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32 异变再生

32 异变再生

李娇娇坐在副驾驶上,而李娇娇她爸坐在主驾驶上,李娇娇她爸也看着我说:“巍子,娇娇已经把事情都和我说了,以后就由我来接送你吧!”

当时我都懵了,没想到李娇娇会先斩后奏,当然人家也是关心我,所以才让她爸来接我的。我赶紧就说:“不用了叔叔,我还有一个人呢。”

李娇娇她爸说:“是你女朋友吧,娇娇都和我说了,你叫她一起出来吧,我送你们两个回家。”

我还想再说什么,身后突然有人叫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果然是孙静怡出来了。人群中的孙静怡,依旧是那么的光芒夺目,无论她身边有多少人,最亮眼的一个永远是她。孙静怡走过来,说怎么回事?

李娇娇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学姐,洛斌那个人渣有可能在路上堵王巍,所以我就叫我爸开车来了,送你们两个回家……”

就在这时,又一辆黑sè的车子开了过来,正好和李娇娇她爸的车停在一起,然后车窗放了下来,孙爸爸的脑袋露了出来:“小静,巍子,走了!”

这一刹那,气氛凝固地像冰。

毕竟在李娇娇眼里,我和孙静怡虽然谈恋爱了,但我俩肯定是地下恋情,孙静怡她爸百分百不知道。而且她信誓旦旦地认为,孙静怡她爸肯定看不上我,哪里想到孙爸爸不仅亲自开车来接我,还亲切地叫我巍子,似乎已经很熟悉了。

这一瞬间,李娇娇的脸sè确实挺难看的。

当然,这其中的纠葛,孙静怡自然是不知道的,她笑脸盈盈地说:“娇娇,叔叔,谢谢你们的好意了,不过不用了,我们坐我爸的车回去就好。”

“啊……好的。”李娇娇咬着嘴唇,一双眼睛里满是疑惑,来来回回地看着我和孙静怡,她理解不了也是应该的。

我也和李娇娇她爸道了谢、告了别,然后和孙静怡一起上了孙爸爸的车。孙爸爸就更不知道这其中的纠葛了,吩咐我俩系好安全带后,立刻启动车子就要离开。然而就在这时,就听“砰”的一声,竟然有人扑在了车窗上。

我、孙静怡、孙爸爸都吓了一跳,回头一看,竟然是个人趴在了车窗上。孙爸爸把车窗放下,竟然是豺狼站在外面。

我说狼哥,你干嘛?

豺狼:“王巍,你忘啦,咱们约好中午聚餐的呀!我地方都找好了,就是离这有点远,不过咱有车子!”说着,他还指了指旁边的一溜红sè三蹦子,杆子、杨帆他们都已经坐上去了。

我这才想起来这事,连忙就跟孙静怡和孙爸爸道歉,孙爸爸说没事,让我自己注意安全。孙静怡则说:“豺狼,你们要去哪吃饭,别耽误了下午上课啊?”

豺狼说不会的,我们一向很有节制。

孙静怡说拉倒吧,你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信。然后又说:“唉,算了,难得你们这么开心,要是下午来不了,我会帮你们请假的。”

豺狼激动地说:“静姐姐,太谢谢你了!”

孙静怡无奈地笑,说去一边吧。

就这样,我最终没坐李娇娇她爸的车,也没坐孙爸爸的车,而是坐上了豺狼喊来的三蹦子,一溜红sè的三蹦子浩浩荡荡地朝着饭店而去。

地方确实挺远,大概五六里路,才到了一处农家院里。农家院确实很接地气,自个养的鸡、鸭、猪,还自己种着大蒜、青菜和西红柿。

豺狼和这的老板挺熟,一进门就喊:“老许、老许,我们来照顾你生意啦!”

