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560章 天机术的对撞

第560章 天机术的对撞

“原来如此啊!”

鹰扬山脉,湖边溶洞,一处宽敞的洞穴之中,王通缓缓的睁开了眼睛,露出了古怪的笑容。

盘武大陆之上,觉醒了四世记忆的第二元神的实力远不是常人能够想象的,公子羽尽管身为资深的轮回者,强大的人仙,但是在王通推演过无数次的争斗之中,败的很快,快的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

而在王通击杀公子羽的一瞬之间,竟然有人来抢怪。

这亦在王通六爻神算的推算之中。

来抢怪的同样是这些年来盘武大陆新崛起的一个绝世人物,与王通亦有过一面之缘,但是当年与他发生过小冲突的秦无双。

这个秦无双当年因为与王通发生过小冲突之后,受到了各方面的压力,神秘消失,再次出现在盘武大陆时,修为已经到了武宗的境界,震惊世人。

只是,他并没有像王通一般的建立了自己的家族,而是成为了一个独行侠,四处追杀邪神党徒,甚至还加入了六扇门,得到了六扇门王系之外的支持,成为了六扇门的神捕之一。

不过出乎所有人预料之外的是,秦无双在进入六扇门之后,并没有与王冲天正面的冲突,而是在盘武大陆游走,一心一意的对付邪神党徒,而当时王通的第二元神失去了对于邪神党徒本质的记忆,并没有在意这件事情,只是以为秦无双与邪神党徒有私仇,直到他的记忆恢复,方才发现情况并没有他想象的那般简单。

后来在六爻神算之中看到了他与自己抢怪的画面之后,便确定了自己的推测。

这个秦无双,应该成为了轮回卫士,所以才会满天下的追杀邪神党徒,杀的越多,他得到的经验也就越多,实力也就越强。

只可惜,秦无双并不懂得六爻神算,看不透未来,因此抢怪失败,还被早有准备的王通轻松击退,铩羽而归。

而王通击杀了公子羽之后,得到了他所有的记忆与经验,算是饱餐一顿的同时,他亦证实了自己对于诸天轮回之地的推测是正确的。

如今的诸天轮回之地的各个大能,便是借着轮回者的力量,慢慢的侵蚀着诸天万界的各个世界,引导着各个世界的发展,在一些轮回者较多的世界之中,组建轮回者的势力,一点一点的获得世界的控制权,这里的控制权并不仅仅只是让轮回者组织,比如说邪神党徒成为世界之中的第一大势力,同时还要控制住一个世界的核心,世界之心。

世界之心!

王通第一次听说这个东西,不过从公子羽的记忆之中,他能够理解这种东西到底是什么,所谓的世界之心,其实就是一个世界的天道具现化,再说的明白一点,就是所谓的造化玉碟。

不过,并不是每一个世界都有这种东西的,事实是,造化玉碟这种东西,在任何一个世界都是不存在,因为天道是一件极为抽象的东西,那就是一种规则,就像是天气一样,很难受人的控制。

而世界之心,则是以极为特殊的手段,将一个世界的法则具现化,想要做到这一点,就需要极为特殊的灵物和手段。

这些灵物和手段,放到任何一个世界都是不存在的,但是在诸天轮回之地存在。

诸天轮回之地的大能们,会选择类似于公子羽这种已经成为本土世界之中最强大存在的轮回者,赐予他们制造世界之心的工具和方法,利用世界之心,掌控整个世界的天道,从而将世界据为己有。

不过,天道法则的具现化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每一个世界的世界法则都不一样,因此具现的难度也不一样,时间的长短也不一样。

不过过程是相同的,都是从最浅显的规则开始,深入最底层的规则,最终形成世界之心,造化玉蝶。

公子羽便是盘武大陆的被选中者。

但是最后,一切都便宜了王通。

经此一役,王通不但一举击杀了人仙公子羽,还揭破了北海龙城与邪神党徒的关系,从而引得天下七极同时展开对北海龙城的清缴,北海龙城的轮回者死伤无数,即使最后侥幸逃得性命,亦不敢再留在盘武大陆,大多数都逃回了诸天轮回之地,面对他们主子的惩罚。

而那颗公子羽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方才将之显形的世界之心则完全的散去,盘武大陆的世界法则恢复了正常,这也揭开了王通之前的一个疑惑,为什么明明盘武大陆的力量最高限度并非是人仙,但是再天才的人物,亦只能止步于人仙之境,这完全是因为这个世界的世界法则被具现化,导致了法则缺失了一环造成了。

