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31 三次暴击

31 三次暴击

啪!

清脆的一声响起,豺狼这一巴掌抽得够狠,竟然还有回音,在教室里萦绕不绝。所有的人都懵了,谁都不知道刚才还笑脸盈盈的豺狼,怎么说动手就动手了,而且上来就抽了洛斌一个大嘴巴子。刚才还嚣张至极的洛斌也懵了,呆呆地看着豺狼,显然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

但是片刻之后,洛斌就反应过来了,大叫了一声操,然后狠狠一棍甩向豺狼。豺狼不慌不忙,先用手抓住洛斌的棍子,接着又狠狠一脚踹过去,洛斌直接就翻倒在了地上。洛斌的那些兄弟也反应过来了,一窝蜂地冲向豺狼,而杆子、巍子他们也一哄而上,和这些高中生拼了起来。

洛斌又跳起来去和豺狼打架,但他根本不是豺狼的对手,被豺狼三拳两脚就放倒了。我和洛斌也交过两回手,这家伙打架是挺猛的,收拾我是没有问题,但肯定不是能和熊子打个平手的豺狼的对手,所以他站起来几次就被打倒几次,简直丢尽了脸面。

杆子他们也是一样,三拳两脚就把洛斌带来的那些人全揍趴下了。趁着这个机会,我赶紧跳起来去扶杨帆,这小子长得比我还瘦,刚才真是被轮惨了。

我问杨帆有没有事,杨帆摇摇头,我俩又去扶其他被打伤的兄弟。李娇娇也跑过来,问我有没有事,我跟她说没事,又谢谢她刚才去叫人。

李娇娇嘁了一声,说她是怕我被打伤了,又得麻烦她们家里,还很嫌弃地说:“现在知道孙静怡这块骨头不好啃了吧,以为人家对你有点意思,就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想泡校花也得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能耐,癞蛤蟆还是不要想着吃天鹅肉了!”

这洛斌一找我茬,基本上是个人就知道怎么回事了,所以李娇娇一口道破孙静怡也不稀奇。刚才她去叫豺狼过来,我本来还挺感激她的,结果她还是改不了她那个嘴贱的毛病,给我气得半死,又不想搭理她了。

教室里仍旧一片混乱,门口聚的人也越来越多,都知道我们学校这一届的天和上一届的天打起来了,这比上次和熊子打架还有看点。

但,混乱也就持续了一小会儿,洛斌那帮人虽然也挺有战斗力,但完全不是豺狼他们的对手,大概也就两三分钟的样子就全军覆没了,一个个躺在地上哎呦哎呦地叫唤。

不知是豺狼手下留情还是怎么着,洛斌竟然还能站得起来,恶狠狠地说:“豺狼,你真他妈可以,是不是一点面子都不给我?”

豺狼摸了一支烟出来叼上,幽幽地说:“那你给我面子了没?你明知道我现在是初中的天,还这么大张旗鼓地带人过来闹事,是不是有点太不把我当回事了?”

其实在我看来,豺狼已经够给洛斌面子了。他以前打架,得先念一段歌词,别小看这个念歌词,那代表了对敌方完全的藐视,但这一次打洛斌,他没有念歌词,说明还是挺重视的。

以及,他明明有能力把洛斌打个半死,但是手底下留了情,没有把洛斌打的很惨,说明还是顾及了以前两人的感情,或是洛斌身为上一届的天的面子。

不过洛斌这些人实在太没战斗力了,就这么轻飘飘地被豺狼他们给碾压了,也不知道这上一届的天是怎么当的,估计也就靠他家那点关系了吧。

想到这里,我不禁又有点为豺狼捏了把汗,如果洛斌动用家里的关系对付豺狼,那怎么办?——可能,这也是豺狼有所留情的缘故。

洛斌也不是个傻子,知道自己彻底栽了,所以没再多说什么,就“行、行”了两声,然后让他的兄弟们站起来都走。如果洛斌就这样走了,可能这事也就过去了,但不知他是想要挽回一点面子还是怎么回事,走到门口的时候又回过头来放了一句狠话:“豺狼,咱们山不转水转,走着瞧哈!”

这是威胁,赤裸裸的威胁,豺狼的脸sè一下子就变了,然后他冲着我说:“巍子,我的仇是报了,不知道你的仇报了没有?”

我立刻会意,跟着大叫:“把他们给我拦住,一个都别放走!”

就像之前我私底下联系人去帮豺狼打熊子一样,当时报名者众多,我还不知道为什么,杆子告诉我说,大部分人是凑热闹,也就是打便宜架。

真的,大多数人都特喜欢打便宜架,有便宜占都想上。洛斌虽然是上一届的天,但是现在彻底被压制了,灰溜溜地像个泥里刚钻出来的土拨鼠,看着特别地好欺负。我拎着个凳子冲上去后,杨帆他们之前被打了的也跟着一哄而上,有报仇的机会谁会错过?

