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九十章 灵鹄传讯

第九十章 灵鹄传讯

(昨天夜里的那章加更,跟这一章,是还欠债)

陈海他们商议妥当,决意继续往敌境腹地挺进,待整顿行囊要趁夜sè出山时,就听见“扑扑”有细微的破空之音传来。

陈海抬头见一道黑影从北面的山头极速掠过夜空。

是一头体形秀小的灵禽,它锐利的双目很快捕捉到陈海他们站在山嵴上的身形,发出像指甲划过玻璃般的刺耳啸鸣。

在如水的月sè下,这是一只毛羽青黑的青鹄灵禽,伸出闪烁金属光泽的鳞爪,直接抓住陈海的肩膀落了下来。

这是军中用于紧急传信的灵鹄,体形不足一尺,不算是什么凶猛的灵禽,但嗅觉鼻识极其敏锐,甚至要超过明窍境巅峰强者在鼻识上的修为,飞遁速度也是极快,武威军中驯服这种灵鹄,主要用于紧急传信,极其高效。

只是灵鹄数量稀微,厉向海帐前就两头灵鹄待命,不是紧急联络传信,也不会轻易动用。

周钧、吴蒙、赵山、沈坤都面面相觑,这时候传信灵鹄从南天门寨大营方向飞过来,鳞爪上还绑着封装信函的细金属管,必然是厉向海令他们返回另有安排。

“我们这就出发!”陈海将灵鹄鳞爪上的金属管解下来,但没有拆看里面装有什么信函,就翻身骑上青狡马,带头翻山越岭往南面积了浅雪的草原驰去。

“厉师叔的信函,不看一下,是不是有些不好?”周钧御马凑过来,有些不安的问道。

“这时候急于行军,敌军就有可能潜伏在近处,我们掩藏踪迹还来不及,怎么能随便点燃火把看信?”陈海说道,“等进入盐川府地界再看不迟。”

周钧抬头看了看明亮如水的月sè,嘿嘿笑了两声,就没有再说什么,等到进入盐川府地界,即便信函里是勒令他们返回大营,他们也可以说已经潜入敌境,返回易被敌方察觉行踪。

不过,这种事也只有陈海敢做出来,不怕训责。

铁壁山方向前后共五次凝聚参天巨剑开山,之后夜空又恢复yīn云覆盖的原样,陈海率部一个时辰后就从险僻小道驰出玉龙山,进入盐川府北面的疏林草原,浓黑如墨的夜空又飘落鹅毛大雪来。

这时候陈海将灵鹄带来的信函拆开,果然是厉向海传令他们返回大营待命,作战计划另有安排。

陈海依着马背,草草写就一封回函,说明他们已经潜入敌境,贸然返回容易被敌方察觉行程,这时候只能冒险继续潜入敌境腹地,照原计划侦察敌情。

陈海将信函卷成细长条,塞到金属管里,重新绑回到灵鹄的鳞爪上,放它往北面的南天门寨大营飞去。

玉龙山南麓气候干燥,不利农耕,加上两军对抗,大量的人口都从玉龙山南麓撤了出去,村寨稀寥;益天帝七十一年秋后,玉龙山南北两侧的旱情减轻,荒弃的田野长满茂密的杂草与灌木,这些有利于陈海他们掩藏行踪潜行。

距离天亮还有两个时辰,看着雪还不会停,陈海他们要赶到天亮之前,赶到南面一百余里的山岭里休整,那里谷深林密,便于隐藏踪迹,可以躲开鹤翔军斥侯的侦察。

他们计划在那里停留一个白天,然后再借夜sè南行,就可能绕到鹤翔军防线的南面去了。

************************

南天门寨距离玉龙山的南麓边缘,有两百余里,山岭崎岖不利大军通行,但灵鹄飞越山岭传信,仅需要小半个时辰,就将陈海的回函带入南天门寨。

陈烈已经第一时间赶到南天门寨,将东翼兵马的中军大帐设于南天门寨,勒令玉龙山东翼诸部诸寨的将尉,包括黄龙渊道院主事级以上的人物,都赶到南天门寨来向他报道。

这时候,陈烈的大帐内,已经聚集十数明窍境强者。

厉向海他们这时候也才知道大都护将军府的全盘计划,才知道武威神侯董良这次将亲率主力南征兰川郡,计划一举撕裂鹤翔军在北部的防线,他们都还没有从巨大的震惊回过神来。

厉虎走进来,将陈海的回函交给厉向海。

厉向海看过薄纸草书的信函,哭笑不得,看到陈烈正在看铁壁山方向紧急发来的金剑诏令,招手将陈海的回函递给陈彰。

“什么,陈海已经率部潜入敌境了,只能继续前行?”

