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五行天 > 第三遍二十六章 小天劫

第三遍二十六章 小天劫

咚咚咚!

地面跟着大锅的元力波动在震动,就像地底有一个怪物。 ≧

剑修道场的众人几乎站立不稳,大家面面相觑,都看到彼此眼中的震撼。

艾辉大声问:“楼兰,这是什么情况?”

“可能是小天劫!艾辉!”楼兰大声道。

那是什么?大家都愣了一下,他们都没有听过。

小天劫?艾辉也愣了一下,天劫这个词他在修真的典籍中见过,而且经常出现。在修真时代,天劫是经常出现的东西。比如修真者突破境界的时候,就可能会遇到各种天劫。再比如某些神兵利器出世的时候,也会迎来天劫。在某些丹药出炉的时候,也会出现天劫。

在修真者们的理解中,天劫是上天对人的考验。

天劫有大有小,厉害的天劫,便是那些强大的修真者,也是闻之sè变。在修真时代,不知道有多少修真者在天劫中粉身碎骨,形神俱灭。

后来修真者把天劫更多的视作一种元力的共鸣,当这些神兵利器出世的时候,往往会引天地灵力的共鸣,就是所谓的天劫。

可是现在已经是元力时代了啊,连灵力都没有,怎么还会有天劫?

难道元力也有天劫?

这五行八宝粥这么厉害?都能够引来天劫?

艾辉将信将疑之际,地面一颤。

咚!

一声沉闷的巨响从地底深处传来,剑修道场的地面突然往下一沉。无数裂纹倏地出现在地面,就像一张蜘蛛网。

大家被这样的变故吓住。

“这是土元之劫,艾辉!”楼兰大声道。

咚,又是一声巨响,道场又往下一沉,地底深处就像有一只大手,拼命把他们往下攥。

诡异的是,地面震动如此之大,但是熬粥的大锅却纹丝不动,没有一滴粥溢出来。

艾辉急声问:“楼兰,有什么办法?”

楼兰盯着地面,双目的光芒急剧闪动,过了一会道:“道场下面的土元力和周围的土元力被隔绝开来,我们要打破这种障碍,把道场的土元力和旁边联系起来!”

艾辉听得不明白,王小山却立即明白过来:“我来试试!”

他蹲下来,双掌按在地面,地下的土元力浮现在他心底,他立即现楼兰所说的元力隔绝。道场所在地面和周围地面的图面,以前是一个整体,现在却像一块蛋糕被切下一块,和周围地面的元力隔绝。

而地底深处的土元力突然变得异常活跃,对地面的吸力大大增加。和周围切断联系的道场,就不断下沉。

王小山手掌边缘的地面突然变软变成泥浆,一道泥浆升腾而起。升腾而起的泥浆,瞬间硬化,变成岩石。无数泥浆宛如飞龙,从他面前的泥潭中腾空而起,一座岩石桥梁也飞快生长成形。

岩石桥梁的另一端,架在道场外的地面。

石桥成形的瞬间,地面一震,停止下陷。

王小山神sè不动,开始建造第二座石桥。第二座石桥建成,地面开始缓缓上升。当第三座石桥建成,道场和周围土地之间那层无形的隔阂,就像冰雪般开始融化。

两分钟后,地面的裂缝消失,剑修道场恢复如初,就像什么都没有生过一样。

大家都不约而同松一口气。

楼兰提醒大家:“八宝粥有五行,天劫很有可能有五种。”

“刚才是土劫,那下一劫是什么?”

“好神奇啊,这八宝粥这么厉害啊!还能有天劫!”

“大开眼界!”

“哎,你有没有感觉好像有点热?”

大家一愣,立即注意到周围的温度,不知不觉升高了不少。

“火劫?”

可是火从哪里来?

阳光好像越来越刺眼,等等,阳光?

大家反应过来,连忙抬头,不知何时,刚才他们头顶的云彩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骄阳烈火,从天空倾泄而下。

阳光变得愈炽目,忽然,一缕火星在阳光中一闪而逝。

果然是火劫!

胖子刚想开口,就听到一个兴奋的声音大吼:“老夫来!”

只见田虎樽拎着他那油腻腻的大火缸,出现在众人头顶。

宁城的居民看到惊人的一幕,一道耀眼炽目的光柱从天而降,笼罩剑修道场。光柱愈炽亮,开始出现一闪而逝的火星,一分钟后,一闪而逝的火星变成一道道明亮的橘sè火焰,火如雨下。

一阵惊呼声不约而同响起。

那是什么?

宁城居民满脸骇然。

剑修道场上空的田虎樽,却是双目光芒暴涨,心中亢奋莫名。他有种预感,这八宝粥定然不同凡响,粥还没有熟,便伴生种种异象。

而且……这些火焰,可是好东西!

