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八十二章 罗刹血奴

第八十二章 罗刹血奴

陈海一直都在研究罗刹族群在血云荒地里的聚集方式。

低层次的武卒级罗刹异鬼数量最多,也最容易控制,似乎能直接被血炼上位者的魔煞气息所屈服,但武卫、武校级以上的罗刹异鬼,杀戮意志越强烈,越难以直接慑服。

不过,动辄数万甚至十数万、数十万规模的罗刹异鬼族群,以武将甚至武侯级血炼者为首,秩序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维持起来,还极其森严,显然有一套严密的控制体系,陈海也不能不想到神魂控制上去。

役魂术并非多高端的术法,只是作为邪术,在燕州受到严厉的禁制。

即便如此,宗阀世族也是堂而皇之的通过役魂术,控制实力俘获的强大妖蛮或妖兽;甚至还能通过炼魂秘法祭炼妖蛮及妖兽的神魂,将其炼成有如行尸走肉般的傀儡。

罗刹血炼秘法,除了能直接吞噬血肉精元提升己身外,也天生有役使他人神魂的异能。

不过,眼前这头罗刹异鬼,神魂极强,甚至比陈海他自己都要强出一截,陈海想强行役使它的神魂不是易事,还容易受到反噬,但它此时主动降服,将神魂献出,就要容易得多。

随着血云荒地的罗刹异鬼,渐渐演变成大小族群间的血腥厮杀,陈海不能融入这些族群,只能游离在僻远之地,生存都变得极其困难,更不要说接近神殿谷了,心想里,他现在或许是应该在血云荒地,招揽些罗刹小弟了。

陈海睁开血sè魔瞳,盯着就剩一缕游丝气息的罗刹异鬼,说道:“将你的神魂献来!”

这头罗刹异鬼已经被陈海吞噬血肉精华,就剩一缕游丝气息,这时候还要分割神魂,受陈海控制,实力将进一步削弱,但它想活命,想要成为血奴,就必须献出自己的一部分神魂。

罗刹异鬼所献的神魂,仿佛一缕灵火,被陈海收入血sè苍穹般的识海之中。

在融炼这缕灵魂之火后,识海所凝聚的罗刹魔神秘相变得更凝实,魔焰气息也更强大,比修炼诸道真意的效果更显著,还能直接感受到眼前这头罗刹异鬼的神魂波动……

陈海没想到罗刹血炼秘法,还能通过这种方式强化,看来以后还要多收服几头血奴、魔奴,不仅以后不用再单打独斗,傀儡分身的实力也能得到均衡的提升。

不过,陈海不会没有限制,炼入太多的异种神魂,或许会有反噬也说不定。

仿佛血sè苍穹的识海中,罗刹魔神秘相渐渐隐去,陈海看周身的血鳞,sè泽变得更浓郁、鲜丽,仿佛血液要凝滴下来,果断要吞噬这种层次的罗刹异鬼的血肉精元,傀儡分身才会有比较明显的提升。

陈海这在裂谷滞留太久,挟起虚弱不堪的罗刹血奴,飞奔到数十里外,钻入一座岩洞里藏起来,这时候才空闲下来盘问它的来历:

“你叫什么名字?”

“我应该有名字,只是关于前世的一片都已破碎不堪,只能模糊记得前世是一片荒凉的大地,诸族争斗不休,我死在一场激烈的战事中。至于我前世叫什么名字,已经想不起来了,而到这里,名字也没有意义;魔主想唤血奴什么,便是什么。”血奴刚刚降服,在陈海面前不敢有丝毫的隐瞒,但确实不知道自己前世叫什么。

听眼前这罗刹血奴说起罗刹语来还十分的生涩,陈海猜测它应该是复活后就没有怎么跟同类交流过,好不容易收服了几头武卒级罗刹异鬼当小弟,最后还栽到他的手里。

不过用生涩的罗刹语交谈过一番,罗刹血奴虽然前世的记忆支离破碎,但它的见识谈吐都颇为不凡,不像低层次的罗刹异鬼只知杀戮,再加上它已经觉醒血炼开赋,陈海猜测它前世可能是罗刹异鬼中的上位贵族。

陈海看血奴全身的血肉都几乎被他用血炼秘法吸噬一空,干瘪的鳞皮也在刚才的大战中,被他斩出数十道口子,露出青黑sè的骸骨仿佛枯树根,说道:“你以后就叫姚老根得了。”

“姚老根?”血奴对姚老根这个名字谈不上满意或不满意,这对它来说仅仅是一个称谓、一个代号,它桀骜不逊的血瞳看向陈海,问道,“魔主可有名号?”

