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八十九章 擅自行动

第八十九章 擅自行动

“是武威神侯亲自出手吧?”吴蒙愣怔片晌,才目瞪口呆的问道,他即便觉得自己猜测很有道理,但也觉得武威神侯董良此时出现在玉龙山,有些太匪夷所思了。

沈坤、赵山等人,还无法揣测道丹境、道胎境绝世强者所具备的真正威能,很难想象三五剑就将一座险峻三四千米的石山直接劈开到底是个什么概念。

陈海见识过龙帝苍禹及左耳的手段,见识过血云荒地发生的种种异相,知道想用三五剑就将一座三四千米高的石山劈开,还不是道丹境强者所具备的能力。

而即便是道胎境强者,也需要借助地级极品甚至天级法宝,才有可能搅动方便四五百里方圆内的天地元气,聚于一式剑斩之中。

但是,河西诸郡就真的只有董良这一位名列天榜的道胎境绝世强者吗?

不过,就算河西还有道胎境绝世强者隐世不出,但也不会轻易暴露实力,在石壁山出手的,应该就是武威神侯董良本人了。

大都护将军董良竟然已经赶到玉龙山了!

陈海、吴蒙、周钧意识到这点,都觉得有些匪夷所思,他们猜到对鹤翔军的战事一解即发,但没有想到武威神侯、大都护将军董良会亲自到玉龙山来坐镇,也没有想到会是董良亲自出手,打开大军南下的通道。

没有人去回答吴蒙的问题,大家都极震惊,也都能猜到这点。

过了片晌,周钧才回过神来问道:“我们该怎么办,是不是先回去?”

他们出发前受命潜入盐川府腹地侦察敌情,但厉向海下令之前,相信他都不知道武威神侯已经进入玉龙山了,照道理来说,他们应该立时返回大营,等候进一步的命令传来。

这时候,铁壁山方向再度汇聚天地元气,风流逆转,寒潮呼呼往西北方向呼啸而去,很快就见看到参天巨剑再度凝聚出来,他们在三四百里外,都觉得那把参天巨剑有一指多长,照比例换算,天地元气所凝聚的这把光华巨剑,怕有一两千米巨大。

这是什么概念!

在武威军将卒心目中,武威神侯董良就像是神一样的存在,也就神一样的存在,才能驾驭这样的元气巨剑吧?

看到天地元气凝聚的参天巨剑,再度往山下的山体斩去,他们在三四百里外,山岭都再起震颤、摇动起来,松动的石块“哗啦啦”的滚落到两边的山谷里。

覆盖苍穹的雪云也被如此巨大的动静撕扯搅散,露出昏黄显得有些诡异的一角圆月来,这时候更能清晰的看到漩涡般的鱼鳞云,在头顶上方的苍穹莫测的变幻着……

“不,我们照原计划行事!”陈海抬头看着风云变幻莫测的苍穹,沉吟片晌毅然说道。

“计划有变,我们此时返回大营,不能算违背军令。”周钧误会了陈海的意思,解释道。

之前大都护将军府调派秦穆侯董寿执掌玉龙大营,大家都以为董寿就是发动对鹤翔军战事的总指挥,玉龙大营诸部所拟定的诸多作战侦察计划,都是以此为基础进行部署。

此时既然都猜到武威神侯亲自赶到玉龙山,大家掰着脚趾头也都能明白,大都护将军府对鹤翔军的战事,必然有更庞大的计划跟野心,而且玉龙大营诸部中低层将官都不可能提前获知此事,那诸部所拟定的计划,就有必要立即进行大的调整,很可能玉龙大营都不再是进攻鹤翔军的主力。

吴蒙也觉得他们应该先回到厉向海帐前,听侯进一步的调令。

沈坤、赵山也凑过来,疑惑陈海为何还要坚持原计划行事;十六多寇奴则无所谓,他们反正已经习惯跟着陈海进退了。

“大都护将军府搞出这么多的烟|雾弹,我们都完全被蒙在鼓里,相信鹤翔军也必然措手不及,”

陈海眉头深锁,暗感董良还真是一个兵略大家,武威军对鹤翔军的战事,既可以说准备充分,也又极具突然性跟迷惑性,他接下来要怎么做,必然也要跟着转变思路。

陈海将他心中的所想说给众人知道,

“既然大都护将军府将最后的獠牙都露出来,我们有理由相信,最后南下的主力,不会再是玉龙大营,玉龙大营很可能只是掩护主力的侧翼兵马,我们这时候回去,都会编入侧翼兵马挺进兰川郡境内作战……”

周钧、吴蒙都点头,他们都认为作战计划会有大的调整,都不难猜到这点,但还不明白陈海为何不回去。

“大都护将军府既然部署如此周密,武威神侯亲自主力南进,必然要一举歼灭鹤翔军在兰川郡的防御主力,才算是达成目的,”陈海继续说道,“而这个任务,必成是由武威神侯亲率力才能一锤定音,才能令鹤翔军来不及反应,我们要是回去,编入侧翼兵马序列,很可能连汤都喝不到……”

