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九十八章 维持慌言

第九十八章 维持慌言

陈海挥动寒霜淬金戟有如一头怒蛟,浑身透露凶烈气息,满腔的怒焰似乎要将“污蔑”他的逃兵溃兵焚尽。

那员逃将也有辟灵境后期修为,在宗族地位极其重要,自恃根基不弱,一直克制没有直接杀向南城门,却没想到陈海朝他暴斩而来,仓促间挥动铸银枪往如雷电暴劈的寒霜淬金戟挡去。

反冲过来的巨力,令逃将直觉有一座万钧石崖往他的双臂撞来,他一口气憋在胸口,气血逆行,难受之极,逃将心神大骇,但反应也是迅速,灵海昏朦处,神魂意念凝聚一瞬的撼海金钟,以秘传撼海金钟诀摧动灵海内的真元极速往四肢百骸涌去,身躯在这一瞬金光大作,才将恐怖到极点的巨力卸掉,但听到身下咔嚓脆响,青狡马的四蹄竟然被硬生生的压断。

逃将心神大骇,没想到眼前这髯须大汉,看着不过辟灵境初期的修为,比他差了两小境界,却天生神力,随手一斩就差点将他的百骸震碎掉。

这是何等恐怖的武勇!

这人绝非鹤翔军的将领,不然的话,这种天生武勇之将,怎么可能默默无闻?但他也没有听说武威军有这样的武勇之将啊!

修为境界并非决定实力的一切,即便是修行者,天赋异禀者所具备的神通实力,也绝非同境界的庸碌之徒能及,但这些天赋异禀的人,无论在哪里都会受到高度重视,不大可能会默默无闻。

逃将虽然卸去巨力,却难受得大吐一口气,但没有待他喘过气来,也没有来得将心里的疑惑喊出来,陈海一脚踏在他将要倒地的青狡马前额,似行云流水,第二戟毫无停滞的再朝他斩来。

“日,这是什么战戟?”逃将就觉陈海斩出的第二戟,不仅没有一点的停滞,甚至比刚才那跃城一斩,更快、更狠……

陈海所悟创的十步断水斩,一步一斩,每一斩的气势都要将眼前的滔滔洪流斩断,而每过一斩,而融入戟刃的碎裂真意则凝聚多一分,第四斩碎裂真意还未完全成形,就将那员逃将的铸银枪拦腰斩断成两截。

那员逃将哪里想到看似修为不高的陈海,竟有这般的神力勇武,他明明要高出两个小境界,却被杀得屁滚尿流,仓促之前只来得及打出两道焰符……

陈海不避不闪,一脚往狂卷如墙的烈焰踏去,战戟挥卷之余势,就已经带动烈焰往两边倒卷,难伤陈海分毫。

逃将惊慌后退,但他不忘大声呼救:“鲍伯救我!”

这时候三道金光流影从乱糟糟的兵卒之中狂|泄而来,往逃将头顶罩过去,瞬时化作三道金刚秘甲将那逃将全身罩去。

却不是那人出手稍慢,实在是陈海出手太快、太突然,令逃将及扈从都没有反应过来,陈海就已经踏出四步、斩出四戟。

而逃将为避戟刃,不仅胯下坐骑青狡马四蹄崩断,他整个人每接一戟都要大退一步,将身后的阵列都冲散。他的护道者鲍伯当时就在他的身后,甚至都没有办法闪到侧面出手。

这时候见鲍伯出手打出三道金刚秘甲护住他周身,逃将又镇定起来,弃断枪不用,摧动身后所背的灵剑嗡嗡作响,就要出鞘往陈海当头斩去。

出手就是三道金刚秘甲,又是一个辟灵境后期的玄修,但陈海十斩未尽,战戟势如流水,绵延不断,第五斩即斩碎一道金刚秘甲。

逃将骇然失sè,没想有鲍伯所施展的金刚秘甲是如此的不济,一层金刚秘甲竟然挡不住这人随手一斩!

“没用缩卵货,你睁开狗眼看看你爷爷到底是不是奸细!”陈海暴怒大喝,第六斩再斩碎一层金刚秘甲,而戟刃余势未去,撞在第三层金刚秘甲之上,密如纱衣的黄金秘篆荡起一层涟漪,剧烈的晃荡起来。

而这时,逃将都没有来得及将背后剑鞘里的灵剑祭出。

这髯须大汉所使战戟斩来好快,快逃!