一个地中海发型的中年男人冲出来,嘴上说着欢迎欢迎,然后握住了豺狼的手:“你他妈可算来了,我这一个月都没生意了……”

农家院地方挺大,就是除了我们之外再无其他客人,看来那老板没有谦虚,是真的没有生意。一干人等迅速落座之后,豺狼就说:“王巍、杨帆,你们都是第一次来这,提前给你们打个招呼,这里的菜挺难吃的,不过啤酒免费。”

我们都挺高兴,难吃就难吃点呗,只要啤酒够喝就行。结果菜上来后,我们就崩溃了,岂止是难吃,简直是他妈的太难吃了,我这辈子都没吃过这么难吃的菜,咸的咸死,就跟打死了卖盐的一样;淡的淡死,就跟卖盐的都死绝了一样。

我他妈都服了,怎么什么人都能开饭店啊,这不活该没有生意吗。

好在啤酒免费。

大家很痛快地喝酒,感觉豺狼比上次干掉熊子还要开心,闲聊中我才知道他想干掉洛斌已经很久了。既然提到这个话题,我自然要顺着杆子问他,就不怕洛斌报复么,听说那家伙家庭背景不简单啊。

说起这事,豺狼一拍大腿,恨恨地说:“妈的,可别说了,被洛斌那小子骗了整整一年!”

我问豺狼怎么回事?

豺狼捂着额头,摆着手,表示不想说这事,还是让杆子给我解释。

杆子告诉我,在洛斌做天之前,也就是他们的上一届,还有一个天,叫陈峰。陈峰这家伙不简单,是个货真价实的黑二代,家里在我们本地很有势力,而且他本人也心狠手辣,做事很有一套,所以刚上初一就做了我们学校的天,做了整整三年,还没人不服气他,真的是个厉害家伙。

陈峰毕业以后,天的位子终于空出来了,当时有好多人在争,有豺狼、熊子,当然也有洛斌。论战斗力,洛斌本来排不上号,但是都传他家里很有背景,是仅次于陈峰家里的存在。这样一来,草头出身的豺狼和熊子等人自然不敢和他去争,让洛斌当了这个天。

结果毕业以后,豺狼才听人说,洛斌家里就是有点钱而已,有个毛的背景,所谓的背景都是他自己编造的,所有人都被他骗了,让这个草包冒牌货做了整整一年的天!

豺狼气得不轻,但洛斌已经上高中了,也没法去找他报仇,但是又想圆一下自己做天的梦,所以才复读了一年……也就是说这个复读,完全就是被洛斌给坑的,这事搁谁身上谁不气啊?

今天早晨,洛斌过来闹事,豺狼本来是想狠狠收拾他一顿的,但想想以前两人关系也还不错,所以就决定手下留情。但是洛斌自己作死,非要放那些狠话,才有了更后来的事。

也就是说,洛斌打就打了,根本不用怕他报复

杆子说完以后,豺狼还捂着自己的脸:“羞愧啊,羞愧啊,竟然被这种家伙骗了一年,绝对是我豺狼一生的耻辱!”

说完这桩往事,大家都哈哈大笑,顺便安抚豺狼。

豺狼虽然憋屈,但也不是想不开的主儿,说没事,吃一堑长一智,以后就记住擦亮眼睛了,还说让我们以后也注意一点,不要被这种草包给骗到了,这世界上的骗子可他妈的太多了。

接下来就是喝酒、喝酒、喝酒,果然如孙静怡所说,我们喝的太多,直接耽误了上课,所有人都喝得醉醺醺的,杨帆还跑到地里去掰人家的大蒜,说这东西好,以后打架能用得着。

杨帆这个家伙,一天到晚净想些yīn招。

其他人也都闹腾,追人家的猪,赶人家的鹅,急的老许上串下跳,唯有我还在包间陪着豺狼喝酒。豺狼勾着我的肩膀,说我挺有出息的,可惜出道的晚,不然也能当天,还说要不我也考虑复读一年,也当一回天。

我说不用啦,我对这个位子不是太感兴趣,只要没人能欺负我就行。

豺狼点头,说那也可以,人各有志。说着,他就叼了支烟,又拿了火机准备给自己点。就在这时,杆子突然急匆匆地闯进来:“狼哥不好了,刚传回来的消息,洛斌带了两三百名高中生,把咱初中给砸了!”

砰!

豺狼手里握着的火机直接爆了。

看网友对 32 异变再生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