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八十八章 剑开铁壁山

第八十八章 剑开铁壁山

比起操练六十余寇奴兵,更令陈海心力憔悴的,是操练血奴姚老根近来收服回来的武卒级罗刹异鬼。

这些罗刹异鬼,更像是被浓烈的杀戮意志所控制,虽然慑服于陈海与血奴姚老根作为血炼上位者的气息,却难以驾驭。

陈海的想法,在血云荒地里与其他罗刹族群相比,他们还是太弱小了,绝不能以硬碰硬,只能采取游击战术,能埋伏则埋伏,能袭杀则袭杀来搞定其他的罗刹异鬼,慢慢的增强自身。

然而每一次都会出篓子,那些武卒级的罗刹异鬼一旦从伏击的岩洞杀出来,就被杀戮意志控制,根本就不会再听陈海的招呼。

要是陈海部署周密,没有惊动大群的罗刹异鬼还好,不然引来大群的罗刹异鬼围杀,这些新收服的手下都不知道逃跑。

有些时候,就连血奴姚老根都杀得性起,还需要陈海以役魂术强行震醒它的神魂,才会狼狈逃走。

血奴姚老根收服了几批武卒级罗刹异鬼,但都在这些不受控制的岔子里消耗怠尽,到最后还是只有陈海与血奴姚老根相依为伴。

陈海想建立自己的罗刹族群的努力,目前还看不到有突破的可能,好在经过几次的波折,血奴姚老根的脑筋似乎开窍了一些,但陈海这些苦也不能跟周钧、吴蒙他们倾述。

也因为这个,周钧、吴蒙觉得这些寇奴难以驯服,即便是表面上驯服了,还是会有隐忧,陈海却没有什么忧虑。

他要是能在血云荒地收服六十头听话、脑筋灵活的罗刹异鬼,何苦过得跟狗一样?

接下来两天,葛同、周景元就安排弟子营与寇奴兵进行骑阵实战演练。

寇奴兵无论是在气力、实战经验以及还是在个人武勇上,江洋大盗或流寇出身的他们,都要比弟子营刚刚踏入修炼之途、十四五岁居多的少年们强出一截。

骑阵一旦磨合成形,拧成一股合力,潜力才真正体现出来。

两日实战演练,从弟子营挑选六十人出来,与寇奴营比试了十场,寇奴营有六次将弟子营阵列冲溃,剩下四次也都是打成平手。

陈海说要从役奴中选人,陈青不置可否,但心里多少也有想看陈海搞砸的期待,没想到陈海选出六十人,编练才一个月,就将父亲身边扈卫营的后备精锐打成这样子!

再想到当初杀出玉龙山的一幕,陈青心里即便还不喜欢陈海,也得承认他在这方面是有些才干。

而进过这些天的特训、磨合,陈海也能如臂使指的指挥这队桀骜不驯的寇奴兵了。

接下来,陈海就要将这队寇奴兵带到南天门寨,正式编入厉向海帐前的巡哨营。

后续他还将挑选有修炼潜力的精锐传授改良后的十杀战戟诀,编组更小规模的骑队进行更深层次、更复杂的骑阵训练;骑射以及盾戟步战,还要作进一步的特训,以及捕网、钩索、地钉、弩械等特种战械的使用,还要反复讲解、训练,但这六十余寇奴,这时候已经是具备一定战力了。

过两天送陈海、周钧他们率寇奴骑卒驰往南天门寨,周景元既感到欣喜,同时也为这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所形成的巨额亏空心痛不已。

仅如此恐怖强度的特训,良种战骑就折损了二十多匹,陈海在他眼里压根就是一个败家玩艺儿啊。

*****************************

益天帝七十二年深秋,经过一年多的建设,玉龙山防线是基本成形了。

武威神侯、河西大都护将军董良的次子、秦穆侯(乡侯爵)董寿,入秋后就正式出任玉龙都护将军,代表大都护将军府执掌玉龙大营新编练的十万精锐。

董寿并非孤身赴任,他此前是大都护将军府道衙营左将军,河西诸郡最精锐的道衙营,基层兵卒都是由道院的玄兵弟子或诸军选拔的百战悍组成,又称道衙兵,是董氏统治河西诸郡最核心的精锐战力。

