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26 一声兄弟,一生兄弟

26 一声兄弟,一生兄弟

趁着杆子他们都在吵吵嚷嚷,李娇娇也被豺狼缠住的时候,我赶紧穿过人群,朝着孙静怡追了过去。孙静怡是我们学校极有人气的校花,一路上都有很多学生不由自主地看她,所以孙静怡也并没有发现我的行为。

一直跟随孙静怡进了教学楼,又上了天台,才看到孙静怡正站在天台的边缘,也不知在想什么。微风吹动她瀑布一般的秀发,金光照耀她窈窕有致的身体,让她整个人看上去犹如九天仙女下凡,浑身上下散发着不可侵犯的高贵气质,美的清新脱俗,美的不可方物。

我呆呆地看着她,连上前的勇气都没有,感觉她是高高在上的仙子,而我是卑微到极点的尘土。原先还想问问她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一直对我有所关注,但是现在又失去了所有的勇气,只好轻叹口气,扭头准备离开。

“既然来了,怎么又走?”就在这时,身后突然传来孙静怡的声音。

我赶紧回过头去,只见孙静怡已经转过身来,正目不转睛地看着我。在她的注视下,我的脸一下就红了,原来她知道我跟过来了,我还以为自己做得很隐秘呢。

“过来吧。”就好像是人世间最美妙的弦乐,孙静怡朱唇轻启,我就感觉自己的灵魂都被抽空了,脚步也不受控制般,一步步朝她走了过去。

一直走到孙静怡的身前,和美丽的她四目相对,微风拂过我们二人的身体,为这微妙的气氛又添一份旖旎。我的一颗心怦怦直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和这位高高在上的校花还有如此近距离单独相处的时刻。

孙静怡的一张脸依旧冰冷,可她的眼神里却透露出一股说不出的温柔,让我的心里觉得特别暖、特别暖。

“找我有什么事吗?”孙静怡突然再度开口:“我觉得以你现在的能力,似乎不需要我再帮助你了。”

我连忙点头,说是的,你不需要再帮助我,我自己可以照顾我自己……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觉得自己特别自豪,因为身为一个男人,我没有在孙静怡面前丢了面子!然后我又鼓起勇气,说:“其实我一直想知道,你为什么肯帮我呢?”

面对我的这个问题,孙静怡的表情并没有太多变化,而是拨了下耳后的一缕细碎的秀发,才说:“你不需要知道这个,你只需要记住,有麻烦的时候就来找我,我一定会帮助你的!”

好不容易鼓起勇气问出的问题,结果却换来孙静怡不痛不痒的答案,确实令我非常失望。可是,我又不能逼问她,只好就此作罢,说道:“谢谢你了,不过我想应该用不着的。”

说出这句话后,我又挺起了胸膛,毕竟孙静怡可是亲眼看到我之前砸倒熊子的场景了,谁不愿意在这位校花面前展现出自己男人的一面呢?

孙静怡点点头,说:“那就好,不过我有一点想不太通,你是怎么和豺狼走到一起的呢?”

虽然刚才我问孙静怡的问题她没有回答,可她问的问题,我毫不犹豫地就回答了,说自己之前如何冒充豺狼的名头招摇撞骗,打过赵松以后还想再打程虎,结果却半路杀出来个熊子。但是豺狼他们知道这件事后,不仅没有生我的气,反而还夸我做事有脑子,还要捧我当初三老大,然后一起出来对抗熊子……

孙静怡听完,竟然“噗哧”一下笑了出来,说原来是这样啊,真有意思,不过你也确实可以,是怎么想出那个鬼主意来的?

全校出了名的冰冷校花孙静怡,竟然在我面前露出如此莞尔的笑容,而且笑容是如此的亲切、美丽,像是四月的春风一样动人,我一下就看呆了。我敢保证,我们学校见过这个场面的绝对没有几个,在大家的印象里她永远都是那个不苟言笑板着脸训人的学生会会长!

这么一想,我觉得自己真是荣幸极了,也跟着开心起来,说:“我就是乱想的啊,因为我打架又不厉害,也没有什么兄弟,本事更是半分没有,只能想些损招来报仇了!”