再然后就是那些想打便宜架的,反正现场乱糟糟的,谁动手了也不知道,洛斌事后就是想报仇,那找的也是我们几个,肯定和他们无关,所以他们也一哄而上。

我们打,我们打,我们打完看热闹的打;看热闹的打,看热闹的打,看热闹的打完占便宜的打;占便宜的打,占便宜的打,占便宜的打完我们打……

现场,那叫一个热闹啊。

打了足足有二十多分钟吧,我才喊了停手。洛斌他们凄惨极了,一个个浑身上下都是脚印,遍体鳞伤,可怕的是,他们竟然还站得起来,或许高中生的身体素质就是不一一样?

洛斌也被打得鼻青脸肿,一张脸上都是脚印,都没个人样了。他晃晃悠悠地站起来,一双眼睛通红通红的,看模样似乎想要吃人。

他来回盯着四周的人,似乎想要把这些人记住,嘴里还念叨着:“行,行,有你们的。”不得不说很有效果,之前那些打便宜架的都往后面躲,怕被他给记住,只有我们这干人挺起胸膛瞪着他,说:“X你妈的,不服气就再来。”

洛斌没有再逼逼废话,毕竟都已经这么惨了,老耍嘴巴上的狠也没意思,灰溜溜地就要带自己的人走。冉冉就在这时,竟然又有一大片脚步声响了起来。

在本就人满为患的走廊上,这阵脚步声极有韵律,显得既霸道又张扬,没有一点本事的人是踩不出这种有底气的脚步声的。

就在这时,人群里有人喊:“学生会的来了!”

在我们学校,甭管豺狼是不是学校的天,或者谁混得有多牛逼,势力最大的肯定是学生会,这就好像黑道和白道的区别一样,黑道怎么滴就干不过白道。

学生会里囊括了学校里最有本事的一批学生,家里有钱的、有权的,自己有本事的、有领导力的,汇聚其中。很多学生看不起学生会,觉得那都是些溜须拍马的家伙,说起来满口都是不屑——但你要让他加入学生会,保证他跑得比谁都快。

人群逐渐散开,一片戴着红袖章的学生果然走了过来,表情个个飞扬又跋扈,好像世界都被他们掌握。走在第一个的当然是孙静怡,孙静怡恢复了往日的冰山和冷酷,一头披肩黑发也束成了马尾,整个人看上去精干又利索,一双如月双瞳此刻竟如刀子般锋利,现场甚至没人敢和她四目相对。

看着这样的孙静怡,我都忍不住在心里咋舌,这可和那个给我温习功课,还牵着我的手逛街的,如同邻家大姐姐一样的温柔的孙静怡可完全是两个人。

片刻间,孙静怡就来到我们面前,她先用眼睛扫了我一下,确定我没事之后,又狠狠盯向了已经伤痕累累的洛斌,同时冷冷说道:“高中的来我们初中闹事?把他们全带到学生会去!”

也对,高中生来我们初中闹事,我们初中的天都出来了,学生会的当然也应该出来一下。在学生会呆过的都知道,学生会整人的招儿可多了,关禁闭、写检查、罚俯卧撑这些都是明面上的,私底下的yīn招也有不少,毕竟里面狠人挺多。

而且都知道孙静怡是我的女朋友,她要把人带到学生会去,不把洛斌他们整到吐血才怪。

对洛斌来说,如果豺狼的出现是第一次暴击,我们和那些打便宜架的是第二次暴击,那孙静怡率领的学生会出现是第三次暴击。

三次暴击过后,洛斌已经彻底崩溃,而且他也在这学校呆过,知道去了学生会就更完蛋了,只好拉着脸对孙静怡说道:“小静,算了吧,我们已经挨过打了,我们这就走还不行么?”

孙静怡没有说话,只是喉咙突然动了一下,然后嘴唇做了一个往外翻的动作,接着又摆着手说:“不好意思,我一看见你就想吐……好了,把他们带走。”

一帮学生会的迅速冲上来,将本就已经没有还手之力的洛斌等人全部按住,然后押走。孙静怡又看了我一眼,算是告别,然后调头走去。

在一众学生会成员的押解下,洛斌等人垂头丧气地往前走去,走廊里围满了人,呜呜呜地发出怪叫,无情地嘲讽着洛斌那一干人。

“高中生还来我们初中闹事,真以为自己能无法无天啦?活该啊!”

“什么狗屁上一届的天,不是照样被咱们给玩死?”

“毕业了就别回来了,还以为是以前啊,真是活该!”

一时间,走廊上充满了嘲讽的声音,但在豺狼和孙静怡出现之前,他们可是连一句屁都不敢放的,再次说明大部分人真的就只是墙头草,看哪边风强就往那边倒。

洛斌他们低着头,灰溜溜地被押走了,整个走廊爆发出一阵欢天喜地的呼喊声,就好像全校的人一起打了场胜仗似的,每一个人看上去都特别地兴奋和骄傲。

豺狼也很开心,拍着大腿说道:“中午聚餐,好好庆祝一下!”

