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七十八章 欠债要还

第七十八章 欠债要还

陈海淡然看着一屋子惊掉下巴的同门,将映月灵剑入鞘,还给明艳得耀眼的越城郡主,说道:“多谢宁郡主借剑……”

陈海又将柴荣刚才掷到他身前书案的那柄灵剑及他当作赌注的金锋灵戒、九焰蛟龙印拿了起来,抱拳朝这一刻如被雷殛,还没有缓过神来的柴荣拱手谢道:

“多谢柴师兄赐剑!但想必柴师兄还记得欠我一件黄级上品法宝吧,不会真要宁郡主拿她的灵剑替你还这赌债吧?”

柴荣额头青筋暴跳,没想到陈海这孙子小人得志到这程度,话却说得客气,他是恨不能将一泡尿直接呲到他脸上来,但这时候又能说什么?

他都没有看清楚陈海怎么就将他所结下的六甲秘盾斩碎,竟是如此的轻而易举,甚至他都有些怀疑是越城郡主董宁在借给陈海的映月灵剑上藏有什么玄机,但是他即便猜疑越城郡主董宁跟陈海有鬼,却也不敢当众质疑。

在河西郡,董氏子弟是最特殊的存在,何况越城郡主董宁,又极受武威神侯的宠爱,给他一万个胆子,也不敢将越城郡主董宁惹恼了。

他同样不能说是越城郡主心甘情愿将念月剑拿出来当赌注的,让陈海到越城郡主那里去收回赌注。

董宁从头到尾也都没有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美眸狐疑的瞅着陈海,怎么都想不明白,陈海拿她的映月剑,怎么可能轻而易举之间,就将柴荣所结的六甲秘盾斩碎?

陈海将映月剑还过来,董宁都没有回过神来,下意识就接过回来。

这时候听陈海继续讹诈柴荣的赌债,董宁才回过神来,神情复杂的看着手里的映月剑,看着陈海清声说道:“此剑是我娘亲所赐,不能给你,他日还你一件黄级上品法宝便是。”

她是越城郡主,是武威神侯的嫡孙女,还不至于赖陈海一件黄级上品法宝,她随身除了这柄映月剑外,玄级下品护身法宝就有两件。

陈海没理会董宁,只是笑盈盈的看着柴荣。

柴荣原本就怀疑越城郡主与陈海联手给他下套,这会儿又听越城郡主百般推辞,不愿意立即就将手里的映月剑当作赌注赔给陈海,心里疑虑更甚!

但就算是越城郡主与陈海恶意给他下套,他又能奈何他们?

柴荣给陈海眼睛盯着,在众目睽睽之下,老脸涨得通红,无地自容,说道:“我记得今日之事,他日必会还你便是!”说罢这话,柴荣就已羞愤难当,觉得在这藏经阁里多留一刻,身上就要多添加一份羞辱,但是地上又不没有地缝让他钻进去,只能甩袖怒气冲冲的就走了出去。

陈海看着柴荣的身影冷冷一笑,柴荣当日在铁流岭道院,百般羞辱,甚至都想借孔桐之手置他于死地,他今日对柴荣就绝不会留半分情面。

他知道柴荣从此之后会恨他入骨,但没有这桩事,柴荣大概也不可能会跟他亲亲爱爱,他这个恶人还真是要做到底了,要柴荣以后都没有胆量站到他的面前。

董宁都有些莫名其妙,她都说日后还陈海一件黄级上品法宝,她堂堂越城郡主总不至于输不起一件黄级上品法宝,柴荣怎么就如此之大的反应,一点涵养都没有的气走了?

陈海微微一笑,朝诸多围观的同门拱手作揖,便又坐回书案,继续研读手里那卷铁骨拳的补录遗书,似乎当刚才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朱师兄,六识感知你已经炼就手厥yīn灵脉,真元淬眼,你可曾看清楚刚才那一剑到底是怎么回事?”

“剑斩及六甲盾那一瞬间,我是看清楚了,但没有可能就这么碎了啊。除非是柴师弟故意放水,但柴师弟总不至于故意输掉自己的灵剑吧?”

这时候藏经阁二层的内门弟子才恍然回过神来,纷纷议论刚才那一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这些内门弟子都只有辟灵境修为,眉心的祖窍识海未开,根本就感受不到陈海出剑时融入映月剑招之中的碎裂真意。

便是越城郡主董宁,也在陈海搞出来的一系列烟|雾弹下,恍然间没有真切看到碎裂真意破裂六甲秘盾的真正一幕。

有些人甚至狐疑的瞥发看向发呆的越城郡主董宁,在他们看来,倘若不是柴荣故意放水,那最大的玄机极可能藏在宁郡主的那把剑里。

而他们与柴荣一样,即便心里有怀疑,却也不会表露出来,无枉为自己招灾。

也有人性情直爽,走到陈海跟前坐下,直接问道:“陈师弟,你那一剑藏着怎么玄机,不摧动真元,竟将六甲秘盾斩碎?”

董宁都没有想到别人会怀疑她与陈海有一腿,这时候也朝陈海看去,她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道可道非常道,我要是能说出来,刚才就不会拿柴师兄试剑了,”陈海脸上保持完美的神秘浅笑,见越城郡主董宁那双明艳如苍穹星辰的美眸看过来,笑问道,“宁郡主,你说对不对?”

