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八十五章 寇奴兵(一)

第八十五章 寇奴兵(一)

陈海坚持如此,陈肃也不会阻拦,真要出了什么乱子,也是对他的“少主”陈彰有利;陈青心思都在修行,对亭侯府的事务素来都不怎么插手。

葛同、周景元他们都多少有些担心跟犹豫,还是怕出漏子,哪怕挑选出来的人,有一人投敌,或跟敌方通风报信,对陈海都有会极大的影响。

他们没想到陈海以往敢用寒门子弟,这时候又大胆执意要用囚徒出身的役奴了。

陈海拿定主意,人手挑选却很方便。

两千多役奴主要集中在矿场、冶炼场、铸造场以及道路、寨城的修建工地上,而这些役奴听到能摆脱苦役,甚至将来还有可能出人头地,无数人都想抓住眼前这个难得的机会。

即便他们都知道随陈海编入军中会有凶险,但怎么也比充当苦役、永世都不得翻身强出无数倍。即使是要逃亡,也要比看押在监管严密的矿场、铸造场容易得多。

这批苦役,本来就是亭侯府赎买来建造药师园寨城的,都是得意挑选的精壮,照陈海所给出善射、善骑及力勇选拔标准,葛同、周景元他们一共挑选出八十余合格的人选来。

这些人里,包括十数游侠剑客在内,或一定的修炼基础,或天生神射、或天生勇力,但都不是什么善茬。

第二天,葛同、周景元就将这些人带到东苑给陈海挑选。

走进东苑的园子,不少人眼珠子都在容儿、鹃儿两名貌美婢女身上打转,流露出贪馋之sè;还有些人桀骜不驯,面对年纪轻轻的少主陈海,眼睛里却不掩轻蔑跟不屑,或许认定陈海是仗着出身好,才有如此的地位,但在他们这些江洋大盗眼里,则跟小屁孩没有什么区别;也有些人城府较深,不动声sè的打量东苑里的一切,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心念,不管是敷衍还是真诚,都急于摆脱当前的苦役处境。

看这些人衣衫褴褛,大多面黄肌瘦,嶙峋瘦骨却伤疤狰狞、纵横,手上、腿上还大多残留有重枷锁链的痕迹,再看他们眼睛里不管藏得多深,多少有着桀骜跟凶烈,陈海也是暗暗头痛,心知要将这些人真正收服,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

而看陈肃的神sè,大概也是抱着隔岸观火看好戏的心态,陈海跟他说道:

“陈总管,这些人,我都要了,可不可以?”

陈肃作为亭长,是药师园两千多苦役的总监管,不过陈海现在要从苦役挑选人手,他也只能帮着跑前跑后。

当然陈肃心里更是期望这些人能给陈海制造出大乱子来,笑着回道:

“少侯爷现在急着要用人,陈肃怎敢阻挡?”

苦役奴工是真不值钱,二十斤精铜就能换得一个,这次将八十余刺头剔除出去,剩下的苦役奴工也将好管理得多。

“你同意就好!”

陈海点点头,拿起周景元细心梳理好的名册,名册里将这些人的祖籍、所犯何罪贬为奴籍、押送到药师园之后的表现又如何,都简明扼要的列写到名册里,一目了然都能看出这些人都不是善茬。

有近一半都是最初两波起事叛军里的小头领。

十数游侠剑客虽然没有参与叛乱,而在玉龙山惨败后的清洗中受到诛连,被抓起来废除修为,贬为奴籍的,但不难想象,这些人对大都护将军府及河西宗阀世族的怨恨尤深。

剩下的人多为犯下大案的江洋大盗或流寇,还有三人竟是曾修炼到通玄境后期却犯下重罪的散修。

这哪里是普通的役奴啊,明明都是寇奴,这些人或许称为寇奴兵更准确些!

这也是葛同、周景元都不主张陈海用这些人的原因。

这些人太复杂了,心里也压根就没有什么忠诚信义,难以驯服,稍有不慎,就可能给陈海闯下大祸,乃至出卖、暗害同僚或战场投敌,都不是难以想象的事情。

然而,陈海没有选择,离座走到这些大多还桀骜不驯的人跟前,目光在他们的脸上缓慢扫过,手结密印,凭空生出一团烈焰,将手里的名册烧为灰烬,缓缓说道:

“这本名册记录大家以往所犯的罪孽或受到的诛连,现在这本名册已经化为灰烬,我也不再管你们以前的是是非非。从此之后,你们皆在我麾下任用,有功必赏、有过必罚、死罪必诛。我会为你们再造一份名册,记下你们的姓名、专长以及你们从今日开始所立的功,所犯的过。此外,这次除了豁免你们的苦役、录用为扈卫营军卒外,有家眷愿迁入药师园者,薪奉皆加一等;有家眷受牵连也贬为奴籍者,同样免除苦役身份,或由药师园出资赎买到药师园来落户……”

诸多人眼睛有兴奋、有迟疑、有狡黠,有难测的城府跟算计,应答的声音也是参差不齐,懒散得很,但陈海都不管这些,他也不指望今日一席话就能令这些人心悦诚服,从此就忠心耿耿、矢志不愈的跟着他杀伐沙场。