而从此以后,人仙将不会再是盘武大陆最巅峰的力量。

整个世界都恢复了正常。

从某种意义上讲,王通是将盘武大陆从诸天轮回之地的神秘大能手中将盘武大陆拯救了出来,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在事后,王通发现,自己得到了盘武大陆气运加成,第二元神成为了盘武大陆的位面之子。

这是一个意外的收获。

也正是因为意外的成为了位面之子,王通熄了凝聚世界之心的心思,有整个世界的气运加成,不仅仅是对他的第二元神,对他的真身亦有极大的好处,至于那件能够凝聚世界之心的灵物,则成了烫手的山芋,王通只当不知道,直接交到了六扇门中保存,随后,考虑秦无双的身份与轮回之盘的因素,王通再次故伎重施,封印与修改了第二元神的记忆,以备不时之需。

“依第二元神现在位面之子的加成再加上这一次得到的好处,未来破碎虚空是不成问题的,只是不知道破碎虚空之后,会不会进入现在这个世界?!”王通此时亦意识到了自己现在所处的这个世界极为古怪,恐怕不是一般的世界,也不是哪个人随便破碎虚空一下便能够进来的。

“不管最后破碎虚空进入哪一个世界,对第二元神而言都是无所谓的,不进入这个世界反而更好,我正好借此机会来多了解一些世界的情况,对我来说,也不是一件不可能接受的事情。”王通暗自思忖着,不再去管第二元神的事情,将自己的思绪转移到了现在的处境上来。

他现在的处境还不错,修为到达了先天,开启了识海,与第二元神沟通成功,得到了诸天轮回之界中各位大能的小心思,从而有了提前应变的能力,当然,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借助从北岭三友那里搜刮来的龟甲,他终于可以再次施展六爻神算了。

与此同时,鹰城

城主府

白英琼怒容满面,气冲冲的朝着沁芳院而去,一路之上,遇到不少向她行礼之人,俱都被她一脚踢飞,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明白了,自家的这位公主殿下现在的心情不好,非常的不好,个个都用极为惊惧的目光看着着,却再也没有人敢靠近一步。

“英琼,你这个脾气也该改一改了,这样下去不行的,你虽然是公主,但毕竟是要嫁人的。”

看到白英琼这一副怒气冲冲的模样,沁芳院中的白衣女子微微苦笑,摆了摆手,将身边的下人全都请了出去,以免遭到池鱼之殃。

“嫁人?哼,师父,我才不嫁人呢,我的目标是成为女伯爵,统御鹰城。”白英琼下巴一扬,毫不掩饰自己对于鹰天的野心。

“好,好,好,女伯爵,但愿如此吧。”白衣女子苦笑着点头,“看你这样子,应该还没有那个王明通的消息吗?!”

“是啊,师父,真的很奇怪,我已经发动了所有的力量和人手去寻找,却还是找不到这厮的消息,难道他真的进入鹰扬山脉的深处了,可也不对啊,即使他进入鹰扬山脉的深处,也不可能逃的过我的搜索。”白英琼自信的道。

别的不说,鹰城方圆千里之内,全都在她的控制范围之内,特别是噬yīn丹炼制成功之后,她所能够控制的武者越来越多,势力已经蔓延到了鹰扬山脉的深处,即使有鹰扬山脉深处有一些武者是真正的隐修者不会与她有什么交往,但同样因为他们是真正的隐修者,所以也不会多管闲事,与她为难。

所以在她看来,这方圆千里之内,完全是她的地盘,她想找什么人,只需要一声令下,便能够轻易的找到,并且被带来见自己。

可现在已经快一个月了,还是没有王通的消息,这让她大为恼火,不得不来求助她的师父。

“你找不到他,就来找我?!”白衣女子眉头轻挑,露出不悦之sè,“天机术不是随便用的。”

“师父,这人的乾蓝灵焰对我的用处极大,而且我还准备利用他与宗雪之间的关系来挑动塞外三城之间的冲突,所以,还请师父……!”

“好了,我知道了。”白衣女子神sè变的凝重起来,“不过你要知道,这已经是你第三次来找我了,也就是最后一次,明白吗?!”

“弟子明白。”白英琼似乎也明白事关重大,非常认真的点了点头,“师父放心,我知道轻重。”

“知道就好。”白衣女子轻轻的叹了一声,“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师父,您是天机师,可不能随便有这种不详的预感啊!”