田虎樽深吸一口气,元力激荡,原本佝偻矮小的身体陡然拔高了几分,脸上不怒自威。他双手合抱火缸,身形微蹲,宛如金蟾抱缸吞日。

便听得一声长笑,豪迈洒脱。

“来来来,全都到老夫碗里来!”

只见那炽亮光柱之中,纷洒而下的火雨,全都向田虎樽的火缸内飞去,黑亮油腻的大火缸红光暴涨,就像烧红的铁缸。

火雨持续了整整五分钟,田虎樽的大火缸看上去没多大,却像个无底洞,没有半点满溢的迹象。

当最后一缕流火,飞入田虎樽的火缸,炽亮的光柱无声崩散,无数碎芒纷飞如雪,转眼间便消失不见。

田虎樽哈哈大笑,拎着大火缸降落地面。

大火缸宛如盛放一座翻腾的火山,里面火焰滚动,靠得近的人都能感受到滚滚热浪。

“都离远点,还没炼化好,伤到你们别怪我。”

田虎樽得意无比。

艾辉的声音突如其来:“一人一半!”

田虎樽身体一僵,接着若无其事道:“你说啥一人一半?”

艾辉冷笑:“你不分我,就别怨我不分你。”

田虎樽知道瞒不过艾辉,只好道:“你又不是火修,要这东西有啥用?”

艾辉懒得理他:“分不分?”

田虎樽心头滴血,但还是咬牙道:“分!一人一半!”

铜鬼和鱼今被眼前这一幕给惊得呆住,比刚才那什么天劫给他们的震撼还大。艾辉竟然敢这么和田虎樽说话?艾辉竟然敢威胁火山天尊!

艾辉便不再理会田虎樽,对师雪漫道:“铁妞,待会可能要你上了。”

先是土劫,再是火劫,不出意外的话,下一波应该是水劫。

熟悉的称号再现,师雪漫又觉得亲切,但是又觉得有些丢人。狠狠瞪了艾辉一眼,哼了一声,提着云枪作好准备。

艾辉自言自语:“铁妞的脾气见涨啊!”

胖子接腔:“人家刚被开除,心情不好,阿辉你不要撞枪口!”

艾辉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啊!”

听得两人的对话,师雪漫差点冲过去,把这两个家伙捅成筛子。

就在此时,乌云从四面八方汇集,没过一会,就变得黑漆漆,伸手不见五指。强烈的压迫感,让大家如临大敌。

但是时间不断流逝,依然没有动静,没有电闪雷鸣,也没有暴雨。

安静极了。

但是很快,艾辉他们就感觉不对,因为太安静!

胖子感觉有点犯困,身体有什么东西在缓缓的流失,眼皮好像越来越沉重。

“都打起精神,不要睡着!”

艾辉的大喝,让胖子一个激灵,清醒了一下。但是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全身越来越没有力气,眼皮越来越沉重。

“不要睡着,这是幻境!”

艾辉再次大喝,他心中焦急。刚才他也差点睡着,就在那个时候,眉心天宫的天心火莲灯自激活,他才陡然变得清醒。

天心火莲灯被激活,也让艾辉立即意识到,这是幻境。

但是天心火莲灯能够让他不受幻境影响,却无法帮助其他人。

怎么办?

艾辉眼角余光忽然瞥见铁妞,他楞了一下。铁妞持枪而立,目光清明,丝毫没有受到幻象影响的迹象。

“我来!”

师雪漫手中的云枪忽然化作一团云雾,云雾旋转,变成一个漩涡。

嘶嘶嘶!

一片漆黑中,突然出现丝丝缕缕的明亮光丝,从四面八方汇集,没入师雪漫手中的云雾漩涡之中。

云雾漩涡就如同染上云霞,变得五彩斑斓,师雪漫的神sè极为严肃。

当最后一抹光亮,没入云雾漩涡,师雪漫张开手掌,抓向斑斓多彩的云雾漩涡。

啪!

云雾漩涡重现变成一把云枪,但是和师雪漫以前的【云鲸】已经完全不同。雪白的枪身,多了一道道漆黑如墨的纹路,蔚蓝剔透的枪头,里面多了一抹七彩云霞。

艾辉看得出,师雪漫的神态凝重。

似乎注意到艾辉关切的目光,师雪漫脱口而出:“没事。”

艾辉朝她点点头,提醒道:“不要大意。”

感受到艾辉语气中的关心,师雪漫心中莫名欢喜,点头示意明白。

周围的黑暗,就像潮水般退去,头顶天空的乌云,不知何时消失不见。

许多人都如梦初醒,不明白生了什么。但是像田虎樽铜鬼等人,却是满脸凝重,他们知道刚才的凶险。

鱼今忽然开口:“是幻象。”

“嗯,很厉害的幻象。”面具后的铜鬼,语气凝重,刚才他都着了道,可见厉害。

只是……松间派果然非同寻常啊!

他的目光投向艾辉,心情复杂。

所有人心情紧张,还有两波天劫!(未完待续。)8

看网友对 第三遍二十六章 小天劫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