陈海跟葛同、周景元他们说道:

“这次我挑六十人带走,其他的人也都暂时编入这边的扈卫营先操练起来,你这边给我准备六十匹良马、六十副铠甲、佩刀、战戟与柘木弓……”

陈海原本就打算调三十人带走,随着编入巡哨营,而剩下的人都留给葛同编训,但亲眼看过这群桀骜不驯的人后,他就改变了主意。

从这些人眼睛里所暗藏的凶烈、狡黠,陈海怕留下太多的人,葛同弹压不住,容易给陈肃有机可趁,就决定将桀骜难驯、心怀叵测的人都带在身边,剩下二十多人,留给葛同应该就能够消化了。

六十套精良兵甲、刀弓与坐骑,陈海以前是很难承担得起的,但现在都可以从药师园支度,就不需要陈海他再去头痛了。

陈肃很想提醒陈海,葛同只负责统领这边扈卫营的将卒,而兵甲弓箭以及钱饷的支度、开销都还是由他负责,即便是连后山驯养上百匹良骑的马场,也是他亲自负责,但这时候他发现自己说话也没有意义,他还能扣住这批兵甲、良骑不拔给陈海?

这批兵甲、良骑、硬弓,也是大都护将军府拔给昭阳亭侯府扈卫营的。

******************************

除了赵山之外,陈海没有再从药师园抽调更多的人手,钱文义也都留给葛同当助手了。

陈海将赵山调到身边,也是赵山最早跟随他编入军中,熟悉军务、熟悉操练等事,是很好的助手。

而陈海此前已经将基础步法、基础脚法、基法拳法、掌法、戟术都有传授给赵山,现在由赵山代劳,传授给这些主要由江洋大盗、叛军首领或游侠剑客组成的役奴精锐,陈海也能省很多的事情,他与周钧、吴蒙还能将主要精力放在修炼上。

陈海此时已到厉向海帐前报过道,他与周钧都编入巡哨营,接受总哨官厉虎的节制。

不过游哨营的营帐,就设于南天门寨,距离药师园不过四十余里,陈海想着将六十余役奴精锐编练到至少能听得懂军令进退,才赶到南天门寨城,跟其他的游哨营精锐会合。

陈海开辟灵海秘宫后,体内就能储存真元法力,修炼主气脉的事可以暂缓,为快速提升实力,他也是抓住这段时间,修炼驭物术。

驭物术是御剑术的基础,是丹鼎诀第二层功诀衍生出来的术法,掌握驭物术,就能驭剑而出,但此时还绝谈不上是“御”剑,所驭之剑也绝没有什么威力。

不要说武技高超的游侠江湖了,就是一名力气尚可的少年,也能一锤将软绵绵飞到自己眼前的灵剑砸落在地。

想修炼御剑术,首先要将驭物术修炼到举重若轻、随心所欲的境界。

这时才谈得上是御剑,所御之剑也才谈得上速度与力度,才有真正威胁到强敌的威力。趁人不意、快如流星、割敌首级,便讲得这个境界的事情。

灵剑所用之法,除了御剑斩杀远敌之外,还有一种是以真元摧动剑芒杀敌。

真元所摧动的剑芒,可以说是无坚不摧,凡铁兵甲很难抵挡锋利剑芒的几次剁斩,而同时灵剑不失轻灵之余,又会因为剑芒大幅提升增加灵剑攻击范围跟威力。

要是上述两者能结合起来,威力更强。

这也是辟灵境玄修实力凌架于底层弟子的关键之处。

陈海所祭炼的灵剑,便是柴荣在藏经阁输给的,剑身镌刻“碧影”二字。

碧影剑作为黄级中品灵剑,陈海此时祭用是绰绰有余了。

陈海虽然距离驭物术修炼到随心所欲的境界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但摧动真元注入碧影,剑刃能摧动三寸长的碧sè剑芒,凡铁兵甲遇之几乎可以说是无坚不摧,威力甚是惊人。

陈海猜测,这碧sè剑芒,也应该是剑名“碧影”的由来。

陈海此时将碧影剑系在腰间,就特别有心满意足的感觉,很可惜那之后就不知道柴荣跑到哪里去了,不然他非带着碧影剑在柴荣面前好好露一把脸,或许露一两把脸远远不够,每次还要提醒他欠自己一件黄级上品法宝……

当然,陈海要是能将真元注入战戟之中施展十杀战戟诀,实力将更强大,但他想摧动戟刃锋芒斩杀强敌,首先需要有一柄相当于黄级法宝的玄兵级战戟。

由于太微宗弟子在踏入辟灵境之后,多修玄法、剑道,宗门所炼制黄级中下品之灵物,主要以法宝、灵剑为主,极少有玄兵战戟炼制,也就造成陈海想在宗门内求一把玄兵级战戟,代价惊人。

陈海不需要炼入阵法的法宝级战戟,只需要有一把真元能在戟身之中流转、摧发戟芒的玄兵战戟,十步断水斩在他手里的威力,至少还能提升五成。

看网友对 第八十五章 寇奴兵(一)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