孙静怡又笑起来,说怎么会呢,你能想出这样的主意,已经很有本事了。

得到孙静怡的夸赞,我感觉自己像是踩在云端,整个人就像是快要飞起来一样,从来都没觉得自己有这么的开心过。我还想再和孙静怡聊几句,孙静怡突然看了看手表,说时间不早了,她得回家去了。

“回头再见吧。”孙静怡冲我摆了摆手,然后离开了天台。

这一次,她没有再说有麻烦一定要找她,或许是因为觉得我不需要了吧。也对,现在的我都是初三老大了,熊子也被我们给打垮了,还有谁会再找我的麻烦?

空气中似乎还残留着孙静怡身上的香味,一想到我和这位美丽的校花单独相处了十多分钟,不仅对我露出了这世上最好看的笑容,还说回头再见,或许我们之间还能再发展发展……我开心地竟然忍不住在原地转起了圈子。

太美好了,真的是太美好了,我的人生终于要开始逆转了吗?

几分钟,我迈着轻快的步子,哼着轻快的小曲儿,朝着楼下走去。放学时间,大战结束,楼下早就没有人了,我知道豺狼他们去开庆功宴了,正准备到我们定好的饭店去赴约时,就听到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很不客气的叫声:“小子,站住!”

在我们学校,整个初中,都没有人敢和我这样说话了。我愤怒地回过头去,只见教学楼门口站着一个挺高挺瘦的男生,长得也不算难看,脸上还戴着一副眼睛,模样看着挺斯文的,结果一开口却那么不客气,不禁让我有点不爽起来。

我正想骂他两句,头却往下一撇,看到他身上穿的校服,原来是我们学校的高中生。

我们学校是初高中一体化的,不过校区不在一起,一个在南面,一个在北面,两边学生也很少过界,不知道他来我们初中干嘛?

不等我多想,这名戴着眼镜的高中生已经走到我身前,语气继续很不客气:“你刚才和孙静怡在天台上说什么了?”

我这才明白他的不客气从何而来,看来他是孙静怡的一名追求者,所以才对我抱有敌意。虽然初中生在高中生面前有一种天然的心理劣势,如果是以前的我,肯定不敢在高中生面前有任何放肆,而且这人看着还挺不好惹的。

不过还是那句话,自从身份不同以后,我也不会、也不能再随随便便的怂了,所以直接不客气地回道:“我想,这个和你无关吧?”

面对我强硬的回答,这名高中生倒是也没说什么,只是冷笑一声:“小子,没事,别那么紧张兮兮的,看你这鸟样子,我还不至于把你当情敌,因为你根本不配。不过,我还是不喜欢其他男生随随便便接近孙静怡,如果再让我知道你和孙静怡在一起,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放完这些狠话,这名高中男生也不给我任何回话的机会,直接转头就走,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了校园里面。

当时差点没把我气炸,都想打电话叫人来拦住那小子了,不过低头看看自己土气的穿着、破旧的凉鞋,心里也不由得涌起一股悲哀,这样的我确实配不上美若天仙的孙静怡啊。

想到自己刚才竟然还对孙静怡产生幻想,就觉得自己实在是可笑极了,倒是这名不客气的高中男生点醒了我,让我从不切实际的幻想之中脱离出来。算了,还是好好生活吧,别想这些有的没的了。

等我到了饭店,大家都已经开吃了,我的那些杂鱼军团,还有豺狼他们都在。豺狼他们都受了伤,不过都进行了简单的包扎,也是轻伤不下火线,照样拿着啤酒跟人碰杯,实在叫人佩服。

我的出现掀起了一个高潮,所有人都拍着手欢迎我,豺狼也说我是今天最大的功臣,让我和大家讲两句。我也没有客气,端着酒杯,先祝豺狼成为我们学校真正的天,又说还有一段时间就毕业了,希望大家都能记住这些日子,我们曾经做过兄弟!一声兄弟,一生兄弟!

我发完言后,现场响起热烈的掌声和欢呼,众人也跟着我齐呼:“一声兄弟,一生兄弟!”整个饭局进入了一个大的高潮。

接下来就是喝酒,不断地有人来敬我酒,以前我都没怎么喝过这东西,所以酒量很差,不一会儿就醉了。

虽然我这初三老大也做不了几天了,但我还是非常的开心,哪怕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日子,我也永远不会忘记自己的这段经历,热血,而又澎湃。

不知道有多少人敬过我的酒后,我终于扛不住了,扑到包间外面吐了起来。正吐着,突然有人拍我的背,还埋怨我说,不能喝就少喝点嘛,干嘛喝成这样?