随着洛斌等人的离去,早晨的这场风波迅速消解,看热闹的众人也纷纷散了,本就应该充满读书氛围的校园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虽然洛斌这次吃了不小的亏,我也为能够报仇雪恨感到挺开心的,可心里还是有点疙瘩,总觉得洛斌应该不会就此罢手,或许还会卷土重来。

当然毫无疑问,再来我们学校闹事这种行为他肯定是不敢了,但说不定会耍其他yīn招,不是都说他家里挺有背景的吗?

而且就算他不找豺狼的事,不找孙静怡的事,也百分百会找我的事。上午第一节课下了以后,有个女生过来找我,说李娇娇让我过去一趟。

我看看李娇娇,她正趴桌子上看书呢,当时就觉得有点好笑,这姑娘太要面子了,想和我说话也不主动过来,还得让别人来叫我。

毕竟她今天早晨帮了我,所以我就走了过去,问她有什么事?

李娇娇板着脸:“怎么,我今天早晨冒着风险去帮你叫豺狼,你就不知道感谢我一下?”

我说感谢啊,早晨就谢过了,是你要说什么怕我被打伤了连累你家之类的话。

李娇娇切了一声,说本来就是啊,如果你被人打伤了,肯定还是我爸忙前忙后地照顾你,我爸做生意那么忙,你这不是故意找事么……

我和李娇娇就是话不投机半句多,直接就打断了她,说你还有事没,没事我就回去了。

李娇娇又切了一声:“我帮你了,你就打算口头谢谢一句就完了?”

我犹豫了一下,说那要不,我请你吃饭?

李娇娇说拉倒吧,就你这穷酸劲儿,能请我吃什么好吃的?

我翻了个白眼,说你到底想干什么?

李娇娇这才认真起来:“王巍,那个洛斌肯定不会放过你的,没准还会在你回家的路上堵你,孙静怡她爸爸也有车,让他接送你上下学吧。”

听了这话,我心里倒是暖了一点,原来李娇娇也会跟人正常交流啊。不过我和孙爸爸只有几面之缘,哪里好意思叫人家开车接送我?

刚想说算了,我自己会想办法的,李娇娇就急吼吼地说:“孙静怡她爸要是不愿意,我就叫我爸接送你!”

听完李娇娇说的,我就愣住了,因为这还是李娇娇第一次真正的关心我,并第一次给出实质性的关心建议。

然而还不等我说话,李娇娇的脸就先红了,又解释道:“你别误会啊,我还是怕你被人打伤了给我爸添麻烦。而且你和孙静怡虽然谈恋爱,可孙静怡她爸肯定看不上你,要是知道你是她闺女的男朋友,别说接送你了,分分钟打断你的腿……所以,还是叫我爸来接你吧。”

听完李娇娇这番话,我真是又好气又好笑,这李娇娇到底是有多看不起我啊,连我被孙爸爸打断腿都能想得出来。不过人家毕竟也还是关心我,所以我还是很有礼貌地说:“谢谢你,不过不用了,我自己会想办法的!”

说完,我起身就走,李娇娇气得拍了一下书,说:“你就是被人打死也活该!”

我没理她,回自己座位坐了。

大课间的时候,孙静怡来给我补习,我问她洛斌等人怎么样了,她说她也不知道,手底下自然有人收拾他们,一时半会儿是走不了了。

接着,孙静怡又提出了和李娇娇一样的担忧,说以洛斌一向龌龊的行事风格,百分百会在我回家的路上堵我,所以她决定让她爸爸来接送我们上下学。

我本来还想拒绝,孙静怡又说:“巍子,出了这事,还是得怨我,是我没想到洛斌那个人渣竟然还在暗中缠着我,所以才给你带来这场灾祸,就让我弥补一下吧。”

孙静怡都把话说成这样了,我也没有拒绝的理由,只好答应了。

其实想想也挺好笑,李娇娇说想给我买衣服,没有买成,孙静怡给我买成了;李娇娇说想让她爸接我,没有接成,孙静怡做成了这件事。

归根结底,还是这两人说话风格太不一样了,孙静怡是怎么和她相处都很舒服的那种,犹如四月的春风;而李娇娇是只要和她说超过三句话就浑身不舒服的那种,犹如塞北的冷刀子。

中午放学以后,我就去孙静怡的教室接她下课,但她正和几个学生会的在说事情,让我到学校门口等她。

到了学校门口,人群挤挤攘攘的,不断有人和我打招呼。有人叫我巍爷,我赶紧就制止他,说千万别,以后直接叫我名字就行。

虽然洛斌那人实在恶心,但他有句话没有说错,现在的我根本没资格称呼巍爷,所以别人每叫我一声巍爷,就跟抽我一下嘴巴一样难受。

正等着孙静怡呢,一辆黑sè的车子突然轻巧巧地开到我的身边。车窗放下,李娇娇的脑袋露出来,说:“王巍,上车!”

看网友对 31 三次暴击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