听了女子的话,白英琼吓了一跳,连忙道。

“好了,把我的算筹拿过来。”

“是,师父!”在这一刻,白英琼表现的极为乖巧,走到屋中的柜中,取出了一个精致的长方形小盒子,恭敬的送到了白衣女子的面前。

白衣女子接过盒子,放到面前的桌上,深吸一口气,双手合什,双目微闭,面sè虔诚,口中念念有词,直过了一盏茶的时间,方才将手放下,轻轻的打开了盒子,盒中,九根银sè的算筹静静的躺在那里,仿佛在等待着她的招唤。

也不知道为什么,当他拿起算筹的时候,心脏没来由的一跳,仿佛被针刺中了一般,面sè骤变,手中的动作亦停了下来。

“师父,您怎么了?!”看到女子的面sè异样,白英琼连忙问道。

“没什么,或许。”轻轻的拿起算筹,强压下心中的不安之意,示意白英琼离远一点,右手指点连去,九根算筹,在她的手中上下跳动着,划出一道道银sè的弧线。

叮当!!

一阵清脆的声响,第一根算筹落到了桌面之上,女子身体轻轻一震,微闭的双目猛然间睁了开来,只是此时她的目光显得极为茫然,同时一层淡淡的白雾出现在她的眼中,整个人的身上都透出了一股子难掩的超脱气息。

白英琼屏住了呼吸,有些紧张的看着她,跟随这位师父多年,对她的天机术有着绝对的信心,在她的天机术之下,仿佛天下没有任何一件事情能够难的了她一般,每当自己迷茫的时候,产生困惑的时候,师父都会为自己指出一条最为正确的道路,引导自己向前进,所以她才会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建立起这般的势力,才能够在这鹰城做到了几乎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下的位置。

可是,就是在刚才,当她的师父拿起那银sè的算筹的时候,没来由的,她亦感觉到了自己的内心深处轻轻的跳动了起来,仿佛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一般。

只是,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无论是她,还是她的师父,都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哼,那王明通虽然有些古怪,但是依他的实力,最多不过是用三根算筹而已,不是什么大事!”

叮当!

又是一声脆响,第二根算筹落到了桌面之上,与第一根算筹,交织在一处,构成了一个奇怪的形状。

这个时候,她终于发现了异常,白衣女子的身体竟然开始微微的颤抖了起来,浑身的肌肉崩紧,一丝丝的汗珠从她的皮肤之上冒了出来,最让她感到恐惧的是,她的头顶之上,竟然还冒着丝丝的白气,这是全身真气全开的景象,这样的景象她只见过一次,但是那一次,哪里是这一次能够相比的?

正惊异之间,却听到叮当一声,又一根算筹落到了地上,这个时候,白衣女子的动作更大了,双眼之中,已经完全化为一片白sè,整个仿佛抖筛一般,急速的抖动着,面上明显的出现了惊恐之sè,身体开始扭曲,仿佛极力想要摆脱现在的状态,但是却又无能为力。

“师父,您怎么了?!”白衣女子的诡异情形,白英琼终于害怕了,一步便闪到了白衣女子的身旁,伸出去手,想要将已经剧烈颤抖的女子扶住,只是她的手刚刚伸到距离女子还有一尺的距离时,一股巨力从女子的身上涌了过来,将她弹了出去。

“噗!!”女子似乎也受到了白英琼动作的影响,猛烈的仰起头,喷出了一大口的鲜血,手中剩余的六根算筹终于脱离了她的左手,从空中洒落,而她则重重的倒在地上,遍布双眼的白膜消失了,却并没有恢复正常,双眼一片血sè,大量的鲜血从她的眼角流了出来。

“师父!”白英琼大惊失sè,上前一步,冲到了她的面前,扶起了她。

这一次,她并没有遭到攻击,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要比她被击飞更让她感到恐惧。

只见白衣女子双手中空中茫然的舞动了两下,随后,猛的抓向了自己的眼睛,“我的眼睛,我的眼睛……”

“师父,您……”

砰!

还没有等她把话说完,便被白衣女子一把粗暴的推开。

“我的眼睛,我的眼睛,我的眼睛怎么了!!”

推开白英琼之后,白衣女子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从地上站了起来,在屋中开始横冲直撞,嘴里大叫着“眼睛,眼睛!”

便是傻子也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白衣女子的眼睛瞎了。

为什么她的睛睛会瞎,白英琼知道一定和这一次的推算有关系,但是为什么推算那个王明道会让自己的师父失去了双眼,却是她百思不得其解。

为什么会这样?

那王明究竟有什么样的手段,竟然能够让师父付出了双眼为代价。

当然,她更感兴趣的是,自己的师父付出了双眼之后,究竟得到了什么有用的信息?

不过她也知道,现在这个时候,却不能轻举妄动,只能静静的站着,看着白衣女子将整个房间弄的一片狼藉,渐渐不支,冷静下来,方才道,“师父,您不用太过担心,天下神医多的是,弟子一定想办法……”

“不要想了!”毕竟是天机者,见过太多的世面,在失去双眼之后,只是发泄了一番,便渐渐的安静了下来,“没有用的,我窥伺天机太甚,这是天罚,凡俗之世没有什么人能治的了的。”

“窥伺天机太甚,天罚!”白英琼一时间竟然没有能够理解白衣女子说的是什么意思,或者说,她是理解了,却不敢相信。

不过就是查找一下王明通的下落而已,一个后天七层的武者,就算是窥伺天机,就会遭到天罚?

