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40 快,去找乐乐

40 快,去找乐乐

老许刚扑向他那些惨死的鸡、鸭、猪,就有一个怪里怪气的声音响了起来。我们一抬头,就见陈峰从饭庄里面走了出来,在他身后跟着十来个身穿黑sè紧身背心的大汉——对,是大汉,不再是高中生了,而且个个手里拎着棍棒,都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和之前那些砸我家屋子的家伙如出一辙,由此可见陈峰家的势力的确不凡。

显然,老许的饭庄成了这样,就是他们的杰作。

老许是个好医生,却偏偏喜欢当厨子,老许饭庄虽然一直亏本,可他一直在坚持经营,说明他对自己的饭庄确实非常热爱。如今眼见自己热爱的饭庄被砸成稀巴烂,辛辛苦苦养的家禽也尽数惨死,老许的眼睛登时红了,想死一头发狂的野兽,先是愤怒地嘶吼了一声,便拔腿朝着饭庄里面奔去。

“你是去找这个东西吗?”陈峰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老许站住脚步回过头去,一双眼睛瞪得很大,显得惊愕无比,喘息声也渐渐变得粗重起来。陈峰的手里拿着一条黑sè的猎枪,正左右摇晃地随意把玩着,在阳光下显得极其刺眼。

看到这个场面,老许的双脚像是钉在地上,一动都不动了。

“东西挺不错的,竟然是德国的进口货,没想到咱们这小地方还有这么好的东西。”陈峰轻轻抚摸着枪身,显得十分喜爱,接着又把枪举起来,对准了老许。

“来来来,我也让你尝尝被枪指着的滋味。”陈峰发出冷笑。

“还我……”老许突然发出沙哑的声音,还哆哆嗦嗦地朝着陈峰走过去,整个人看上去似乎都癔症了,眼神也显得十分呆滞,似乎那枪对他来说是比命还珍贵的宝贝。

“许叔,不要!”

我大叫一声,想上去拦住老许,但是已经迟了,陈峰的手指已经叩在扳机上,然后“啪”的一声发了出来。

好在这“啪”不是真的枪响,而是陈峰用嘴巴模拟出来的声音,可还是把神经紧绷的我吓得够呛,差点大叫出来。

这个变态!

而老许还是一步步走过去,像是精神失常一样,嘴里不断说着:“还我,还我……”

陈峰嘻嘻地笑着,把猎枪放了下来,冲旁边招了招手。那些汉子便一哄而上,棍棒和拳脚如同狂风骤雨一般狠狠砸在老许身上。不到片刻,老许便被砸倒在地了,可他的手还是冲着陈峰的方向:“还我,还我……”

我大叫了一声,也从地上捡了根棍子冲上去,但是完全不是那些大汉的对手,其中一个随便一脚就将我踹倒在地了。有两三个汉子腾出手来想要打我,但是陈峰制止了他俩,说按住我就好,那两个汉子没再打我,而是将我死死按倒在地。

陈峰没让人打我,我估计他是想一会儿亲手来折磨我,而我现在也顾不了那么多,只是大叫着:“许叔,许叔!”

我打架虽然不厉害,可是因为挨了太多顿打,在被打上面也有了丰富的经验,被打的时候最好护住头、蜷着身,用硬实的后背和大腿抵挡袭击,这样能最大限度地保护自己。

可现在的老许完全没有保护自己的意识,就让自己身体完全暴露在外,任由那些大汉踢打着他的脑袋和肚子。我不信他没有这样的常识,他只是不断朝陈峰伸着手,嘴里还嘶哑着喊:“还我、还我!”

陈峰似乎有些烦了,走过去狠狠一脚踩在老许的手上:“还你,还你干什么,再让你拿枪指着我么?”

旁边的汉子一棍扫在老许的脑袋上,本就受了重伤的老许这一次终于彻底昏厥过去,那些汉子也纷纷停下手来。

陈峰蹲下身去拍了拍老许的脸,确定老许已经没有意识了,才慢悠悠地朝我走了过来。我虽然被人压倒在地,可也高高地昂着头颅,眼睛里喷出仇恨的火焰,恶狠狠地瞪着他。

“很好,就是这种眼神,我就喜欢看你这种底层人民绞尽脑汁拼死挣扎却还斗不过我的可悲模样。”走到我的身前,陈峰又举起猎枪,对准了我的脑袋。

“啪。”他再次用嘴巴模拟开枪的声音,眼神里也闪烁着兴奋饥渴的光,看上去就像神经病快要发作一样。

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被人用枪顶着。

我都没有被人用刀顶过,就直接上升到了枪,是不是太快了点?我明知道陈峰不会开枪,他再怎么样也不会到杀人的地步,可还是忍不住浑身都发起抖来,头皮也一阵一阵的发麻。

怕,是真的怕,怕到几乎连呼吸都不会了。

“嘿嘿……”看到我的可怜模样,陈峰开心地笑起来,又用枪口顶了几下我的脑袋,似乎玩够了,才说:“王巍是吧?你看,我人不错吧,你这样一个无名小卒的名字,围殴都记得清清楚楚,能有这个殊荣的人可不多啊。我问你,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打你么?”