也是大燕帝国有数、威震西北域的精锐强兵之一,总数不过三万。

董寿这次是率三千道衙兵嫡系精锐,编入玉龙大营。

董寿本身就有道丹境修为,而他的嫡系扈卫营三千道衙兵精锐,十将统领都有明窍境的修为,这时候玉龙大营正式成形,武威军对鹤翔军的獠牙也正式的露了出来。

这时候,陈烈作为玉都护副使兼任玉龙大营左将军,也直接到黄龙渊坐镇,节制黄龙渊周围两百里范围内的军寨防务及玉龙大营左翼三万精锐。

陈海也随厉向海所部六千精锐,前出到玉龙山南麓边缘的山岭安营扎寨。

虽然陈海他们还没有正式跨出玉龙山的边界,但普通将卒也隐隐知道两镇之间的大战一触即发。

作为巡哨营的精锐,陈海所部也陆续分批潜入兰川郡境内刺探敌情,甚至伪装成流寇,抢劫兰川郡内的商队,破袭一些防御较强的村寨,试探鹤翔军北部的防线情况。

鹤翔军对武威军在玉龙山的动静也不可能不闻不问,调入盐川府的驻兵也日益增多,以盐川府城为核心,加强修筑寨城工事。

入夜后的晴朗夜空,陈海他们站在玉龙山南麓的山岭之上,都能隐隐看到三百里外的盐川府城上空隐隐有灵辉凝聚,这是鹤翔军在盐川府城部署大型防御法阵的征兆。

玉龙山南麓的诸营将卒,在晴朗的夜里,都能看到悬挂在夜空之上的圆月,莹莹月辉凝聚一道淡淡的光带,往盐川府城汇聚过去。

玉龙山南北两麓的气温在入冬降得特别快,入冬才两天,苍穹就被yīn密的yīn云覆盖,寒风呼啸,入夜后四野就漆黑一片。

陈海在铠甲外穿着罩袍,裹住头脸,抵挡寒风的吹袭,他御马驰上一道山崖,眺望一眼望不到尽的夜sè,在天际间偶有几处灯火,散发出微弱的光芒。

吴蒙、周钧、沈坤等人御马,停在陈海的身后,在下面的山谷里,六十余骑寇奴兵都整装待发,他们这次再次领命,伪装成流寇,要绕过盐川府城,往兰川郡更深处刺探敌情……

雪花飘下来,周钧伸手去接雪花,说道:“今年寒冬怎么来得这么早,只怕要拖到年后才会开战吧?”

现在刚刚入冬,气温就陡然降下来。

虽然玉龙府城方向已经从各地汇聚更多的精锐兵马,但冰雪封山,玉龙山北麓的通道已经打通,但想十数万精锐兵马想越过玉龙山南麓的山岭,不是多一点的困难,而后续的补给也会十分困难。

陈海也觉得战事会拖到年后才会发动。

陈海将罩袍上的积雪抖落,眉头微蹙,他计划等到天亮再出山渗透到兰川郡腹地,但现在要改变主意了,夜里就得出山。

等到天明,地上厚厚一层积雪,他们近七十骑驰过,痕迹根本不可能遮掩,一旦露了痕迹,他们潜入兰川郡腹地,很容易引来鹤翔军中强者的狙杀。

唯有这时候就出山,大雪要是能持续一夜,就会将他们的踪迹完全遮住,他们借大雪突然出现在盐川府城的东翼,即便被鹤翔军的兵马察觉到行踪,也只会将他们当成普通的镖队。

陈海带队穿过干涸的溪谷,待要进入南面的平原纵马驰聘,脚下突然传来微微的颤动,鹅毛飘雪也嘎然而止。

陈海微微一惊,随即就感应到天地间的元气疯狂的往西北方向卷去,大地的颤抖也越来越剧烈,石块从两侧的山崖上滚落下来。

为避免被大量的落石伤到,陈海他们顾不上掩藏行踪,牵马爬上一道岭嵴,就见西北方向,有一道刺眼的光华在凝聚,将茫茫漆黑夜sè撕开,天地间的元气疯狂的涌入这道光华之中。

陈海与周钧、吴蒙他们面面相觑,这道光华仅将玉龙山苍穹下四五百里方圆的天地元气都搅动起来!

这是什么概念?

很快就见那道光华凝聚一柄金光灿灿的参天巨剑,猛然往西北方向的山腹斩去,天地再次剧震,陈海他们虽在三四百里,也感觉得脚下的石岭被震出道道裂缝……

“剑芒所斩是铁壁山的山嵴,”周钧震惊之余,脱口叫出来,“大都护将军府大能亲自出手,将铁壁山劈开,直接打通大军南下河阳谷的通道!”

陈海也看出那里确是铁壁山方向。

玉龙府城往南,有石峡延伸到玉龙山腹地,一年多来玉龙大营征调十数万民夫、苦役,就是沿这条石峡修筑进入玉龙山的主干道,包括通往黄龙渊的要道,也是与石峡干道相接。

在石峡的南面,有一座裂谷,名为河阳谷,是从盐川府境内延伸到玉龙山南麓的腹地。

河阳谷与石峡相距并不远,但有一座石岭相阻,不然将形成连接玉龙山南北两麓玉龙府与盐川府的天然通道。

此前也不是没有人想过打开这座石岭,但这座石岭南北有三四十里纵深,高三千余米,极其险峻,仿佛一道堑天石壁,将河阳谷与石峡隔绝开来。

玉龙大营将这道石岭称为铁壁山,而铁壁山的岩层主要是黑砂岩组成,极其坚固,想要打开三四十里纵深的铁壁山,消耗的不是一点人力物力,也非短时间内能成功。

陈海没想到大都护将府并无意将战事拖到年后,竟然要用大神通,想将三四十里纵深的铁壁山直接劈开!

看网友对 第八十八章 剑开铁壁山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