看到陈海眼睛里流露出贪婪的神sè,周钧、吴蒙他们也隐隐兴奋起来。

目前鹤翔军在北部的防线,主要是依托盐川府城等大型城池构建,十数万兵马也都聚集在这几座核心城池里。

这些城池必然也将是武威神侯亲率主力进攻的主要方向,侧翼兵马的主要职责还是护卫主力的侧翼,有可能继续留守玉龙山,以为后援,也有可能会被派去护卫粮道,也有可能会被派去接管主力清洗过的敌境城池。

总而言之,侧翼兵马在前期的战事里,是很难啃到美味多|汁的肉骨头,很可能就是跟在主力后面打扫清洗过后的战场。

真要是如此,他们真是连汤都喝不到啊。

要是如此,那他们真不应该轻易就返回大营,去听候下一步的调令。

陈海与周钧匆促结束在上七峰的修行,以出山历练的名义,编入军中,就是为在对鹤翔军的战事里建功立业,怎么甘心连口热汤都喝不到呢?

只是形势的发展超乎他们的预料,他们不返回大营听候进一步的调令,想要单独行动,又该怎么办?

在这场战事里,他们这六七十人,只是微不足道的一支战力,又能发挥什么作用?

“我们该怎么做,这时候再继续潜入兰川郡腹地,会不会太冒险了?”赵山问道,他早就认识到少主不是安分守己的人,只是他这时候想不明白,少主带着他们这点人手能干什么?形势骤变,他看不到有浑水摸鱼的机会,更倾向保守些,先回大营再说。

“鹤翔军的视野都被吸引到河阳谷,不知道武威军会有多少兵马从玉龙山直接杀出,我们潜入兰川郡腹地,怎么会有凶险?”陈海在血云荒地艰难争扎着求存,可不觉得他所要面临的形势会有多复杂、多凶险。

他们六七十人,即便是遭受明窍境强者,也能全身而退。

鹤翔军,是有道丹境乃至道胎境绝世强者,在北线所部署的兵马也有十数万精锐,但这时候他们怎么可能顾及河阳谷之外的地域?

“我们绕到盐川府城后面去,”

除了周钧、吴蒙等人,陈海还将齐寒江等从寇奴里选拔出来的几名首领都喊过来,凑到一起议事,他以指代刀,在石崖上简陋画出兰川郡北部诸府县的地形图来,讲解他还没有完全成熟的计划,说道,

“面对武威军骤然发动的攻势,鹤翔军如果不能未卜先知,暗中给武威军布下大陷阱,那他们就没有可能守住盐川府城一线,他们应该退到鹤川岭,或者试图在鹤川岭稳住阵脚,才是正常的想法。那这时候,之前为避战乱,逃到盐川府城等城池的宗阀世族,自然就只能继续仓皇南逃;而在武威神侯率主力撕开盐川府城的防御之后,更会有大量的溃兵往南逃窜。从盐川府城到鹤川岭,有七八百里纵深,丘山纵横,必有大量的战机可寻……”

“好,溃兵仓皇南撤,武威军追兵在后,他们不会有什么抵抗意志,确是我们伏击敌溃、收割战功的良机!”周钧兴奋的说道。

周钧、吴蒙、沈坤他们是正经道院、宗阀培养出来的子弟,听了陈海的话,两眼放光,看到此时潜到鹤翔军防线后,等待武威神侯亲自主力击溃鹤翔军防线之时,他们将有收割大量战功的机会。

到时候鹤翔军溃兵,仓皇南逃,背后又有武威军的追兵紧追不舍,根本不可能恋战,他们占据有力地形,出其不料伏杀、突袭,得收割多少战功?

陈海的计划大胆之极,但周钧、吴蒙、沈坤他们都知道,不冒凶险,怎么可能建立奇功?

而对齐寒江等寇奴出身的首领来说,他们才不在意什么战功,但听到有伏击从盐川府等城往南逃窜的宗阀,他们也是两眼放光,那得能抢劫多少好东西?

赵山苦笑不已,他自然不主张陈海擅自行动,而且还是在如此复杂的情形下冒险潜入敌境,但眼下这支寇奴骑卒是少主训练出来的私兵,又都十分大胆、贪婪,没有人会站出来反对少主,他在一旁也只能提醒少主小心行事,在敌兵防线崩溃之前,要尽可能避免行踪暴露。

大家很快就统一了南下的意见,又讨论如此掩藏行踪,这会儿铁壁山方向又开始第三次聚集参天巨剑斩下,每一剑斩的间歇甚至都不到一炷香……

看网友对 第八十九章 擅自行动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