我没说话,也不可能说话,更不知道该说什么。

像是自问自答,陈峰自己给出了答案:“王巍,我知道你和豺狼、熊子他们一样,心里对我都很不服气,觉得我就是靠我家里才这么狂,对吧?你们这些底层的人啊,自己没有个好爸爸,就嫉妒我、眼红我、愤恨我,觉得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做梦都想要干掉我、取代我,是不是?

那好,我就给你们一个公平向我挑战的机会。明天下午三点,学校后面的小树林里来场群战,随便你们怎么叫人都行,而我也不会动用我家的势力。如果你们赢了,那以前的事一笔勾销;如果你们输了,就彻底滚出咱们镇上,如何?”

我明白了陈峰的意思,看来他也很想证明自己脱离家庭一样可以玩弄我们,所以才会提出这样的一个公平决斗,让我们双方回归最原始的状态,各自使出自己的本事叫人,看看谁才是真正的胜利者!

我还正发愁陈老鬼的势力这么大,该怎么向他报仇才行得通,陈锋转眼就开出这样一个条件,我当然求之不得,立刻答应下来:“可以!”

“很好,千万不要爽约,不然我会看不起你们的。”陈峰弯下腰来拍了拍我的脸,才带着他的人离开了饭庄,当然也拿走了老许的枪。

枪口离开我脑袋的瞬间,我的身体顿时瘫软倒地,休息了足足一分多钟,双腿才慢慢恢复主角。我赶紧朝着老许扑了过去,老许还在昏迷之中,而且脑袋上好几个口子,身上也血迹斑斑的。我叫了两声许叔,老许也没什么反应,我只能勉强将他背起,踉踉跄跄地朝着门外走去。

来到门外,我正发愁怎么把老许送到医院,一辆黑sè轿车突然疾驰而来,稳当当地停在我的身前,竟然是李娇娇和她爸爸。

“王巍,快上车!”李娇娇跳下来帮我打开后门。

我不知道她们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但也没有怀疑他们的用心,相处这么久了,这点信任还是有的。匆匆忙忙地把老许送上了车子,我也坐了上去。李娇娇她爸载着我们迅速离开现场,驶向我们镇上的一家公立医院,陈峰既然向我们下了战书,应该不会再堵我们了,所以来医院没有什么问题。

把老许送到急救室里,我才问李娇娇和她爸是怎么找过来的。

李娇娇她爸告诉我,他们之前在我家的时候,李娇娇就已经发现了趴在门外的我,但她觉得我当时没有进来,肯定也有不得已的苦衷,所以也没有暴露我。

等我妈和孙爸爸、孙静怡离开以后,李娇娇她爸就开车调了个头,又返了回来,之前我家被砸、警车过来,就是他们报的警。后来,他们又跟着老许的面包车到了这里。看到老许被人打,他们又报了警,但是警察还没过来,陈峰那帮人就已经走了。

听完李娇娇她爸说的,我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便转头对李娇娇说:“谢谢你!”

李娇娇嘁了一声:“连自己家都不回,趴在门口鬼鬼祟祟的,你什么时候才能改了这个毛病啊?”

和李娇娇相处这么久,我已经很确定她就是刀子嘴豆腐心了,所以她话虽然说得难听,我也没和她计较,再次谢过了她和她爸。

李娇娇她爸问我接下来准备怎么办,说他可以试试看能不能找人和陈老鬼说说情,而我立刻咬着牙说:“不用!”

陈老鬼把我家都砸了,还准备对我妈下手,逼得我们有家不能回,到头来还得我再找人向他说情?

那我成什么了,我家成什么了,做人活成这样还有什么意思?