这也太扯了吧?

“英琼啊,这一次,你选错目标了。”摸索着走到床边,白衣女子轻轻的坐了下来,“这个王明通绝不是一般的人物,否则我不可能遭到天罚。”

“那师父,您看到了什么?”

“什么也没有看到。”白衣女子终于苦笑了起来,想到自己开始推算之后看到的画面,她仍然不寒而栗,却又不敢将真相告诉自己的弟子,因为现在就连她自己都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出现了一种幻相。

如果不是天罚的动作太明显的话,她也会和白英琼一样,绝不会认为不过就是窥伺一名后天武者,便遭到了天罚。

“什么也没看到,怎么可能,师父,那小子……”

“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一个可能,那个王明天很有可能就是传说之中的关键人物。”

“关键人物?那是什么?”

“所谓的关键人物,便是未来必然会呼风唤雨,甚至走到这个世界顶端的人物,这些人一出生便拥有不同寻常的际遇,这一生的命运与整个世界相连,在未来会对整个世界造成极为重大的影响,所以,他们这些人受到世界法则的保护,就算你的天机术再高,也无法窥伺,如果想要强行窥伺的话,便会遭到天罚。”说到这里,白衣女子面上的苦笑极变的极为浓烈,“我也是太过自信了,对他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心,所以才多走了一步,想不到,这一步,便是深渊,如果不是你的话,我就回不来了。”

回不来了!

这四个字在天机术师的身上有着极为特殊的含义,这就表示她的精神力量会最终迷失在天机术所营造的空间之中,最终,灰飞烟灭,再无回归的机会。

“他竟然有这样的来历,这么说来,我不能动他了?”

“这也不一样,只是我要提醒你,面对这样的人物,在没有绝对的把握之前,只可为友,不可为敌,除非你掌握到了人所有的秘密,在绝对有把握的情况之下,才能对他发出致命的一击,记住,你只有一击的机会,所以,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说到这里,她顿了一下,露出古怪的笑容,“和你说这些干什么,英琼,你记住,这样的人物,轻易绝不要去招惹,否则对你很不利!”

白英琼撇了撇嘴,感觉到自己的师父的确是受伤太重了,说话都不利索了,颠三倒四的。

不过表面上,她仍然非常的恭敬,“可是师父,我们现在招惹到他了,该如何处理?”

“你之前的动作的确是得罪他了,不过这不要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弱点,他也一样,你不是说他和雪见城的宗雪关系亲密吗,那就从宗雪入手,我想,以你的手段,对付宗雪,应该是十拿九稳的吧?”

“这倒也是,相比之下,宗雪要比他好对付多了。”白英琼点头笑道,“那就这样,我就从宗雪那边入手,不过这样一来,七花锁心丹一时之间,恐怕很难炼成了。”

“不要想这七花锁心丹了,炼不成也就炼不成,没有什么好可惜的,和王明通这样的关键人物打好关系才是重点,这世上,每一个强人的崛起,都不是一个人的事情,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他的身边终归要有一些人能够协助他成事,如果你能借着宗雪与他修好关系,未来的成就,恐怕就不止这一个鹰城了。”白衣女子狠狠的喘了几口气,声音愈发的细弱起来,“孩子,把我刚才说的对付他的事情忘掉吧,你绝不可能是她的对手的,这也是我这个做师父的给你最后的劝告了。”

“最后的劝告,师父,您……”听到白衣女子的语气真的有些不对,白英琼终于有些慌了神,虽然这位师父在武学之上并没有教过她什么,可一直以来,她就像是一盏指路明灯,照亮了她前进的方向,现在却说出了这般丧气的话,难道……

“天罚,天罚,我记得我以前跟人说过,我等天机者盗取天机,一旦被发现,就是死路一条,区别只是早死和晚死罢了,我已经被天罚断了生机,神魂破碎,便是转世也不可能了,即将魂飞魄散,英琼啊,记住我的话,不要再逞强了,招惹王明通这样的怪物,我,便是你的前车之鉴!”白衣女子的声音越来越轻,越来越轻,最终,终于变的弱不可闻。

“师父!!”饶是白英琼一直以来心狠手辣,但是看到自己的师父如今得了如此的下场,还是为了她才这样的,心中顿时大恸,再也忍不住,悲哭出声。

看网友对 第560章 天机术的对撞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