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39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39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按照老许推断,陈峰家人虽然做事不择手段,但是应该还不会那么快找到我妈。所以当我们看到我家门口的黑sè车子时,顿时都有点傻眼,但是随着我们越来越近,我看清楚那黑sè车子的车牌时,才松了口气。

“没事,是我同学家里的车。”

我让老许把车停在附近的小巷子里,然后一溜烟地朝着我家跑去,到了我家门口,我先进了院子,然后又扒着门往客厅里看,果然看见李娇娇和她爸都在我家的沙发上坐着,正和我妈说话。

“巍子这回得罪的可是陈老鬼的儿子,陈老鬼那个人我太了解了,做起事来疯狂极端、不择手段,可能连你都会牵连,所以你也别推辞了,就到我家里去住两天吧!”李娇娇她爸的声音虽然一如既往地温和,却隐隐透着一丝焦虑。

“是啊阿姨,他们如果找不到王巍,一定会来找你麻烦的,你赶紧和我们回家吧!”不同于李爸爸的稳重,李娇娇就显得着急多了。

原来李娇娇和她爸一大早来我家,是为了接我妈到她们家去,我在感动之余,却也更加焦虑起来,原来人人都知道陈老鬼的可怕,人人都知道我王巍,要完蛋了!

是啊,昨天现场有那么多初中生、高中生,还有一大票的警察。我不仅劫持了著名的黑二代陈峰,还用家伙动了一下他的脖子,这惊天动地的举动,恐怕早就传遍我们整个镇了,所以李娇娇她爸听说以后来到我家也不稀奇。

自从我爸坐牢以后,李娇娇她爸就对我家颇有照顾,如果平时只是出于心理亏欠施予一些小恩小惠,那么现在我家真的大难当头,李娇娇她爸仍然义无反顾地站出来,足以说明此人真的称得上是大丈夫、男子汉。

倒是李娇娇的态度让我挺意外的,一向嫌弃我家老添麻烦的她,这次竟然也和她爸站在一条线上来劝我妈。

而面对如此大事,坐在沙发上的我妈虽然眼神中也有一丝焦急,但还是一如既往地淡定,沉稳地说道:“那巍子呢,有没有他的消息?”

李娇娇说:“我听同学说,他和几个朋友在一起,应该转移到安全地带了,我们可以暂时不用担心他。”

我妈听了以后沉默下来,似乎在思考什么事情。

就在这时,我突然听到我家门外又传来一阵汽车引擎的声音,回头一看,果然又是一辆黑sè车子开了过来。

躲在巷子里的老许都着急了,跳下车来冲我挥手,我也赶紧冲他挥手,意思是说没事,然后赶紧躲到了我家厢房里面。

黑sè车子停在我家门口,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和一个气质儒雅的中年男人走了下来,正是孙静怡和她的爸爸。两人急匆匆地走进我家院子,孙爸爸还没进门,就着急地喊:“嫂子,嫂子你还在吗?”

我妈在房里依旧沉稳地说:“我在。”

待孙静怡和孙爸爸也进了我家,我才又跑了出来趴在门口看。看到孙静怡和她爸爸进来,李娇娇好像挺意外的,一双眼睛里写满了迷茫,显然搞不懂我们两家的关系,李爸爸倒是站起来和他们打了个招呼。

孙静怡和孙爸爸来我家里,果然也是为了我的事情,要接我妈去她们家里暂时避避。

我妈同样问了我的消息,孙静怡要比李娇娇知道得更多,说我和几个朋友到了附近的一个村里,陈峰家里应该暂时找不到我。想来,应该是孙静怡和豺狼联系了(豺狼有手机),所以才知道的。

得知我没有事,我妈才放心了许多,站起来说:“好,那我收拾一下,到你们家去。”

我妈说的是到孙静怡家,这是理所当然,因为我们两家关系更好。李爸爸也没有反对,他本来就是担心我妈才来我家,只要我妈没事他就放心了。

就这样,等我妈收拾好了以后,一屋子里的人都出来了。在门口,李娇娇她爸和孙爸爸告了别,还说有什么事就给他打电话,然后就开车载着李娇娇离开了,不过感觉李娇娇好像不太开心,还老往我家院子里瞟。

而孙爸爸则载着孙静怡和我妈,也离开了我家。孙爸爸的官职虽然不高,但好歹是政府官员,陈峰和他爸就是再狂,显然也不敢到他家里去找麻烦,我妈肯定是安全了。

我来这里本来就是想带我妈走,现在看到我妈没事,当然也就放心了。等他们都离开后,我也从我家里出来,重新坐上了藏在小巷里的老许的车。

老许问我怎么回事,我便把情况和他说了一下。确定我妈没事,老许正要驾车离开,就听轰隆隆的声音响起,有四五辆白sè面包车齐齐朝着我家驶来,接着车门又开又关,竟然下来十来条手持棍棒的大汉,下车什么话也没说,就开始砰砰啪啪地砸我家门,不过有个戴着墨镜的小青年站在原地没动,应该是他们的头。

砸开门后,他们又冲进去搜了一圈,才出来跟那个戴着墨镜的小青年说道:“鼠哥,里面没人!”