我一定要报仇,亲手报仇!即便无法直接向陈老鬼下手,也要拿陈峰好好地出出气,明天下午就是个很好的机会,所以我绝不可能退缩,更不可能找人说情。

然而李娇娇却误会了我的意思,直接说道:“爸,人家有孙静怡她爸呢,还轮到你在这里献殷勤好吗?人家爸爸是当官的,说话不比你好使?走吧,留在这还碍人家眼呢。”

李娇娇这暴脾气,也不给我解释的机会,站起来就走,一下头都没回。李娇娇她爸也很尴尬,不过他也以为我会找孙静怡的爸爸来解决这事,便和我说了声注意安全,让我有事可以找他,便匆匆忙忙地也离开了。

老许的手术费,李娇娇她爸已经付过了,所以我就在走廊等着。

不一会儿,手术室的门开了,一个大夫走了出来,我赶紧扑上去问手术情况,大夫说手术还没做完,但是伤者半路醒了,不肯配合手术,一定要让我进去,说要和我讲几句话。

我赶紧换上一次性无菌服进了手术室,老许躺在手术台上,果然已经醒了,但是看上去非常虚弱,其他几个医生、护士都站在旁边等待着。

老许把我叫过去,说:“你,你去你们学校高一年级,找一个叫乐乐的人来,就跟他说五里外的老许饭庄被人砸了,老许的猎枪也被人抢走了,快,快去……”

乐乐?

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我不知道老许找他干嘛,更不知道为什么老许要让我传话给这个乐乐。

但老许在手术台上,还心心念念着这件事情,显然十分急迫,所以我也不说废话,和医生交代过几句后,便迅速飞奔出了医院。

到了学校,我又有点发愁,经过昨天晚上那么一闹之后,至少四五百个高中生是见过我的,如果就这么贸然过去的话,被人认出来的几率很大,到时候别说找不来乐乐,恐怕自个都被堵在学校里面了。虽然群战之前,陈峰应该不会再找我的麻烦,可也不代表我就可以随随便便到人家地盘晃啊。

我想来想去,就找人和我换了下衣服,又借了一顶鸭舌帽戴在头上,将帽檐压得很低,这才去了高中校园。

我过去的时候,正好是上午的大课间,校园里到处都是人,随便走到哪里都能听到别人在讨论昨天晚上发生的事。

“嘿,你们听说了吗,昨天晚上那帮初中的来砸咱们学校,结果被陈峰给堵在半道上了!”

“当然听说了啊,本来陈峰都制住他们了,结果蹦出来个叫王巍的,拿刀子抵住了陈峰的脖子,才得以安全离开!”

“这个王巍是谁啊,怎么以前从来没有听过?”

“听说是新的初三老大,豺狼的手下!哈,真是个干将,竟然连陈峰都敢劫持,不过这应该是他人生的巅峰了,接下来陈峰肯定会玩死他的!”

“那肯定啊,我和陈峰从小学就是同学,从来没见过有人惹了他之后还能全身而退的,这个王巍百分百是完蛋了啊……”

我穿行在人群中,听着他们对我的讨论,然而他们并不知道,那个叫王巍的其实刚刚才从他们身边走过!

我把自己保护的很好,走路都尽量低着头,到了高一年级以后,我才想起来一个重大问题,我根本就不知道乐乐是哪个班的!

也就是说,我还得再找人打听他!可是我一跟人说话,不就露陷了吗?正着急的时候,突然听到旁边响起一个诧异的声音:“王巍?!”

我已经将自己保护得很好了,没想到还是有人能认出我来,当即就惊出一身的冷汗。当我回过头去,看清旁边的人后,身上的冷汗顿时更多,因为这人竟然是我的老仇人,洛斌!

洛斌昨天被我们打的不轻,现在头上还包着绷带,还吊着一支胳膊,正诧异地看着我,似乎没想到我会出现在这。

当时我们就站在走廊上,旁边来来往往的都是人,好在没人听到他刚才叫我名字,我猛地抓住他就往身后的厕所拖去,好在厕所里面现在没人,我又摸出刀来横在他脖子上,恶狠狠地说:“不要说话!”

洛斌吞咽了两下口水:“王巍,你别冲动啊,你有什么话就说,我不会乱叫的。不过你最好考虑清楚,我可不是陈峰,你就是劫持了我也没什么用。”

看来他也知道我抹了陈峰脖子的事。

“废话真多!”我狠狠抓着他的头发。

“好好好,我不说了……你来这干什么的,不是听说你们要和陈峰打群架吗,怎么还有空到高中部闲逛啊?”

我说怎么,你也会参战?

洛斌苦笑一声,说道:“别开玩笑了,陈峰怎么会看得上我,我的利用价值已经完了!”

听他的语气,似乎对陈峰很有不满,我的脑子转了一下,说洛斌,那你想不想报仇?

洛斌立刻挥挥手,说打住、打住啊,我对陈峰是有不满,但也不会傻到去和他做对的,你们要是来拉拢我的,那就打错这个算盘了,我就是个胆小鬼,还是放过我吧。

看得出来,洛斌现在成中间派了,既不站在陈峰那边,也不会站在我们这边,就这么乐呵呵地坐山观虎斗。我想了想,便问他:“你认识乐乐么?”