“我的名号?”陈海沉吟片晌,心想他占据姚兴的肉身,真要在血云荒地聚集一支罗刹族群,或许可以还姚兴一个名字,但此时还不想说给血奴姚老根知道,挥了挥手里的战戟,说道,“你现在出去猎杀几头异鬼,恢复元气,再收几个小弟回来,没事不要过来打扰我的潜修……”

“是,魔主!”血奴姚老根它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挣扎着往岩洞外蹒跚爬去,对陈海的命令不敢有丝毫的质疑。

血奴姚老根还保留独立的意识,还桀骜不驯,随时都有反噬的可能,陈海在血奴姚老根爬出裂谷之后,就在附近选了另一处藏身之地以防不患,才切断神魂意念与血云荒地的联系。

************************

陈海神魂意念又回到被灵泉之水隔绝的蛇穴地宫之中,借着一枚夜明珠透出的微光,又摸索着点燃一支松脂火把,插到石缝里,之前那支松指火把早就燃尽了。

与在血奴持续数日的激战中,陈海通过这种最激烈、凶险的方式,将十步断水斩磨砺到一个更高的水平之上,通过十步断水斩,对百骸精气在足少阳、手少阳、足明阳、手明阳、足厥阳五条主气脉中的运转掌控,也达到臻至毫厘的水准。

此时也恰是一天当中阳气初发的初曦之时,陈海果断掏出数枚灵丹,以药力充沛体内的百骸精气,在一截挑出水面的断崖上站起来,以手作戟,一步斩出,百骸精气便沸腾起来,化作湍流涌入灵脉。

一步一斩,九步九斩,第十步跨出,碎裂真意化作一缕苍茫的空寂气息融入陈海仿佛利戟的指尖,但第十斩,陈海没有斩出,而将这融入碎裂真意的一斩,化作凌厉无比的意念,猝然间纳入胸臆之中。

这一斩的戟意凌厉无比,仿佛一道雷霆将腹腔处灵脉交错的那一片昏朦撕开。

陈海不需要用内视之法,也知道那磅礴的百骸精气正自灵脉往玄窍疯狂涌入,也因为他最后一斩引而未发,磅礴的精气在玄窍之中冲击、澎湃,却不能渲泄出去,这一刻他若不能成功用戟意,将这磅礴的百骸精气带动起来,形成精气漩涡,不受控制的百骸精气,必将他的脏腑撕裂得面目全非。

灵脉交错的那一片昏朦,刚烈无比的戟意化作一道紫电战戟,劈开虚无昏朦,又仿佛劈开永寂的混沌,照亮如洪流狂卷的百骸精气……

百骸精气也迅速受紫电战戟的牵引,往紫电战戟所在的中央涌动、冲击。

陈海还没有正式开辟祖窍识海,无法长久保持意念中的紫电战戟秘相,紫电战戟之相,可以说是随生随灭,但哪怕只是这一瞬,也成功将涌入玄窍的百骸精气,成漩涡般旋转起来,没有往四周的脏腑崩散、冲击……

此时的陈海已经从断崖坠落到水里,身如浮舟,以古怪的姿态坐在水中,却在涌动的水流中不摇不动,张开口便如巨鲸般吐吸洞穴里的灵气,发出清越的啸响。

***********************

陈青虽然没有与陈海见面,但她这几日也住在药师园,听到蛇穴地宫里传出山崩海啸般的啸鸣,她与苏紫菱正盘膝坐在玉床前修炼真元。

陈青大吃一惊,确认啸响是传自地底的蛇穴深处,即便是隔着岩层、水流传出,还是那样的清晰。

她不知道地底怎么会有如此之大的动静,与苏紫菱推窗飞出,就见药师园好些人都被惊动,正披衣走出来。

蛇穴灵池里的湖水像沸腾般涌动起来,而山谷里的灵气竟被一种神秘力量反抽,滋滋吸回到灵池之中,似乎正往蛇穴深处的地宫汇聚过去。

蛇穴入口位于东苑。

陈青与苏紫菱飞过去,吴蒙、周钧守在灵池岸边,阻止陈肃等人潜入水中查看究竟。

“少侯爷此时在地宫修炼,无事禁止我们打扰。”吴蒙仿佛木桩子似的,抱着灵纹剑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见陈青过来,也是拿这句话回应。

“少侯爷进入蛇穴修炼,已经过去四天四夜,要是发生意外、走火入魔,我们此时在袖手旁观,如何对得住侯爷?”陈肃才不关心陈海是否会走火入魔,但有机会他绝对想亲眼看陈海如何修炼竟然搞出这么大的动静,之后才能将详情禀告他的少主。

“看样子像是走火入魔,不然的话,就算是开辟灵海秘宫,也不会搞出这样的动静!”苏紫菱说道,她一双美眸孤疑不定的盯着搅得浑浊的灵池水面,此时也猜不透陈海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正因为如此,她更要亲自潜入水底去看一看。

陈青惊疑不定,她是不喜欢陈海这个人,甚至还想着有机会将陈海赶走,但毕竟是嫡亲的表兄妹,心里再厌弃,也不想看到陈海暴毙蛇穴地宫之中,蹙着秀眉跟吴蒙说道:“我们一起去看看。”

周景元、葛同等人都赶过来,他们也是惊疑不定,他们既便知道陈海修行不走寻常路,但眼前的异象也绝非正常修炼会有的样子。

随着聚来的人越来越多,而啸鸣不绝、灵气回溯不止,吴蒙、周钧也难以坚持己见,最后还是陈青作主,由她、苏紫菱、吴蒙、周钧、葛同、陈肃等人,潜入水底,进入蛇穴地宫看个究竟。

看网友对 第八十二章 罗刹血奴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