竟然是李娇娇的声音,我都吃了一惊,问她什么什么时候来的?

李娇娇嘁了一声,说她一直在,是我眼光高了,没看到她。我都惊了,说我们开庆功宴,你是咋来的啊?李娇娇则说是豺狼让她来的。我这才恍然大悟,说不错啊,狼哥看上你了,你得把握住机会。

李娇娇呸了一声,说屁,你自己看看狼哥。

我一抬头,就看到豺狼正握着一个女服务员的手,嚷嚷着要给人家看手相,还说两人注定有一段缘分。当时我就无奈地笑了,看来狼哥也是个性情中人。这时候,就听见李娇娇问我:“王巍,之前你干嘛去了?”

我愣了一下,说什么也没干呀?

李娇娇又嘁了一声,说明明看见我刚才跟着孙静怡走了。听着李娇娇的话我都无语了,问她是不是属耗子的,怎么连这都能看见。

我本来是开玩笑的,但不知怎么回事,李娇娇竟然又生气了,说我才是属耗子的,鬼鬼祟祟、猥猥琐琐,偷闻女生的书本文具还不够,现在又改当跟踪狂了。

以前我跟李娇娇同桌时所做过的那些猥琐事,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个变态,一直将这当作自己内心深处最yīn暗的秘密,希望自己以后不要再犯,结果李娇娇一而再、再而三地提起,简直一点脸面都不给我,我一下就火大了,说你有事没事,没事就先走吧,我们大老爷们喝酒,你一姑娘家跟着搀和什么,就不怕别人说你行为放荡?

“你才放荡呢!”李娇娇突然猛地一推我,转头就跑了。

我本来就醉醺醺的,李娇娇一下就把我推倒了,还把我推在那堆呕吐物里,沾了我一身,我都服了。我发现我和李娇娇就八字不合,一见面就吵架,最好以后互相离远一点。

最后还是杨帆过来将我扶到卫生间里清洗了一下。这顿酒喝了整整一个中午,下午去上课的时候,我趴在桌上人事不省,李娇娇也没有搭理我,只给我买了瓶绿茶放在桌上。

熊子住院了,暂时没来上课,但估计就算他好了,也不会再来了,那一战已经击垮了他所有的颜面。赵松和程虎倒是回来了,不过各自都灰溜溜的夹着尾巴做人,再也不敢像以前那么嚣张了。

豺狼成为了我们学校真正的天,再也没人能够和他分庭抗礼,也没有所谓的最接近天的人了。

而我,亲手将熊子击垮以后,也成了大多数人心中公认的初三老大,就算号召力可能并没有那么强,但是那些以前看不起我的家伙们也渐渐开始对我另眼相待了。

这样看来,在整个初中,都没有什么麻烦能找我了,接下来的日子只要安安心心地中考就够了。唯一的遗憾是我和李娇娇还是不对付,平常也不怎么说话。

和别人的家长一样,在中考前半个月,我妈也开始给我做营养餐了,也不知道她从哪搞来的配方,早中晚的餐不一样,每一天的餐也都不一样,变着花样让我吃,水果都没断过。然而我感觉我要对不起我妈了,因为我学习本来就不好,还在家休学过一段时间,根本不可能考得上什么好高中的。

然而我妈告诉我说无所谓,只要尽力就行,还告诉我要考就考外地的高中,不要在本地上了。我知道,我妈还是怕我跟赵松产生冲突,所谓惹不起就躲嘛,但其实我妈并不知道,现在是赵松惹不起我。

这天晚上放学回来,我妈又在家里给我做营养晚餐,但是我发现菜量似乎大了很多,就问她怎么回事。我妈告诉我,家里有个朋友今天要过来,那朋友家的孩子今年也要参加也要中考,我们两个可以探讨一下经验。

我都无语了,我这学习烂成这样,拿什么和人家探讨啊?过了一会儿,果然有人敲我家的门,我去开了以后,走进来一个衣着普通却文质彬彬的中年男人,看来就是我妈的朋友了,在他身后,则跟着一个漂亮的女孩子。

我一看就傻了,竟然是冰冷校花,孙静怡……

看网友对 26 一声兄弟,一生兄弟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