“你……你……打听他干嘛?!”洛斌的眼睛突然瞪大了,似乎十分不可思议,声音里也带着一丝颤抖。

看他这样,显然是认识乐乐了,只是他这表情太奇怪了,就好像乐乐这名字自带十万伏高压电似的,洛斌只要一听到,浑身的毛都竖起来了。

我疑惑地问:“怎么,这乐乐很有来头?”

“何止很有来头,简直来头大了!”

提到乐乐,洛斌的话闸子都开了,也从最初的恐惧慢慢变为兴奋。他告诉我,乐乐是其他地方考来高中的,一上高一就迅速聚拢了一批人马,成为了高中部响当当的老大之一,这速度之快让洛斌都十分咋舌,并且钦佩不已。

那个时候陈峰已经是高中的天了,以陈峰的小心眼性格,肯定不会放过乐乐,于是就和乐乐开了几次战。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乐乐仅凭自己高一的人马,竟然就和陈峰高二、高三的人马打了个平手,几次下来都不分胜负,甚至有几次还差点压过去。

这是何等恐怖的战斗力和指挥能力!

乐乐的存在,对陈峰来说是个极大的威胁,可是陈峰又干不掉他,于是就求助了他的老爸,陈老鬼。

有陈老鬼出手,当然分分钟就灭了乐乐,扶持陈峰坐稳了天的位置。但,陈峰并没有像对待其他敌手那样赶尽杀绝,也没有把乐乐赶出学校……据说,是陈老鬼看中了乐乐,希望乐乐毕业以后能给他做事,所以才只打压,而不杀绝。

当然,并没有人知道这其中究竟是怎么回事,大家只知道乐乐还在学校,只是从那以后就消沉了,混混圈儿里再也没人见过他的身影,和他一起消沉下去的还有他的那些兄弟……

讲完了乐乐的故事,洛斌眨着眼看我:“你们,不会是把主意打到乐乐身上,希望乐乐能助你们一臂之力吧?这个主意很好,但是不可能实现,因为那个家伙特别无情,别看他的名字叫乐乐,其实为人一点都不乐,一天到晚板着张脸,对谁都冷冰冰的,也从来不屑和别人说话,更不可能去帮素不相识的你们了……”

“废话真多,乐乐现在在哪?”我打断了洛斌。

洛斌想了想,说:“现在他应该在天台上,他经常一个人到那边去,而且不允许人打扰他,有人不小心上去都会遭到他的暴打,就连女生都不例外!陈峰都很宽容他,从来不让自己的人上去,所以你还是别……”

不等他说完,我就把洛斌丢下,急匆匆地朝着楼上跑去,临走前只放了一句狠话:“不要暴露我的行踪,不然我保证你吃不了兜着走!”

其实我这狠话放的有点虚,如果洛斌向陈峰汇报了我的位置,那我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可我只能这样说一句了,希望能够把他吓到。

我要尽快找到乐乐。

上了教学楼顶,也不管什么乐乐的规矩不规矩,直接就把铁门给推开了。高中和初中的教学楼构造一样,天台也一样,我一眼就看见天台边上坐着个人,双腿向外悬空,手边还放着一瓶啤酒。

我一进来,这人立刻回头,露出一张凶狠的脸:“滚出去!”

这人长得挺帅,面容棱角分明,有点古天乐的味道,不过比古天乐可白多了。他留着一个清爽的寸头,左耳朵上还打着一个耳钉——有人的打耳钉就很俗气,看着像非主流,有的人打耳钉却很时尚,看着特别的酷,其实主要是看脸。

这人显然是后者。

看这人的模样、行事和说话风格,显然就是传说中的乐乐了。

我并没有滚出去,而是朝他走了过去,边走边说:“我是王巍……”

“你他妈滚出去了没?!”乐乐直接怒了,抄起啤酒瓶就跳下天台,噔噔噔朝我跑过来,显然准备给我爆头,脾气果然和传说中的一样差劲。

而我抓紧时间说道:“是老许让我来的!”

这句话果然管用,乐乐直接就站住了,疑惑地问:“他让你来干什么?”

“他让我告诉你,五里外的老许饭庄被人砸了。”

“嘁,活该,他做饭那么难吃,被人砸了不是应该的吗?就这破事也来找我,滚吧!”乐乐发出不屑的声音,转身朝着天台返了回去,倒是也没有再打我。

“还有,他的猎枪也被人抢了。”

“什么?!”

乐乐这才惊愕地回过头来,一双眼睛猛然射出锋利的光,喉咙里也嘶吼出颤抖的声音:“谁干的?!”

看网友对 40 快,去找乐乐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