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九十七章 指鹿为马

第九十七章 指鹿为马

(这周在南京培训,除了培训课程,我会尽可能不参加一切活动,保证正常更新……)

无情箭雨射下,留下十多具尸体,虚张声势的溃兵,屁滚尿流的慌忙后退;还数十被射伤的溃兵,一屁股坐在栅墙前惨声哀嚎或破口大骂。

普通的溃兵还不足以惧,一来没有什么修为底子,二来已成惊恐之鸟,稍稍施加压力,就会崩溃,但也有一些逃将,想将所部兵马带回到鹤川岭,此时被堵在池山城。

也有些宗门玄修,率领宗族子弟、私兵及大量的财物想通过池山城南逃。

这些人才是真正的麻烦,手里掌握有组织的武力,也更清楚形势,知道鹤川岭难有援兵能遏制武威军进击的脚步,他们暂时摸不清楚情况,还不敢有什么大动作,但站在后面拼命的鼓动那些已成惊弓之鸟的溃兵往南城门冲来。

这些人暂时还按兵不动,但动起来,才是真正麻烦。

“这形势不大妙啊,陈校尉喊我们过来,要做什么?”

这时候丁爽照着陈海的要求,将池山县守军相对可告的十余武官都召集过来。

城楼两边城墙上的民勇已经开始慌了,这些武官们都蒙在鼓里,但也有些坐不住,随丁爽赶到城楼下的十数人,都巴不得陈海立时下令打开城门。

他们不仅仅怕失去控制的溃兵冲上去,更怕援兵不能及时赶到,他们留守池山城的人马,也是小命难保。

“援军入夜前必到,就算生出意外,本将也会死战街头,保证诸位家小都能先出城去!你们这些鸟货,就不敢为家小一战?”陈海抓住寒霜战戟,冷冽目光有如刀子似的从诸武官脸上剐过去,压着声音问道,“要不然,我此时就打开城门,看你们的家小都在城下的藏兵洞,有几人能不被乱兵冲散?”

陈海这时候将凶烈的獠牙微微露出来,不再介意让这些武官知道,他们事前集中到城下藏兵洞的家小,就是迫使他们死守城楼的人质。

这时候站在城楼上,陈海能看到有些逃将与南逃宗族,在城里有联合的迹象,同时他们还在收拢更多的溃兵,想一举将南城门冲开,打开南逃的通道。

除了齐寒江三十余寇奴外,陈海还要丁爽将这些武官召集过来,就要他们组织一批民勇健锐,随他到城下结阵,抵挡溃兵的冲击。

仅仅占据城楼用弓箭床弩攒射,还无法将那些盾戟溃卒完全封挡在栅墙之外,他必须要组织人手到城下结阵,抵挡溃兵的冲击;他们才六七十人,城上城下都要兼顾,兵力太紧缺了,只能从民勇中借人。

城楼是控制南城的中枢,不能让民勇与池山县守兵随意进入,一旦被他们发现异常,闹出哗变,整个局势都会崩溃,不再受控制,但是陈海此时决意将一部分民勇胁裹到城下结阵,即便这些民勇发现异常后哗变,陈海也能将他们送到溃兵乱卒的刀戟之下杀死。

民勇与池山县守兵,再精锐都有限,面对十数于倍于己、还在源源不断增加的溃兵,都吓得脸sè惶惶,但在丁爽等武官的驱赶下,他们被迫拿起刀盾,在陈海他们的两翼侧前方结阵。只有那些武官想到妻儿家小就在身后的藏兵洞里,不得不打起精神来,刀敲脚踢,提醒民勇排好阵列。

民勇的战力很多,陈海不指望他们能发挥多大的作用,主要是让他们在侧前翼结成斜线盾阵,将长枪从护盾的空隙间支出来,压制溃兵冲击两翼的可能,而陈海率齐寒江等三十余寇奴,则手持盾戟背依城门洞、居中结阵。