大帐内灯火通明,诸将云集,陈彰看过厉向海手里接过陈海的回函,愠怒质问。

陈彰倒不是质问将职比他还高的宿武校尉厉向海,只是恼火陈海这时候竟然不听招呼,一意孤行擅自行动。

“传信灵鹄确是从盐川郡境内飞回,陈海率部返回,确实有暴露的可能。”厉向海解释说道,他总不能说是他自己御下不力,没有能力将陈海所部召回来吧。

在今夜之前,他总共就派出两队人马,潜入盐川府侦察敌情,另一队已经在返回的路上了,而陈海这队人马决意继续照原计划行事。

陈彰显然不会接受厉向海替陈海说话,现在鹤翔军的注意力都在河阳谷方向,陈海他们即便是在盐川境北部暴露行踪,鹤翔军此时都一团乱麻,怎么可能随便派兵力拦截小股的侦察兵马?

陈彰猜不透陈海在打什么主意,即便陈海率部继续潜入敌境会更凶险,但陈海作为养父的“嫡子”,竟然带头不听从大帐的军令,陈彰心里就不爽到极点,也担心陈海胡闹会影响养父统率全军的威信。

听到陈彰略显激烈的言辞,陈烈抬头往这边看过来。

厉向海问道:“要不是我亲自走一趟,将他们带回来?”

他倒不是责怪陈海违抗军令,而是担心南面形势变化莫测,陈海有什么三长两短,他在陈烈面前难以交待。

“大战一触即发,哪里管得上那几个混小子胡闹?”陈烈蹙着眉头,虽然他也担心陈海继续潜入敌境太冒险,但不会在这时候为追回陈海,让帐前的大将冒险出去。

“这家伙真是不让人省心!”陈青嫌厌的说道。

大战一触即发,不仅赵如晦、张怀玉等人都要在陈烈帐前听从调动,道院十五岁以上的上千道兵弟子也都在诸传功教习的率领下,编入诸部帐前亲兵、扈卫营。

包括药师园弟子营近两百少年在内,道院有近四百弟子,以及陈青等主事、执事,都直接编入陈烈的扈卫营。

陈青、苏紫菱这时候,自然也赶到陈烈的帐前听侯命令。

陈青承认陈海在训兵等军务是有些才能,但正是如此,更觉得他应该立时赶回来协助父亲处理军务才对,没想到他如此任性,竟然带着六七十人还要继续往敌境潜去。

陈海编入军中,主要就在厉向海帐前用命,厉向海隐约能猜到陈海想干什么,但也不便直接说出来。

这时候坐在一旁,帮陈烈整理文案的苏原抬起头来,似想到什么事情,跟陈烈说道:“少侯爷孤悬敌境,此时贸然返回,确实有暴露行踪的危险,这紧要关头也不便派人去接,但应可以送一头灵鹄过去以便随时联络,真要遇到什么凶险或什么有利的战机,也能及时传讯。”

军中用过传讯的灵鹄不多,陈烈在南天门寨大营也就能调用七八头速传军令,但挤出一头来,也不会有特别大的问题,总比厉向海这样的高手亲自走一趟要好。

厉向海看了苏原一眼,琢磨他的话,觉得他应该是猜出陈海潜入敌境是为捕捉有利战机,才如此向陈烈建议的。

想到这里,厉向海稍作沉吟,也跟陈烈建议道:“大都护将军命令我部三万精锐前出玉龙山后,就在南麓侵占寨城结营以护主力侧后,但战场千变万化,我们应该从诸将扈卫营抽调人马,整编一支精锐骑营能随时机动,也能捕捉更利的战机……”

玉龙大营东翼三四万兵马,以步卒为主,少量的机动骑兵主要分散于诸将扈卫营、巡哨营中。这部分精锐,也可以说是东翼兵马的核心精锐,是诸将的私兵,通常没有人愿意交出来的。

然而厉向海这话一说,聚集到大帐内的诸多将领,眼睛皆是一亮,没有一人提出反对,反而是极期待的看向陈烈。

谁都不傻,大都护将军公布全盘计划后,他们就知道这一战,至少前半截他们连口肉汤都喝不到。

他们原本都唉声叹气的已经认命,但听着厉向海、苏原一唱一和,聪明的人很快就琢磨出味来了。

陈海那个混球不听命令返回大营,不就是想提前潜伏到鹤翔军防线后等着捕捉战机吗?

他们此时将手里的私兵交出来,编成一支两三千人规模的精锐骑营,陈海在鹤翔军防线真要有什么大的敌情传回来,两千多精骑一天一夜就能穿插七八百里寻歼溃敌,这也将他们此战前半阶段,收获在战功的唯一方式了。

再说,二三千人的精锐骑营,可以说是他们这边派出去的侦察兵马,只要陈烈率诸将及三万多步卒主力驻守南麓,就算是遵守军令行事……

看网友对 第九十章 灵鹄传讯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