董宁美眸微瞪,薄怒神sè却使她精致如玉的脸蛋更添几分英气,但陈海偏偏还要装腔作势下去,她又能说陈海半点不是?

而越是如此,她越是觉得气人,高耸的胸脯微微起伏起来,看不得陈海再装逼下去,没想到今日要好意提醒他,却成了笑柄,气得捧起剑典归还到书架上,走出藏经阁。

董宁看到两名贴身侍婢都还守在外面,正跟其他弟子的扈卫正打情骂俏,娇斥道:“你两个贱蹄子,不知道修行,在这里乱嚼舌头,都给我到试炼塔练剑去!”

两个侍婢不知道平时脾气极好的宁郡主,受了哪门子气,撒到她们头上来了,暗暗叫苦的吐了吐舌头,跟在董宁身后,往试炼塔走去。

************************

董宁以为陈海在这些低级玄功上浪费时间,却是不知道,陈海从十杀战戟诀、铁骨拳等低级玄功拆解诸多武道秘形,继而又在这些基础武道秘形之上,形成基础步法、脚步、拳法、掌法、戟法、剑法进行修炼。

而在修炼经年之后,特别是在猎杀罗刹异鬼的过程当中,虎踞、云流、十步锤、断水斩等属于他自己的绝学也慢慢磨砺成形。

陈海已经感受到武道真意的存在,特别是修炼断水斩时,那玄之又玄的气息、意念在胸臆间翻腾得尤其剧烈、真切,甚至神魂意念都磨砺出锋芒来,但他终究是没能抓住最关键的那一点感觉,也就没能掌握一个完整的真意。

十杀战戟诀,太微宗及武威军历代以来,不知道有几万甚至几十万弟子修炼过,留下来有价值的补录、遗录多达上百本之多。

董宁以为陈海研读这些低级玄功的典籍是浪费时间,是无用功,而陈海近两个月却通过前人点点滴滴的经验积累,将他在断水斩上所缺失的那关键一点感觉渐渐补全,进而掌握碎裂真意的真正奥义。

也是这种沉溺不去的上瘾感觉,才让陈海这两个月来都废寝忘食的坐在藏经阁不离不弃,也未曾想到他这看似古怪的举止,却会引起越城郡主董宁按捺不住的好奇跟关注。

看到董宁负气离开,陈海暗暗头痛,没想到别人穿越异世,吃香的喝辣的,娇娘美妾投怀送抱,他看得上眼的绝代天娇个个都视他如仇寇,也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这种遗憾在陈海的脑海里就存在了片晌,更多还是沉浸在掌握完整碎裂真意的喜悦之中。

陈海不知道诸道真意多如苍穹星辰,强弱也分诸多品级,碎裂真意只能算是最低一级的真意,绝算不上有多强,但陈海知道,他将碎裂真意融入断水斩或其他攻击性的玄功绝学之中,威力足足能一下子提高一倍以上。

也许随着他修为境界的提升,碎裂真意对攻击性玄功绝学的增幅,不会再有如此恐怖的提升,但此时也足以令陈海自傲了。他之前与吴蒙只能斗个旗鼓相当,掌握碎裂真意之后,相信就能压过吴蒙一头了。

事实上,柴荣真要有辟灵境中后期的修为,陈海还真没有把握一举斩碎他以精纯真元凝结的六甲秘盾。

而掌握完整的碎裂真意,陈海也感觉到他的神魂意念、六识感知等等,都有不弱的提升,可见参悟真意,才是修炼神魂最简捷有效的手段。

陈海同时也知道,完整的真意将是他未来踏入道丹境最坚定的根基。

陈海一度还想着,此生能修入明窍境,就谢天谢地了,没想到还有这一出等着他。

傀儡分身的神异妙用,还真是难以想象啊,陈海又情不自禁的想,神殿及龙帝苍禹、左耳的旧主,到底是何等神异而强大的人物?

神殿一共留下七具神卫傀儡身,陈海仅仅是祭炼其中一具,在两年时间内掌握完整的碎裂真意,神殿全盛之时,是何等的风光、强大,陈海还真是难以想象。

而在罗刹异鬼持续数千年甚至数万年的围攻,神殿也难以避免的蓑落了,诸多守护一一殒落,就剩左耳半死不活的陷入沉眠之中,罗刹异鬼的势力是何等之强,也是陈海此时所无法想象。

事实上,太微宗所在的这片大陆,到底有多广袤,存在多少强大的势力,陈海也没有具体的概念,他只知道拥兵千万、强盛不可一世的大燕帝国占据燕州,疆域就有十数万里,此外这片大地还有金州、幽州、云州、越州、楚州、湘州等域,太微山北还有妖蛮诸部控制的大片荒蛮之地……

陈海也不知道血云荒地与燕州、与他脚下的太微山、玉龙山有无联系。

陈海才发现,他虽然掌握到完整的碎裂真意,一切的一切,才刚刚开始。

有关血云荒地、有关罗刹域,有关神殿,有关燕州及太微山,他所知道的事情还是太少太少……

陈海微微一叹,又低下头来,视线继续落在手里的书卷上,不管未来有怎么道路在等着他,他都要一步一步去走。

看网友对 第七十八章 欠债要还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