这样的阵形,陈海能更无顾忌将三十余寇奴凝聚成一只铁锤,不断的重创扑上来的溃兵,而两翼的民勇一旦被打溃,他们也能退入城门洞,缩小攻击面,避免被冲散阵形。

周钧、赵山率十数寇奴守在城楼,持弓弩杀敌,以及监视池山城内外的动静,而吴蒙率十数寇奴跨上铁甲马背,贴在城墙脚而立,作好从侧翼攻击溃兵阵列的准备。

陈海他们虽然做出阻吓的阵势,城楼弓弩也连续两波射杀数十溃兵以儆效尤,但依旧没有能挡住溃兵继续冲击南城门的步伐。

一旦厮杀起来,两翼的民勇虽然惊惧万分,但也没有退路了。

两翼民勇虽然数次被冲溃,但被逃将及宗族子弟唆使着冲锋陷阵的溃兵,也同样不堪。

看到民勇阵列被压垮,陈海就会率寇奴果断杀出,将当前的乱兵杀溃,给民勇重新整顿阵形的时间,然后再退到城门洞附近,监视蠢蠢欲动的乱兵。

陈海就是通过这种方式,节省三十多寇奴的体力跟百骸精气。

不然的话,任溃兵轮番冲上来,三十多寇奴体力有限,绝不可能在城下坚守一天。

将近黄昏之时,有三名黑袍人从北面纵马驰来,将入池山城,有如数片落叶随风飘转,在数百米外就弃马往城头飞来。

看到这一幕,陈海眉头一煞,既便是明窍境或道丹境的玄修,真元法力都不足以支撑长距离的飞行,主要还是借坐骑或灵禽代替脚力,看这三人御风飞入北城的情形,明明都有着辟灵境中后期的修为。

这三名玄修,又没有什么牵挂,完全可以绕过池山城往南逃去,这时候却进入池山城,还与聚在城北的那几个逃将凑到一起,陈海这时候心里涌起一阵不祥的预感。

很快就隐约听到有人在城中大呼小叫起来:

“南城楼这伙人是在武威军的奸细!他们是武威军的奸细,将我们拦在这里,就是要等武威军的追兵赶过来将我们全部歼灭!”

池山城不大,才两千步见方,即便那三名黑袍人此时站在北城楼上,陈海也隐约能看到他们的头脸都罩在黑袍之中,露出一双眼睛盯着这边露出精湛的寒芒,很快这三名黑袍人与那几员逃将达成一致意见,一起往南城门来欺压过来。

这时候城里声浪一阵强过一阵,大量溃兵被陈海封堵了一天,冲击南城门已经死伤数百,心里积满了怨恨,听到有人说堵住城门的这伙人竟然是武威军的奸细,个个都咬牙切齿的涌上来,恨不得将陈海他们撕成粉碎。

南城附近就有一员逃将,带着三四百近随,正鼓动其他溃兵冲击南城门。

得知堵住南城门的这伙人竟然是武威军的奸细,这员逃将脸上的横肉都颤抖起来,手里的铸银枪挥指城楼,满目怒焰都快要喷|泄出去,破口大骂道:

“日你先人,爷爷竟让你们这些狗贼奸细戏耍了半天!看爷爷活劈了你们这些狗贼奸细!”

丁爽脸sè惨白,不知道武威军哪里出了岔子,竟然令陈海他们的身份提前暴露了。

正组织民勇到城下结阵的诸多池山县武官,又惊又疑,像是被雷击中,惊愕的往陈海及寇奴看来,难以相信他们奔忙半天,竟然是为武威军奸细阻拦溃兵!

周钧、吴蒙、赵山、沈坤都傻在那里,没想到在此时会被人揭穿身份,他们骑虎难下,一旦两翼的民勇哗变,他们就被成千上万的愤怒溃兵吞没!

“日你娘!看到武威军杀来,一个个缩头没卵,为了逃命,竟然造谣说我老子是武威军的奸细,今日看谁活劈了谁!”陈海暴怒大喝,像是一声雷霆骤然炸响,整个人就像是被触了逆鳞的怒目金刚,站上垛墙,紧接着陈海手中寒霜淬金戟化作一道火流星,身戟合一,就往那员逃将的当头斩去!

看到这一幕,丁爽吓了一跳。

那员逃将在数百正准备冲击南城门的溃兵身后,身边还有三四百近随簇拥着,陈海就这么直接杀过去,一旦落地必然会有数十上百刀兵同时乱斩过来,到时候就算是明窍期的强者也很难支撑多久。

但丁爽转念想明白过来,陈海就是不想给任何人反应及思考的时间,要以极其愤慨的气势指鹿为马,强行给守在城墙上的民勇、池山县守兵灌输一个概念,是这些溃兵已经无耻到极点,为了制造混乱、冲开南城门逃命才造谣抹黑陈海这一干人是武威军的奸细!

刚到城下接替陈海的周钧,以及率领十数寇奴精骑的吴蒙,也都得到信号,一起率守下城下的寇奴暴怒杀出,直接往陈海落地的地点冲刺过去。

他们如果不能在陈海力歇前杀出一条血路,陈海一人陷入乱兵之中,十死无生……

被拦在池山城的逃将,是有不少修为底子不弱的玄修,他们这时候都不愿放弃追随多部属,就只能从池山城借道,他们还想在鹤翔军有所作为,也不敢在没有摸清楚的情况下就率兵杀开南城门,更多是鼓动组织其他的溃兵去冲击南城门。

靠近南城门的这员逃将就是如此,听到有人说堵住南城门的这伙人是武威军的奸细,又惊又怒,但心里也有一丝迟疑,因而在激愤之余,也只是鼓动溃兵往前冲击,却没想到陈海竟然没有半点心虚,还像一头暴怒的蛟龙跳下城楼,直接朝他当面斩杀过来。

看网友对 第九十七章 指鹿为马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