荣跟其他人借法宝来赌的,却没想到董宁这娘们心机太单纯,这么轻易就跳出来破坏了他的计划。

而他还不敢真赢董宁的映月剑,在太微宗、在武威军,他得罪谁都行,就是不能得罪董家人……

陈海瞥了一眼柴荣掷到书案上的灵剑,一副已经是囊中之物的样子,再看柴荣,淡然问道:“我这一剑下去,这把剑就不再是你的了,你现在准备好试剑没有?”

操你娘的,你倒是快出剑啊!柴荣心里郁闷得大叫……

“请宁郡主发令。”陈海又朝董宁说道。

“你快出剑,罗嗦个没完,柴荣跟我,还会赖你不成?”董宁也气得没有半点耐性了,直催促道。

陈海挥剑往柴荣身前的六甲秘盾斩去,剑首触及盾碎,就见寄托众人厚望的六甲秘盾,就悄无声sè破碎,化作一团流光碎光,散入虚空之中。

大家都看傻在那里,这样就完了?

柴荣也傻在那里,这样就完了?

董宁檀唇微张,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

祖师堂后山的崖洞里,孙不悔也是不可思异看着水月镜术所映照的这一幕画面,难以置信陈海在藏经阁,竟如此轻松就将柴荣所结的六甲秘盾斩碎。

“这怎么可能?”孙不悔见祖师爷葛玄乔笑盈盈的摸着乱蓬蓬的白须,似乎早就预见到如此,不解的问道。

“怎么不可能?”葛玄乔跷起二郎腿,说道,“你要是能掌握完整的碎裂真意,也能以凡铁之剑斩碎六甲秘盾。虽然是下品真意,但未开辟灵海就能从武道中掌握完整的碎裂真意,又能将碎裂真意融入毫不起眼的剑技之中,真是难得啊!宗门上百年都没有见到这样的天才了,姚老肥怎么就舍得将这样的绝世天才逐出姚族?真是奇怪啊,是不是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呢?”

完整的碎裂真意?

孙不悔也为听到祖师爷的话吓到了,这才真正明白为何祖师爷早先心起收徒之意,这个几乎被所有人都不看好、厌弃的姚氏弃子,竟然已经掌握到完整的碎裂真意!

这是什么慨念?

虽然陈海修为被废,想要重新修为是极为困难,但掌握完整的武道真意,意味着陈海踏入道丹境,都是没有瓶颈的。

哪怕是最下品的真意,也是完整的真意,宗门近百年,有多少明窍境巅峰强者,就是因为无法参悟到完整的真意,哪怕最低级的最下品完整真意,而无缘道丹,最终抱憾而终?

“昭阳亭侯陈烈竟然有如此天资纵横的外甥,怎么没有奏禀宗门,直接将陈海列入真传进行重点培养?”孙不悔疑惑不解的问道。

不错,想要助陈海重新修炼,宗门是要投入难以想象的资源,但想想看,宗门从此之后就将多出一名道丹境的年轻强者,这又是多大的收获?

一名道丹境的年轻强者,注定就是地榜中的顶尖角sè,未来还有无限的可能踏入道胎境,宗门不管在他身上投入多少资源,都是值得的。

“陈族内部藏着多少yīn谋算计,谁搞得清楚?老道竟然争不过陈老鬼,真是气死人啊!”老道葛玄乔捶胸顿足的大叫道,指着孙不悔说道,“老道我今天很不爽,要拿你试剑!”

孙不悔心想可能是陈烈担心陈海的骇世天赋暴露后,陈氏族主陈知义会对他们不利,这才要在陈海修为有成之前遮着掩着,心想如果真是这般,那他就得守住这个秘密,不能胡乱说出去。

孙不悔看得出祖师爷很惜才,要是因为他的疏忽,而使陈海遇到什么意外,必定不会讨到祖师爷的欢心,但祖师爷这时候说要拿他试剑,他是又喜又怕。

喜是师兄弟谁会被祖师爷拎过去试剑,修为必会有所精进,怕是试剑的过程,有如炼狱里趟过一遍再回人间!

看网友对 第七十七章 无赌不试剑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