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超凡传 > 第二十七章 丹室

第二十七章 丹室

  足足等了半个时辰,这时间,米小经一直默默的念诵真言,只不过这种修炼,在心中进行,效果还算不错,他也因此显得不急不躁。

  嘎吱一声门响,米小经就看到睡眼朦胧的沐筱音走出来,她深深的伸了一个懒腰,手还举在头顶,一眼就看到默默不语的米小经,吓得她怪叫一声。

  “啊呀呀,你怎么无声无息的站着,吓死我了……”

  “没人在,就只好在院子里等了……”

  米小经有点莫名其妙,就这胆子,也太小了吧,这是白天好不好。

  沐筱音道:“笨蛋,你不会敲门啊……算了,懒得和你计较,进屋里坐吧,我去洗漱。”

  米小经摇头道:“我就站在院子里等。”他可不想跑到小姑娘的房间里。

  “随便你……”

  沐筱音转身就跑出去,过了十来分钟,又见她匆匆的跑进来,短短时间就梳洗完毕了。

  换了一身衣服,沐筱音说道:“跟我来,去见陈老头!对了,你可不能称呼他陈老头,会被打死的,要叫仙师……”

  一边风风火火向外走,一边吩咐米小经。

  米小经默默跟随,其实他对于剑心宗敌意极深,可是他也知道,这种敌意是不能流露出来的,一旦对方察觉,那么自己一定是死无葬身之地,而且他心里也明白,自己只要掩饰的好,那么对方就不会理会自己。

  对于一个能够彻底灭掉西衍门的修真门派,还真是没有把米小经当回事,否则当初就不是抓他们过来,而是彻底杀死他们了。

  走出小院,外面是一条曲折的山路,沿着路走,很快来到一处悬崖下,这里有一个巨大的石洞,门口站着两个修真弟子,都是练气期的外门弟子。

  两人的眼光只是扫了沐筱音,就不再理会,很显然他们都认识,不过,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看着,沐筱音也没有说话,而是带着米小经直接走入洞中。

  这是一个天然洞穴,经过人为的法术整理,显得高大空旷,一共有八根巨石柱子,上面雕刻着无数花纹,这是阵法灵纹,一旦启动,这里就会形成一个杀戮阵法,这是为了防止陌生人进入。

  炼丹的地方,往往防守的阵法都很厉害,丹室重地,从来都是宗门防御严密所在。

  不过,今天阵法没有开启,所以米小经跟着沐筱音顺利进入。

  周围很快就黯淡下来,随着深入,通道上方一个个照明用的阵法被启动,一旦人走过去,这些阵法又会自动关闭,所以一路过来,周围的一切,还是可以清楚可见。

  米小经已经感受到一股燥热在通道中涌动,而且随着深入,越来越热。

  沐筱音看了他一眼,这才解释道:“这里有地火,经过仙师的改造,成了我们剑心宗最好的炼丹位置,只有炼丹师才有资格在这里拥有丹室,其他学习炼丹的,只能临时租用丹室,价格还很昂贵。”

  米小经依旧沉默不语。

  “就是一个小哑巴,看着长得还不错,却是一个闷葫芦!”

  对于米小经沉默不语,沐筱音心里很是不乐。

  沿途看到不少修真者,他们也只是扫视了一眼,也就当着没看到。

  要知道陈守义的手下,哪怕是一个凡人,其他修真者也不愿意得罪,陈守义可是剑心宗最厉害的炼丹大师,为了一个凡人去得罪一个大师,还没有人如此傻,当然,让他们去拍一个凡人的马屁,他们也做不到。

  空气越来越热,沐筱音脖子上的一块玉牌突然闪烁了一下,一道清濛濛的光环闪现,瞬间就将沐筱音的身体笼罩,米小经在边上,都能感到一股凉意。

  米小经对这种热不在意,毕竟他已经是练气大圆满了,就算没有,衍修的真言力量也能护住身体,所以他若无其事的跟着走。

  沐筱音眼里闪过一丝诧异,她可是知道,普通人进来,走到这里一般都难以抵挡了,心里好奇,她也不说什么,继续快步向前走去。

  然后,两人就走入一个巨大的石厅中,一座巨大的炼丹炉,足有八米高,直径达到三米,形状很是古怪,就像是一个大葫芦树立地上。

  下方闪烁着耀眼的红芒,并且发出隆隆的啸叫声,听着人惊心动魄,很是吓人。

  一个老者站在丹炉前,不停的打着法诀,每一次法诀发出,都有一声巨响,丹炉上有灵纹快速闪动。

  丹炉周围方圆十米,充满了红sè的光芒,炙热的气息在禁制中翻滚,而老者若无其事的站立在红芒中,这时候,无人敢靠近,周围石壁,站着几个人,每个人身上都有一层青sè光芒护体。

  这里的热度,普通人若是没有特殊防护,基本上进来就死,修真者要达到练气初期,才能勉强抵挡。

  而米小经若无其事的站着,也看不到他流汗,也看不到有惧sè,似乎完全无视周围的巨热。

  米小经知道,这老者应该就是陈老,那个陈守义炼丹大师了。

  他看陈守义的感觉,就是这人很可怕,那实力绝对深不可测,唯有汪为君在真言幢中直咧嘴,以他以前的实力,这种小人物,一巴掌可以拍死无数。

  轰!轰!轰!

  一道道灵纹在丹炉上爆响,每次爆响,整个石头大厅都会震荡一下,石壁上也不时的闪现出灵纹,这是用来加固整个石厅的阵法。

  一阵隐晦的波动,从陈守义的嘴里发出,这声音很是古怪,外人根本就听不懂是什么。

  米小经顿时精神一振,他仔细倾听,其实他也是第一次见识咒诀,这种咒诀是配合法诀来的,用来启动各种阵法,而丹炉就是各种阵法的集合体,必须要靠着咒诀和法诀启动。

  波动,各种波动,和真言有点类似,但是真言很清晰,咒诀却很模糊。

  突然,陈守义喝道:“来!”

  一个弟子满脸通红,脸上全是畏惧神情,手里托着一个玉盒,快步跑过来,他的脚步有点踉跄。

  来到距离禁制不到一米的地方,他努力偏转身体,一只手托着,高高举起,同时身体也蹲了下来。

  陈守义伸手虚抓,瞬息间,禁制裂开一道口子,那只玉盒如闪电般飞入陈守义手中,禁制裂口随即关闭。

  紧接着的一幕,让米小经彻底呆住。

  

看网友对 第二十七章 丹室 的精彩评论

1 条评论

  1.  沙发# 匿名 : 2016年07月13日

    怀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