逃将这一刻心里只有这一个念头,抓住左右两名兵卒,往陈海的战戟前扔来,随手又是扔出一道玄符化作一道流光将自己包裹起来。

这道玄符却非是什么防护玄符,就见这逃将的速度猝然间拔高一截,化作一道青影往城北掠去。

追不上那逃将,陈海第七斩戟刃左撇,将一名小校模样的溃卒,从头到胯直接劈成两半,鲜血飚飞。

第八斩戟刃直出,劈开一名溃卒半片身子,戟势未尽,又将一名小校拦腰斩成两半。

第九斩同样是斩杀两名兵卒,这一刻陈海身边如血海炼狱,四周兵卒心骇欲裂,手里虽然举着刀戟,却颤抖着不敢往前逼近。

十步断水斩,一步一斩,十步十斩,第十斩也是箭在弦发,不得不发,不然陈海灵海内不多的真元会被那疯狂的戟意卷动,反噬诸脉。

第十斩戟刃还未斩出,凶煞魔焰有如实质疯狂|泄涌去,陈海这一瞬就如魔神降世,双眸浮现一抹血sè光芒,正当战戟之前的那个兵卒在这一刻就仿佛一根木桩子直直往后倒去,竟已被活生生的吓死了。

这一刻,一团黑影往陈海头顶飘来,速度快得惊人。

那团黑影明明一面展开七八米宽的黑幡,仿佛一小片乌云,似要将陈海整个人都罩进去。

而这刻要是有人抬头去看,就能看见展开的黑幡包裹着一团难言其威的电弧雷光,吞夺着就要往陈海的面前劈来。

陈海胸臆间充塞的澎湃战意正愁无法渲泄,第十斩戟刃就朝那团黑幡斩去。

黑幡如受重创,似被狂风卷裹,又似被暴揍一顿的惊兽,疯狂往后掠去,而飞到城中祭出黑幡攻陈海的那名黑袍人,也没有想到陈海战戟一斩,竟有如此之威,他整个人都受到暴烈的反噬,不受控制的往下方坠去。

黑幡被黑袍人收回,但黑幡包裹的那团雷光已经被戟刃劈散,没有落到陈海的头上,而是化作数十道雷柱往四面八方乱劈过去。

从四周围过来的兵卒,本就被陈海的武勇所慑,这时侯又被这数十道狂乱的雷柱劈得鬼哭狼嚎,顿时就四散而去,好像那雷云黑幡是专门为陈海突围所准备。

这时候吴蒙、周钧率寇奴兵冲杀进来,陈海坐回到青狡马的马背上,冷眼看着四周畏步不前的溃兵逃卒,啐了一口唾沫掷地有声,怒骂道:“没用的缩卵货,谁再敢污蔑说爷爷是奸细?”

吴蒙、周钧心里皆是暗笑,没想到陈海这么装腔作势都行。

******************************

在吴蒙、周钧等人护卫下,陈海御马徐徐退回到城下。

十步断水斩极其暴烈,十斩之间,灵海真元就耗去大半,此时只能依赖蕴灵丹恢复少量的真元,但四周的溃兵乱卒却已经被陈海十斩杀了胆颤心惊,心里也怀疑是不是后面故意捏造慌言,眼睁睁看着陈海他们退到城下。

“你们莫非也被那些缩卵货的慌言所蛊惑?”

丁爽强抑内心的狂澜,看着左右武官还在迟疑,他大声怒喝,摧促他们赶紧组织民勇到城下结阵,防备溃兵再来冲击南城门。

丁爽知道他们不能阻止城里溃兵逃卒的质疑,溃兵逃卒反应过来,也会发现越来越多的疑点,但只要他们还能骗过守在城头的民勇、守兵,只要民勇、守兵不被“蛊惑”,不发生哗变,他们就还能守住南城门。

丁爽看左右武官虽然还有所迟疑,但也是摧赶民勇下城结阵,才稍稍松了一口气,没想到陈海到这一刻竟然还能将这破绽百出的慌言维持下去,但也不得不承认,陈海刚才杀出城楼的一幕,给人的无敌印象太深刻了。

不管敌我,无敌强者从来就天然拥有更高的威望跟领导力。

只要陈海的无敌形象不被溃兵逃将打灭,那他们这边即便有人已经起了疑心,这些人也极可能会选择将错就错。

维持住这个慌言,大不了到最后大家一起投武威军;不然的话,一旦发生哗变、崩溃,他们及他们集中在城门洞里的妻儿家小,都要被成千上万的溃兵怒火吞没!

越来越多的细节让溃兵逃将确定,堵住南城门的这伙人就是武威军的奸细,池山城的守兵都被这伙人所蛊惑、蒙骗;黑袍人甚至指出陈海、吴蒙、周钧等人在武威军的身份,而这伙人口头所宣称的援兵迟迟不见踪迹。

武威军前锋大营在扫平盐川城后,随时就会再度南下,留给他们的逃命已经有限,就算是污蔑,诸多逃将、宗族首领,也决意要联手将南城门冲开,这时候他们也决意将手里的精锐派出,联合其他急于南逃的溃兵,一起往南城门压过去。

看网友对 第九十八章 维持慌言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