“那家伙是陈老鬼的得力干将,外号老鼠!”老许咬牙切齿地说着,“这帮王八蛋,做事一点规矩都不讲,孩子之间打闹一下,这么快就连累到家里?”

竟然真的是陈峰家里的人,他们来得这么快!

老鼠默默地抽了口烟,嘴角还撇出一丝冷笑:“速度还挺快的。那行,把这里砸了吧。”

那十来条大汉又冲进我家,砰砰啪啪地到处乱砸起来,四面屋子的玻璃都砸碎了,放杂物的厢房都没放过。我家的家具、家电也被砸了个稀巴烂,电视机、饮水机这些东西都被扔到了院子里,床单被罩什么的也都撒得遍地都是,整个屋子一片狼藉。

坐在车里看到这一幕的我浑身发抖,一半是因为愤怒,一半是因为害怕。愤怒是因为这些人太无法无天了,光天化日就来砸我的家;害怕是因为如果他们再早来十分钟,恐怕我妈就真的遭遇不测了……

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无法无天的人,这可是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啊,到底还有没有王法了?!

怪不得陈峰那么嚣张,原来是有一个更嚣张的家庭,这事和我妈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们竟然连我妈都不放过!

我家被打砸的动静很大,引得四周的邻居也都出来了,但他们都只是看热闹而已,没有一个人上来制止或是询问一下为什么,反而还指指点点的议论纷纷。

“这老王家又得罪了谁啊,竟然被砸成这个样子?”

“你还没听说吧?老王家那小崽子昨天得罪了陈老鬼的儿子,还在人家脖子上来了一下,当天晚上就跑了。就陈老鬼那脾气,能不上门来吗?”

“真的啊?这不是活该吗,竟然连陈老鬼的儿子也敢惹,这老王家的儿子和老王怎么一个德行?平时看着挺老实的,总干一些莫名其妙的事,你要惹得起人家也就算了,自己屁本事没有,还整天捅这个捅那个的……”

“是啊,这就是自己作,这老王坐了牢,老王的儿子又跑路了,这个家算是彻底完了。”

种种的议论之声灌进我的耳朵,再看着那帮家伙在我家里又打又砸,站在门口的老鼠面带得意,还指挥众人砸得再狠一点、再狠一点。

我的眼睛通红不已,浑身上下也抖个不停,脑子里再次一遍遍闪过我爸捅伤赵疯子时的情景……

“赵疯子,我已经看透你了,我要是放了你,我儿子以后都不得安生,所以对不住了。”

我爸一这一下,瞪大双眼的赵疯子慢慢倒下……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弱肉强食,弱小的永远被人欺负,只有强大、只有强大,这些家伙才会为你让道!

我的胸口憋着一股气,几乎要爆发出来。手也在微微发抖,不由自主地伸进口袋里面,再一次握住了冰凉的家伙。

我想杀,肆无忌惮地杀,将这干冷血无情的家伙统统杀光!

像是察觉到了我的异常,老许赶紧抱住了我,说小老弟,你可一定要冷静啊,你现在冲出去就是个死,你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还把自己自己也搭进去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十年不晚啊知不知道?

我挣扎、我嘶吼,可奈何老许的力气实在太大,我根本就动弹不了,所以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我家沦为一片残骸。不知道是谁报的警,直到远处传来隐隐的警笛声,那帮气焰嚣张的家伙才匆匆忙忙地坐了车子离开……

直到这时,老许才放开了我,我一头趴在副驾驶前的手套箱上,呜呜呜呜地哭了起来。我的眼泪不停地流,似乎想把心中所有的不快、委屈、和愤怒全流出来。老许在旁边陪着我,一句话都没说,只是默默地看着我。

不知过了多久,我擦干净最后一滴眼泪,哆嗦着回头对老许说:“许叔,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老许重重点头,然后开了车子载我离开……

老许说昨天走得匆忙,忘拿给豺狼和熊子换的药了,所以要再回饭庄去拿一下。我无所谓,老许把我拉到哪里我去哪里,我把头靠在副驾驶的玻璃上,整个人仿佛都被抽空了,身体失去灵魂,可是我的内心却暗流涌动,怒火在体内燃烧,满脑子都是想的如何报仇、报仇!

“我操!”

老许的一声大叫突然惊醒了我。抬头一看,原来是他的饭庄到了,而他的饭庄竟然也是一片狼藉,大门被砸了个稀巴烂,院子里面也都乱七八糟的,什么锅碗瓢盆木桌木椅都被扔了出来,那些鸡、鸭、猪竟然也死了一地,还是开膛破肚,到处都是鲜血淋漓的,一片惨状。

“我X他妈!”老许狂吼着奔下车去,冲进院子里去看他的那些鸡、鸭、猪。我也跟着冲了下去,简直不敢相信陈峰家里会是这么丧心病狂,竟然连这些无辜的动物都不放过……

“哇哦,快看一看,是谁回来了啊?”就在这时,一个怪里怪气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看网友对 39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